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4章 她们原来是一伙儿
    我说道:“沈月啊。你还不懂这其中的道理啊。”

    沈月问:“有什么道理好讲的呢?”

    我给沈月拿了一包烟,然后问道:“你知道当时黄苓做代理的时候,为什么监区里面一片乌烟瘴气吗?然后闹得大家个个都不爽,天天要打架?”

    沈月说:“她这么对我们啊。对我们苛刻,好处她们都占了。”

    我说:“对,那现在我们也是这样的,我们占了好处,那监区那些人肯定不服,和我们闹,我们得到了什么?我们不如和她们一起平分,大家都有好处,她们心服口服跟着我们,我们工作顺利进行,你好我好大家好。多好。”

    沈月说:“可我心里就是不舒服,你想想看,凭什么我们的劳动果实和一群小人平分了?”

    我说:“这么说就错了。我跟你说个打仗的事情吧,以前项羽和刘邦打仗,项羽遇到投降的就杀,不然就各种不公平待遇,所以,刘邦的人打仗只能不投降,就是明知是死也要拼到死。而刘邦,优待俘虏,项羽的人一旦打不赢,就投降,而且刘邦还对投降的人优待,愿意跟他的,他一视同仁,并且不能让自己手下的兵欺负这些昔日的敌人,所以,这些敌人感恩戴德,为他鞍前马后打下天下。你看,韩信,陈平,这些从项羽身边过来的,帮助刘邦平定了天下,好处大大的。”

    沈月说:“好吧,我心里虽然还不舒服,但你说的也挺对的。”

    我拿出一个信封,往里面塞了五千块钱,说道:“拿着这个去请我们的姐妹们吃饭,你把道理和她们说一说,她们会明白的。”

    沈月拿了钱:“谢谢队长。”

    沈月走了没多久,又回来了。

    我问道:“怎么了?”

    沈月说道:“姐妹们,说也要把你和徐男叫去。”

    我说:“我和徐男要忙呢。徐男很多事。”

    沈月说:“徐男没空去,那你要去。”

    我说:“好吧,去哪儿呢。”

    沈月说:“天诚酒家,下班后就出去。”

    我说:“到时来叫我吧。”

    下班后,沈月来找了我,然后和我去停车场,开车出去了。

    我问道:“她们呢?”

    沈月说,“她们先过去了。”

    我点了一支烟。

    看到前面,一辆熟悉的车子,往左边拐,那个车子,是之前最早的我们b监区长后来和康云调去a监区的监区长和康云经常一起用的车。

    现在那个监区长被康云整挂了,那么,这个车是谁开?

    原先,是她们两个一起开的。

    我对沈月说道:“跟上那个车。跟远一点。”

    沈月问我:“怎么了?”

    我说:“没什么,就是跟着。”

    沈月开着跟了上去。

    我们不远不近的跟着,许久后,拐了弯,这个是?

    是去医院的路上?

    是去黄苓所在的医院的路上。

    又跟了一段,可以确定了,果然是去医院的路上。

    跟着过去了,果然到了医院里。

    到了医院门口,我不让沈月开进去,因为我担心开进去了被康云发现。

    开车的应该是康云。

    我让沈月先去那个天诚酒家等我,我一会儿打的过去,沈月不同意,但我还是赶着她先走了。

    我进了医院里面,猫着腰进去后,坐在一个人很多的很多座椅的树下。

    看着停车场那边。

    不一会儿,看到康云,果然是康云,她停好车出来了。

    她走上去,我跟着身后上去。

    是去的黄苓的病房。

    进去黄苓的病房后,推门进去,她关上了门。

    我马上靠着门后听动静。

    只听见康云进去后,怒问:“是谁干的!”

    妈的,我那么久的怀疑终于证实了,原来,黄苓真的是康云的人。

    黄苓一个委屈的声音:“警察查不出来,那两个人说是意外的。”

    康云说:“哪有这么意外的!我让人去找那两人,人都找不见了,说去出差外地了!一个说出国了!”

    黄苓说:“他们赔了钱。”

    康云骂道:“赔钱你还要了!”

    黄苓说:“我是去告他们我也拿不到那么多钱啊。”

    康云说道:“背后有人指使的!”

    黄苓说:“我觉得是张河,因为哪天我要开车撞他,我是吓唬他,第二天就出了这个事。”

    康云说道:“张河,张河,又是张河!一个那么小小的人,把大家都搅得日子不好过!”

    黄苓说:“我也想不到他会这样对我!康姐,你要为我做主啊!”

    康云说:“想为你做主,可他命很大,不是你想要杀他而已!”

    看来,康云真的让霸王龙弄死我,但没弄得死我。

    康云说道:“现在情况有点不妙,有个人下来警告了我们,叫我们不要动他,否则。”

    黄苓说:“你还用怕什么人吗?”

    康云说:“谁说不怕!这人惹不得?”

    黄苓问:“是谁?龙王那些人吗?”

    康云说:“一个很厉害的组织,暗杀很在行。”

    黄苓说:“那么危险吗?”

    康云说:“最好别惹,惹上了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黄苓问:“那我不报仇了吗?”

    康云说:“先缓一缓,以后再说,你好好养伤。回去了,再,安排吧。监狱长怎么说的?”

    黄苓说:“她说我没能力管监区,让我回去了只能做其他位置的。”

    康云说:“别管她了,你好好养伤再说。”

    黄苓说:“我可能要瘸了。”

    康云说:“不会的,我找找医生。”

    我赶紧的逃之夭夭。

    妈的,都是一伙儿的啊。

    怪不得啊,黄苓如此嚣张啊,以为有人给她撑腰呢。

    不过听起来,好像监狱长不是她们一伙儿的啊。

    我下楼后,打的走了,去了天诚酒家。

    天诚酒家那里,好多人都在了。

    我们姐妹本来就有二十来个,加上现在扩大的,三四十人都有了,坐了四张桌子。

    她们已经在吃了。

    一看到我过去,都喊着张队长来了。

    大家赶紧的站了起来。

    我笑着道:“又不是见领导,大家不要这么客气,坐下坐下都坐下。”

    有人喊道:“张队长你就是我们的最高指示!”

    我笑了:“别这么说,最高指示还有很多领导,我是最低指示。大家开心就好,别什么指示了,坐下坐下。”

    大家都坐下了。

    但我一看,居然有个人不站起来。

    我定睛看,我靠,朱华华。

    她在这里做什么。

    我指了指朱华华问沈月:“怎么她在这?”

    沈月说道:“我们姐妹刚才上来,刚好遇到朱队长在下面买东西,就叫她了。”

    我过去朱华华身旁:“你来这里干嘛!”

    朱华华说:“不欢迎我吗?”

    我说:“还好吧,就是奇怪你为什么来这里。”

    她们给我备了碗筷,洗好了,然后倒酒。

    我说道:“大家吃,喝,不要管我。我和朱队长聊聊天。”

    一群人继续吃吃喝喝闹了起来。

    我问朱华华:“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居然来这里跟我们吃饭?”

    朱华华说:“我有事找你。”

    冷酷的面容。

    我说:“呵呵,我知道,你不会那么无聊跟我们来喝酒。”

    这时,大家提议给我敬酒,大家一起来敬酒了。

    先是大家来了一杯,然后一杯一杯的停不下来了。

    喝了晕乎乎的,我都没得吃菜。

    坐下来后,我打了个嗝,差点没吐出来。

    这时又有人给我敬酒,我摇摇晃晃站了起来,三十多人啊,一人一杯,那我都要死了。

    我揉着肚子,说道:“小梁,等我一下行不行,我实在是,有点有点不行了啊。”

    小梁说道:“那我等会来吧。”

    朱华华突然站起来:“我来帮他喝。”

    众人马上起哄:“嫂子帮喝了!大家鼓掌!”

    然后鼓掌起来。

    好吧。

    朱华华一口喝了。

    然后马上好多人来敬酒,朱华华都喝了。

    之后,坐下来后,我真的是晕乎乎的了。

    我问朱华华道:“你没事吧,我都晕了。我刚才没得吃什么东西。”

    朱华华说:“活该。”

    我说:“呵呵,你讲话真是难听啊。你嘴巴说话从来没好听过。”

    我点了一支烟,然后吹烟雾她脸上。

    朱华华用手厌恶的甩了甩,然后问我道:“你想死吗!”

    我说:“我没想死,说,你来我这里干嘛!”

    朱华华说:“你这里?”

    我说:“你说你混进来干嘛,有什么目的啊?”

    朱华华说道:“找你问一个事。”

    我说:“你说啊。”

    朱华华站了起来,说:“出外面说去。”

    我问:“还怎么不能在这里说的。”

    朱华华说:“这里不方便说。”

    我只能跟她走。

    站起来后,有人看到我们要离开,赶紧喊道:“不要让张队长跑了!”

    “不要让他跑了!”

    我急忙说:“没跑,我出去和朱队长聊两句话,很快回来!”

    有人问:“不回来怎么办!”

    我说:“替你上夜班!”

    有人拍手:“好啊!上夜班!”

    我点头:“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好!”

    我说道:“放心了大家!”

    沈月说道:“慢!”

    还拿了两杯酒给我们喝,才放我们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