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5章 公园被追
    媛媛说道:“我以前只谈了一次恋爱,早就分了。毕业后出来,在家人帮忙下,开了母婴用品店,我平时在店里忙,也很少出去外面,身边就很少有异性。我妈妈也催我结婚了,我意中人呢,可以不帅,但是要让我有感觉,有魄力。”

    我替她说道:“刚好你撞见了龙王,不过,人家是搞黑的。”

    媛媛说道:“我知道,可他是一个好人,不是吗?他就像陈浩南。”

    我说:“好好好,但他没陈浩南那么帅。”

    媛媛说:“他就很有魄力,我有感觉了,他叫我跟他走的那一刻,我心里一个声音对自己说,就是他了!我就毫不犹豫的走了。可是,可是我没想到,他已经结婚了。我这辈子,恐怕也再也不会遇到这样的男人了。”

    我叹气说道:“唉,算了吧。那只能算了。既然最好的不是你的,那就降低档次,找其他的吧。”

    媛媛说:“不会再有这样的感觉了。”

    我说道:“那难道你就独守青灯到老?”

    媛媛问:“什么是独守青灯?”

    我说:“就是打光棍到老。”

    她说:“我不知道,我现在心里想的念的都是他。”

    我打了个哈欠:“算了,我不懂说什么了,好困。”

    媛媛说:“是不是很无聊,你都打哈欠了。”

    我说:“是的,我无法和你一样感同身受,那你到底想不想死嘛?”

    媛媛说:“有你这么问的。”

    我说:“你想死我就开导开导你,不想死我就回去睡觉,我觉得我上班太多了,心力交瘁,这些天想得太多,脑壳都疼。真的,我回去睡了啊。你也回家,慢慢纠结。”

    媛媛说:“好吧,谢谢你能出来。”

    我说:“别客气亲,我们走吧亲。”

    走着出来的时候,我说:“其实吧,时间是治心伤最好的东西,过段时间就好了,你呢,别想太多了。”

    媛媛说:“哪能不想呀。”

    我说:“过段时间就不会了。”

    突然,旁边的花丛有人影跳出来,我看到,一个人高举着刀,朝我身上砍。

    我急忙闪开,还好我速度快,这刀砍偏了。

    我急忙推开媛媛:“赶快跑!”

    媛媛被吓蒙了,一动不动的看着我。

    她喊道:“你后面!”

    我转头一看,我靠后面也有个拿着刀跑来的。

    他们并没有动媛媛,目光死死盯着我。

    妈的不管了,先跑再说!

    我直接朝前跑,后面两个人拿着刀在后面追。

    那场面,真像极了古惑仔里陈浩南被追砍的场景。

    我狂跑,两人后面狂追,我虽然跑得快,他们当中,其中一个也是跑步的高手,追上后一刀从后面砍下来。

    我靠,当即感到后背一道凉,当时也不想什么了,就是逃命,这一刀,我没有被砍倒,后来看了一下,因为砍得不够深,但我的衣服,被切开,后背一道伤,他的刀很锋利,完全是要我死的。

    当我狂跑到了大门口,却没听到后面的脚步声,我往后一看,两个家伙不追了,我看了头上,有监控!

    靠,这两个家伙,太狡猾!

    我根本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逃了的。

    不过,幸好他们逃了,幸好我跑得快,不然死在这里都不知道,当时只感到后背有点什么异样,我没想太多。

    我喘着粗气,这时候的公园门口,也没人。

    我急忙拿出手机,给媛媛打电话。

    她慌张的问我:“你怎么样了,你在哪?”

    我说:“在门口,你快点出来。绕出来,快点,我怕那两人转身回去对付你。”

    媛媛忙说道:“哦哦。”

    不一会儿,她出来了。

    我坐在门口那里,抽着烟,

    我的手有点抖,经历了那么多,但我还是有些害怕。

    媛媛问我道:“你,你没事吧?”

    我说道:“没,没事。”

    媛媛问我:“他们是抢劫的吗?”

    我说:“他们是。”

    想了想,还是不要说的好,我估计是贺芷灵说的,康云那边找人来干掉我了。

    我说道:“我也不知道。估计真是抢劫的。我刚才在银行取了一万块钱,现在在口袋呢,出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两人后面跟着,那时候也没想那么多。”

    媛媛说道:“那赶紧报警吧!”

    我说道:“别报警,报警没有用。”

    媛媛问:“那就这样子吗?”

    我说:“嗯。报警还麻烦了。”

    她突然尖叫一声,我急忙问:“怎么了?”

    她看着我身后:“你,你,你后面。”

    我伸手一摸,我靠,血!

    衣服都破了。

    我急忙站起来给她看:“怎么回事?”

    她还拿出手机,拍了照片给我看。

    我拿来看看,说:“幸好不是很深,妈的我衣服都砍破了,两个王八蛋。”

    我赶紧说道:“去医院。”

    然后,她用手帮我压着,但是血还是慢慢透出来,这时候,打的很难等,这个鸟地方。

    我们上了一部摩的,我让媛媛不要声张,让她坐在中间,我坐在后面。

    媛媛坐在了中间,我只知道,她的腿好长。

    摩的师傅不知道我们什么情况,反正生意来了,他很开心的载着我们走。

    媛媛开始说去医院的。

    摩的师傅问:“去哪个医院?”

    我说道:“不去医院,找个诊所吧。哦对,这里靠近x校是吗?“

    摩的师傅说:”是。不远,两条街过去到了。”

    我说:“那去那里,大门口对面有个诊所。”

    我记得以前去x校学习的时候,林小慧受伤,我背着林小慧去过那里,而且我不止去了一次而已。

    很快的,摩的到了那里。

    我们给了钱。

    摩的师傅和我们拜拜,走了。

    媛媛急忙过来扶着我:“你怎么样了?”

    我说:“没事。”

    我们进了诊所。

    那个老医生一看到我,就说道:“又是你。这次怎么回事?”

    我说:“后面,后面。”

    他说道:“这是刀伤啊!你怎么每天砍砍杀杀的,做黑社会的!”

    媛媛问我:“你来过?”

    老医生说:“常客。”

    我说:“别废话了可以吗,我疼!”

    老医生急忙给我把衣服脱下来,查看:“那把刀很锋利,还好没有砍到你骨头上!皮肉伤。”

    我说:“那就赶紧止血啊。”

    他给我清洗伤口止血,然后上药,然后给我包扎了一下,说:“这两天先不要洗澡。两天后来换药。”

    我说:“我自己能换吗?”

    他说:“在后背,你怎么换。”

    我说:“我找人换!”

    他说:“那可以。让你女朋友帮换啊。”

    他对媛媛说:“你看这个,这个是混着这个药,一勺就可以。”

    媛媛打断老医生的话:“我不是他女朋友。”

    老医生看着我:“不是你女朋友?也不是上次那个了?”

    我说:“不是。”

    他叹气,说:“你们年轻人啊。”

    我说:“你这叹气什么意思啊,老子是好人,不是花花公子。你给我说吧,我会换的。”

    他告诉了我怎么混药,换药,还有口服的,止疼的。

    不客气的说,这老头的确是有两把刷子的。

    不过,站起来的时候,还是很疼的。

    我说道:“怎么上药了那么疼?”

    老医生说道:“你后面那道伤口那么长,那么深,就跟猪肉被切开一样,你说疼不疼?”

    我说:“好吧。”

    老医生说:“忍着点,明天起来会更疼。”

    我痛苦点点头。

    老医生叮嘱道:“年轻人,找一份工作,工资低点没关系。”

    我说:“你什么意思?”

    他说:“不要去混黑社会了,打打杀杀的,什么时候死了都不知道。”

    媛媛问我道:“你混黑社会的?”

    我说:“你听那厮乱讲。我有正经工作的。”

    我开钱的时候,媛媛抢着给了。

    出了外面后,我说道:“今晚真是不好意思。”

    媛媛说:“是我不好意思才是,你看你为了出来和我谈谈,被人砍了。”

    我说:“呵呵,命中注定这种东西,很难讲的,有车来了。你赶紧上车先走。”

    媛媛说道:“嗯。”

    我说:“别不开心了。”

    她点点头,上车了。

    我在想,那连个砍我的人是不是跟踪了我啊,靠,一定是啊。

    我不能回去青年旅社先了,万一他们已经知道我的窝在那里,搞不好在那里等着弄死我。

    我把手机放在了老医生那里,然后打的回去监狱。

    那晚,睡得难受,疼啊。

    醒来后,更是难受。

    好疼。

    我只能像落枕一样,走路,坐下,做什么动作,都要小心翼翼,不然就拉着伤口疼,疼死人了。

    徐男进来我办公室的时候,明显问到了药味,问我道:“兄弟,你怎么了?擦药了?”

    我问道:“你闻到了?”

    她说:“很浓烈药味。”

    我说:“唉,别提了,昨天去夜跑,好不容易想去运动一下,不小心从公园湖边的楼梯滚到公园门口,到处疼。”

    徐男说:“哦,你要小心啊,很痛吗,哪里?”

    我说:“全身,淤青,没什么,擦药就好了。对了你找我什么事?”

    她说道:“监区长让黄苓黄队长负责分钱了。”

    我说:“靠!你说什么!为什么!那家伙调走又回来了。她为什么回来的?”

    徐男说:“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