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3章 对付墙头草们
    回到办公室,上班了一会儿,就到了下班的时间。

    是的,要去看望黄苓。

    尽管我很不想去,但是,还是要去。

    在监狱长这边集合了,我们监区的大小芝麻官都来了,监狱长,主任等人都要去。

    大家集合了后,就去停车场坐车。

    坐的是大巴车,但也有人开车自己去的。

    监狱长用她的钱准备了一个看望的份子钱。

    在她的带领下,我们也只好一人准备一些,三五百的,都有。

    也就一人几百了,黄苓这家伙向来不得人心,如果不是监狱长召唤,谁他妈的去看她啊。

    刽子手。

    到了医院后,我们还买了水果,然后大家上去了,黄苓已经做好了手术,大腿骨接好了,钢板钢钉接起来,但也有了后遗症,可能以后走路都瘸了。

    然后,医生看着我们那么多人,说不能那么多人进去影响病人休息,刚做好手术。

    好吧,那就让监狱长自己进去吧。

    监狱长让我们在自己封包写了自己的名字,拿了我们的封包,然后进去了病房。

    大家伙都在外面了,医生让我们都到那边等。

    大家伙都过去了,我鞋带松了,我弯腰绑鞋带。

    大家伙一帮人都到了远处拐角那边的小休息厅坐着,我绑好鞋带,站起来就要走,听到一声:“监狱长!是张河!肯定是张河干的!”

    黄苓!

    黄苓对监狱长喊是我干的?

    我马上折回去,躲在拐弯处的黄苓病房门口听声音。

    清晰可听。

    医院病房的门不厚,说话的声音大一点就透出来了。

    监狱长说道:“你有什么证据吗!”

    黄苓哭着道:“今早那个跑步的人,跑过来后,推我到路上!那摩托车是直直的压过来的!看准我的腿压过来!他们是故意的!警察问,他们说不是故意。”

    监狱长说道:“那你有什么证据是张河做的?”

    黄苓说:“昨晚我开车,故意吓唬张河,差点撞到了他,他是故意找人来压断我的腿!”

    监狱长说:“你没证据!你这个事,警察在处理,是不是他做的,警察自己有结论。我不想说你什么了,你自己好好养伤了。”

    黄苓喊道:“监狱长!我给你那么多钱,你现在觉得我不行了,不用就不用了?”

    原来,黄苓真的塞钱给过监狱长。

    监狱长怒道:“黄苓!我都后悔让你去做什么监区长!你看你把监区弄成什么样,你们监区每次评比都最后,你管你的手下们,天天要打架要闹事!我就后悔让你来做这个监区长!不是看在表姑来求我的份上,我早就把你拉下来了!”

    黄苓说道:“我断腿这事,不要让我妈知道。”

    监狱长说道:“你别想着要挟我什么。我警告你,如果你听话,回去后,我还安排个好点位置给你,如果你不听话,你妈妈来求我也没用。别一出口就说什么给了我多少钱,我可以把钱都扔回给你!”

    看来,还是亲戚啊她们。

    黄苓说道:“对不起,对不起监狱长,我,我不敢再提了,可是这事,你要为我做主啊!”

    监狱长骂道:“做主什么!这不是你自找的吗,你先要去吓唬他压他,他找人压断你的腿,你活该吗!”

    黄苓说:“都说他和黑社会有染,他找的黑社会,对付我。”

    监狱长说:“你看看监狱里面的这些有点能力的,谁没有和那些人牵扯着多多少少的关系?你想查什么?你想说什么?这个事,就这样,不许再提了!我还想安安静静退休!你给我也安静了!”

    说完,监狱长就走出来,我赶紧小跑过去那边了。

    监狱里面,看来一些没关系的事背后,都是牵扯着复杂的关系,例如一个黄苓,突然的飞起来,没有人推,是不可能的。

    监狱长说和那些人牵扯多多少少的关系,那么说来,其实她自己可能都有牵扯着关系了。

    不过,又有谁牵扯不到呢,像监狱长那样的,身居高位,人家黑社会的可能拜托她帮忙照顾一下进来的一些人,就给她塞钱什么的,钱啊,谁不想要啊,而且很可能还不得不要,你不要,就有人想着要干掉她。

    黄苓竟然是通过这样的方式完蛋,完全不在意料之中,而且,如监狱长所说的,即使她回来,也只能安排其他位置给她了,笼罩在我们监区头上的那片乌云,都他妈的散开了。

    真好。

    次日,正式命令下来,徐男为我们监区的代理监区长。

    这个所谓的代理,一般是代理就是试用期,试用期大约半年一年这样的,但是徐男毕竟还比较年轻,而且进来的时间才几年,这几年可能对我来说很长,但监区里很多老职工,干了二三十年的都有了,还是底层的,一步一步往上爬的大把人啊。

    所以徐男这个试用期,想要从代理过渡到正式,估计也需要个一两年的时间,不过,混社会,混职场说来说去,终究是混的一个人品,黄苓就人品不好,混个声名败裂的下场,而徐男,人品好,直接可以从一个小小芝麻官飞升到监区长的位置。

    徐男上去后,我们照例是开餐喝酒庆祝,然后新官上任三把火。

    当然,徐男很多东西,都来和我商量的。

    以前那帮唯首是瞻的那帮人,看到那个黄苓撤了,轮到徐男上来,都来捧徐男了。说什么黄苓逼着她们对付我们之类的,说黄苓不是人之类的,一群小人啊。

    当徐男想去骂这帮人叫她们滚的时候,我引用了战国中的一段故事来说服了徐男。

    孟尝君曾经大落大起,那些跟着孟尝君身边的人,看到孟尝君失势,几乎全都离开了,后来赖冯谖之力,孟尝君又东山再起了。这时,原先跑掉的那些身边的人们又陆陆续续回来了,看来这些人脸皮确实不薄。孟尝君颇有感触,他对冯谖说:“唉,我孟尝君一贯好客,门下有食客三千多人,这先生也知道的。这些人一旦看到我失势,个个都背弃我,没有谁回过头来看看我田文。现在仰赖先生之力,我侥幸复位,这些人又都跑回来了。他们有什么颜面来见我呢?如果有跑来见我的,我一定要往他的脸上吐口水,大大羞辱他一番。”

    冯谖听罢后答道:“富贵者多士,贫贱者寡友,这是人之常情。这就好比市场的情形,早晨大家要拼命拥挤着去买东西,可是到日暮后,谁也不会往那儿看一眼。为什么呢?因为早上可买的东西多,到晚上时就没货了。同样的道理,您有权有势时,大家都争着前来,因为您这里有他们需要的东西;可是你失势了,大家就离开了,因为从您这里得不到东西。这就是人之常情。所以您也不要因为埋怨而断绝宾客们的门路,希望您以待他们像往常一样。”

    冯谖不让孟尝君赶走他们,这是因为,食客们利用孟尝君,但孟尝君也利用他们赚取美名,捞取政治名声。

    而现在,徐男和我,都需要这帮狗腿们办事,如果赶走她们不用,也不能一下子全都开除,我们没那个权利,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好好对待她们,然后让她们为我们跑腿办事。

    有奶便是娘的墙头草们,看到我们对她们态度好,都表明以后什么有事尽管吩咐之类的话。

    我们就呵呵了。

    我和徐男商量,第一件事,先去把禁闭室那些被黄苓所关的女囚们,一个一个的查清楚,如果不是因为太重大的犯错,都放回监室里,妈的不查不知道,一查,发现他妈的黄苓,真是无语了,那些顶嘴她一句,或者是看到她没来得及打招呼的,她都拉进去打,拉进去关了,禁闭室里人满为患,几乎每个禁闭室都塞了几个人。

    把那些该放的都放了,被从禁闭室放出来的女囚们对我们感恩戴德。

    还有,废弃那些严苛的对待女囚的规矩,例如什么看到我们下来就要什么蹲着抱头什么的,不必要,直接让她们好好站着打招呼,然后做她们的事就好。

    还有就是那些之前的分钱,算了还是这样分吧,原本想减少一些的,但是如果减少了,监区的我们这些手下分到的少了,势必闹矛盾啊。

    然后就是烟啊酒啊,杂志什么的,让我们来控制,可以适当的弄。

    至于手下们,并不是说大家分到的多就心服口服,最主要的是公平公正。

    那些之前不跟着我们的那些人,以为我们上来后,就要给我们的人多分了,为此,我特地安排了她们的一些人参与分钱,然后让她们自己也算,也分,大家公平了,大家都心服口服。

    不过,我们的人就有意见了。

    沈月就来找了我,一开口就说:“队长,你说,我们之前受到她们压迫,现在我们好不容易翻身了上来了,姐妹们都不同意,凭什么我们要跟她们一样平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