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1章 美女治伤
    黄苓看着我们一群人,骂道:“想干什么呢!黑社会打群架吗!来啊!你动手啊!”

    她对着徐男呵斥。

    徐男咬咬牙,握紧拳头,我真怕徐男真动手,把徐男往后一推,说道:“干什么干什么!都退后!真要打架?”

    徐男沈月等人,不情愿的后退。

    我说道:“都退后!”

    都退后了。

    黄苓继续骂道:“一群烂狗,拦路还想咬人,也不看看这人是谁!就凭你们一群烂狗!”

    她这张嘴巴,真他娘的臭啊。

    这时,几个人走过来,走到了我们这边,黄苓的面前。

    我们看过去,是朱华华等人。

    她们防暴队的。

    朱华华走到黄苓面前,说道:“烂狗,要挡路吗?”

    黄苓把头把视线从我们身上转过去到了朱华华身上,看起来,她明白了朱华华确实是针对她说的。

    黄苓不爽的看着朱华华。

    朱华华直接无事黄苓,昂首挺胸带着人压过去,快要撞到黄苓身上的时候,黄苓急忙闪开了。

    一群人赶紧都闪开了。

    徐男沈月我们一群人马上起哄,也不过如此而已。

    黄苓她们赶紧不爽的灰溜溜走了。

    朱华华她们防暴队的巡视了一圈。

    我则是到了监区外面出口等朱华华。

    朱华华她们出来的时候,我过去她面前,说道:“能不能聊一下?”

    朱华华看看我,说道:“你是烂狗吗?”

    我当即不高兴:“妈的你说什么呐!”

    心里一股火冒起来。

    艹,这家伙神经病了?连我也一起骂?

    我直接转身就走,妈的,气死老子,她是吃了火药了吗!

    靠。

    我在开监区门的时候,发现守监区门那女管教不知道跑哪儿去了,而且我没带钥匙。

    我推了两下门,气得用力撞了一下,“都死哪里去了!出来开门!”

    朱华华走到了我身旁,说道:“你气什么?”

    我转过去对着她说:“你说我气什么?气什么?有你这么讲话的吗?有你这么讲话的吗!”

    朱华华说:“我怎么讲话?”

    我说:“我是烂狗?你骂我是烂狗?”

    朱华华问我道:“我骂你了吗?我只是在问你。”

    我说:“你要是有什么对我不爽的,就直接说,没必要这么拐弯抹角的讲话,你不爽,我也不爽!懂?”

    朱华华说道:“是,刚才我说话有点过分,对不起。”

    她跟我道歉。

    她这家伙,还会道歉。

    我说道:“原谅你了暂时,但我心里还是很生气。”

    朱华华看着我,欲言又止。

    我说道:“有什么你说啊。”

    朱华华问:“那晚,那晚你们在你宿舍,做了什么?”

    我看着她,她也看着我,她直直的看着我,她很想知道答案。

    我说道:“我出去玩,不小心摔了,后背划了一道伤口,她帮我上药。”

    朱华华说:“上药?”

    我说:“是,上药。”

    朱华华问:“可以让我看看吗?”

    我说:“你怀疑我骗你?”

    朱华华愣了一下,然后表情有些神伤落寞的说:“我只是,想看看你伤得怎么样。我,我先走了。再见。”

    说着,她转头过去,背影落寞的走。

    我觉得自己也说话有些过分,急忙走过去,和她平行走着,我说道:“生气了?”

    她苦笑一下,看看我,摇摇头,抿嘴,然后低头走着,那神情让人心疼。

    我急忙拉了她一把,和我面对面站着,我说:“好了对不起,我误解你了。”

    她说道:“没什么的。”

    我问道:“你该不是会要哭吧?”

    她看着我:“怎么会?”

    我说:“哦,那,那你是不是刚才发火了,生气了?”

    她说:“没。”

    我问:“那你难过了?”

    她说:“没有了,我走了。”

    说着她就要走。

    我扯了她一下,说道:“其实,我想让你帮我看看伤口。”

    她说:“有人帮你看。”

    我说:“好了花姐,别这样嘛,你看比较好。”

    她说:“去外面医院看吧。”

    我说:“帮我看看吧,我不敢出去医院,因为我是出去被人砍的。”

    她愣着一下,然后看看我,问:“被人砍?黄苓做的?”

    我说:“我不知道,反正我出去后,有人跟踪我,然后在公园里面砍我。”

    朱华华问:“晚上?”

    我说:“当然晚上,谁大白天砍我。”

    朱华华说:“去公园约会,是不是和人家女孩子纠葛不清,被女孩子的男朋友找人砍?”

    我说道:“你别总是这么想我,总觉得我品行不端的好吗?”

    朱华华说道:“那你告诉我你大晚上去公园做什么?”

    唉,我还是觉得李琪琪好啊,李琪琪这时候,不会问那么多,直接就给我去找药了。

    我说:“一个女的,朋友,她喜欢我一个朋友,表白被拒绝,在公园里夜跑,心情不好,叫我过去开导。”

    朱华华说“:是吗。”

    我说:“我觉得我和你这种人根本无法进行愉快的沟通。”

    朱华华说道:“去我那里,让我给你看看。”

    我问道:“去你那里,哪里?去医务室不行吗?”

    朱华华说:“我爷爷打仗的时候,有以前神医的特效药。”

    我问:“真的假的啊?”

    朱华华说:“不信算。”

    我说:“好吧,那下班后跟你去吧。”

    朱华华说:“我办公室就有。”

    我问:“不是吧,你带着那个来办公室做什么?”

    朱华华说:“我是防暴队,每天都可能遭遇危险。”

    我说:“好吧。那就去吧。”

    跟着朱华华到了防暴队那边。

    我靠,我看着防暴队新的办公大楼。

    妈的这是要比总办公大楼还要豪华的节奏啊。

    虽然还在装修中,但看着,已经是很豪华了。

    进了朱华华办公室,里面崭新,看起来就很爽。

    我走过去,坐在了她的办公椅上晃荡了一下,说:“不错不错。连桌椅都是新的。妈的不如我回去也烧了我们监区办公室算了。”

    转悠了几圈,我蹲在一个办公柜前,看柜子里面朱华华放着的一盆花,我说道:“这什么花?”

    朱华华说:“朱华华。”

    我说:“哦,现在都会黑色幽默了啊,到底什么花?这也不像花,也不像草,到底什么啊。好可爱啊。能吃吗?”

    朱华华说:“万象锦。”

    我说:“这看起来拿下来切片炒很好吃啊。”

    我伸手要摸,朱华华过来拍了一下我的背:“别动!很贵的,一万多!”

    我啊的惨叫一声,她刚好拍到了我伤口那里。

    朱华华问:“很疼吗?”

    我说:“靠,不是你你当然不会疼啊!”

    朱华华说道:“给我看。”

    我说:“一盆花,你还至于那么用力拍,想要整死我哦,一万多,我也不是赔不起!”

    朱华华说:“送你。”

    我说:“算是道歉的礼物吗?”

    朱华华说:“你说是就是。”

    我高兴说道:“真的啊,这个好有意思啊,谢谢你啊!”

    朱华华说:“我爷爷朋友送我爷爷的,我拿来了。”

    我犹豫道:“那我不好意思吧,那么贵重,你居然送我了。”

    朱华华说:“你养也一样,不要养死了就好。”

    我问:“这东西还能死?”

    朱华华说:“万象原产南非开普省,需要温暖、干燥和阳光充足的环境,不要给它积水和烈日曝晒,受不了寒冷。”

    我问:“等等,不给它积水就是不给它浇水?也不给暴晒,可是又怕寒冷,这还怎么照顾,这不是矛盾着的吗?”

    朱华华说道:“让它能有早上或黄昏充足柔和的光照,避免强烈的中午下午直射阳光,不干不浇水,浇就浇透就可以,不让盆土积水,不要过干,虽然不会死,但不会长。你可以放在办公室养护,用剪掉透明的饮料瓶把它罩起来。”

    朱华华没说完,我说道:“算了算了,你不要再说了,我受不了了,怎么养一个花比养个小孩还复杂?这还有完没完了。”

    朱华华说:“我还没说到换土什么的。”

    我说:“算了你不要说了,你留着养吧,我有空来看看就好。这什么东西,比人还难伺候,我靠了。好了,给我看看我的背伤。”

    朱华华过去把门反锁了说:“把衣服脱掉。”

    我看了看办公室,说道:“不太好吧。”

    朱华华说:“在别人面前脱就好,在我面前,不太好?”

    我说:“不是,我说这里是办公室,那我怕有人看见啊,办公室,总是和宿舍没法比的,是不好的啊。”

    朱华华说:“你和人家连门都不关,你怎么不怕?”

    我说:“好了好了,靠,我脱还不行吗。”

    我脱了外套上衣,让她看我的伤口。

    她看了一下,按了一下,我咬着牙没叫出来,然后说道:“你这要弄死我啊!”

    她弄开包扎的,然后说:“还好,没砍得很深,没能砍死你。”

    我说呀:“我死了你有什么好处,那么希望我死吗!”

    朱华华说:“一直很希望。”

    她让我趴在桌子上,然后给我折腾伤口,上药什么的。

    那药开始涂上去,凉凉的,中药味很重,然后开始疼,钻心的疼,我喊道:“你是不是倒硫酸进我伤口了,怎么那么痛啊!”

    朱华华说:“倒了硫酸,还有砒霜。”

    我说:“很疼啊姐姐!”

    朱华华说:“疼一会儿就不疼了。因为你等下就习惯了。”

    我说:“我靠你说的这是人话吗!不说涂药就好了,这怎么这么疼,是要把我伤口继续弄更伤啊?”

    朱华华说:“可以了,穿衣服走吧。”

    我强撑着站起来直起腰,然后穿着衣服,一边穿一边嘀咕:“真的好疼。”

    朱华华说:“一个大男人,一点疼,呼天喊地。”

    我说:“我不是什么大男人,我只是个小男人。走了,拜。”

    我走了,直接带上了门,让我走路都只能挺着腰板走了,真的很疼,回到自己办公室,就靠着办公椅躺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