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8章 冲突再次爆发
    到了我办公室后。

    徐男说道:“刚才那个小三八,我早就想抽她了!”

    我说:“抽呗!”

    徐男说:“没跟你请示呗。”

    我说:“你们说得对,我们和她们来软的,她们一个劲的欺负我们,只有硬碰硬,大不了大家一起死,把她们踩下去,让她们痛了,她们才知道,这样做是不行的!”

    沈月说:“她们会想办法对付我们的。”

    我说:“呵呵,我们早已经是敌对的关系,再有那么多利益纠纷,对付我们是免不了的了,大家都要各自小心了。不过,最重要的是,我们必须要抱成一团,团结起来,有事一起扛,有事就闹大,架大家打,她们动刀动什么都好,我们都要冒死上去开干!”

    徐男说道:“怕是她又要对付你的薛羽眉。”

    我一拍脑袋,说道:“说到这个,我头疼啊。”

    确实啊,要是又对付薛羽眉,我可怎么办啊。

    徐男说道:“不如威胁她,敢动薛羽眉,直接就把她分钱的视频塞管理局那边。”

    我说:“好想法!”

    还在聊着的时候,就有人跑来敲门了,一开门,魏璐就进来告诉了我们,薛羽眉被打了。

    我靠黄苓这家伙,又要把气撒在薛羽眉头上去!

    我直接一挥手:“抄家伙!妈的,打死她们!”

    直接一伙人,拿了电棍。

    然后纠集我们仅有的二十来人过去了。

    当我们过去时,看到黄苓显然是有备而来,她带了有五六十人,而且已经手拿电棍了。

    当看到我们二十来人过去的时候,她们有了点骚动。

    人群不自觉的往后退步,然后紧密的靠在一起。

    我们疾走过去,走到了劳动车间里面去。

    看到黄苓果然在动手打薛羽眉,看薛羽眉满脸是血,被电棍打的。

    我气不打一处,直接冲过去一脚踢飞还没反应过来的黄苓。

    她一个狗吃屎摔在了桌边。

    突然,女囚们一大群人喊好,然后更多女囚们鼓掌起来。

    有人喊:“打得好打得好!”

    有人喊:“打死她!打死她!”

    看来,不得人心的人是没得人的支持的。

    看到自己老大被打,黄苓五六十个小弟们蠢蠢欲动,直接要扑过来,我们二十来人,直接拿着电棍和她们对峙起来!

    “来啊!”徐男大声吼道。

    一声吼,吓得她们前面几个女的往后退。

    然后我们的人压过去。

    气势已经压倒了她们。

    更让人振奋的是,女囚们自主的围到我们身后:“张队长,我们帮你们,不要怕她们!”

    有女囚们大声喊道:“对,我们帮你们!”

    黄苓捂着肚子爬了起来:“都不想过好日子了是吧!”

    她一声吼,有的女囚不敢过来了。

    我看着地上满脸是血的薛羽眉,我不知道她怎么样了,我急忙俯身下去:“薛羽眉,薛羽眉!”

    她微弱的气息,说:“我,我没事。”

    我说:“等我把这家伙处理了再说!”

    我走到黄苓面前,说道:“他妈的,你这样做,很好玩是吧!”

    黄苓看着我,说道:“我打女囚,你敢动手打我!”

    我说:“我警告你黄苓,你再动她一下,把视频我就弄到管理局去,弄到上面去!”

    她愣了一下,不由得退后,但嘴巴还硬:“我也会拖你下水!”

    我说:“请便!”

    她没话说了。

    我说道:“还有,今天这些女囚,站在我这边的,他日要是你找这个借口暗中对付她们,惩罚她们,我就直接发视频,我不想和你废话多了!你们,现在,马上滚出去!”

    黄苓气呼呼看着我们,要气炸了,一甩手,带着她们的人走了。

    她们一群人走后,人群中爆发着掌声。

    我说道:“大家都静静,都好好做事吧。”

    “是!”

    “爱死你了张队长!”

    “哈哈!”

    有人笑起来。

    我对她们笑笑,然后俯身下去看薛羽眉,我问道:“你怎么样了。”

    她轻轻摇摇头。

    我查看一下,拨开她头发,她是前额那里,被打破了头,血从那里流下来的。

    我让徐男帮忙,然后止住了流血的伤口,背起了她,背着她去医务室。

    背着薛羽眉走出了外面。

    我说道:“薛羽眉,疼吗!”

    她轻轻点点头。

    我说:“刚才又摇头。”

    薛羽眉微弱说道:“我有点晕。”

    我说:“这家伙一定狠狠敲了你的头吧,靠,老子真想杀了她!”

    薛羽眉只是嗯了一声。

    我疾步,背着她快速走到了医务室,然后让医生给她看伤口。

    全身是伤,但主要的还是头上那一下,打得额头都开裂了。

    我问道:“这怎么呢,电棍也不至于打出这么惨来啊。”

    薛羽眉躺在病床,医生给她清洗伤口,她说道:“她把我撞墙上去了。”

    我说:“草他妈的,真不是人!”

    这黄苓,还是人吗?

    畜生都不如啊。

    清洗伤口用酒精,薛羽眉不喊疼,可是我看到她两只手紧紧抓着床单,看来是很疼了。

    我握住了她的手。

    她紧紧的抓住我的手,一会儿后,随着疼痛度减弱,她渐渐松开了我的手,她紧紧咬着嘴唇,却也没喊一声疼,也没呻吟出来。

    我心疼的看着她。

    酒精洗了伤口,然后给她用水洗脸,她的脸苍白。

    我问道:“还疼吗?”

    她坚强的笑笑,摇摇头。

    医生给她封上伤口,我问道:“怎么样呢?”

    医生说:“过段时间就好了。”

    我叹气:“好吧,过段时间有什么不好的。”

    医生没理我,弄好了,她就离开。

    我对薛羽眉说道:“对不起,是我给你遭殃了。”

    薛羽眉说道:“没事。”

    我说:“黄苓这个人不敢走,就不得安宁了。”

    薛羽眉说道:“你走了,我才真正安宁了。”

    我说:“好了又扯这些,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头。算了不说这些。”

    薛羽眉说道:“那么帅的小伙子,可惜,可惜了。”

    我说:“妈的我还没死呢,你可惜什么?哎你是不是没见过男人这么多年,连公猪都帅了。”

    薛羽眉笑了笑,“送我回去吧。”

    我说:“你不多躺一会儿啊,你看这点滴,还在打呢。”

    薛羽眉说:“没必要。以前在外面,觉得自己很坚强,到了这里后,才知道什么叫坚强。”

    她坐起来,直接拔掉了管子。

    然后自己拿纸巾擦手上的血,止血。

    然后站起来。

    我问道:“你要自己走回去吗?”

    她走了几步,回头看看我:“你想背着我回去吗?”

    我说:“我还是背着你回去吧。”

    然后我过去,要背着她,她轻轻推开了我:“和你开玩笑的,我自己能走。”

    她出去了,我跟着出去了,我们两并排走回去,我送她回去了监室里。

    刚回到办公室,就收到监狱长找我的消息。

    监狱长找我干嘛?

    我过去了监狱长办公室,只见黄苓那厮已经在那里了,看到黄苓,我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监狱长让我进去后,看着我们两个,问道:“知道叫你们来干嘛吗?”

    我摇摇头,说:“不知道。”

    黄苓看着地面,也说:“不知道。”

    监狱长直接拿着桌上一本书重重拍在办公桌上:“装!继续装!”

    我也看着地面。

    监狱长走到我们面前,问道:“刚才,在你们监区劳动车间,你们干什么?能告诉我吗?”

    然后我两都沉默。

    监狱长拿着电脑,播出了刚才我们车间的视频画面,我的人和黄苓的人对峙的画面。

    监狱长指着电脑屏幕,问我们:“你们在玩游戏,是吗?”

    然后大声问:“回答我,是吗!”

    尖叫声让我耳朵都疼了。

    我看着地上,说道:“是玩游戏。”

    黄苓也说:“我们就是玩玩。”

    监狱长过来直接动手推我们两个:“玩游戏,是吗!玩游戏,是吗!好玩吗!”

    她大骂着。

    我们两个都在沉默。

    监狱长问道:“想干什么呢?学古惑仔群殴吗?抢地盘吗!要打群架!你们还带着棍子,煽动女囚一起闹事,要是打起来,打伤打残打死人!我们你们是吃不了兜着走!”

    我插嘴道:“黄代理先闹的!”

    黄苓直接问我道:“我怎么闹?”

    我说:“黄代理手下的人先语言攻击我,然后我才闹!”

    监狱长大骂:“都住嘴两个傻瓜!”

    我们闭了嘴。

    监狱长指着我们两,说道:“你,你们!都给我扣一人半个月薪水!”

    黄苓又说道:“监狱长,你看见了,我在教训女囚,是他找人来堵我,闹我,还煽动女囚对我们下手!”

    监狱长骂道:“住嘴!你为什么要去打那个女囚!”

    黄苓说:“因为她不服从管教。”

    监狱长问:“你带那么多人不就是去找茬吗!”

    黄苓无话可说。

    监狱长指着我们两:“这只是一个小警告,假如还有下次!你,队长不干了!你!不可能上去监区长了!都给我回去!”

    黄苓还想说什么,监狱长大声说道:“说了,都给你回去,好好干活!还想闹事的,你们两可给我看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