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2章 老大龙王
    小女孩也期待的点点头。

    都想着看好戏啊,我也想看好戏。

    龙王挥挥手,中年男子转身出去,让几个人推着一个瘦瘦的家伙进来了。

    瘦瘦的家伙低着头,不敢抬头。

    龙王说道:“抬起头,看我!”

    瘦瘦的家伙跪下来,抬起头来,哭着说:“龙王哥,对不起!”

    龙王上去,绕了他一圈,问道:“田聪,我一直把你当好弟弟看,你这背后的一刀,捅得我差点身败名裂啊!你说你想要钱,你就把那些钱都卷走就好,我也没什么好怪你,但是你!你把这社团的钱卷走还赖在我头上,你让我还这钱还得倾家荡产啊!这也没什么要紧,社团所有人都以为是我帮着你干的!我差点被冤枉洗脱不了罪名!如果不是阿晨他们那天刚好撞见你拿了那些东西走人,我就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还有!那些钱,都是兄弟们辛辛苦苦打江山的血汗钱!你真是忍心啊,把这些钱都转到国外给你的情妇!社团这么一个资金大洞,怎么填补!”

    瘦瘦的家伙哭泣道:“龙王哥,我也是受害者啊,那个女的,拿了我的钱,就消失了,现在人都找不到了。她就是骗我,利用了我!我也是受害者!”

    龙王说道:“你是受害者?你算个屁受害者!他妈的!”

    说着,龙王狠狠的踢了他一脚,骂道:“我谢谢你这么多年,从我进来你一直照顾着我,可我这次为你争取的,只能是不让你死。从你卷钱跑了的那一刻,我们兄弟,恩断情绝!我们不再是兄弟。社团也不会再承认你是我们的一员!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你知道我们社会的规矩吧?”

    瘦瘦的家伙喊道:“龙王哥,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龙王说道:“我没那么狠,我用我自己的脸面,求社团的各位大哥,让他们留你一条命。他们看在我苦苦哀求上,愿意放过你,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带出去!去找谢二,让谢二在社团大会上执行家法!”

    中年男子道:“是,龙王哥。”

    接着,他们几个把瘦瘦的家伙带走了。

    都出去后,静了。

    龙王坐回来,问我们道:“没吓到你们吧。”

    我说:“没有。”

    女孩说:“刚才你好凶!”

    龙王点了一支烟,叹气说道:“他管了社团十几年的钱了,我刚进社团的时候,他对我挺好,那么多年过来,他一直帮助我,知人知面不知心,我上来后,还是让他管钱。可没想他为了情人,吞了社团的钱,还嫁祸给我!手段非常的狡猾,差点闹得我身败名裂!社团的规矩,那么大的金额,是要沉河处死的,我实在下不了手,看不下去他眼睁睁去死,为他争取了一下,看在他那么多年他为社团的努力上,就绕过他。可是社团很多人都不服,和我反对,说当时他立功,社团已经给了他奖赏,现在他犯错,社团自然要惩罚,我这么赏罚不均,社团就会乱。我给社团各位大哥跪下,保住了他这条命。”

    我呵呵一笑:“你是个善良人,重情重义。不过确实赏罚不均。”

    龙王说道:“社团很多人不服我也是这原因,说我太仁慈。太优柔寡断。”

    女孩问:“那他要受什么惩罚?”

    龙王说:“斩掉一只手。”

    女孩啊的一声,捂住嘴:“那么,那么残忍。”

    我说:“留住他一条命,已经算好的了。什么残忍。背叛,谁又能容忍!”

    龙王说:“做事,管人,最忌讳的就是讲情分,该罚不罚,很容易就社团好多人不满。”

    我说:“呵呵,理解。”

    女孩问道:“你还没跟我们说,你为什么做这个的。”

    龙王说:“我家以前很穷。呵呵,现在也穷。但那时候真的是穷,我父母都是外来者,来这个城市做建筑,跟着工程队,我从小就在各个郊区的工地长大,到处转学,跟着父母漂泊流浪,好在还是有饭吃,长大了。读完初中,我就跟着父母加入工程队做事,后来,父亲因为常年劳作,生病了,治病花完了家里所有的钱,好不容易在郊区买的房子也卖了,欠了很多人钱,父亲还是死了,我妈呢,哭成了泪人。”

    龙王回想这往事,抿了一口酒。

    然后继续说道:“我自己就花钱,租了一个郊区农村小房子,让我妈住,让我妈自己在附近种点菜,不去劳作了,我呢,起早贪黑,为了还钱,二十二岁,好不容易还钱了,那年就发生了一件事,我差点死了。”

    女孩问道:“什么事?”

    龙王说:“那时跟着建筑队搞一栋河边的房子,搭的架子不稳,塌了,塌的时候我就在架子上,架子就倒进了河里,十几个工友,工友们都会游泳,都游上去了,我一个人不会,在水里挣扎,我当时就只有一个念头,我不能死,我死了我妈怎么办。幸运的是,一个也在工地的大哥,方大哥,跳进河里把我救上岸,他是我的救命恩人。他是我的再生的救命恩人,我这条命,是他重新给了。后来,我就认了他做哥哥。他是个好人。但是那件事过后半年,方大哥生病了,去查,癌症。只能停了工,去医院了,治疗癌症,需要不少钱啊,他也是农民,他家农村的,没有那么多钱,我就帮着借,帮着出钱,我借完了身边所有人的钱,但他这个病,需要化疗的,每个月都要钱,不然就活不下去,方大哥说不要管他了,死就死吧,我不会让他死,我要让他活!”

    龙王又喝了一口酒,说道:“后来,我就白天做工地的,晚上去帮人看赌博的场子,这也沾了一点黑社会的性质了,可是为了钱,没办法啊。但就算这样,钱也是远远不够。有一天呢,一群人在赌场闹事,我们开赌的老板被人打,所有人都跑了,我去帮忙了,一个人打十几个,因为常年在工地干活,我力气大,打跑了十几个人,老板马上把我介绍上去给社团的老大们,社团老大很高兴我重情义,又能打,马上拉我入伙,当时为了钱,没办法,进就进吧,就这样,进来了,就再也走不出去了。”

    女孩问道:“方大哥呢?”

    龙王说:“死了。”

    女孩惋惜道:“还是死了?”

    龙王说:“还是死了。治好了,复发,死了。这么好的人,太可惜了。”

    女孩问:“那你不能退出来吗?”

    龙王问:“你说退出这个行业吗?”

    女孩说:“是呀。”

    龙王说:“你不懂的,有些东西,进来了,想走,就没那么容易了。我走了,这个社团怎么办,兄弟们怎么办,林园帮和东门帮以前是对头,两个大哥对我都很好,但是我不在,他们就开打,我不想看到他们自相残杀,还有芦苇帮,学诚帮,因为地盘接近,以前各自自己地盘的,矛盾很深,一个不服一个,我承蒙他们看得起我,把我推上来,我要是走了,他们真会开打,还有那么多对我有恩的兄弟,我走了,他们又怎么办。”

    女孩说:“可是你做的这个,是不好的,是违法的,犯法的。”

    龙王说:“放心吧,涉毒,什么的那些严重的,我们不会碰。”

    我说:“可以说,你是坏人中的好人了?”

    龙王笑笑,说:“这么说就是过奖我了。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我说:“张河。”

    他说:“你救过我,对我有恩,我这个身份,不敢和你称兄道弟,但一些回报的事我是要做的。这里一张卡,里面有点钱。好像是三万多还是五万多,一点意思,你别笑话我,我最近真的是穷。你最好不要和我太多交集,我这个身份,不好。不过如果你需要我帮忙的,你愿意找我,我就尽力帮你。”

    其实,龙王这人,朴素,而且说话也不圆滑,甚至说不太懂说话,但是他为什么深得人心,他懂得感恩,重情义啊,兄弟们都服气啊。

    我急忙推辞,但是他硬要塞给我,我就拿了。

    不过,龙王这人,以后我肯定有很多需要他帮助的地方,我说道:“龙王哥,不介意我叫你哥吧。”

    他说:“这是哪儿的话,老弟愿意叫我哥,我高兴还来不急,怎么能介意。”

    我说:“我不会介意你这身份,因为呢,我自己也有点涉及这行业,可能我以后真需要你帮助的地方很多,我也受人欺负。”

    他忙问:“谁欺负老弟你?”

    我说:“黑衣帮的。”

    他说:“又是黑衣帮的!”

    我说:“以前我朋友的店,他们收保护费,不给,就结下梁子了,把我们打跑了。”

    他说道:“黑衣帮就是这样。”

    我问道:“我也没想过你能帮我扫掉黑衣帮,只是有人偶尔要找我麻烦的时候,能找几个人帮帮我,不让我被揍,受欺负,或者帮我做点事,可以吗?”

    龙王说道:“没问题的。”

    我说:“但是啊,我想问一个问题,你说你们帮派,上千人,为什么黑衣帮你们做不过呢?上次在饭店那个鸿福酒家吧,你们人多,也搞不过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