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5章 跟踪被缠
    朱华华说道:“你先告诉我,你和她到底什么关系?”

    我支支吾吾说道:“我和她,我,我,我其实,其实和她也没关系,真的。”

    朱华华说道:“不说算了。”

    我很想知道,朱华华知道了谢丹阳什么事。

    难道,谢丹阳有别人,别的男人?

    我说道:“好好我说,其实,我挺对她有点意思,我和她吧,就像我和你一样,这个关系是挺不明朗的,但也挺明朗的,因为有点意思,但又没有走到那一步,也就这样。呵呵。”

    朱华华说:“实话?”

    我说:“实话。”

    朱华华问:“她不是你女朋友?”

    我说:“当然不是!我以我高尚的人格发誓!”

    朱华华说道:“你还有人格?”

    我说:“靠,当然有!快点说,别唧唧歪歪的。”

    朱华华说道:“我有一次看到她,在车里,和一个男人搂搂抱抱。”

    我问:“男人?”

    我郁闷了,胸口像是中枪,谢丹阳和个男人搂搂抱抱,完了,谢丹阳背着我找男人了。

    可是?

    不对啊。

    我问:“在车里,那男人长什么样?”

    朱华华说:“看到背面,挺壮实,比较强壮。”

    我问:“穿什么样的衣服?”

    朱华华说:“牛仔衣。”

    我比划着:“头发是不是这样的?到这里,这个。”

    朱华华说:“你知道?我没看清,可是可能差不多。”

    我说:“哦,好吧。”

    艹,应该是谢丹阳和徐男抱在一起,朱华华看不清,所以误以为谢丹阳和哪个男的乱折腾在一起了。

    朱华华说:“我是在街边买烧鹅,她的车过十字路口,红灯停,透过车窗看见,不太清楚。”

    我说:“好的。”

    朱华华问:“你都那么紧张,还说和她没关系?”

    我说:“真的没关系。”

    朱华华说道:“你知道女人的直觉都很准,看眼神可以看得出来,没有关系你们不会这样。”

    她有些忧伤。

    我说道:“好了好了,乖,不气了,我承认我不是什么好人,我就这样,乱七八糟的。唉,我都不懂怎么解释自己了。”

    她说:“不用解释,你出去吧。”

    我急忙过去要拉她的手,她把手放后面不让我碰到。

    我上前一步想要抱住她,她一个后撤步,我只好看看她,然后转身走了。

    女人真难哄,最好就是不要哄。

    哄她,她就越是恼火,认为你做错,干脆不哄了,爱走就走吧。

    哄下去把我自己都哄着上火了。

    回去后,我找了徐男,我看着徐男,让徐男转了一圈,徐男问我道:“怎么了”

    我说:“没事。”

    徐男这怎么看,根本就是一个男人。

    肯定是谢丹阳把她看成了男人。

    我说道:“对了,最近你还去跟监区长那家伙吗?”

    徐男说:“跟。”

    我问:“有什么进展吗?”

    徐男说:“没有。”

    我叹息道:“唉,可惜啊。你跟的时候没拍下来。”

    徐男说道:“我会继续跟着的。”

    我说:“你小心点,别被发现了。今晚还去吗?”

    徐男说道:“去。”

    我说:“我也去吧。记得等我。”

    徐男说好。

    下班后,我去停车场,上了车,和徐男出去了外面。

    这一次,徐男又换了车。

    我问谁的车。

    徐男说是xxx的,其实,徐男在监狱里,人脉混得比我还宽。

    我借车我除了朱华华和谢丹阳,都不知道跟谁要了。

    车子出了外面,等在十字路口那里。

    等了一会儿后,看到一辆黑色的车子出来,徐男说:“这是监区长的车子。”

    我说:“那黄苓的呢?”

    徐男说:“黄苓不知道。”

    我说:“不管她,先跟着监区长吧。”

    徐男开车跟上去了。

    上了环城高速,然后从沙井那边下高速,到了沙井的大商场,监区长开进了大商场的停车场。

    我郁闷道:“她不是去那个ktv玩的。”

    徐男也郁闷了:“今天又白跟了。”

    我说:“她估计来买东西的,算了,走吧。”

    徐男倒车出去,然后掉头,开出了路口外。

    这时,一辆拖拉机在路上违章掉头,违章就算了,他好像看起来刹不住车,我急忙对徐男说:“那个车子刹不住车了!”

    徐男急忙刹车,然后要往后倒后,但来不及了,拖拉机慢慢的,慢慢的撞上侧边来,那个司机不停的踩刹车,急的满头是汗,看起来是刹车坏了。

    砰的一声,撞在了侧边上。

    我们急忙下车查看。

    那个司机好不容易把车子弄后退,然后抱歉的说:“我先把车放好啊!”

    然后他开到旁边路边把车放好。

    我们一看,车子上,凹了一块。

    徐男脸色不好看,那个司机中年男子,农民的穿着,他过来后就抱歉的说:“对不起对不起,车子刹车坏了。”

    徐男说道:“你刹车坏了你还开路上来,不是害人吗?你还在这路上掉头!你这看看,看看怎么办吧?车子还是我借人的。”

    司机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赔钱。”

    徐男说:“那你说赔多少?”

    司机问:“你要我赔多少?”

    他点了一支烟,手有点颤抖。

    徐男看了看我。

    我没说什么。

    徐男对他说道:“两千!”

    司机说:“什么,两千!你也太多了。”

    徐男说:“我这车借来的,你看,凹进去,我要拿去弄好。这可能都不止两千。”

    司机说:“那你去修,花多少我赔多少。”

    徐男说道:“好。”

    正说着,我叼了一支烟,看到远处,监区长在拦计程车。

    上了计程车。

    而且,她穿着打扮,这天气,冷,十五六度,她却穿了裙子,还戴着坤包,看起来像是去玩乐的,为什么不开自己的车去?

    我产生了怀疑。

    妈的。

    我对徐男说道:“算了算了,叫他拿五百。”

    司机一听,说道:“好好,五百是吧?”

    他赶紧掏钱。

    徐男说道:“可是,可是。”

    我说:“他妈别可是了,快点!我们的朋友拦车走了!”

    徐男急忙说好。

    然后司机给我们钱,徐男拿好,上了车。

    我也上了车:“就是前面,在那个红绿灯前停着那个。”

    徐男急忙开车跟上去。

    我问:“这点五百块不够弄吧?”

    徐男说:“两千都不够。”

    我说:“行了,拿去修了,然后请你朋友吃一顿饭,这些钱我来给了。”

    徐男说:“那哪能让你给呢?”

    我说:“没事。”

    徐男说:“我自己解决就可以。”

    我说:“好吧。”

    车子跟着前面的计程车,这个方向,看着就是去市中心的方向。

    我说道:“难道这家伙真是去那个男模场?我刚才看她,打扮得人模狗样的,大冷天穿着个裙子,还涂口红,估计真的是去那里了。”

    徐男说道:“可能真的是。”

    跟着跟着,越来越是靠近男模场。

    我说道:“果然是。”

    到了男模场ktv门口,她在对面马路下了车。

    我急忙问道:“你带了手机或者相机吧?”

    徐男说道:“带了。”

    我说道:“让我下车,然后你去停车,我跟上去,等下你上去后,在大堂那里等我,我看她去哪个包厢,然后再出来大堂找你。”

    徐男说好。

    我急忙下了车。

    穿着黑色裙子的监区长,下车后,没有直接走过马路往男模场,而是走到前面的十字路口,然后上天桥,我跟过去,从天桥上过去后,她进了一家烟酒店,买了不知道什么。

    出来,她走进了一个小巷子,小巷子是美食小巷子。

    人很多。

    我跟着挤过去。

    妈的,怕是跟丢了啊,这里怎么这么多人啊。

    什么卖奶茶,臭豆腐,炸鸡排,寿司,烧烤,包子,面,真是应有尽有。

    人都挤爆。

    看着监区长远远的人头,我郁闷的努力扒开人群,跟着过去。

    这么跟是要跟丢的节奏,我急忙努力的挤开人群:“让让,麻烦让让。”

    推着一个前面高挑的女孩子的时候,她一回头:“是你!”

    然后她一把拉住了我。

    可是这时候,我却不想见到她,她不是抓小偷,她是林小慧。

    真他妈的太巧了,于万千人之中,偏偏挤开的人是她。

    林小慧问我道:“你干嘛呢?怎么在这里。”

    我说:“我有事啊,那个前面那个女的,她好像拿了我放在朋友车上的钱包。”

    林小慧说:“谁呀?哪个?”

    我说:“唉前面那个。靠走了好远,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我走先,改天找你。”

    她说道:“我帮你找她!”

    她对着旁边两个女孩子说道:“你们先逛,我跟我朋友去找回他钱包。”

    妈的真是麻烦。

    我要甩开林小慧的手:“你让我自己去找就行了,不要拖我后腿。”

    她拖着我的手:“我帮你啊!”

    我说:“不要你帮了,我先自己找,找不到你再帮。”

    我甩开她的手,然后挤到前面去。

    她又拉住了我的手:“干嘛不让我帮你,你是不是骗我的啊?”

    我说:“妈的,谁骗你,人家都跑到前面去了。我求你了你不要来帮我了!”

    她甩开我的手:“哼,不帮就不帮!”

    我懒得理她了,直接走人。

    她喊道:“喂!你真的走了?喂!”

    喂你大爷了。

    妈的监区长不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