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6章 进去偷拍
    好不容易穿过了那条人山人海的美食街,到了一家大商场门口,门口都是玻璃地板,地板下是水,好像很漂亮的感觉。

    林小慧还他妈跟上来了,看着我东张西望的,她嘟嘟嘴,问道:“在哪里?”

    我说:“在哪里在哪里,你不拉着我,我怎么跟丢了,这时候还问我在哪里,我靠了!”

    林小慧委屈的说:“我也想帮你抓住小偷嘛。你怎么那么凶,丢了多少钱,我赔你。”

    听她这么一说,我心里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我说道:“好了好了,没什么了,丢了就丢了,你快去和你朋友们逛街吧,我还有事。”

    林小慧问道:“那你呢?”

    我说:“我回去了。”

    林小慧说:“你吃饭了吗,我请你吃饭吧。”

    我说:“吃过了,我没心情吃了,你走吧!”

    林小慧拿出钱包,然后给了我一千块钱:“好吧,那你自己坐车回去。”

    我说:“不要,我口袋有钱。”

    林小慧塞进我手里:“拿着了。”

    我说:“好吧好吧,改天我心情好了请你吃饭。”

    我不能和她继续在这里纠缠下去,我得赶紧去找监区长。

    我对她挥挥手:“谢谢,我先走了,再见!”

    我往左边还是右边?

    我看了看,右边这里,好像穿过这条小巷子,就是到了那个ktv的大楼?

    是的,是那个ktv的大楼。

    我往右边巷子过去。

    穿过巷子,到的地方,果然是ktv的大楼,而且是后门。

    这个门比较小。

    因为门是面对巷子的,进出的人很少,看来,监区长很聪明,从这里进出,不显眼啊。

    你们城里人真他妈会玩。

    估计是从这里偷偷上去了。

    我从这个门,走上去,上楼。

    然后,上楼后,还是到了那个ktv的大厅。

    妈的,还是这里。

    到了大厅,我郁闷的深呼吸一下,几百个包厢,可让我怎么找。

    我转了转,我打算去问服务员。

    问前台。

    问她们有没有看到一个黑色裙子的女人刚刚上来这里,去了哪儿。

    我过去,问前台:“您好,请问一下,刚才有没有以为黑色裙子,中年这样的女子,来这里,或者从这里进去?”

    前台说:“刚刚吗?”

    我心里一喜,问:“是啊,见了吗?”

    她摇摇头:“没有哦。下午倒是有。我们留意了一下,因为今天天冷,可不是中年的,是个很年轻的女孩。”

    我只好说,“好吧,打扰了。”

    走过来,我郁闷的走向大堂,在大堂沙发上坐着。

    等着徐男上来。

    电梯门开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走向前台侧边的通道。

    靠。

    是黄苓!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我急忙假装抽烟用手遮着脸,等着黄苓走过去了。

    黄苓走了过去,然后走近通道,我赶紧的跟上去。

    接着,跟着她身后,绕过一个个通道。

    到了一个大门前,是一个玻璃做的很漂亮的大门,旁边照着的是流光溢彩的灯。

    她拿出一张卡,刷卡,进去。

    然后门自动关上了。

    我走到门前,傻眼了,我靠,这玩意,居然要刷卡?

    跟我们监狱一样,进去还要钥匙?

    我郁闷了。

    我急忙去问服务员,服务员告诉我,这里面都是钻石级的vip会员才能进去的,里面有三十个包厢,消费水平开个包厢就要三千之上,然后钻石级会员需要押金三万,才能办。

    妈的,怪不得啊。

    上次我们来看了那么多次,都看不到,还有徐男来看的,只是看到监区长黄苓换包厢了,没想到她们换到了里面去。

    服务员说,里面的包厢,比较大,甚至有休息床,独立洗浴室这些设施。

    我靠,摆明了就是个做那些事的好地方啊。

    而且,这道门,卡死了外面的人进去,就是警察想进去突击检查,都难进去。

    我靠,那让我怎么进去偷拍啊。

    交三万开卡?

    开玩笑。

    而且进去了,未必能拍到,如果那些门不开玻璃小窗,我怎么拍?

    我晕了。

    我在那里守着,想混进去,可是,有人刷卡进去后,第二个人根本进不去,竟然有报警器响起来,然后有保安从里面出来看情况。

    问我怎么回事。

    我说上厕所。

    保安说前面那里有。

    我只好悻悻离去。

    到了大堂,我等着徐男上来了,徐男过来后,坐下,我和她说了一下情况。

    徐男自己也郁闷了,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我说道:“花三万,进去了未必能拍到什么。不过,我可以有个办法。但是,有点危险性。”

    徐男问道:“什么?”

    我说:“假如我们去收买一个服务员,你觉得如何?”

    徐男说道:“很好的主意!”

    我说道:“反正都不能拍到了,我们就只能走这一招了。”

    徐男说:“我同意。”

    我马上让徐男去找一个服务员。

    徐男去了,在那边通道那里,她带来了一个男服务员。

    我走过去了通道里面,服务员问我道:“请问先生,有什么可以帮助您。”

    我说道:“这样子,帅哥,我想和你谈一个交易。”

    他有点担心的问道:“请问,什么事。”

    我说:“我哥的老婆,来这里玩,进去里面那里,就是玻璃门隔开的那里,和那些男的玩,然后,我哥很气愤,怀疑她出轨了,我哥要抓证据,闹离婚,这种不齿的女人,不知道什么叫廉耻的女人,我已经不能叫她嫂子了,我哥和她还有两个孩子,孩子都不管了,天天来玩,我哥苦苦哀求,她却还想闹离婚,把家产分了,这能行吗!”

    服务员听着有点义愤填膺:“这不行!”

    我说:“你帮我一下,进去拍她和那些年轻的男的玩,就是搂搂抱抱的就是可以的,就是这些证据,然后偷偷给我。我给你一万块钱。放心,你不会有任何的责任。”

    说着,我先拿了两千块钱先塞进他手里:“拜托你了。等你弄到了,再给你八千。如果你弄不到,没关系,给你三千。”

    服务员说道:“好,我一定帮你拍到你嫂子。那,她长什么样,在哪个包厢?”

    我说道:“她不是我嫂子!”

    服务员说道:“不好意思我说错话了。那,她长什么样的?”

    我说:“两个眼睛,两个嘴巴,哦,一个嘴巴。这个不能形容吧。她是穿黑色裙子,带着坤包,然后中年这样,另外一个,黑白格纹的外套,看起来挺凶的,应该就两个女的,不知道里面多少个男的了。”

    服务员记着道:“一个黑色裙子,一个黑白格纹的外套,都是中年的吗?”

    我说:“反正不年轻,也不是到中年,都差不多那个年纪,三十多四十多这样吧。”

    服务员说道:“好。那,你们有手机吗?”

    我看着徐男说:“男哥,给他。”

    徐男拿了一个很小的摄像手机给了他。

    他说道:“好的,我进去了。”

    他走后,徐男问我道:“如果这个骗我们的呢?”

    我说:“骗就骗吧,我们也是在拼一下,几千块钱,或许真能拿到她们两个,拍到她们两个做不好事情和那些男人搂搂抱抱的证据,那我们就可以干掉她们。靠,b监区就是我们的了,以后在监区的里面的猫腻,好处,搞不完了!”

    徐男点点头。

    我两安心的等着吧。

    我说道:“我去取钱,你在这里等吧。”

    徐男说:“我卡里有钱,我去取。”

    我说:“得了,这钱还是我自己来出吧。你在这里看着守着,我去。不过,我晕了,我没带卡出来啊。”

    徐男说:“那先拿我的卡去取钱吧。”

    我说:“好,我去取。”

    我下去,取钱,买了一包烟,然后折回来。

    上来后,徐男说道:“怎么那么久没出来呢”

    我说:“不会是真被骗了吧。”

    徐男说道:“不会是吧。”

    我说:“应该不会的。再等等吧。再说了他是服务员,他能跑哪里去,为了这区区一部照相手机和两千块钱跑,太不值得了。”

    抽了两支烟后,看到那个服务员出来了。

    他出来后,我们急忙到他跟前,问道:“怎么样怎么样?”

    服务员拉着我们到了角落,然后到了一个楼道口里面,说道:“我在里面找了好久,找到了那个你嫂子在的包厢,然后,我就进去收瓶子,打扫卫生的几次,好不容易拍到了。”

    我们高兴道:“真的拍到了!拿来看看!”

    服务员拿着手机出来,手都在颤抖。

    然后拿给我们。

    我们急忙打开来看。

    视频中,开始没有什么,服务员进去打扫,收拾,然后看到他拍的,果然,第一幕,是监区长坐在两个男模特的中间,喝酒,玩,玩那个俄罗斯轮盘,转到喝酒喝酒,转到搂抱搂抱,转到亲嘴亲嘴。

    不过,黄苓一直坐着,没声没响的,但只拍到了黄苓的身子,没有拍到脸。

    然后,第二幕,没有黄苓了,只有监区长,看样子是玩嗨了,然后和两个男模特肆无忌惮,但是服务员进去她还叫服务员赶紧出来。

    第三幕,是彻底偷拍的了,是拍到了床上去,已经到了床上去了。

    不堪入目啊!

    妈的,服务员拍到这些,是冒死偷拍啊,真是够敬业。

    我急忙拿钱出来,直接拿了一万:“给,兄弟!太感激你了!”

    服务员说道:“没什么没什么。”

    他也不数钱了,急忙塞好口袋里。

    我问道:“哦,对了,那,你没拍到那个穿黑白格纹的那个女的做什么吗?”

    他说道:“那个女的没做什么啊,她都看着你嫂子自己玩,她在旁边看,笑着,后来就不见了,不知道去哪里了,可能是避嫌去了,只有你嫂子和两个男的不要脸的玩着。我真的是冒着危险偷偷进去拍了,可当时我也不怕被发现,我就说进来收拾东西就行了,但也怕啊怕被看到我拿着手机偷偷拍着。”

    我伸手握住他的手:“兄弟,感激你了!我替我哥,我哥两个孩子,我哥全家谢谢你了!”

    他说:“不客气不客气。”

    我对徐男点点头,示意走了。

    然后和这服务员道别,下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