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4章 扛不住衰老
    彩姐和龙王商议好了之后,又喝了几番的酒,才退场了。

    龙王一直送到了车上,我们上了车,和龙王挥挥手。

    龙王对我道:“兄弟,谢谢你了。忙完这些事后,我请你吃饭。”

    我说道:“龙王哥,你太客气了。”

    车子发动的时候,他突然问我道:“哦对了,那个上次那个女孩,你还有印象吗?”

    我说:“你说的是媛媛吗?”

    他说:“是,就是她。”

    我问道:“她怎么了?”

    他说道:“上次她问了我一些问题,就不知道她怎么的发脾气的一样的?”

    我说:“哈哈,龙王哥,人家小姑娘,自从你上次英雄救美后,看上你了。”

    他尴尬笑笑:“这我还真不知道。”

    我说:“没事的龙王哥,你这身份,身边多个女人不多。”

    他说:“多个女人?”

    我说道:“怕嫂子打你啊?”

    他说道:“呵呵,是,是。那我就送到这里了,兄弟,彩姐,改天见。你们慢走。”

    我们挥挥手,车开了。

    彩姐对我说道:“龙王的妻子前几年早产死了。他没老婆。”

    我问道:“啊?你说什么?他没老婆?”

    彩姐说:“他妻子过世了,哪里来的老婆?”

    我说:“靠,那上次他救了的那个姑娘看上他,他怎么跟人家说他有老婆。”

    彩姐说:“他就没想过再娶了。守着老婆了。”

    我说:“守活寡吗?那么伟大?”

    彩姐说道:“和守活寡差不多。他不接近女人,不想再娶。他如果愿意,身边不会缺少女人,这才是真正的伟大。值得我们尊敬。”

    我靠,有些伟大,确实是我们无法学到的。

    如果我最爱的人,挂了,我能为她守活寡一辈子?问题是那么年轻啊。

    我做不到。

    我承认他的伟大了。

    我说道:“唉,我觉得吧,伟大是伟大,可是,没必要吧。你说是吧?”

    彩姐说:“他说为他妻子守寡几年的,三年还是两年,现在也过了。”

    我说:“哦原来不是一辈子啊。不过他现在还是拒绝接近女人啊,是不是习惯了啊。”

    彩姐说:“这你不是他兄弟吗,你自己问他去。你可真行,连龙王都认你当弟弟了。”

    我说:“那还不是因为巧合,去哪儿现在?”

    彩姐说道:“还不是很晚,你要回去了吗?”

    我说:“去喝两杯?刚才还没喝够吗?”

    彩姐说道:“去喝两杯吧,去唱唱歌,我最近从德国进了一批音响,把我们的娱乐场所重新装修了一下,音效不错。”

    我说:“错不错我就不懂了对音乐,但是喝两杯还是不错,我想喝鸡尾酒。有吗?”

    彩姐说:“有。”

    去了梦柔酒店,上去后,ktv包厢,一个不大的小包厢。

    彩姐说她先去忙一下,我进去后,自己点了一些歌,音效真的非常不错,低音,高音,重音,真是享受。

    然后我自己点了一首向天再借五百年,鬼哭狼嚎了一下,实在难听啊。

    系统有自带打分的,给我打了四十分,一片嘘声响起,靠,四十分,什么系统啊,太鄙视人了。

    自己玩了一会儿,彩姐回来了。

    刚才她去大排档,穿的是黑色外套,一身黑色,现在,换了裙子。

    依旧那么丰满。

    我就喜欢这样身材的女人。

    不知道为什么。

    看到林小慧那样高挑的我倒没有多大的想扑过去的感觉,但彩姐这样的丰满就不同。

    彩姐走进来,我一直盯着她。

    她笑着说道:“怎么了?”

    我说:“很性感。”

    彩姐说:“谢谢。”

    她坐在了我身旁,问我道:“想吃什么,喝什么,点吧。”

    我说“我没客气,跟服务员要了。什么鸭下巴,什么鸭爪,什么花生瓜子,什么鸡尾酒全都通通要了。”

    彩姐说道:“你还是真够不客气的。”

    我笑笑,问道:“你这里都有那么好玩的地方,你还去清吧啊。”

    彩姐说道:“清吧,一个是我喜欢那里的情调。”

    我说:“你可以自己开一家啊。”

    彩姐说:“那不一样。你喜欢去吃一家饭店的东西,你如果有钱了,你是不是要开一家一样的饭店?”

    我说:“我开一家监狱。”

    彩姐呵呵笑了,说道:“我喜欢去那里,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原因。”

    我问:“什么原因?”

    彩姐说:“有情调的,那个适合我的年纪的男人,有品味的,较多出现在那里。”

    我说:“好吧,我们男人去泡妞,你们女人等被泡,我理解。”

    我心想,是的,在她这里,来的都是无耻之徒的剽客,总不能等剽客来泡她吧。

    她也看不上那样的男人。

    彩姐陪我喝着酒,问我道:“你对你将来,有什么规划吗?”

    我说:“能有什么规划,就只能好好在那里,好好做,就这样吧。”

    彩姐说:“如果你想离开,我给你钱,离开这里,好好开个店,买房子,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我说道:“彩姐,你又老话重提了,说实在话,我和你一样,已经离不开了,你就不要那么劝我了,谢谢你一片好心。”

    彩姐说道:“好吧,你自己小心。我想唱首歌。”

    我说:“嗯。”

    我拿着鸡尾酒喝着。

    我让服务员去调了一杯,今夜不回家,今夜不回家。

    点火点着了?

    是不是喝下去,今晚真的回不了家了。

    彩姐去唱了一首,三十岁的女人。

    她是个三十岁至今还没有结婚的女人

    她笑脸中眼旁已有几道波纹

    三十岁了光芒和激情已被岁月打磨

    是不是一个人的生活比两个人更快活

    我喜欢三十岁女人特有的温柔

    我知道深夜里的寂寞难以忍受

    ……

    可再灿烂的容貌都扛不住衰老

    我听到孤单的跟鞋声和你的笑

    你可以随便找个人依靠

    那么寒冬后炎夏前

    谁会给你春一样的爱恋

    我看着她,沉迷于自己歌声中。

    呵呵,三十多岁的女人。

    或许,是我真的太年轻,而且我是个男孩子,所以我不会理解她们这些女人到了二十多的年纪,就急于出嫁的心情。

    唱完后,彩姐停住,看看我,她竟然,流泪了。

    我鼓掌。

    她走过来,说道:“好听吗?”

    我说:“不错啊。”

    她说道:“嗯,谢谢你。”

    我说:“你哭了。”

    她说道:“今天去见了一个朋友,以前的朋友,她第二个孩子都七岁了,很乖巧,她老公对她很好,一家人很幸福,这是钱买不到的幸福。想着了自己,心里面不舒服。”

    我说:“嗯,可能,很多女人想要的还是安静,安稳的吧。”

    彩姐说:“我也想。”

    我说:“好吧,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彩姐无奈笑笑。

    正要举杯,门被敲了两下,有个人推门进来,对彩姐说道:“彩姐,抱歉,有点急事要和你说。”

    彩姐说道:“说。”

    他说道:“黄河几个刚才过那边,被他们打了一顿。”

    他们,我听出来,应该是霸王龙那边的。

    彩姐说道:“严重吗?”

    他说:“黄河头被打破了。”

    彩姐说:“走,去看看。”

    她站起来,转身过来,对我道:“抱歉,我又要去忙了。”

    我说:“你去吧。”

    彩姐说:“改天,好好陪你。”

    我说:“快去忙吧。”

    她走了。

    我自己喝完了那杯酒,感觉特没意思。

    然后有些醉意的,出门,回去睡觉。

    次日,起来后,感觉背上,好像不疼了。

    靠,真有那么厉害的药吗,涂上去很痛,第二天就没事了?

    我去上班后,忙完事,去找了朱华华。

    在朱华华办公室,见到朱华华,我说道:“话说,你这药真的很厉害啊,昨天很疼,今天没事了。”

    朱华华说:“昨晚去哪里了?”

    我说道:“没去哪,找朋友喝酒了。”

    朱华华说:“你小心被人砍死。”

    我说:“你要不要讲话那么难听,以前认识你也没发现你这样子的。”

    我看着那小盆万象锦,挺好玩的,就是太难养了。

    我说道:“你那个药,能不能送我一些?”

    朱华华说:“不可能给你。”

    我说:“靠,做人那么小气干什么?”

    朱华华说:“你要拿着去做什么?”

    我说:“带身上啊,像古代金创药,不是古代,是武侠剧里那些金创药一样,被砍一下,就涂上去,然后就好了。”

    朱华华说:“这不是什么起死回生的药,你要是被捅被砍,还是会死的。”

    我说:“好了你到底给不给。”

    朱华华好歹给了我一些,不多。

    我问道:“那么好的药,现在弄不到了?”

    朱华华说:“弄不到了。”

    我装好了药,要走的时候,她问我道:“我还有个事情要问你。”

    我说:“你说。”

    她说:“那天在你宿舍的那个女孩,和你到底什么关系?”

    我说:“没什么关系,你信吗?”

    她说:“没什么关系你们这么亲密?”

    我说:“那又怎么了,哎我好不喜欢你问这些东西。”

    朱华华说:“我是告诉你,一个不好的事情。”

    我急忙问:“什么不好的事情?”

    朱华华说:“说出来你又觉得我多嘴,我自己都觉得我多嘴,可这不说又对不起你。”

    我说:“到底什么,你说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