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6章 火中取栗的猴子
    妈的,监区长让黄苓黄队长负责分钱,这还得了,当时不是好好的,给我干了,怎么又到了黄苓手中?

    我百思不得其解。

    有没有搞错啊。

    我问:“有没有去查?”

    徐男说:“查不出来,只能去问监区长。”

    靠,去问监区长,怎么问啊?

    监区长那家伙,脾气古怪,你说她要是像贺芷灵一样,直接开口说要钱,那容易搞定。

    可是监区长,就这么板着脸,就想不透,猜不到她到底在想些什么,难道说,我近来不靠近她,给她的好处少了?

    可是,不可能啊,我在那分钱的时候,分给她不少呢!

    妈的,这家伙,为什么说变卦就变卦!

    真没有道德底线。

    我挠着头,烦啊,一大早的,就收到被断了财路的消息。

    我决定去找找监区长。

    我说道:“那现在她们接手了,是吗?”

    徐男说:“今早上去,我和沈月几个都被赶下来了。”

    我说:“妈的这个王八蛋黄苓!我去找找监区长。”

    我直接去找了监区长。

    监区长在办公室,当我进去的时候,她抬起眼看了我一下,问道:“什么事?”

    我说道:“监区长好。监区长,我,有点事想和你谈谈。”

    监区长不冷不热:“哦,你说。”

    我说道:“呵呵,监区长,今天早上我们上楼顶,分那个东西呢,黄苓黄队长把我们赶下来了。”

    监区长哦了一声,然后说:“黄苓她比较上心这个,我让她去做了。你放心,你们那份不会少。”

    现在就算不会少给我们,但以后谁知道呢。

    再说了,我们自己做,也赚的更多,里面的猫腻,可以自己动手的,至于总数多少,分给多少的,都是自己说了算。

    说白了,我估计黄苓就算愿意给我们分,也是要吞我们的了。

    我说道:“可是,监区长,这好端端的,我们也不是做得不上心,为什么说换就换呢?”

    监区长说道:“我想换还要和你商量吗?”

    我有些恼火了:“是吗,不用商量!你可以不用商量,不过我觉得你这种人真是没道德底线!”

    监区长骂道:“放肆!”

    我说:“没道德底线。”

    监区长努着脸都青了,指着我:“你,你,你给我出去!”

    我直接摔门走了。

    妈的这种烂人。

    可能还想着我提着更多的礼品送她,给她钱,讨好她,我就不了,我觉得这种人的胃口太大,我已经很难喂饱了。

    不过得罪了她,我估计以后在监区的路也挺不好走。

    摔门太重了,走路太疾了,我的背又痛了。

    妈的。

    走下楼的时候,在楼梯口,撞见了正要上去的黄苓。

    我看着她,她也不爽的看着我,不过,一会儿后,她就得意琪琪的轻蔑一笑,从我身边过去了。

    妈的,好得意啊,看着我心里面好不爽!

    这个贱人。

    有朝一日,我也要整死你!

    我气啊,我难受啊,我心里憋屈啊。

    妈的,在监狱里这道油水本来好好的,让她直接抢走了这单生意,我靠,我的钱啊!我们一群人的利益啊!

    我不爽啊!

    不过,让我更不爽的是,昨晚那两个人砍我,来砍我的两个人。

    利益,黄苓这边,我气,可我没有像昨晚那么气。

    妈的居然想弄死我。

    我要找贺芷灵,看看贺芷灵怎么个说法。

    我去了贺芷灵办公室,她在。

    我进去后,她冷冰冰问道:“什么事?”

    我说道:“昨晚我出去被人砍了,我想问你,这是康云做的吧?”

    贺芷灵抬起头,盯着我,过了一会儿,她站起来,问:“你刚才说什么?”

    我指了指自己的背部,说:“昨晚我在公园,被两个男的砍了,妈的天太黑,看都看不到他们的脸,还好我跑得快,差点被砍死,一刀砍在了我的背部这里。疼死我了!还好伤口不深,还好我跑得快。我都去诊所治疗了,然后弄了个衣服遮住回来的。”

    我还没说完,她走到我面前突然一巴掌打得我脸都歪了。

    我捂着脸,满世界冒星星,我骂道:“妈的你疯了!打我干什么!”

    贺芷灵骂道:“我说的什么,最近不要出去!你是不是活该!”

    我捂着脸,摩挲了两下,说道:“好疼啊!你那么用力干什么?是!这的确是我的错,可我没想到他们来真的,我以为你危言耸听。我没意识到事情有那么严重。”

    贺芷灵说道:“我要告诉你,要是保外就医了521和她男朋友出去,让他们失踪,拿到的罪证,可以置他们某些人于死地!他们以为你做的,有你没他们,你说严重不严重!”

    我有些不高兴:“是,是我没有意识到那么严重,这是我的错!可是你散布出去说是我干的,你也没有征询我的意见!再说了!你这样子不也置我于死地吗?”

    贺芷灵说道:“这确实有我的原因,可如果不拿你来当挡箭牌,这个计划很容易流产,你是最好的挡箭牌。”

    我说:“对,就是要整死我。”

    贺芷灵看了看我,说:“你这段时间好好在监狱里,别出去。”

    我说:“我好伤心,你会这么对我,完全把我的生命当儿戏。”

    贺芷灵说:“我会帮你报这仇的,你放心。”

    我说:“报仇是一回事!你要整死我,把我当挡箭牌,让我去死,火中取栗,我就是那只猴子,帮你火中取栗,然后还被你推进火坑里!我觉得我好伤心。”

    贺芷灵有点不好意思。

    我说道:“而且,挡箭牌的是我,我从中却捞不到多少好处。呵呵,我看透你了,我的心很凉,我想哭。”

    贺芷灵说道:“你别这么想,我也不想拿你当挡箭牌。可我没有找到更好的人选,如果有,我不会推你出来。”

    我说:“可是你毕竟还是把我推出来了,把我的生命当儿戏,你知道我心里有多难受吗?这么久了,算了,不是很久,但虽然还不到一年,我一直把你当成最亲密的关系,可是你呢,心里真的有我吗?推我出去死,我却还没好处。”

    贺芷灵说:“我也挺自责的。”

    她很羞愧。

    她说道:“钱我分你一些。”

    目的达到!

    我高兴的问:“分多少!五十万吗!”

    贺芷灵说道:“五百万。”

    我兴奋到了极致,我问:“521给你多少你给我那么多!发财了!是真的吗?”

    贺芷灵说:“假的。”

    我不高兴道:“别开玩笑了好吧。”

    贺芷灵说:“是你先跟我开玩笑,五十万给你?你开什么玩笑?”

    我说:“那给少点也可以嘛。”

    贺芷灵说:“十万。”

    我说:“二十万!”

    贺芷灵说:“十万!”

    我说:“表姐,我出生入死被人砍,我用我的生命来挣钱啊。”

    贺芷灵说:“我警告过你,不要出去!当是一个教训。我可要再次警告你,再出去,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问:“话说,他们怎么知道我在哪的?”

    贺芷灵说:“这么白痴的问题你都问?你以为很难吗?”

    我想了想,确实不难。

    我说道:“好吧,十万就十万吧,不过,我真的想弄死他们!哪有这么搞死人的!真的要杀了我的!”

    贺芷灵说:“那两个只是请来的,你在他们身上发泄仇恨也没用。”

    我说:“我就想!”

    贺芷灵说:“认真点,主抓大方向。这些天,你老老实实呆在监狱。”

    我问:“没有什么任务给我吗?”

    贺芷灵说:“老老实实呆着,就是你最大的任务。”

    我说:“好吧,谢谢,什么时候给我钱?”

    贺芷灵说:“等把他们保外就医了之后。”

    我说:“话说,你就算保外就医了,然后他们出去了,然后给你关于某些人的罪证,你整死他们,可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还有漏网之鱼,他们会不会还对我进行报复。”

    贺芷灵说:“这次,我们针对的是a监区长,据我了解,a监区长因为和康云利益的问题正闹不和,做掉a监区长,留着康云,他们感谢你还来不及。”

    我说:“那不能这么说,唇亡齿寒,就怕她到时候会干掉我。”

    贺芷灵说:“不会,康云太狡猾了,我们以前拿到的证据,她一点也不担心,都是手下人做的,所有的矛头指着她她都不担心。”

    我说:“唉,真是个棘手的家伙。好吧,我只能老老实实呆着了。还有一个事情。”

    贺芷灵说:“你们那小公司,我已经让我接手做了,放心。”

    我说:“谢谢你啊,不过我指的不是这个事,我想说的是另外一个事情。”

    贺芷灵问:“什么?”

    我说道:“那个王普的事啊,这都抓进去快一个月了,就这么拖着吗?”

    贺芷灵说道:“那你想怎么办?”

    我说:“想怎么办,想着早点办。给他早点洗脱罪名。”

    贺芷灵问道:“你什么意思?”

    我说:“能不能给你一点钱,然后提前搞什么的。上法院的。”

    贺芷灵问道:“你的意思说,提早开庭。”

    我说:“对对对,就是提早开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