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7章 闹出大事来
    徐男看着要走的黄苓,说道:“黄代理,你这监区长都只是代理的,就那么嚣张,我看你也不想爬上去真正的监区长职位了!”

    黄苓停下,看着徐男。

    徐男说道:“我手上有一些东西,你会想毁灭的视频。沈月,放给她看看。”

    沈月拿着手机,放着视频。

    就是早上分钱分东西的视频,黄苓在场的。

    黄苓一看,怒道:“无耻!”

    徐男说:“我就他妈的无耻!你能拿我怎么样!”

    黄苓道:“你以为凭这个你能整死我!你拍的那么多人,你看她们不把你吃了!”

    徐男怒道:“吃了就吃了,大不了大家一起死!”

    黄苓也发大火了:“那就大家一起死好了!”

    徐男笑笑,说道:“行,大家一起死!我把这个送到纪律检查,送到管理局,送到一切我想要送到的地方,看谁先死!”

    黄苓突然出手就抢手机,徐男直接一脚踢开她:“真他妈有意思,你以为,我们不会备份着了吗?”

    黄苓被踢倒下,站了起来,颜面全无:“你,你以为就凭这个,能弄垮我吗?”

    徐男说:“这个,我把整个监区,甚至监狱,该拉下的,全都拉下来,你以为还能有人罩得住你,我把这个给媒体,让他们到处发,谁能罩得住你,我说就是我们监区,就是你黄苓带领做的这事,你觉得还能有谁保得了你?艹!”

    黄苓软了下来,坐回了凳子上。

    这家伙,果然吃硬不吃软。

    徐男把手机收好,说道:“还想抢手机,真他妈的有毛病!客气点,叫你黄代理,请你吃饭,要是不客气,早他妈的跟你撕破脸了!我可告诉你在先,我们这些人,几乎人手一份,想弄死我们全部人,你试试看你有没有那个能力,除非你在这个城市放个核弹吧。”

    黄苓问道:“说,你们想怎么样。”

    徐男说:“这么简单的事情,你都不知道吗?让我们一起参加不就行了吗?你说是吧,如果没有东西分,没有钱分,无所谓,但凭什么只有你们有,就卡着我们了?这事情,明天不解决,那后天,我先弄一份给监狱领导试探一下监狱领导谁罩着你。”

    黄苓忙道:“好。明早就可以。你们上去,等分钱。”

    徐男说:“你搞清楚!不是我们上去等分钱,分钱这事,重新让我们来操办!”

    黄苓说:“这,这不行。”

    徐男说:“你放心,我们不会偏颇,我们多少,你们就多少,还有,既然你是监区长,哪怕是代理的,你该得到的那份,我们也不会少一分!如果不同意,那就明天等大麻烦了。”

    黄苓说道:“别欺人太甚!”

    徐男说:“可以啊,你可以不相信我们,我们走吧!”

    黄苓道:“别以为就这么个视频我真的怕了你们了!”

    徐男说:“没办法,谈判破裂,这份礼,不送。”

    徐男直接把两万块钱那信封拿回来,然后出去,我对黄苓说道:“监区长,抱歉,我管教不住自己手下,抱歉啊,那,我先出去劝劝她,估计喝多了,兴许她等下酒醒一点,会来和你道歉的。”

    黄苓没说什么,脸色铁青。

    这顿饭她被气得够呛。

    黄苓说道:“你们等着看好了!”

    徐男道:“会看着!”

    接着,我们几个出去了。

    出去了外面后,上了车,我问道:“真打算死磕了?”

    徐男说:“这种人,不给她一点苦头吃,她不会知道我们的厉害,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我问:“怎么做?”

    徐男说:“明天我直接把这些视频,先弄到监狱长,副监狱长,主任,总监区长等人手中,然后再看看会发生什么事。如果她们只对付我,把我怎么了,沈月,和你,还有我们姐妹,把这些视频弄出去,媒体什么的,事情越大对我们越有利!”

    我说:“看来,真是要搞大了。”

    徐男说:“为钱,值得。人不能一位忍气吞声。”

    徐男开车。

    我问:“对了,刚才好像我们,都没买单吧?”

    徐男说:“我故意的。”

    我说:“我靠,那黄苓那家伙,岂不是被拖着在那里要买单了?”

    徐男说:“活该,真是给脸不要脸。”

    沈月说:“我也是觉得她活该!”

    我说:“好吧,好戏快开始了,今晚好好睡一个觉,明天看好戏。那个视频,有没有复制什么的,给多了一些我们的姐妹。”

    沈月说:“都会有,她们有很多已经拿到了,就差你和另外几个休息没来的姐妹了。”

    我说:“行,明一早就把我那份送我那里。”

    沈月说:“好。”

    车子很快回到了女子监狱,我们回去后,各自拜拜,然后回去睡觉。

    我很累,虽然想着明天估计暴风雨的到来,心情有点不定,但还是很快睡着了。

    次日醒来,去吃早餐,然后去上班。

    上班可有意思了。

    一早就先来个有意思的,首先,是整个监区都在说,昨晚我和徐男等人请我们代理监区长吃饭,却还没吃完就跑路,丢下代理监区长一人,结果她只能去买单了。

    我有点哭笑不得。

    然后第二个有意思的消息是,我们二十多个人,全都被扣着了,没得分钱了,理由是,我们这些人之前的账目出现了小问题,需要整理。

    这整理个毛线啊,这厮就是找借口不给分钱。

    行,这果然是恼羞成怒,要整我们,要扣我们钱啊。

    徐男直接二话不说,拿着几个有视频的u盘,塞上去给了上面领导,监狱长,主任,总监区长,狱政科科长等等,几乎人手一份。

    这下有得好玩了,上面急了,马上下来要人,先拉了徐男去,然后又拉了黄苓去,然后我们这些b监区的大小芝麻官也都拉去了。

    全都拖到了监狱长办公室的旁边一个大办公室开会。

    事情看来很严重。

    从各位领导脸上的严肃程度可以看出来,她们很要紧,事情闹大了。

    徐男被隔离在了那一头,从徐男脸上看得出来,徐男很享受这一切。

    我再看看黄苓那厮,黄苓那厮有些慌乱,果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典型人物代表。

    监狱长先发话,“关门!开灯!”

    关门,关窗,拉窗帘,开灯。

    监狱长说道:“今天呢,召集大家来,召集你们监区的各位同事们来,是有一件要紧的事情商量。”

    她没有说要处分或者出事什么的,直接说商量了。

    监狱长继续说道:“在监狱里,竟然会有分钱,分东西,还是分犯人们的东西这种事情发生!我刚刚才知道的,我感到很心痛,我感到很不可思议!怎么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我靠,监狱长难道不知道监狱里会有这样事情?

    不可能啊!

    她装的。

    监狱长继续说:“你们知道吗?你们知道吗!”

    大家伙都摇头。

    我也摇头吧。

    然后监狱长问徐男道:“你拍的那个视频,是拍的你们监区的人分的,是吧?”

    徐男说:“对。是黄苓黄代理监区长她带领下分的。”

    黄苓气道:“徐男!你胡说什么!”

    徐男说道:“黄苓,少装蒜!视频都在这里了,你想怎么样!”

    监狱长说道:“安静安静!这事,很严重,我正在想,要不要把你们送上面处理?干脆让上面处理算了?”

    徐男不屑一顾撇撇嘴。

    黄苓则是慌神。

    监狱长吓唬人呢,她敢给上面知道?

    上面知道了,她还不完蛋。

    监狱长说道:“如果让上面处理,你们这些人的前途可全都废了啊!徐男,我问你,你们监区也有好多人证实,你以前也参与分钱分东西,对吗?”

    徐男说:“我承认,我也分了!”

    监狱长说:“那你拍视频举报她们,她们也举报你,那你们不一起都被处分了?”

    徐男看看黄苓。

    监狱长问黄苓道:“黄苓,你自己说说看,你犯了错了,你带头分钱分东西了,你要怎么解决这事?”

    黄苓说道:“我,我听领导的!”

    监狱长骂道:“你还听领导的!领导叫你去吃屎呢你怎么不去?叫你跳粪坑你去不去!”

    我扑哧一下忍不住笑出来。

    所有人看着我,然后有些人忍不住也笑了。

    监狱长骂道:“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

    我忍住了,好多人也忍住了。

    监狱长问黄苓:“你作为一个监区的最高领导,我问你,怎么解决这事!”

    黄苓很不爽的看着徐男。

    黄苓问徐男道:“徐男,你想怎么解决?”

    徐男说道:“我啊,继续闹,闹到天上去,各个顶头的,管理局的,纪律,检查,公安的,全都闹上去,他们怎么解决,那我就不知道了。”

    监狱长听着,脸色都不好看了。

    然后监狱长对黄苓说道:“我给你十分钟时间你们商量!商量不妥,你给我,你给我,你给我注意了!”

    监狱长这威胁可不是小威胁而已,她还真能把黄苓撤了。

    说完,监狱长对我们大家说道:“监区出那么大的事,我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可是,我们不能凭一些事,就毁了那么多人的未来,前途,你们大家想想,该怎么和平处理这个事,大家好好想想。”

    说完,她手挥一挥,把她那些人都带走,所有领导走了,谁也不想淌这个浑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