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9章 冤家路窄
    我站了起来,看着他们两个。

    妈的,上次在她们地盘,那个女人那么嚣张。

    这次,来了我地盘,老子不整死你。

    可是,我看着周围行色匆匆的人群,这是我的地盘吗?

    我一个人也不认识呀。

    他们过斑马线,往这边走来,自然的,看到了我。

    当即,罗拉脸上面露怒色,指着我对她男朋友说着什么东东。

    我看着她们,在这里,我难道要怕他们吗?

    他们过来,罗拉马上到我面前:“真是冤家路窄啊!”

    我说道:“呵,你想怎么样?”

    罗拉瞪着我。

    我问道:“在这里,你还能吃了我不成!”

    突然,她自己撞在我身上,然后抱了我一下,拿着我的手放在她屁股上,接着推开我,一巴掌扇在我脸上:“流氓!”

    啪的一声清脆作响!

    我一下子懵了。

    她喊道:“流氓!大家来看流氓!流氓非礼我!”

    旁边等车的,路过的,有的看到了这幕景象,有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大家立即强势围观。

    罗拉继续喊道:“这个!这个男的刚才等车,在我屁股上摸了一下!流氓!大家快看!色狼!”

    一下子,这是市中心啊,人越来越多啊!

    妈的,这个家伙能诬告王普强j犯,这么小小伎俩整我又算什么。

    顿时,围观者估计上百人,都在议论纷纷,大家一下子一边倒都在指责我:“一个蛮精神的小伙子,怎么做这样事情呢?”

    骂我的,叫报警的,送去警察局的,什么的都有了。

    群情激奋。

    没想到,我竟然完全不是这心机表的对手!

    就是在我的所谓的地盘上,我完全和她不是一个档次!

    我愣愣的,看着周围激动的想要干掉我的人民群众,不知道做什么好了,跑也不是,不跑也不是。

    跑,被抓住估计少不了大家打一顿,不跑,站在这里,大家唾沫要淹死我。

    我自己解释道:“我没有!这个女的自己撞我身上,污蔑我!”

    可谁会听信我的解释?

    这时,一个身影从人群中挤出来,是朱华华!

    我急忙对朱华华说道:“花姐,我被她整了!你要相信我!”

    朱华华举起手,制止我说话:“我在对面停好车,刚好看见,我知道了。”

    朱华华说完,走到罗拉面前。

    罗拉看着朱华华,问道:“你谁呢?”

    朱华华说道:“你这么害他,为什么?”

    罗拉说:“我,我怎么害他了?”

    朱华华说道:“你自己倒在他身上,拿着他的手碰你,污蔑他非礼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围观众人这时不骂我了,大家看着戏。

    罗拉说:“婊子,死开!这里没你事!”

    朱华华问道:“你骂我婊子?”

    罗拉又道:“婊子!”

    好吧,我知道,这个女人要遭殃了。

    朱华华一个侧踢,直接高高踢在罗拉脸上,罗拉惨叫一声飞落两三米远之外的地上。

    众人还没惊呼完,朱华华上去,抓住罗拉的衣领扯着罗拉站起来就打。

    我急忙跑过去,拉开朱华华:“花姐花姐!差不多就够了!差不多就够了!”

    朱华华却没想过就这么算了,仍要上去。

    我只能抱着朱华华:“花姐!够了啊!够了!”

    罗拉这下害怕了,急忙转身挤出人群逃跑。

    她戴眼镜的男朋友急忙跟上去。

    我死死的抱住朱华华的一会儿,等到估计她们跑远了,我才放开了朱华华。

    朱华华气道:“你抱着我做什么!帮我打她啊!”

    我说:“这不好吧,我们两个揍她一个啊?”

    朱华华说:“她骂我!她还陷害你!为什么不揍她!”

    我说:“打人也要有个度啊,你看你一脚把她踢得滚了几圈,她直接哭都没哭出来,捂着头就跑了,她身子顶不住啊。”

    朱华华说:“你心疼她?”

    我说:“我靠我心疼她什么,她是我什么人啊!”

    朱华华问我:“我还没问你,她是你什么人?”

    我说:“我巴不得你打死她,可是你打死了她,我们就麻烦大了,不说打死,你这腿,踢男人男人都会死,何况女人。她要是伤残,我们还不是要遭殃。走走走,找个地方再说话。”

    好多人还围观着,好多人也走了。

    我拉着朱华华出去了,然后找了找,没找到必胜客,干脆上了四楼,吃海底捞。

    坐下后,点了菜。

    我问道:“怎么今天有空找我了?”

    朱华华问道:“你先告诉我,刚才是怎么回事?”

    我一五一十的和她说了。

    朱华华听完后,说道:“那就更活该被打死。”

    我说:“唉,我也想你能打死她啊,但是打死了她,你为了她,进去坐牢,何必呢。”

    朱华华看来对罗拉也是愤恨得很。

    居然敢骂她婊子,罗拉胆子也够大。

    说错,不是她胆子够大,而是她不知道朱华华脾气有多厉害。

    这么个女孩,在我面前大多时候很温顺,挺好,挺好。

    朱华华问道:“你那朋友呢,怎么办?”

    我说:“等开庭辩护了。律师说不会有什么事的。她开口要几十万,靠,真是个贪心的女人!我就搞不懂怎么就招惹这么个厉害女人,我们还真不是她对手。”

    朱华华说道:“你朋友跟你一样。”

    我说:“什么?”

    她说:“你们都是一个类型的人。”

    当时贺芷灵骂我就是这种类型的人,到处沾花惹草的。

    我说:“花花肠子类型对吧。”

    朱华华没说话,当是默认了。

    我说道:“那也不能这么说,你看,我们也没结婚,我们完全可以有权利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再说我们没有脚踏几条船,也没有吃着锅里看着碗里的还想着粮仓里的。我们虽然见一个爱一个,但都是一次只谈一个,一段感情啊。谁知道相处的时候,才知道对方那么不合,那就只能分呗。”

    朱华华说:“你们所谓的感情,真廉价。”

    我问:“哦,你很贵,你可以爱很久,对吧。就是被男人甩了,也要死皮赖脸的去求人家和好?”

    朱华华没说什么。

    我说道:“别老是每次见我,就鄙视我,说我这个不好那个不好的可以吗?”

    朱华华说:“你本来就有缺点,还不可以说了?”

    我说:“我以前的朋友,明知道我千种不好,她都不说过我。”

    我想起了伟大的李琪琪。

    朱华华说道:“她不在乎吧。”

    我说:“在乎放心里,我自己知道分寸。话说,你找我有什么事吗?不是说有好事吗?”

    朱华华说:“没什么好事,骗你的。”

    我说:“哦,你骗我玩的?你怎么可以这样子呢?”

    朱华华说:“你刚才惹我生气了。我不想说。”

    我说:“哈哈,没想到花姐居然也有小女孩脾气的时候啊。请问,我怎么惹你生气了。”

    她说:“我帮你打人的时候你不帮我,还抱着我。万一她还手呢?”

    我说:“靠,她怎么还得了手啊,一脚已经踢得她晕了,她都怕死你了,能逃走已经是幸运。”

    朱华华瞪着我看。

    我决定撒一个谎吧。

    我说道:“其实,我是想抱着你,我怀念抱着你的那种感觉。很舒服。平时就想抱你,晚上做梦都梦见,但是我抱你你就反抗剧烈,所以,刚才我就是故意的。”

    她直接一脚踢过来,我被踢了一脚,踢在我大腿上,差点中招,我喊道:“靠,你这要我断子绝孙啊!”

    朱华华说:“你就整天没一点正经,满嘴火车跑。怪不得家长们都不喜欢你。都觉得你轻浮,托付不得。”

    我问:“什么?什么家长?谁的家长?你的。”

    她看着我。

    我说:“哦,你的家长啊。花姐,你要搞清楚,你一家人都是当兵打仗出来的,全都是稳重到不得再稳重的人,我怎么跟他们比,再说了,一样米养百样人,我就这个性格,我也没打算改,我知道,说话少,就稳重。但我做不到。不过,我也没想过要讨你家长欢心。”

    朱华华说:“别人家家长也不会喜欢你。”

    我说:“我知道。人家家长,先看的就是什么车房背景,然后才是性格,反正人家一问,连我性格都不想知道了,因为我没车没房,没钱,还需要了解我性格干嘛?”

    包括谢丹阳父母,李琪琪父母这些,都不会喜欢我的。

    朱华华说:“如果有的人家,不嫌弃你家庭背景呢?”

    我说:“这个不可能的。这个年代,不说这个年代,所谓的门当户对古来有之。哪有不嫌弃的呢,就算嘴上不说,心里也是有什么的。”

    朱华华说:“我想告诉你的好事,就是我家里说不再干涉我找什么样的男朋友,他们都会努力支持我。”

    我看着朱华华,说:“这算什么好事啊?你还要来告诉我?”

    突然,我感觉不对啊,她家里不干涉,那就是不反对她和谁交往,她来告诉我,意思不就是说,我家里不反对我和你在一起了,不干涉了。

    朱华华有深层意思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