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8章 悸动的感觉
    想到薛羽眉那倔强,不愿低头的模样,那受屈辱的模样,让我如何安心!

    可是,我能怎么对付她?

    我头疼啊。

    晚上没出去,在宿舍早早睡下了,外面下雨,天冷。

    次日起来,阳光出来了,但还是清冷。

    到了监区后,又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我们分到的钱,和东西,更少了。

    我知道,这在意料之中了,将来还有更不好的消息,假装听不到吧。

    太在意,心里难受。

    但姐妹们,明显的没了斗志,被打击得都消沉了。

    好在她们还是对我不离不弃的。

    一天上班都郁闷沉沉的,黄苓上来后,就搞东搞西,不仅是扣我们粮饷,还安排我们的人专门上夜班,这他妈的。

    她如同一朵乌云,笼罩在了我们的天空,让我们看不到了明亮的太阳。

    痛苦。

    监区长已经被停职接受调查了,估计是翻不了身了,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下班后,我不愿再呆在监狱里,我让徐男开车带了我出去。

    出去后,我问徐男:“车子怎么样了。”

    徐男问:“修好了,花了三千多。”

    我说:“靠,就那点,要三千多。”

    徐男说:“修车很贵。”

    我说:“好吧,我给你钱。”

    徐男说:“不用了。”

    我说:“那怎么行,我还拿了你这么多钱。”

    徐男说:“真别拿来了!”

    一番推辞后,还是不要,那算了。

    我在路上下了车,然后打的回去青年旅社。

    手机有打来的殷虹的未接电话,有信息,还有微信。

    都是问在哪儿,忙什么。

    我懒琪琪给她回复微信:刚下班看到,什么事呢?

    一个陌生的号码打了我手机上,我看看,接了,问道:“你好哪位。”

    殷虹的声音:“你下班了?”

    我说:“是的。”

    殷虹说道:“霸王龙今晚,在梅园废弃的水泥厂和梅园的打架,你去拍吗?”

    我说:“他带队吗?”

    殷虹说:“是啊。”

    我说:“梅园,在哪?”

    殷虹说:“西城。就是在鸿福路过去不远。”

    我说:“霸王龙霸占地盘到了那里去了啊!那,是不是要和西城帮打啊?”

    殷虹说:“可能是的。”

    我说道:“今晚吗!我要去看,多少点!”

    殷虹说:“九点半。”

    我说:“好,我去!”

    殷虹问我道:“我可以去吗?”

    我靠,她居然来申请我。

    我说道:“哈哈,当然可以啊。我们一起去吧。”

    这太有意思了,黑老大的女朋友居然偷偷去拍自己男朋友打架的场面。

    八点钟,我和她在约好的地点碰面,她打扮得很漂亮,甚至有点妖媚。

    我说道:“冷天还穿那么少啊。”

    她不好意思笑笑。

    这是不是很看得起我啊,穿得打扮那么靓丽。

    我说:“走吧,在哪。”

    她说:“我也不知道。手机导航吧。”

    我拿出手机,导航。

    看了看,怎么还挺远的。

    干脆拦计程车,可不知道为什么,计程车不来啊,没计程车啊。

    倒是有好多摩托车过来,问我们坐不坐。

    我问她道:“要不,我们坐摩托车吧,这个点很少有车。”

    殷虹说可以呀。

    然后上了摩托车,她在我后面,我坐在中间。

    跟司机说梅园水泥厂附近,然后司机去了。

    司机的摩托车有点问题,路也有点问题,而且殷虹挨得我紧紧的,因为三个人的原因。

    然后,一路她那挺拔就一直撞着我背部。

    我深深的感觉得到,真的很挺拔。

    我叹气啊,不过如果不是尤物的话,人家霸王龙也不会牢牢霸占着了。

    刹车,撞上来,然后车子颠簸,然后动啊动。

    弄得我心痒痒的。

    当我一回头看她的时候,她脸也红红的,不知道想些什么东西。

    想些什么呢?

    我突然想知道。

    我往后靠。

    她皱皱眉,问我:“你干嘛,我要掉了。”

    我说:“你脸红红的,是不是想什么坏事”

    她说道:“才不是。我觉得我们靠的太近。”

    我说:“所以你想坏事了!”

    突然司机插嘴道:“是啊这个路就是坏事啊,太烂路了。”

    殷虹用手捏了捏我的腰。

    我回头过去,和司机聊了一会儿,到了。

    其实这里,并不是郊外,而是挺繁华的路段,只有这个水泥厂,黑暗暗的,我奇怪了,怎么有个水泥厂在这里,而且废弃了,这里路段位置好,没人来建什么呢?

    我就问了司机,司机说道:“以前地皮啊,是当地居民的,后来供销社租去用的,后来供销社却办了土地证,然后租给水泥厂,做水泥厂,供销社这样就惹怒了当地居民,为这个就打了架,都不知道吵了多少年了,现在水泥厂不做了,也没人来租,卖也没人敢买,这些居民不给盖,就空着了。”

    我说:“好吧,谢谢。”

    给了钱,他走了。

    我看看殷虹,开玩笑道:“怎么了,还脸红呢,你该不是真的想乱七八糟的事了吧。”

    她说:“哪有想了乱七八糟的事,你才想乱七八糟的事!”

    我说:“哈哈,你看你,脸都红了。你思想不纯洁。”

    她说:“不和你讲了。”

    我说:“走吧,进去!不过,我肚子有点饿?可是,算了买点东西去。”

    我们在小卖部那里买了一些吃的,然后进去水泥厂,水泥厂废旧的,好脏,进去了之后,我用手机照着,找了一个可以登高的地方看。

    那边,却没有围墙的,全都是开阔的一块地方。

    我们上来的这里是仓库的上面,站在这里,看着远处那块开阔的地方,我问道:“是不是等下他们在那里开打。”

    殷虹说道:“我也不清楚呢。”

    我说:“可能是了,如果来水泥厂,也只有那块地方了。”

    因为在仓库这边,左边是停车场,停车场是有棚顶的,硬顶,可以踩上去走过去,我拉着殷虹过去,她有点害怕,像上了屋顶。

    我拉着她上了屋顶:“你看,在那里坐着看戏拍照,隐蔽,还可以赏月,看风景,吃东西,就像看电影一样,我们两啊,像谈恋爱一样,多好啊。”

    她笑笑:“嗯,好。”

    拉着她,过去,坐下,打开零食,好,吃。

    抽着烟,看月亮,今晚居然有月亮,哈哈有意思。

    坐着的时候,我故意和她挨得很近,闻着她身上的香味,好香。

    我问道:“对了,这段时间你男朋友都忙什么?”

    她说道:“忙他的大事业。”

    我问:“扩张,地盘,是吗?”

    她说:“是。”

    我问:“还有没有打你?”

    她说:“喝醉有时候会打,会骂。”

    她叹叹气。

    我说:“好吧说其他吧。你平时都做一些什么?”

    她说:“我晚上他出去忙了,才有点自己的时间,逛逛街这些。”

    我说:“好吧,可怜的孩子。那你有没有尝试过谈恋爱?真正的谈恋爱?”

    殷虹摇摇头,说道:“没呢。”

    我问:“就是那种,比如你看到一个男的,然后心跳的感觉,好吧,我就说,你和一个男孩子对视,有没有那种心跳过的感觉。”

    她说:“没有吧。”

    我说:“那你看看我试试?”

    她抬起头:“你也没有吧。”

    说着她自己笑了。

    我说:“先看看再说嘛!”

    她说:“嗯。”

    她温柔的,抬起眼睛,看着我。

    在月光下,城市的灯光下,夜色美景下,她简直美呆了。

    我的心,有悸动的感觉。

    妈的,本来想问她有没有的,结果自己先有了。

    我看着她美轮美奂的的样子,看着她柔情似水的双眼,情不自禁的,慢慢贴上去。

    她也贴了过来,很近的,我听到了她的呼吸声,感受到了她呼吸。

    突然,听到:“进去!就是这里了!”

    有人来了!

    我们急忙看过去。

    靠,晚一点来不好,本来都快要亲到了。

    这他妈到嘴的嫩肉,木有了。

    有车子进来了。

    我两急忙往后撤,到了屋顶弧顶的另一侧,盯着。

    有很多车子停在了远处,进来了。

    这些车,不是黑衣帮的车。

    应该是,靠,我看到了带头的是龙王的简陋的那部车。

    是龙王带人来了。

    靠,几十部车子啊,什么车都有,连货车进来的,都下来的都是人。

    几乎有两百多人这样吧。

    很多人,都守在了门口那里,然后龙王把他们带到空旷的开阔地那里。

    接着,有车灯照进来。

    这是?

    商务车!十几部的商务车!

    这个,难道是霸王龙的车来了?

    估计真的是霸王龙的车。

    进来的十几辆车!

    然后,从商务车上下来的,全是黑衣帮的人。

    可是,有一辆车上下来一个女的,是彩姐。

    彩姐走下车,一大群人簇拥,走向前面,然后,龙王带人过来。

    他们聊着。

    然后,我看到,黑衣帮的人马上把车都开了走,人都埋伏在了两侧。

    全都埋伏了。

    我靠,这招,高招啊。

    这是要在让龙王的西城帮和霸王龙的人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这群彩姐的人都扑出来,杀个突然,这下,霸王龙的人不乱才怪!

    打架也是要讲战术和兵法的。

    似乎,只等着霸王龙钻进这个网里面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