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7章 打开心墙
    许思念有点埋怨的看看我。

    我说道:“干嘛用这种小表情看我。”

    她说:“没什么,看你像傻子。”

    我说:“我就是傻子。话说,刚开始认识你,还觉得你斯文,后来才知道,斯文败类呢。”

    她说:“看透了?”

    我说:“是挺看透的。”

    她说:“我是斯文呀,可在什么人面前,就说什么样的话。”

    我说:“我靠你这是拐着弯骂我呢。”

    她笑了。

    我说道:“其实,我找你是有事的。”

    许思念问道:“我妈妈的事吗?她怎么了?”

    她有些着急。

    我说道:“你别那么着急,她没事。”

    许思念问道:“那就好。那是什么呢?”

    我说:“还是你妈妈的事。”

    她又紧张了。

    她很怕她妈妈病发。

    我说:“关于保外就医的事。”

    许思念说:“这个,我妈妈?可以吗?”

    我说:“可以尽量试试。但不知道行不行。”

    她一下子伸手来抓住我的手,说:“你帮帮她好吗,我求你!”

    我急忙说:“你别召集,我肯定会帮她的。”

    她说:“我给你钱。”

    我松开她的手说:“我谢谢你啊,但这不是钱的问题,这个东西呢,比较复杂。程序非常的复杂。”

    许思念说:“复杂我也要让我妈妈出来,可以吗?”

    我说:“许思念,我会努力帮你的,这个你尽管放心好了。”

    许思念说道:“谢谢你。需要多少钱,你说。”

    我说:“还不需要,需要的话,我会跟你说的。”

    她问道:“那你要帮我,我也给你一些报酬,无论成功不成功。”

    我说:“不用了,真的。你不用这么客气,我帮你是应该的。”

    许思念问我道:“那我需要怎么做呢?”

    我说道:“开证明,就是伤残证明,要做鉴定的,糖尿病是可以的,不过,有一些监狱,比较严格,对因患有高血压、糖尿病、心脏病等疾病保外就医的罪犯,经诊断在短期内不致危及生命的,将由社区矫正机关提出收监建议的。”

    许思念问我:“我妈妈的病,可以保外就医吗?”

    我说:“所以我要找你好好商量,好好运作这个事。不过啊,说来说去,还是需要打通关系。”

    许思念问:“需要钱,对吧?”

    我说:“对。”

    只要把贺芷灵攻下来,就简单了,本身呢,许思念妈妈就是有这个病的啊。可以开伤残证明,然后领导批批批,各关都过了,这就可以了。

    还是要靠贺芷灵。

    许思念问我:“多少钱呢?”

    我说:“还不知道,回头我问问一下。好吧。”

    许思念说:“你一定要帮我,救救我妈妈!”

    我说:“你放心了,我一定会的!”

    吃完饭了之后,我去买单的时候,男服务员告诉我,帅哥,跟您来的那位女士已经买过单了。

    我郁闷的看着许思念:“你怎么次次这样子啊!”

    许思念却不理我,问那个男服务员:“为什么他是帅哥,我是女士?”

    我扑哧一下就笑了出来哈哈。

    然后许思念文文静静的平时,这下有点不文静,就问男服务员:“帅哥?他是帅哥。我是女士?”

    我呵呵笑着。

    男服务员说道:“对不起小姐。”

    我说道:“好了走吧小姐,怕人家叫你老呢。”

    许思念问他说:“好了没怪你了,跟你闹着玩。是不是我看着真的比他大了不少?”

    男服务员摇摇头。

    我说:“说真话,不怕的。”

    他点点头。

    许思念不高兴的瞥了我一眼。

    我拉着她:“走了走了!”

    然后对服务员说道:“不要太在意,抱歉啊。”

    男服务员对我们道:“两位请慢走。”

    出来外面后,我笑着问许思念:“今天怎么了呀,那么认真呢。”

    许思念说道:“他意思说我们看起来就不般配,我是你姐姐了。”

    我说:“哈哈你太在意了,看起来是姐姐怎么了啊。本来你就比我年纪大。”

    许思念说道:“你在意吧?”

    我说:“这相差个几年,我没什么在意啊。”

    许思念说道:“那不同啊,你才刚毕业,很年轻,我这个年纪,已经开始衰老了。”

    我说:“我以为只有别人会感慨这个,没想到连你都感慨。”

    许思念说:“女人的青春太短暂,耗不起。”

    我说:“好吧。”

    我想了想,昨晚看到有人发了一段话,我给了许思念看。

    我说道:“两个人如果有感觉了,就不在乎年龄大小,贫富之差。真正的感情,是两个人在一起时要有一种感觉,一种亲切感,男人可以不英俊,女人可以不漂亮,但是彼此看着顺眼,彼此感到亲切,就像亲人一样,在对方面前都能彻底地放松,愿意敞开心扉,愿意暴露自己的脆弱,愿意暴露自己的缺点而不必担心对方轻视和嘲笑。真正的感情,就这样一种亲切感和放松的心情。是一种亲人般的感情。真正的感情,是心灵和思想的交融,更是彼此理解、宽容。只要真正的关心和体贴,另一颗心就一定能感受到!双方都懂得感恩,懂得回报对方的爱,而不是一方奉献,另一方只是索取。爱和物质金钱年龄没有关系,要的只是你这个人。”

    许思念看看我。

    然后若有所思的看着远处。

    这一刻,我脑子想的所谓的你这个人,却不是许思念。

    莫名其妙的出现的,却是贺芷灵那个人。

    靠!

    怎么是那个人?

    我还想了谢丹阳,薛羽眉,李琪琪,朱华华。

    对,朱华华,朱华华在忙什么,好久都没见她了。

    许思念问我道:“你心里的那个人,是谁呢?”

    我说:“你呢?”

    她说:“我,我想了。”

    我心里一喜,问道:“是谁啊?”

    许思念说道:“可是,我们不知道算不算谈了,我思念了他七年。”

    靠,竟然不是我。

    郁闷。

    我问道:“七年?”

    我和许思念走在大街上,许思念说道:“嗯,七年。”

    然后她拨弄了一下头发,说道:“最可笑的是前一阵去参加朋友婚礼,遇到了他,七年了,第一次相遇,原来真如她们所说七年真的也就放下了。”

    我说道:“无法想象的深情。”

    许思念说道:“会吗?我以前提到他都会心痛,现在不会了。是因为我不再专一了吗?还是七年就真的是一段执着的放下了?”

    我说道:“那个谁说的,忘记旧爱只有两个方法,时间和新欢。”

    许思念说道:“嗯,我也希望可以,我一直在接触认识陌生人。”

    我说道:“放心吧,打开心墙,很快你的意中人,那个盖世英雄,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彩祥云,来照亮你未来的整个天空。”

    许思念对我一笑,说:“唉,顺其自然吧,感情的事,勉强不来。”

    我看了看时间,说道:“那我打的回去了。”

    许思念说:“去我那里住吧。”

    我说:“算了,还是别这样的好。”

    许思念说道:“没关系,真的。”

    我说:“我怕控制不住自己,对你做图谋不轨的事。”

    许思念说:“你啊,嘴上坏,心地善良。看透你了。”

    我说:“哈哈是吗。好吧,不过我还是要回去的。”

    她点点头,说:“那你路上小心。”

    我拦住了车子,上车,对她挥挥手,走了。

    不知道为什么,许思念也漂亮啊,人也好,文文静静的,我就对她没有那种很特别的感觉。

    奇怪啊。

    回到青年旅社后,我洗澡,躺下来。

    玩着手机。

    微信上居然有殷虹发给我的信息:晚上好,吃饭了吗。

    没想到,那么气她了,还给我发信息啊。

    其实我那时也真的是想着气她,气她的软弱可欺,气她的担惊受怕,气她就这么庸庸碌碌甘愿受人摆布。

    她这辈子就他妈这么过?

    不,不能这么说,因为霸王龙是迟早要完蛋的。

    我只能说,难道她就甘心让霸王龙这么欺凌,被霸王龙骑在胯下,做牛做马。

    每天挨打受欺,哼都不敢哼一声?

    还是那句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本来就是,邪恶能盛行的唯一条件,就是善良人的沉默。

    我回复道:吃了,有什么事呢,都快睡了。

    殷虹很快就回复:你那么快就睡了吗?

    我回复:没睡呢。

    她回复道:我想和你打个电话,你方便吗?

    我心想,是不是她要改变主意了?

    我回复道:方便。

    然后,一会儿后,她打电话过来了。

    殷虹问我道:“喂,还没睡吗?”

    我说:“对,没睡呢。你呢。”

    她说道:“我也没睡。”

    我问道:“好吧,什么事你说?”

    她沉默了一会儿,我有点不耐烦,问:“怎么了你说?”

    她问道:“那个是你女朋友吗?”

    哦,她打电话来,吃醋吗?

    问谢丹阳是谁,因为我发了谢丹阳和我睡觉的照片给她。

    我说道:“大概是吧。”

    她说:“大概是什么意思?她是吗?”

    我说:“你不是有男朋友吗。我就不能有女朋友?”

    殷虹说道:“他,他,他逼我,他不是,不是我爱的,不是我男朋友。”

    我问:“那你爱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