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4章 安慰开导媛媛
    我点了一支烟,和贺芷灵这个女人没什么好说的,除了想坑钱还是想坑钱,我打算走人,不然,她又开始坑我的钱。

    她说道:“想和你说一件事。”

    我说:“坑我钱的事?”

    贺芷灵说:“是,说是坑,其实不如说你来求我让我坑。”

    我不屑的笑笑说:“你当我蠢的?”

    贺芷灵说:“你不蠢,你要是蠢,就不会跳进坑里来。”

    我说:“开玩笑,你告诉了我你要坑我,我还会心甘情愿跳进你坑里去?”

    贺芷灵说:“我认为你会跳的。”

    我说:“说出来听听,看我怎么跳。”

    贺芷灵说道:“你和你朋友的公司,快垮了。”

    我愣了一下,问:“怎么了?那不是王普的同学吴凯做着吗?”

    贺芷灵说:“他做不了,很多你们的客户打电话来给我们总部投诉,说你们送货不及时,缺货,还经常出错。”

    我问:“靠,到底搞什么啊。”

    贺芷灵说:“那你要问你朋友了。”

    我心想,靠吴凯一个人转,果然是转不过来啊,妈的,那怎么办啊,我总不能去帮忙。

    我问贺芷灵:“然后呢,你想怎么样?”

    贺芷灵说:“给我十万,我帮你们做。”

    我大吃一惊:“你开什么玩笑,十万?”

    贺芷灵说:“十万。你们的业务流程,送货,全部由我来替你们操办。十万,半年,半年后如果王普能出来,业务交回你们手中打理,如果不回来,你看着办。”

    我说:“十万,半年,你操办?十万,我们能赚十万吗?”

    贺芷灵说道:“如果由我来做,你们能赚二十万之上。”

    我说:“这么说交由你帮忙,还能赚十万了?”

    荷兰说:“是。”

    我说:“这也可以啊,那你做吧,到时候分钱给我们就行了。”

    贺芷灵却说:“我要的是你先给我十万。”

    我说:“我靠你不是吧!先给你十万?”

    贺芷灵说:“不愿意的话,你们公司就完了,如果你们公司再这么闹下去,客户越来越不满,你觉得他们还愿意跟你们代理公司拿货吗?”

    我说道:“你稍等一下。”

    我掏出了手机,给吴凯打了一个电话,问他这些都怎么回事。

    吴凯诉苦道:“我每天一个人,搬货,找车,搞账单,根本做不完,请人也不行,还要和客户做关系,我完成不了。”

    我说道:“好吧我明白了。”

    挂了电话后,我对贺芷灵说道:“看来,这个事,是真的。”

    贺芷灵说:“你好好考虑。”

    我问:“王普会怎么想?”

    贺芷灵说:“公司都要倒了,还有别的路吗?我是你我不会考虑,交给我,才能活。不交,死路一条。”

    我想了想,说:“那,那好吧。”

    贺芷灵说:“给我钱了再说吧。”

    我说:“唉,你要不要那么急啊。”

    贺芷灵说:“给钱了,明天就有人去你们公司和你们公司那个人谈,不给钱,拖着吧。”

    我说:“好了好了我给我给。”

    我从许思念那里弄了八万,还有我自己有一点,加上龙王给我的几万,凑了凑,够了,还多出来一点。

    唉,我怎么那么命苦,每次攒一攒,有个几万块钱,都被贺芷灵活活剥走。

    出来之后,我就去给她拿了钱,唉,这个女人,真是我命中的克星。

    我问道:“话说,那个521都给你一笔巨款,你为什么还那么贪财,非要搞我这一点?”

    贺芷灵说:“有谁嫌自己钱多的?521委托我办的事,很难,不仅保外就医她,还要把她男朋友保出来。”

    我问:“这样子啊。那是不是保出来了,他们会跟你说那些人到底干什么了,有什么犯罪证据在他们两手上呢?”

    贺芷灵说:“有。可他们只有康云他们集团某些人的罪证,意思就是说,可以凭着这些罪证做掉一些人,可是,还是有一些人丝毫无损,他们还可以报复。”

    我说:“那怎么办啊?”

    贺芷灵说:“躲起来。尽快的保外就医,赶紧走人,拿出罪证,然后躲起来。”

    我说:“好吧,但愿你们的计划如愿以偿,能够成功进行。”

    贺芷灵去拿了她的狗,上车开车走了。

    我看看,然后转身回去打的。

    正拦着车,贺芷灵的车回来了,停在我身旁,降下车窗,我看着她,问道:“什么事?”

    贺芷灵说:“保外就医,我让人放风出去,说是你一手操作的,你自己当心了。”

    我问道:“什么,我当心什么?”

    贺芷灵说:“我估计,康云那些人,会对你下手的,你最好不要乱出外面玩,老老实实呆在监狱里。”

    我说:“靠,有那么严重,鬼信啊。”

    贺芷灵说:“信不信,我警告你,不管信不信,都别出来。我不是危言耸听。”

    我说:“哦,知道了,搞得那么厉害的样子。”

    贺芷灵说:“你给我记住!老老实实呆在监狱。”

    我说道:“好了好了别烦我了,我知道了。怎么这么啰嗦。”

    她还想说什么,我用双手捂住了耳朵,她有些不爽,直接踩油门走人了。

    靠,那么像唐僧呢现在。

    在监狱连续待了三天,我感觉贺芷灵的话怎么那么危言耸听。

    让我不敢出去了。

    唉,在监狱呆着,真是不爽啊,全身各个地方不爽,就想出去玩。

    第四天,我实在受不了,出了监狱,一个人跑去吃了火锅,然后跑回青年旅社,看电视,玩手机,喝点小酒。

    这才是人待的地方嘛。

    想着要不要找找安百井那厮喝点小酒叙叙旧的,拿起来手机,看到有个未接电话,是媛媛打来的。

    什么时候打的,刚刚,怎么听不到。

    原来调了静音。

    我给打过去了,估计八成是让我帮约帮找龙王的。

    媛媛接了电话,说道:“你有空吗?”

    我说:“什么事,让我帮忙约龙王?是吧?”

    媛媛说道:“不是,我想和你聊聊。”

    我问道:“聊什么啊?”

    媛媛说:“就是要聊聊嘛!”

    她貌似有些心情不好。

    我说道:“那你在电话里说不行吗?”

    媛媛说:“不行。”

    我说:“好吧,你在哪?”

    媛媛说:“金城小公园。”

    我说:“靠,你在那里做什么。”

    媛媛说:“在夜跑,可是我想着一些事,不开心,想和你说说。”

    我说:“龙王的吧?”

    她说:“嗯。你来不来嘛!”

    我说:“好好好,去去去。就去。”

    我下楼,打车去了金城小公园。

    一个在市内不大的公园。

    我进去了里面,找到金城湖边的小凉亭,在那里见到了媛媛。

    我说:“唉,天气那么凉,你还出来夜跑啊。”

    媛媛一身的运动装,阿迪达斯,全身都是。

    她坐着,双腿蜷缩在石凳上,看着远处,说道:“他有老婆了。”

    我问道:“谁,龙王?”

    媛媛嗯了一声,把头放在膝盖上。

    我说道:“唉,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啊。你不是想跳湖自尽吧?”

    媛媛说:“你才跳湖自尽!”

    我说:“哦,看来情绪虽然不稳定,但还不至死。”

    媛媛说:“我好难受。”

    我问道:“你对他表白,他和你说的?”

    媛媛点点头,说:“我下午给他打电话,说他帮了我,我想请他吃饭,他说不来了,我问怕你老婆吃醋吗。我是开玩笑的,他沉默了一会儿,说我老婆会不高兴。然后就挂了电话。”

    我说:“我靠,那没办法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啊,放弃吧。”

    媛媛说:“我知道,可是我好难受。”

    我说:“唉,你别妄想做什么小三之类的,那可不行,不道德,而且啊,人家龙王未必看上你,未必会抛弃他妻子和你在一起啊!”

    媛媛说:“我知道,道理我都知道,可我就是难受。”

    我说:“好吧,那我陪你去喝喝酒,也许会开心许多。”

    媛媛说道:“我不想喝酒。”

    我说:“不是吧,那你想怎么样?”

    媛媛说:“和你说完,我回去睡觉。”

    我说:“好好好,看在你请我喝了一杯那么贵的咖啡份上,我听你说。”

    媛媛问:“我还没问你,上次那个服务员怎么跟我说你女朋友被车撞了,然后你急着走,让服务员跟我说的。”

    我说道:“我一个朋友,恶作剧,她看着我跟你,以为我们在约会,在恶搞呢。”

    媛媛说:“怎么这样子啊。”

    我说道:“是啊,怎么有这样子的人啊,太恶心,太无耻,太贱太让人想吐了。真是人渣中的极品,败类中的战斗机。”

    媛媛说道:“他就恶搞了一下,你不用骂的那么凶吧。”

    我说:“是的,她还经常坑我的钱。”

    媛媛说:“怎么有这样子的人哦。”

    我点了一支烟,说:“是的,她不仅坑我的钱,还宰我的钱,还经常在我背后搞我,折腾我,还想控制我,替她做事,无怨无悔,而且不给我钱,世界上怎么有这样的贱人哦。好了骂够了,你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