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0章 被朱华华灌醉
    朱华华突然就看着我,带有怨恨一点,有点深情的眼神。

    我急忙说道:“呵呵,花姐,那你以后想跟谁谈岂不是想跟谁谈了?”

    和朱华华如果玩玩我觉得挺好玩,但是如果是认真的谈恋爱,我只要一往那个方面想,怎么感觉压力好大呢?

    她说道:“是,我想和谁谈,家里都不会干涉了。”

    我说:“这真是天大的好事啊!来,恭喜恭喜,我们来干杯!”

    她只是盯着我看。

    我甩了甩头发,问:“干嘛这么看我,今天我很帅,是吧?”

    她看看酒杯,喝了一杯酒。

    我问:“怎么了,不是心情很好吗,心事重重?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说出来让我开心开心?”

    她说:“我们来喝酒。”

    我说:“一直喝着。”

    她说:“我们石头剪刀布。”

    我问:“为什么啊?”

    她说:“我喜欢!”

    我问:“怎么嘛,你不高兴?”

    她说:“我今天想喝酒,我高兴,你陪不陪?”

    我说:“陪,那喝吧。”

    她对服务员说道:“要白酒,随便什么白酒都可以,两瓶。”

    我问:“白酒?”

    她说:“不敢喝吗?”

    我说:“两瓶!”

    她说:“玩游戏,谁输谁喝,没说要喝完。”

    我说:“不要吧,白酒真会死人的。”

    她看着我。

    我说:“好好,今天你高兴,我就陪你喝。”

    然后白酒上来,白酒杯上来,倒满两杯。

    她说:“开始了。”

    我问:“真要石头剪刀布?”

    她伸出手。

    我说:“靠!来就来!”

    第一把,她输了。

    她拿起酒杯一仰而尽。

    然后倒酒。

    我靠,求醉?

    再来!

    她还是输了。

    第二杯。

    第三局,我输了。

    当我不知道玩了几局后,一拿,我靠,两瓶白酒,都没了。

    这才,才不到半个小时啊。

    她要跟服务员继续拿酒,我急忙说道:“算了算了,不要了,先不要了,太可怕了,休息一下。”

    她看着我问:“你喝不了了?”

    我说:“我现在有点晕。”

    说着,我点了一支烟,看看远处,靠,真晕了,一下子喝了那么多酒,真不是闹着玩。

    我说:“我觉得天花板有点转,我,我想回去了。”

    朱华华急忙问:“你喝醉了?你酒量不是很好吗?”

    我说:“我酒量是过得去,可是这样喝,不到半个小时,就喝了那么多了呢!会死人的!走了走了。”

    当我站起来,靠,真的是天也转地也转。

    还差点摔倒,朱华华急忙过来扶着我。

    我说:“你怎么酒量好像比我好太多太多。”

    她问道:“你没事吧?”

    我说:“真有事,我脚都软了。”

    叫来服务员买单,我伸手拿钱数钱,手都不利索了。

    然后,朱华华自己抢着买单了。

    我呵呵一笑,把钱塞回去。

    然后她扶着,出了外面。

    到了外面后,风一吹,我更晕了。

    我说:“回不去了,我好难受,想吐。”

    我坐在了路边的长凳上。

    我晕啊。

    晕啊晕,连长凳都在晕。

    一股难受冲上来,我直接转身,就吐了。

    吐得那叫一个爽啊。

    感觉把肠胃都吐出来了。

    朱华华去买水,拿着纸巾给我擦嘴。

    然后,问我:“怎么样了?”

    我说:“开个房吧,那边不是有房吗?”

    我觉得自己还很清醒,可是,我已经指挥不动我的四肢了。

    朱华华问:“还走得动吗?”

    我说:“走不动了。”

    朱华华看了看不远处的酒店。

    然后俯身下来,直接背起了我。

    她力气非常的大。

    就跟一个男的几乎没两样,就这么背着我走向酒店。

    市中心啊,好多人看着啊。

    我丢人啊。

    我把头埋进她后背,毕竟是个女孩子啊,带着淡淡的体香,闻着很舒服。

    她就这么背着我,去了酒店大厅。

    好多人都看着我们。

    好吧。

    特别是前台,特别惊讶的看着。

    开了房,她背着我上电梯,然后到了房间,把我放下。

    我倒在了床上,天花板真的在转啊。

    我说道:“谢谢。”

    她说:“你还很清醒。”

    我说:“我很清醒,可我的身体不听我使唤。”

    唉,我竟然活生生的被朱华华灌醉了。

    这个强大的女人。

    她的手机响了,她接了电话,说了两句好,然后挂了电话。

    朱华华坐在了床边,说道:“你有没有,看上过我?”

    我愣一愣,然后说:“我头好晕,好晕,我喝多了,好不舒服。”

    朱华华说道:“好,我知道了。”

    我急忙说:“你别想太多,其实,唉,其实我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可能有的。不然也不会和你闹成这样子。”

    朱华华问道:“真的喜欢我?”

    我说:“你这是在逼供吗?”

    我说话舌头在打结。

    朱华华说道:“我就问一下,是不是喜欢我,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我问道:“有点点,算吗?”

    朱华华说道:“不算。”

    我说:“我觉得,我们可以慢慢的继续深入了解,然后慢慢从一点了解到深度的爱?”

    朱华华说:“你随意。”

    我问:“什么是我随意?”

    朱华华说道:“就是你爱怎样怎样。想怎样怎样。不受任何干扰限制,自由自在。明白?”

    我听不太明白,什么是我爱怎样怎样。想怎样怎样。不受任何干扰限制,自由自在?

    她看着我。

    我醉意加重,只想睡觉,回答:“那好吧,我明白。”

    她起身,说:“我家里有事,我回去了,你好好休息。”

    我说:“你路上小心。”

    她说:“明天你不用上班吧?”

    我想到明天是周末,就说:“不用。”

    她径直走出去了。

    她出去后,带上门,我一翻身,直接就睡着,实在太困了。

    醒来后,头疼,头疼得很。

    我洗漱后,下楼,早餐都吃不下了。

    然后,我去了药店,问了一下药剂师,她给我开了一些药吃,然后葡萄糖,直接就让我喝下去。

    喝了后,感觉舒服了一点,太阳很好,走在街上,今天不上班,去晒晒太阳吧。

    走在大街上,不知道走去哪儿好,这里是市中心,也只能逛街了,没想到都已经中午了,这酒真是喝得让人不知今夕何夕了都。

    坐在街角一个茶吧,喝了一杯柠檬汁。

    无聊的翻着杂志。

    在那边的中央大街,我看到一个打扮清纯斜挎着包包的女孩子走过来,很高挑,一双白色的耐克运动鞋,那双脚显得更长了。

    女孩子并不是特别的漂亮,但是看起来非常的高挑。

    她走在人行道上,走过来后,一辆停着在路边的突然的开了车门,然后女孩子不小心斜挎着的包包就挂了那车子一下,那斜跨的包包的拉链,刮花了那部车子。

    车主下来,车主戴着墨镜,看起来像是一个年轻的富二代,看到车子被刮,一下子拉住了那女孩:“你看你看!不许走!”

    女孩子看了一下,急忙说:“对不起对不起。”

    我看着那个车标,我靠,是玛莎拉蒂吗?

    那个看起来是富二代的,头发立起来,戴着墨镜,瘦瘦高高,然后九分裤,皮鞋,衬衫押在裤带里。

    他问女孩子道:“对不起就完了吗!你这把我车子刮花了,你自己说怎么处理吧!”

    女孩子说道:“那,那我赔你钱。”

    富二代说道:“好,赔钱吧。”

    女孩子翻出钱包,问:“多少钱。”

    然后她掏出一千块钱左右的。

    富二代说道:“这刮花的,我还要开去他们店弄好,又是烤漆又是喷的,也要好几天。十万吧。”

    女孩子一下子僵住在那里。

    富二代说道:“十万,我就不要你多了,十万就行了。”

    女孩子说道:“十万!要十万那么多吗!”

    富二代说:“废话!十万多吗!我不要你二十万就对得起你了!我这车什么车你看到吗,玛莎拉蒂限量版的!你听好玛莎拉蒂总裁杰尼亚限量版!光只是车子,就花了我爸三百万!还不算什么改装那些的!”

    女孩子慌了,有些慌了,说:“可我只刮花了那么一点点。”

    有人围观过去了。

    富二代说:“刮花一点?我那么贵的车子,刮花一点就要花好多钱去修了!”

    女孩子说道:“我,我没那么多钱。”

    这时,有围观的人喊道:“姑娘,干脆去帮他修了,花不了十万。”

    女孩子说道:“那,那我去给你修。好吗?”

    富二代说:“那我好几天不用能用车,这算不算损失费!去修?你难道拉去那些街边修理店去修吗!不行!”

    女孩子都快急哭了:“那怎么办,我也赔不了那么多。”

    富二代骂道:“所以就说你这种人,那你走路小心点啊,你还走来撞我车!”

    女孩子说:“你自己也开门了的!”

    富二代说道:“我开门,撞到你了吗,你撞了车子你还有理!”

    我靠,这家伙真是欺人太甚,女孩子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旁边人纷纷指责富二代,富二代理都不理这些人。

    这时候,人群中走出一个人:“小女孩,我帮你报警,让警察来处理!鉴定后,要赔多少你再赔他!”

    那个,那个家伙,不就是那天在鸿福酒家带人和霸王龙打架的龙王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