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3章 既然你想要
    回去后,我抱着肚子,好好坐在办公室,找徐男来问问昨天究竟什么情况。

    徐男说还没知道,大家伙也都在问。

    好吧,不知道就算了。

    然后她说道:“沈月可能知道,她今早去d监区那边转了一圈。”

    我问:“去那里干嘛?”

    徐男说:“d监区增派人手,过去突击检查。”

    我说:“哦,叫来问问。”

    一会儿后,沈月来了。

    沈月告诉了我事件的经过,但好像并没有和戴菲菲有任何的关联,可也有关联,因为沈月提到了,她有反社会性人格。

    事情是这样,d监区的这名女囚姓梁,因为和另一名女囚长期的纠纷,动手杀了那名女囚。

    而她入狱的原因,和戴菲菲挺像的,也是为了情,也是雇佣谋杀。

    事情是这样的,这名姓梁的女士发现自己丈夫张先生行为异常,便派私家侦探暗中跟踪,发现丈夫外面有小三,还生了孩子。妻子不禁气上心头,趁丈夫又一次幽会时向派出所报案,将丈夫和小三捉奸在床。而这名小三,竟然是一个比她老十四岁的下岗女工,她到律师事务所委托离婚。离婚后,心有不甘的梁女士,却还找人杀掉了自己丈夫和外遇对象的孩子。

    梁女士是那种光芒四射的女人,从本地一所大学毕业,还是校花,父亲是家族企业的董事长,不想子承父业的她选择了一份体面的白领工作,在一家外资企业做策划经理,应该不叫白领,叫金领了。

    她是在大学毕业后就与张先生订下婚约,一毕业便结婚生子,三十出头的她是一个五岁男孩的母亲,但身材、皮肤保养得很好,看上去像二十五六岁。认识的人都很羡慕她:自身条件好,家庭也和睦。

    但后来,她发现丈夫越来越肆无忌惮了,经常一连几天都不回家,打电话就说在外地谈生意,可事实上,这两年她丈夫年年赚不到钱。黄女士隐约觉得事态变得严重了。因此丈夫一回家,她便和他大吵大闹,但张先生死活不承认有外遇。终于,某一天,梁女士在他的衬衫领口里发现了一根长长的黑色头发,而黄女士的头发是时髦精致的棕色长发。

    之后,她找了一个私家侦探跟踪张先生。

    跟踪了两个星期,这个私家侦探给她看了几张照片,丈夫几乎每天早上出去后就围着几条路转一圈,或者去一趟超市,然后钻进一座小区的高层居民楼里。一待就是一整天,还有就是有的晚上也没有出来。

    张先生比梁女士大两岁,是梁女士的学长,虽然只是一个普通工人家庭的孩子,但他的稳重和成熟征服了黄女士,毕业后梁女士的父亲便资助他做点小生意,梁年后事业小成,梁女士也毕业了,两人顺理成章地结婚了。张先生当时在朋友圈里是很令人羡慕的对象。没想到,一团和气的背后,却是临近崩溃的婚姻。

    一天,梁女士暗中去到私家侦探所说的小区,找到了丈夫和小三的藏身之地。晚上11点,妻子看到那家的客厅灯熄灭了,便拨打110报警。警察赶到时,张先生和小三被捉了个正着。还没等梁女士骂出口,卧室角落里竟传来婴儿的哭声。

    梁女士看着屋里蒙着被单的女人:凌乱的黑发、臃肿的身材。当她得知这个所谓的“小三”其实是个比她老十六岁的下岗女工时,差点昏过去。没想到自己竟然被一个什么都不如自己的黄脸婆比下去了!无法忍受这样戏剧性的结论,黄女士坚决和丈夫打起了离婚官司。

    她一直重复说,“像我条件这么好的女人,被一个比自己老十六岁的下岗女工夺走了老公,是一生的耻辱,必须离婚,而且必须离得痛快。”

    进入法庭时,梁女士指着他咆哮道:“你要钱我给你钱,你要工作我给你工作,你就算外遇也遇个漂亮点年轻点的,那个下岗职工比我老比我丑比我赚钱少比我文化低,你凭什么外遇她?你是在侮辱我吗?”

    张先生苦笑着回答:“你就只会趾高气扬地责备我,而她理解我,比你像女人。在我最低潮的时候是她安慰我帮助我,不是你!”

    梁女士忍不住在法庭上哭了起来。后来的程序不是很复杂。张先生没有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在财产分割上也没争什么。但是,梁女士心理气愤,彻底失去了平衡,直接雇佣人,伺机在婴儿奶粉中下毒,毒死了孩子。

    然后,无期徒刑。

    在狱中,这个女人还经常惹是生非,最后和另外一名女囚因为经常的纠纷,积恨在心杀了另外那名女囚。

    而沈月对我提出的一个,就是,她在杀人之前就经常说自己有反社会性人格特征。

    奇怪了。

    我自己真的奇怪了。

    这怎么那么巧,怎么她也反社会性人格了?

    我挠着头,奇怪了啊,真的奇怪了啊,难道说,是那个戴菲菲骗我的?

    是这个梁女士才是真正反社会型人格啊。

    我抽着烟,想不通。

    我让沈月徐男去帮忙查了一下,沈月回来报告说,戴菲菲私下,和那个杀人的梁女士的女囚,关系还挺不错。

    直接让人找了戴菲菲过来。

    戴菲菲来了。

    她还是看着,狱警们给她上凳子铐住。

    她无奈的看看我。

    狱警出去后,我说道:“是想让我帮你拿开吗?”

    她说:“可以吗?”

    我说:“呵呵,先聊聊吧。”

    她说:“这么聊我不喜欢,这种感觉我不舒服。”

    我说:“等会吧那。”

    我点了一支烟,说:“我想问你,你知道你们监区发生的什么事吗昨天。”

    戴菲菲说:“知道。一名女囚杀了另一名女囚。”

    我说:“你认识她吗?”

    戴菲菲说:“不认识。”

    戴菲菲干嘛一口就否定呢?有问题。

    我说:“她说她有反社会性人格。”

    戴菲菲有些紧张,看得出她有点强制压制自己的紧张:“呵呵,是,是吗。”

    我感到她有问题。

    我说:“对的,为什么那么多人一样的啊。”

    戴菲菲摇头说:“我不知道。”

    她摇头摇得非常的不自然。

    我问道:“你其实没有这病,对吧?”

    戴菲菲咬咬嘴唇,说道:“我说了,我可能有。”

    我说道:“你是不是听说人家有了这个病,然后来谎称自己有这个病,找我来就医?你的目的是什么?”

    戴菲菲说:“你为什么要这么怀疑我,那你说,我的目的是什么呢?”

    她一副可怜戚戚的模样,让人心生怜爱。

    我说道:“我不知道,所以,我一直在想着弄懂你。也许你只是真的很简单,也许不简单,我怎么看你也不像有病的样子。这个我和你说过的。”

    戴菲菲问我道:“那你可以当我没病,放我回去。”

    我奇怪道:“可是如果你谎称有病来看我,完全可以说有抑郁症什么的,为什么要说这个,难道说,你是因为认识她,知道她有这个病,你就随便找了这么一个病的借口来找我?”

    戴菲菲看看我,一会儿后,她承认道:“我是认识她,我和她,关系还不错。”

    我问:“那你刚才为什么不说实话?”

    她说:“我怕。”

    我问:“怕什么?”

    她说:“她杀了人,我怕我说和她关系可以,担心你们把我和她打成了一伙。”

    我说:“呵呵,我们没那么白痴。那我问你,你根本没病,那你干嘛找了这么一个借口,来我这里?”

    她看看我,欲言又止。

    我说:“说!”

    她说:“我,说了可能你会笑话我。”

    我说:“不会。”

    她说:“我听说,心理咨询师是男的,就想,过来看看,我的目的只是这样的。在,监狱呆久了,没有男人,这很可怕。**来了的时候,真要把我逼疯了。对不起,我是不是太直接了。”

    我说道:“呵呵,不会,很正常,我之前遇到过几个这样的女囚,也是为了想过来看看个男人。”

    她直接问:“那,你可以帮我吗?”

    我说:“这个,这个,你当我是什么,种猪吗?”

    她说:“我给你钱。”

    我说:“靠。你当我是出来坐台的吗?”

    可是看着这个女子,我却还是有些心动的。

    我舔了舔嘴唇,说道:“其实这个忙,如果是漂亮的女人,我还是挺想帮的。”

    她问:“是吗?”

    我说:“对,但我很担心。”

    她问:“担心什么?”

    我说:“有些人会害我,担心我和她做了什么,她会喊着我非礼她什么的。”

    她说:“那你觉得,我是那种人吗?”

    我说:“你也说过,人是看表面看不出来心里想什么的。”

    她说:“你可以不信吧,可我是,真的想,原谅我这么直接,我是好多年没有了这样的生活。”

    我说:“好!那就相信你!”

    因为我有点忍不住,守不住自己,她太有诱惑力。

    我走了过去,把门反锁好。

    有套的这个办公室。

    那就动了她吧,既然你想要,我没道理不给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