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0章 剑拔弩张
    这段时间,各种糟糕的事情烦心着我,因为每天扛着巨大的压力,我睡觉都睡不好,还谈什么开心的事呢。

    彩姐问道:“怎么今晚来这里?”

    我说:“唉,还不是不开心。”

    彩姐问:“怎么?”

    彩姐的身上,有着一个成熟宽容女人的温柔魅力,那是时光和故事雕刻出来,绝不是一般小女孩身上轻易能有的。

    遇到她,会沉迷,会陷入,会失去。

    宁愿迷醉在她的温柔乡里,不想自拔。

    人说,10岁而乖,15岁而聪,20岁而甜,25岁而美,30岁而媚,35岁而庄,40岁而强,45岁而贤,50岁而润,55岁而醇,60岁而慈。

    而彩姐,是把多样都融在了她身子里。

    而她的声音,更是充满着了温柔的成熟磁性。

    我看着彩姐,呵呵了一下,说道:“没什么,哦,不过我倒是想和你说一个事。”

    彩姐说道:“你说。”

    我说:“你知道市中心有个xxktv吗?”

    彩姐说:“知道。”

    我问:“那你知道他们ktv是有名的提供男模特服务的男模场吗?”

    彩姐说:“知道。”

    我问:“原来你知道啊!那他们做那种行业的性质,是不是和你们差不多啊?”

    彩姐说:“是差不多,我们是女的,他们是男的。”

    我问:“那,你知道谁做老板?”

    彩姐说:“我也不知道,没人知道,很神秘。”

    我说:“连你们都不知道,太厉害了吧。那,你怎么不做那个行业?”

    彩姐说:“我有想过啊,可现在这边,都被霸王龙他们弄得焦头烂额的,哪有那么多时间去考虑。”

    我说:“说到这家伙。你们对头,那个霸王龙的黑衣帮,发展到了鸿福路那边了都,都要吞并人家鸿福酒家了,我看到的是,那天我去吃饭,我靠,无意中看到霸王龙带着近百人和人家鸿福那边的黑道打起来了。”

    彩姐说道:“我听说了,霸王龙抢地盘,抢了鸿福的地盘,鸿福是龙王那边的西城帮罩着,西城帮打不过。西城帮本来就是一盘散沙。”

    我说:“对,然后是不是鸿福酒家就被人家霸王龙抢走了?”

    彩姐说:“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呵呵,我明白了,那一战过后,霸王龙占领了那条街,挤迫着龙王的西城帮的地盘。

    霸王龙军团在告诉扩张。

    我说道:“想不到,一个城市里,竟然那么多的帮帮派派,看起来风平浪静的这个时代,还那么乱。”

    彩姐问道:“哪个城市没有这样的帮派?”

    我说:“是也是这么说,但我们城市也太乱了。”

    彩姐说:“别的城市也有,我们也有,只是你不懂别的城市有多深而已。你说我们城市乱,我问你,很乱吗?你看因为帮派打打杀杀死人的有过多少次?”

    我说:“没听说过死人多少。”

    彩姐说:“是,包括别的城市也是这样,你听说我们城市吸毒,有贩毒的,但是你看看新闻,很多城市都有。每个城市都有,这样的犯罪团伙,全都有,当然,我们生活的地方确实没有那么安逸,但也没那么乱,这些所谓的黑道,他们打架,有多少次是真敢把人打死杀死的,很少。他们也就是游走于违反的犯罪边沿,在锅边走,不敢往深处走,因为,有利益驱动,就有人做,可其实,现在这个时代,治安是很好的,游走于边沿还可以没什么事,真正做了犯罪的大事,又有几人能逃脱法律的制裁?”

    我点头,说:“这倒也是。”

    和她碰杯后,我问道:“哦,对了,那你为什么不和龙王他们那些什么西城帮啊乱七八糟的帮派合作一下?”

    彩姐说道:“我让人试图接触过龙王,让人带话,想和他联系,坐下来谈谈,商量对付霸王龙。可这人说了,放话说不和我们这些害人的勾当有什么瓜葛。”

    我问:“什么是害人的勾当?”

    彩姐说:“说我们组织坑害女人,还有那些做毒的,赌场的,这些他都不想合作。”

    我说:“调子那么高?那他们这些所谓帮派,都靠什么吃饭的?”

    彩姐说:“一些ktv,夜店,饭店,洗车行,应有尽有。”

    我说:“让你这么说,他们怎么是帮派的了,完全是合法化的集团公司嘛。”

    彩姐说:“他们确实也没做什么太出格调的坏事。”

    我说:“没想到这土包子家伙还是个好人啊。”

    彩姐说:“土包子?你认识他?”

    我说:“哦,那天他被霸王龙的人追砍,刚好我躲着在那里,他上来,我藏着了他,然后就认识了,我们还吃过饭。”

    彩姐忙问:“那你和他关系怎么样?”

    我说:“关系嘛,不知道怎么说,反正他说我救了他一次。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救。”

    彩姐说:“你能不能介绍让我们见见面?”

    我说:“可以是可以,但我怕他像你刚才说的,根本就直接不想理你呢?你岂不是自讨没趣?”

    彩姐说:“只要有机会,就可以尝试努力一下。”

    我说:“这倒也是,现在我给他打一个电话跟他说吧。说我认识黑衣帮的彩姐,是我认的姐姐,想和他见见面。”

    彩姐说:“别在电话里说。”

    我问道:“那怎么说呢?”

    彩姐说:“你叫他一起吃饭,然后和他说起,然后我在你们附近,他同意,就给我电话,我过去。”

    我说道:“这样也好。唉,没想到叱诧风云的彩姐,现在要这样子啊。”

    彩姐无奈笑笑:“以前我刚起家的时候,忍辱负重,屈辱又何止是现在的千倍万倍。”

    我说:“明白,彩姐,你是值得我尊敬的一个人。”

    彩姐呵呵一下,举起酒杯。

    喝完了这杯酒,我出去给龙王打电话。

    打通了后,龙王接了电话:“张河吧,什么事?”

    我说:“龙王哥,明天能不能一起吃个饭,我有点事想找你。”

    龙王说:“是不是很急?可以在电话里说。”

    我说:“哦,那倒也没有。”

    龙王说:“好,明天晚上八点。就在我们吃过的大排档。”

    我说:“好的,那就八点。”

    他说:“明天见。”

    我说:“好。”

    他挂了电话,他是一个很礼貌的人,斯文朴素到根本让人无法将他与黑社会老大联系起来。

    这样的人,应该是一个朴素的教书的古典老师。

    我上了一趟洗手间,然后回去吧台,却,没见了彩姐的踪影。

    我四处张望的时候,服务员过来,对我说道:“彩姐已经走了,她要我和你说一声,她有急事,先走,有什么你电话联系她。”

    我说:“好。”

    我喝了两杯酒,因为担心自身安危,我出了清吧,拦车回去。

    在车上我给彩姐打了个电话,告诉了她,明天我要和龙王吃饭。

    彩姐问我在哪儿,我告诉了她地址。

    回到青年旅社,本来是不想来这里,因为担心有人已经跟踪到这里,知道我住的地方了,但是我还是想在这里睡觉,毕竟,监狱里面,我真不喜欢在那宿舍里面睡觉。

    我下车后,四处张望了一下,然后绕着转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可疑人物,然后我上去旅社。

    在房间里,我翻了一下,没发现自己有什么东西被动过。

    我想,不会有事的。

    我打开手机,手机有林小慧的未接来电。

    懒得理她了。

    还有,微信里有殷虹发来的消息:在干嘛。睡了吗?你不在吗?

    分别是三个时间。

    我回复了一下:这几天很忙,很累,我先睡了,有空找你。

    她很快回复:好好休息。

    我回复:谢谢。

    她回复:不客气。

    洗澡睡觉。

    次日上班,我在巡逻查房的时候,遇到了正面走来的雄赳赳气昂昂的黄苓军团。

    黄苓现在基本控制了我们监区的经济命脉,身边依附她的人很多,毕竟,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她们十几个人,从过道走来,我们七八个人,从这头过去。

    走过去的时候,眼看就要会面,但我身边的徐男,沈月等人,并没有想让着她们的意思。

    因为黄苓她在每天收到的钱和东西数额上动了手脚,我们这帮人收入大大减少,她们很恨她。

    我说道:“大家都让让吧,让她们先过。”

    可徐男沈月她们还是没怎么听。

    我命令道:“赶紧让开,让她们先走!这是命令!”

    她们这才不情愿站在两边。

    沈月说道:“一帮烂人,她身后跟着的那几个,我们有好处,拍我们马屁,我们这里没能有好处了,就去抬黄苓了!”

    我说道:“呵呵,这很正常,这些人人品不好,有利益可钻,她们眼睛里全是利益了。”

    沈月说:“无耻!”

    我说:“这好比市场,早上去的人很多,晚上就没人去了,因为市场上有他们想要的东西,晚上市场关门了,谁还来这个市场,如果我们想她们继续跟着我们,只能先把这块蛋糕抢过来。慢慢等机会吧。”

    黄苓带着一群人过来到我们跟前,然后黄苓站住,她们一群人也都站住了,她看看我说道:“我还以为,一群烂狗也敢挡路!”

    徐男沈月等人马上上去一步,她们的人也站了出来,一下子,双方剑拔弩张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