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2章 谁要弄死我
    可是,我感觉有一些矛盾。

    但又说不出哪里矛盾。

    柳智慧说这种病的人非常的自私什么的只为自己着想不计后果不论代价,可是眼前这戴菲菲,我怎么觉得她说话,做事都很条条有理有据的呢。

    而且狱警说她在d监区随便挑拨让人闹事打架什么的,她图什么呢?

    我问道:“戴菲菲,她们说你喜欢挑拨是非,让人互相乱斗,你,图什么呢?“

    她看看我,然后说:“我,也不知道自己图什么,所以,我这就是反社会性人格。”

    我说:“可是看你思维逻辑,做事说话,有理有据,不像是说没思维逻辑,很乱,做事不计后果,乱来的那种人呢?”

    她笑笑说:“人都是很复杂的,这一刻的想法,可能到了下一刻,就全都变了,你说是吗?”

    我说:“对,我觉得你说得对。”

    正说着,外面突然警报器响起。

    怎么回事?

    我急忙拨打了监区那边的电话。

    我们监区那边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好像是d监区那边出事了。

    不管那么多,我急忙让狱警来把戴菲菲带回去,而我等了一下。

    戴菲菲问道:“出什么事了?”

    我说:“不知道,好像是你们监区出了问题,我也正在问。”

    戴菲菲问:“不去看吗?”

    我说:“要去看的,怕出了什么大事。”

    又等了一会儿,我说道:“算了,你在这里等一下,会有人带你回去,我要去监区看看出了什么事。”

    戴菲菲说道:“好。”

    我急忙起身走了。

    然后去了我们监区,在我们监区的门口那里,见到了赶过来的黄苓等一帮人,黄苓看到我,以为我从监区出来的,问道:“监区出什么事了?”

    我说:“我刚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这时,监区的门锁上了。

    如果监区里面出事,是要锁门的,就是担心出现越狱啊,或者罪犯伤人逃跑之类的事,预防逃跑。

    监区的门关上,我们都只能在门口那里等。

    而且还不清楚到底出了什么事。

    接着,一大批防暴队的过来,装备整齐,紧张有序的进去。

    出大事了。

    看到朱华华也带了一个队进去。

    我们都只在门口看着。

    那个女囚,治病的女囚,戴菲菲,被狱警们押过来了。

    我看看她,走过去她身旁,她挺高的,真的很贤妻良母的类型。

    我过去问她道:“说你挑拨你们d监区闹事,好像你不在场,也有人闹起来。是不是d监区真的比我们想象中的乱?”

    戴菲菲说道:“d监区是重监区,每个人每一天都很绝望,心如死灰,她们没有任何希望,对生活已经彻底死心。想挑拨,很容易。”

    我说道:“这也需要一点技术含量的。可是我还是想问你,你到底为什么要挑拨她们?”

    戴菲菲说:“我不是说了,我有病吗”

    我说:“可是你怎么看都不像有病的样子啊。”

    戴菲菲说:“你怎么看,用眼睛看,用心看过吗?你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吗?”

    我没说什么了。

    这时候,黄苓叫我,我过去,黄苓问我:“你不是和防暴队的熟吗?”

    我说:“是和一两个熟吧。”

    黄苓说:“过去问问她们,怎么回事?”

    我说:“好吧。”

    看着一个防暴队的人守着门口,我正要过去问,她却关了门,进了里面去了。

    我无奈对黄苓摇摇头。

    又等了大概十分钟后,防暴队的出来了。

    我急忙过去,问她们:“怎么回事,怎么了?”

    我堵着了带队的朱华华,朱华华看看我,戴着钢盔还是那么帅气啊。

    我说:“花姐,怎么了?”

    朱华华说:“等会儿你自己会知道。”

    然后我看见蒋青青,跟着身后的,我过去问:“哎,怎么回事了?”

    蒋青青咬咬嘴唇,然后干呕了一下,我急忙跳开:“我靠我太丑吗让你看吐了?”

    蒋青青摇摇头,然后说:“看到了死人。太,恶心。”

    我惊愕,然后问:“有死人?哪里死人了啊?”

    朱华华回头:“走!跟上!别理他!”

    蒋青青急忙跟上去。

    后面一个女的,被蒙着头,一个女囚,被带出来了,她的囚服上,都是鲜血。

    被带着手镣脚镣。

    接着,救护车从侧面去的,抬出来,担架抬出来一个盖着脸的女囚,露着脚。

    死了?

    是死了。

    看来,真的是发生了大事,出大事了,死人了。

    然后我们进去监区里面了。

    听说,监狱长等人,全都在d监区了。

    到底怎么回事了?

    后来,又问了一下,是说,一个女囚,杀了另外一个女囚,用的是车间那里弄来的一片小铁片,自己把铁片给磨锋利了,直接割喉了另外一个女囚,具体细节不得而知。

    监狱一整天都在戒严了,晚上也不能出去。

    在办公室里,有个女管教来找我了。

    我看着她,有些眼熟,哦,认出来了,是柳智慧身边的那个女管教。

    我问道:“请问什么事?”

    她说道:“柳智慧有事让我转告你。”

    我问:“什么?”

    她说:“她说,今天那个在监区外和你聊天的女人,想杀你。”

    我一愣。

    今天和我在监区外聊天的女人,想杀我?

    我问:“和我聊天好多个女人,到底是哪个?”

    她说:“我们今天还在放风场,看到外面,见到了你站在那大石墩那里聊天的,那个女的。”

    我问:“大石墩,我和一些狱警聊,还有一名女囚,到底谁?”

    她说:“嗯,应该是那名女囚。”

    我问:“你说认真点好吗,到底是女囚还是狱警?”

    她说:“她就只这么说的,说让你小心那个和你聊天的女的,我那时候,没听清楚是女囚还是女狱警。”

    我说:“靠,你再去问问。”

    她说:“好吧。”

    这家伙,傻了吧。

    我问:“你是不是刚来的?”

    她点点头:“不是,可今天听到杀人的消息,我感到很可怕。”

    我问:“怕什么?”

    她说:“觉得女囚有天也会杀我们狱警管教。”

    我说:“少担心了,多点戒心就好了,你给我去好好问问一下,别害怕了。”

    她点点头走了。

    我心想,这说的有人要杀我,是有谁要杀我呢?

    黄苓!

    对,应该是黄苓,那家伙,神经病来的。

    原本我和她之间就有矛盾,历史纠纷了,自从这次集体逼她把分钱的权拿出来后,她更是恨我,认为我是主使,恨得牙痒痒啊。

    所以,应该就是她,想弄死我。

    柳智慧一般不会看错的。

    黄苓,连黄苓也想弄死我了。

    还有霸王龙。

    靠,这么多人想我死啊。

    但黄苓毕竟是在监狱里的,如果在监狱里,她也有机会的,我要小心啊。

    难道是说,黄苓和霸王龙这条线搭上了?

    这也很有可能啊。

    我挠着头,脑袋疼啊。

    第二天。

    昨天那个杀人的事件,好像平息了没事了?

    监狱里,自动消化解决就是如此,最怕事情闹大了。

    闹出外面去,媒体上级的全知道的话,监狱的领导都吃不了兜着走。

    不过,一早上的,上面就命令我们对各个监区各个监室突击检查搜查。

    这种事情,经常干的,可无论你怎么搜怎么查,总有不少的女囚,能想尽办法把一些利器藏得你根本想象不到的地方。

    然后等着机会行凶。

    而有一些人,是根本留着自己防卫用的。

    朱华华带队来我们监区突击搜查。

    没有搜出什么利器,倒是搜出了一些不良的书籍,相片,女人用的自己diy的东西等等。

    这些没什么大事,就被罚一下,骂两句了事。

    我走到蒋青青身旁,问蒋青青:“蒋青青,昨天,你是看到了什么干呕?”

    她被我一问,又不舒服起来,看表情。

    我说到:“是不是看到,有个女人被割喉?”

    她表情都快吐了的样子。

    我继续刺激:“是不是喉咙被切开,血哗啦啦的流,然后。”

    我没说完呢,她就哇哇的蹲到一边的垃圾桶那里去呕吐了。

    哈哈。

    突然一人飞起一脚,把我踢得直接贴在了墙上。

    我摸着腰部:“疼啊。”

    是朱华华。

    她拿着电棍过来就开打,我看她还上了保险了,我急忙喊道:“你可以打,但能不能别电我啊!”

    她拿着电棍左右开工,我左挡右挡:“够了,够了!好疼啊!”

    朱华华骂道:“好玩吗!这么把人弄吐了,你觉得很舒服吗”!

    说着又敲下来,我急忙又挡:“我不玩了,我不玩了可以了吗!”

    朱华华问道:“人家人都死了,你还拿来开玩笑,你有没有半点人性!”

    说着又打下来。

    我急忙伸手一抓电棍:“好了我知道错了,你够了啊,要打死我才行吗!”

    朱华华就要按开电按键,我急忙一缩手,她狠狠捅了我一下,我直接抱着肚子,蹲到了蒋青青旁边,和蒋青青一起吐。

    她这下捅到了我胃部,让我直接胃痉挛,引起呕吐。

    我抢过蒋青青的纸巾,擦了擦嘴,妈的这个女人,真狠啊。

    谁知道刚站起来,蒋青青也给了我一棍打在我肩膀上。

    靠,都一个德性的人啊!

    她们终于走了。

    走吧走吧,不送你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