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8章 金钱运作关系
    我问了这句话,我问了殷虹那你爱谁。

    她一直不说话,一直在沉默。

    我感觉到那一头呼吸都沉重了。

    一会儿后,她说道:“谁也不爱。”

    我呵呵一声,问:“你爱他妈?”

    她说:“不。”

    我问:“你谈过恋爱吗?”

    她说道:“我不想说这个话题了,可以吗?”

    我说:“哦,那你想说什么。”

    她说:“我,我,我什么也不想说了。”

    我说:“那睡吧。”

    感觉得出来,她心里压抑了太多的苦楚,她压抑着,不往外倒,就这么一直压下去。

    她说:“再见。”

    我挂了电话。

    长叹一声,抽烟一根,睡觉。

    上班的时候,一个电话过来。

    贺芷灵叫我过去。

    我过去了。

    到了她办公室,我看着她,问道:“表姐,找我什么事?”

    贺芷灵说道:“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我问:“什么事情?”

    她抬起头:“什么事情?还能有什么事情!”

    我说:“靠,我真不懂什么事情!到底什么事情?”

    她说:“保外就医。”

    我说:“这个啊,呵呵这个我一直都在弄着啊。昨天我也和许思念接触了一下,她也同意把她妈妈弄保外就医啊。”

    贺芷灵打断我的话:“你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说:“保外就医啊。”

    贺芷灵问:“谁保外就医。”

    我说:“许思念妈妈。”

    贺芷灵问:“什么许思念妈妈!我说的是那个脑颅外伤的女囚!你到底在干什么!”

    我说:“哦哦,这个,这个,我也查了。对了,你和她说了那个事是吧,就是让她保外就医,装病。”

    贺芷灵问我道:“这个先别谈,我先问你,你刚才说的什么许思念妈妈的保外就医,是什么?”

    我一五一十的跟她说了。

    她听完后,当即发火,骂我道:“我让你做这个,你先去干那个!你真聪明啊你!这边的没弄好,你就去整别的!”

    我急忙说道:“表姐别气别气,我错了我错了,这个,这个嘛,有钱拿啊。”

    贺芷灵骂道:“你蠢货吗!这边的钱才多!”

    我马上问:“冰冰给我们钱?”

    贺芷灵说:“对,521给钱。”

    我问:“给多少?”

    她却不回答。

    我说道:“你当时没跟我说这个!”

    她说:“我为什么要和你说?”

    我说:“靠,有钱分你不跟我说!我说你怎么这么积极呢,原来把人家当摇钱树啊!”

    贺芷灵说:“利人利己,为什么不?难道我要拒绝?”

    我说:“是,可以不拒绝,但是你有点良心吗!我呢!你不分给我吗!”

    贺芷灵说:“没想过有你的份。”

    我说:“那你让我去帮你们跑腿,我一分钱都没有,我一点好处都没有,我不干!”

    贺芷灵说:“你想要钱?”

    我说:“废话!”

    她说道:“做个交易吧。”

    我问:“什么交易?”

    她说道:“你那个什么许思念的妈妈,是有糖尿病,对吗?”

    我说:“是。”

    她说:“我可以帮她弄保外就医。可是,你也要帮着我,我不要许思念的钱,可你也不能惦记着我拿521的这份钱。”

    我想了想,似乎挺划算的,但是,她竟然不打算坑我,不打算宰我和宰许思念,那么说,她从冰冰那里拿的,一定是一笔巨款!

    我问道:“她到底给你多少钱?”

    她问我:“重要吗?”

    我说:“靠!不重要吗!到底多少钱?”

    一定很多很多钱,我估计,至少能买得起一套房子,没有百来万也有六七十万。

    靠,贺芷灵这家伙想私吞了!

    我说道:“我靠,要不是我救她出来,她就挂掉了,还能和你交易什么,分我一点!”

    贺芷灵说道:“那你现在可以回去烧死她。”

    我说道:“妈的有你这么说话的吗?有你这么自私的吗!”

    贺芷灵说:“我就这么说话,就这么自私!你注意一下你说话!再说脏话,滚出我办公室!”

    我看她好像真要发火,我软了下来:“好了好了,表姐,分我一点吧。”

    硬的不行,只能和她来软的。

    贺芷灵说道:“你一分钱都没有,别说那么多。我刚才说的和你的交易,你愿意做,就做,不愿意,算了。不过,我替你想个可以捞钱的好办法,我帮了许思念,我不跟她要钱,你自己可以跟她要。”

    我说:“做人怎么可以如此无耻呢?她是我好朋友!”

    贺芷灵说:“好朋友?那又怎么样呢?好朋友?你不收她的钱,她还担心你不够努力办事。还有,你让我帮办这个事,实际上,我也打通很多的关系,她们都是我下属,可如果没有利益,谁会拥戴你?听你的?别傻了。”

    我想了想,她说的挺对的。

    我说道:“行,521那份我不和你抢,你帮我弄许思念这个。”

    贺芷灵说:“521,许思念妈妈,她们两人都是你们监区的,办事,还需要你去跑,我会和她们说的。不过,先办好521,再办许思念妈妈的保外就医!”

    我点头说是。

    贺芷灵说:“你可以滚了。”

    我出了她办公室。

    我心想,到底和许思念要多少钱适合呢?

    十万?

    好像太多了。

    五万?

    好像太少了。

    八万好不好。

    挺可以啊,那就八万吧。

    可如果一旦办不下来,那我还是要还钱给她的,不然岂不是坑人家了。

    回去后,我就开始运作这个事了。

    不过,基本是贺芷灵指挥我干的,叫我干嘛干嘛,毕竟,只有她叫的动上面的人。

    我就尽量配合她了。

    下班后,我出去,就找了许思念。

    找她自然是谈钱的事。

    许思念今天没上班,打电话她就接了,接了电话后,她告诉我今天没上班,要不要过去一起吃饭。

    我说:“吃饭就算了,老是去吃你的,都要把你吃穷了。”

    许思念笑笑说:“放心吧,这么几顿饭还吃不穷我。”

    我说:“和你说你妈妈的事吧。”

    许思念说:“好,你说。”

    我说道:“保外就医这个事,我已经开始运作了,但,确实是需要一些资金才能运作的。”

    许思念问道:“需要多少钱?”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八,八万吧。”

    许思念问:“那么少?”

    我靠!这还少啊!

    我说:“够,不是,不知道够不够,也不知道能不能保出来。”

    许思念说:“没事,我相信你呢。”

    我说:“哈哈,谢谢信任哈。”

    许思念说:“你看你要转账还是现金。”

    我说:“别那么急嘛。”

    许思念问:“你不是说,已经运作了吗,越快越好吧。我给你转账吧。”

    贺芷灵说得对,只有给钱了她才安心,才会认为我会百分百的去尽力。

    靠,贺芷灵这人太可怕了。

    我说道:“好的,我给你帐号啊,等下我发你手机里。”

    许思念说:“那就麻烦你了。”

    客气了一番,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后,我发了帐号给她,很快,许思念就给我转账汇款了。

    真快啊。

    八万到手了!

    哎呀,我好高兴啊!

    要不要先拿去潇洒一下?

    对,该去庆祝一下。

    这么想着,我就出去了。

    周边的东西都吃厌了,我看着公交站那边一个必胜客的广告,什么什么鲜虾披萨,这玩意估计挺好吃吧。

    在市中心才有。

    我上了公交车,去市中心,我要去必胜客吃披萨。

    到了市中心,我下车转着找必胜客。

    手机响了,我看看,是朱华华的,这厮好些天不见了,都不知道她死哪儿,干嘛去了。

    我接了电话:“花姐晚上好啊。”

    朱华华说道:“你还没死吧?”

    我说:“你怎么现在讲话也这么难听,今天被人甩了?”

    朱华华说道:“我好饿,请我吃饭吧。”

    我说:“你怎么不去死,打电话来叫我请你吃饭,怎么不是你请我吃饭。”

    朱华华说道:“我有好事告诉你。”

    我说道:“什么好事?”

    朱华华说:“你请我吃饭。我就告诉你。”

    我说:“请个屁哦,那我不想知道。”

    朱华华问:“你这人怎么那么抠门呢?”

    我说:“我就抠门!”

    朱华华啪的挂了电话。

    哈,看来是发火了啊。

    我打了过去,她冷冷问道:“什么事?”

    我说:“过来吧,我请你吃饼。”

    朱华华说:“什么饼?”

    我说:“披萨的那个饼啊。”

    朱华华说道:“刚才你不是不愿意请么?”

    我说:“你说有好事啊,过来吧,速度。我在市中心牌坊那个公交站台等你。”

    朱华华说:“那你等一下。”

    我说:“你可别让我等两三个钟,老子可要跟你绝交的!半个小时!不到我就自己去吃。”

    朱华华挂了电话。

    我坐在公交站台那里,抽着烟,玩着手机。

    正玩着玩着,抬起头,看看对面那里,一部貌似眼熟的沃尔沃的车子开进对面停车场那里。

    好像是陷害王普入狱的那个凶恶女人罗拉的男朋友的车子。

    车子进了停车场后,车子开门,有人下车了。

    一看,果然是罗拉男朋友,那个戴眼镜的斯文家伙。

    而右侧开门的,副驾驶座下来的人,果然,是罗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