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7章 监区长被阴掉了
    下楼后,上了车,我一直兴奋着。

    徐男也高兴。

    我说道:“这死监区长,这下还整不死你。”

    徐男说:“监区长是要被整死了,可是黄苓呢。”

    我郁闷了,说道:“对哦,妈的还有黄苓呢,不除掉黄苓,这我们也不安心啊。怎么办呢?”

    徐男说:“再跟踪,再来!”

    我说:“行,先把这个拷贝了,复制了,保存好,黄苓那里,我们继续跟踪,下次让那个服务员好好拍到黄苓也做这些事,弄死黄苓!两人一起整死!”

    徐男说:“好主意!”

    然后,两人去网吧,把这个视频好好保存后,然后好好的去吃了一顿宵夜。

    吃宵夜喝酒的时候,徐男又问我:“兄弟,对谢丹阳这事,你到底怎么想了,想通了没有?”

    我说:“通个屁啊,不是说三年后再说吗。我也说啊,你们两个,其实也就现实点吧啊,都好好找个男人嫁了。”

    徐男说:“我不嫁。丹阳嫁我不会干涉她,可我不会嫁。”

    我说:“唉好吧。”

    徐男问道:“如果,我保证,将来不会再和丹阳什么样,那你,愿意娶她吗?”

    我叹气,说道:“唉,有这么漂亮,身材这么好的女孩嫁给我,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可是你知道,她父母我真的伺候不起啊。靠,那德性,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徐男说:“如果你真的爱她,你就为这么个原因放弃吗?”

    我说:“这很严重的好不好。我们做什么,她妈妈都要干涉其中,搞得鸡犬不宁,我觉得,要真的结婚了,谁和谢丹阳结婚了,日子完全是要被她妈妈控制着。是不是要晚上搞几次都要她监督指导啊!”

    徐男扑哧一下笑出来,然后板起脸,说:“你这玩笑话不能在丹阳面前说啊。”

    我说:“当然不会说,我的意思是,她总要管,管这个管那个,不管不行,不管她会死,她不会让人好过的!唉,想象未来她家女婿,要崩溃啊。”

    徐男说:“你这么说的话,是打从心里不愿意娶她了。”

    我说:“反正我暂时不愿意,以后愿意不愿意,我就不知道了。”

    徐男说道:“我不结婚是没什么,可是丹阳不行的。她也想要孩子,有个家庭,她妈妈,她家人,都会逼着她。”

    我说:“那这个要看你们自己了。好吧。不说了,我困了,走吧。”

    买单,走人,拦车,打的回去睡觉。

    可是第二天,监区就出大事了。

    我们监区的大事。

    是我完全所意料不到的事!

    监区长被带走调查了,她完蛋了,有人告了她,几卷录像带弄死了监区长,是监区长去男模场找男模玩的录像,录像里面,各种什么画面太美不敢看的都有了。

    当徐男来和我说的时候,我自己都傻眼了。

    我问道:“黄苓呢?”

    徐男说道:“黄苓,她们都说是黄苓自己实名制举报的!”

    我愣了一下,呵呵笑了两下,说道:“这下有意思了,黄苓这家伙,手段阴险狠毒,把监区长带去了那种地方玩,然后自己拍了那些东西,然后举报上司。监区长这阴沟翻船翻得够狠的啊。”

    徐男说道:“是够阴险的。”

    这家伙,手段玩得太阴狠了,还有这么玩人的。

    我问:“她得到了什么?黄苓。”

    徐男说:“有人说,她立了功,监区长位置应该她来做。”

    我当即骂道:“我靠!什么!她来做!那我们还有好日子吗!黄苓这家伙,怎么那么不要脸!”

    徐男说:“可是我们还有阻止的办法吗?”

    我说:“妈的,不行!我要去阻止!”

    徐男问我道:“怎么阻止?如果是上面任命的,怎么阻止?”

    我说:“试试吧。可是,我问你,黄苓干掉监区长的目的,难道就是要自己上位吗?”

    徐男说:“这种人眼睛里,只有利益,没有感情。”

    我说:“我们拍到的,不是有一幕,有她么?”

    徐男说:“可是我们没拍到她的脸,而且她也没有和那些男的玩,她可以说她被监区长逼着去。”

    我说:“对,你说的是。好吧,你先去忙,我去找找人谈谈这个事。”

    徐男走了。

    我马上去找了贺芷灵。

    到了贺芷灵办公室,很巧,她在。

    见到了贺芷灵后,我不等她问我,我马上问了我的问题:“是不是黄苓要上去当监区长?”

    贺芷灵说道:“你们监区问题很多,领导的问题很多,你看你们监区有谁能当监区长的?”

    我说:“不管谁当,就是不能黄苓当。”

    贺芷灵说道:“这我拦不住,我一个人不能左右监狱里所有领导的想法。”

    我说:“那我以后日子还怎么过?”

    贺芷灵说:“忍着过。”

    我说:“靠!你不能拦着”

    贺芷灵说:“不行。”

    我说道:“为什么?”

    贺芷灵说:“这个监狱,不是我一个人的监狱,很多时候,我也很无奈。”

    我长叹口气,说道“:真是真正的奸佞当道了,我们这些好人,还能有立身之地吗。想来,我是不是要休假几年算了。”

    贺芷灵说:“忍着。”

    我说:“好好好,忍着忍着,就忍着了。”

    出了她办公室,我长吁短叹,回到自己办公室。

    也就在我们b监区监区长被带走调查后的当天下午,上面就宣布,黄苓暂时当我们监区的临时监区长,在没有正式认命新监区长的区间,黄苓代理一切b监区监区长的工作事务。

    完了。

    这就是你们给我的答案?

    这就是我努力了那么久,得到的答案?

    我颓丧的回到了自己办公室。

    郁闷,心里像是被堵住了一样的郁闷。

    沈月突然冲开办公室的门:“不好了!”

    我看看她,说:“以后不好的事情多着,说吧,有什么不好了?”

    沈月说道:“队长,你,你去看看,她,黄苓她在打人。”

    我问:“谁?”

    她说:“薛羽眉。”

    我苦笑一下,说:“开始报复了。报复人了,也报复我了。”

    沈月说道:“队长,快去吧,再这样下去,非出人命不可!”

    我急忙跟着沈月去了。

    然后到了监区里面后,果然,看到她在打薛羽眉。

    其实,监狱里,打人的现象,是不奇怪的,所以,我不知道用什么理由借口去阻止她。

    过去后,我看着可怜的薛羽眉,在监室里被打,然后外面好多人看着,这些,这么多人,全是黄苓的人,她是监区长,代理监区长,贴她屁股的人多的是。

    我过去后,只是看着,可怜的看着,看着可怜的薛羽眉被打,我无能为力。

    黄苓得意琪琪的踹了几脚,后,然后又扇了薛羽眉几嘴巴,薛羽眉的嘴角鲜血流下。

    我,我心里好不舒服。

    我握紧拳头,恶心的看着这个嚣张跋扈的女人。

    我真想掐死她。

    可我无能为力。

    黄苓知道我和薛羽眉关系很深,她就用这个方式,要整死她?

    如果她要整死她,我能怎么办?

    我看着黄苓似乎不停手的意思,休息了一下,拿着棍子上。

    我上去,走进去问:“黄队长,请问她得罪你什么?”

    有人说道:“队长现在是代理监区长了,叫监区长!”

    黄苓得意琪琪看着我。

    我问:“好,监区长,她得罪你什么了?”

    黄苓说道:“这个贱女人,见到我,给我甩眼色看!”

    我靠这就是打人的理由吗?

    我骂薛羽眉道:“你这个贱女人!队长现在是监区长了!你居然还敢给她眼色看!你是不想活了还是想死了!靠!”

    我过去踩了薛羽眉一脚,然后推开黄苓:“黄队长,哦不,抱歉,黄监区长,来,这种贱女人,让我来教训就行了!你走开,打她脏了你的手!”

    黄苓抱起手,看着我,说道:“你打我看,打轻了我自己来!”

    我踢薛羽眉,踢她的脚:“你这个该死的,有眼无珠啊!”

    黄苓说:“打那里没用,我要你扇她嘴巴。你们男人不是有力气嘛,使尽全力!”

    我举起巴掌,薛羽眉抬起头看着我。

    倔强的她。

    我手颤抖着。

    看着她。

    我于心何忍?

    我,我下不了手。

    黄苓抽起电棍,骂道:“不舍得,是吧!你喜欢她!所有人都知道,你喜欢她!我来吧。然后送去禁闭室!继续打!”

    我高高举起手掌。

    黄苓骂道:“打啊!打死这个贱人啊!”

    我一巴掌扇了下去,然后又扇了几下。

    薛羽眉趴在了地上,一会儿后,她倔强的看着我。

    我的手疼,心里也疼,看着她。

    心里一万个对不起。

    黄苓笑着,说道:“很好,我很满意,改天再玩!”

    她恶狠狠瞟了我一眼,然后说道:“记住!跟我作对,没好下场,识相一点,也许有点好日子过!”

    她出去,带着她的人走了。

    黄苓一大群人走了后,我伸手擦拭掉薛羽眉嘴角的血,问:“疼吗?”

    她冷冷说道:“习惯了。”

    我急忙说:“对不起!没能保护你。”

    她说:“你走吧。”

    我说:“真的对不起,我希望你能理解我。”

    薛羽眉说:“我理解你,我知道你在救我,为我好,可我想让你走,不是我气你误解你,我不想让你看到我这么可怜,这么丑的一面。”

    我说:“薛羽眉,你永远不丑。”

    薛羽眉说:“保护好自己,再见。”

    她扭头过去,站起来,捂着肚子,到了她床铺,躺下了。

    我心里难受,说:“你们照顾好她。”

    说完,我转身也出来,回去了办公室。

    黄苓啊黄苓,你这么对付我,很爽,很爽是吗!

    可我却那么的无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