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6章 死不妥协
    进去房间后,谢丹阳张开怀抱:“好大的床。”

    她直接扑倒在床上,然后抱着枕头:“好舒服。”

    她的手机又响了。

    我过去看了看,还是接了吧。

    我拿了过来,是她妈妈的。

    我接了:“你好。”

    她妈妈很着急:“丹阳,你在哪呢!”

    谢丹阳大声说道:“她问我在哪就说我跳楼死了!”

    我说:“丹阳说她已经跳楼死了!”

    她妈妈突然惨叫一声,然后半晌后,说:“她!她死了!”

    我说:“她说她跳楼死了,她没死。”

    她直接就哭出来:“你这在弄什么,说话说不清楚,要吓死我!”

    我说:“是你自己没听清。唉,你自己和她说吧。”

    我直接扔了手机给谢丹阳。

    谢丹阳极为不情愿的接了电话,然后听了一会儿,问:“你哭什么嘛,你别哭啊。谁死呀。我气你?没有!”

    然后谢丹阳又听了一会儿,说道:“你别哭了嘛。反正我不去!就是不去!”

    我懒得听她们扯了,我去了卫生间洗澡。

    洗了个舒服的澡后,出来,看到谢丹阳还保持着我进去的姿势,还拿着手机,但已经睡着了。

    我把她手机拿开,然后帮她脱了外套,把她转身放平,给她盖好被子。

    抽了一支烟,看到手机有微信来了。

    是殷虹的。

    我不加什么人,只有以前玩微信的时候加的我们同学一些。

    殷虹问我:睡着了吗。

    我回复:木有,你呢。

    殷虹回复:我也没有,你在干嘛。

    我说:我说我想你,你信吗?

    殷虹回复:真的?

    我回复:呵呵。假的。

    她回复:你是骗子。

    我回复一个笑脸。

    她回复:你不是在想我,那你在干嘛呢?

    我心里面觉得挺郁闷的,原来还想着哄着骗着她拿着霸王龙的犯罪证据出来给我,现在她不肯了,唉,我也不想和她有什么深层接触。

    她虽然漂亮,但我身边美女比比皆是,再说我对一个黑老大霸占的工具虽然有点兴趣,但不是有太多兴趣。

    我回复:我在和女人睡觉。

    她回复:哪个女人?

    我说:很漂亮的女人。

    她回复:骗我。

    我直接拍了一张谢丹阳背面长发侧躺的照片发给她。

    她回复:你拍你自己。

    我直接自拍了一张发给她。

    然后,没有然后了。

    她没有回复我。

    我也懒得理她,直接睡觉。

    睡醒后,却见谢丹阳坐在我身旁,已经洗漱穿戴好。

    我坐起来,看了看时间,又该到上班时间了,我说道:“靠,那么早。”

    谢丹阳说:“有人早上起来,打招呼是早上好,早,早安,你好,还没听过靠的。”

    我说:“靠,我就喜欢。你起来那么早干嘛?”

    谢丹阳说:“上班。”

    我说:“你昨晚对我承诺木有兑现。”

    谢丹阳问:“我什么承诺了?我喝醉说了什么吗?”

    我说:“你说你可以帮帮我。什么什么的。”

    我坏坏一笑。

    她说:“讨厌,色鬼,没时间了,去上班。”

    我爬了起来,说“:好吧,上班再说,来日方长。”

    要去好好上班啊,我这都经常迟到的,工资经常被扣怎么行。

    我洗漱出来后,看着谢丹阳亭亭玉立的站着等我,我过去,抱了抱她,她也抱了抱我,问:“你怎么了?”

    我说:“我还是有点困,你背我下去吧。”

    她推了我一下:“我才不要!”

    我呵呵笑笑。

    我说道:“其实你肯定比我重,就你胸前,都比我上半身重。”

    她说:“你要不要每次都拿我这个说事,我也不想这样,走到哪都好多男人看着。”

    我说:“哈哈你上体育课,是不是很多男生自己班的别班的一起强势围观?”

    她说:“有一次考试八百米的,就好多男生起哄,气死我了。”

    我说:“哈哈有意思。”

    和谢丹阳去取车,开车吃了早餐后,开车去监狱。

    路上,谢丹阳问我道:“我昨晚喝多了,没干什么吧?”

    我说:“你最多也只能干我,你还能干什么。”

    谢丹阳说道:“我才不会干你。我记得我妈妈还给我打电话,我有吵架了吗?”

    我说:“你让我跟她说,你跳楼死了,结果她哭了。”

    谢丹阳笑了。

    然后她拿出手机看了看。

    我说道:“你开车能不能好好开车,你还看手机!”

    她说道:“以后你开车,我玩手机。”

    我说:“不了,开车累。怎么样,你妥协了吗?”

    谢丹阳问我:“妥协什么?”

    我说:“向你妈妈妥协,去见那个人。”

    谢丹阳说:“海归精英。”

    我说:“对。”

    谢丹阳斩钉截铁说:“不去。”

    我说:“去吧,可能适合呢。”

    她伸手过来狠狠掐了我一下,掐得我疼,我急忙抽回手:“干嘛打我?”

    她说:“你是不是真的那么讨厌我!”

    我说:“靠,谁讨厌你了!”

    她说:“那你整天就巴不得我去和人家相亲,巴不得我嫁出去,巴不得不跟你在一起?”

    我说:“大人冤枉啊!我只是觉得,你爸爸妈妈这么逼你,我怕你去死了啊。”

    谢丹阳骂我道:“去你的你才去死!你再想着把我推走,我掐死你。你一点都不珍惜我。靠!”

    我笑了:“哈哈,你这个靠,太有意思了。”

    谢丹阳没理我。

    开过了几条路后,她转头对我说道:“你想抛弃我,没门!”

    我看了看她:“我靠你这是在吓唬我啊?如果我抛弃你,你就跳楼死?”

    谢丹阳说道:“跳楼也要先推你下去。”

    我说:“好吧,那暂时保持现状吧,我还不想死。”

    谢丹阳威胁我道:“知道就好!不然我就开车一起撞死在桥下面去。”

    我说:“靠,你现在怎么那么暴力啊,动不动就要死要活的。”

    谢丹阳说:“是你整天逼我的。”

    我说:“好了好了不逼你了。哎我问你,那个什么破保外就医的,容易过吗你们狱政科那里。”

    谢丹阳说:“领导给过就过,领导不给过就不给过。”

    我说:“问了等于白问。”

    谢丹阳说:“我又没那么权利。”

    我说:“唉,对,如果你狱政科科长是男的还好点,让你去勾引就行了。”

    谢丹阳说:“我不去。你想骗取保外就医?”

    我说:“哪有骗取,是真的保外就医。”

    谢丹阳说:“这个很难申请的,除非监狱长她们批准。手续很复杂。”

    我说:“我知道复杂。”

    谢丹阳问道:“你又要帮哪个美女?或是,收了人家多少钱?”

    我说:“别整天把我想的那么坏好吧,你这家伙。”

    谢丹阳说:“你还不坏吗?所有人都知道,监狱里那个男的,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问:“真有人这么说呢?”

    谢丹阳说:“谁都说。”

    我说:“我名声那么烂啊?”

    谢丹阳说道:“你是帮哪个美女保外就医?”

    我说:“我真没有!”

    谢丹阳说:“好,如果你是帮美女保外就医,我就用我的关系,让狱政科不给你通过。”

    我说:“你现在怎么就对着和我干啊,以前你都很温顺的。你那么不讲理吗?”

    谢丹阳说道:“是你惹我的,你就想着把我往外推!我讨厌你!我恨你!”

    我弱弱道:“好了别生气了,以后我不说这种话了。”

    谢丹阳说:“你是在和我道歉?”

    我说:“好,道歉,对不起,我以后不敢了,我不是人。”

    谢丹阳扑哧一笑:“你本来就不是人,你是鬼,是色鬼!为了表示你的歉意,我觉得你更应该用行动做表示。”

    我问:“什么行动。”

    谢丹阳指了指窗外:“跳出去。”

    我说:“靠!车子行进你让我跳出去!”

    谢丹阳点点头。

    我说:“你先跳给我看看?我就是绝交都不要跳啊!”

    谢丹阳嘟嘟嘴。

    我在她嘴上亲了一下,她打了我一下,两人闹着到了监狱。

    到了监狱里,我们各奔东西。

    我到处问着,关于保外就医怎么办理的事。

    等到下班后,出了外面,我直接去市监狱医院。

    我在问了一下,都说冰冰昏迷不醒,很严重。

    她是装的。

    我就不去看她了,我要找许思念。

    因为打电话她都是关机,只能通过这个方式。

    劳烦了一个护士把许思念找出来了。

    她刚好忙完,笑着看看我,问我吃饭没。

    我说:“走吧,今天我请你吃饭。”

    许思念问我道:“今天发工资了吗?”

    我说:“不发也可以请得起啊。”

    她吃吃一笑,说:“我先换套衣服。”

    两人坐在了监狱医院门口的那家我们去过的饭馆。

    点了一样的菜。

    许思念问我道:“找我有事是吧?”

    我说:“我就不能约约你,看看你?”

    许思念说:“你啊,身边那么多美女,看我?我不信。”

    我说:“女人还是新的好嘛。”

    许思念说:“唉,你这人,真是太不行。就算心里这么想,嘴上也不要说出来嘛,我会有防备心理的。”

    我说:“那正好了,我还怕我自己做了什么不可回头的事。”

    许思念问:“例如?”

    我说:“例如那晚的我和你。”

    她微微点头,笑笑,脸有点红,说:“你以为这是古代?”

    我说:“那不都一样吗?男女之间那点事。”

    许思念说:“这可是上床了都不会相互负责的时代。”

    我说:“你就这么直截了当说得出来呀?”

    许思念说:“我们做医生的,比任何职业的人,看到的阴暗的,恶心的东西更多,我可以直截了当一点,也可以能更含蓄。”

    我说:“好吧。你想我和你,上床不相互负责?”

    许思念问:“你要我对你负责吗?”

    我笑了:“当然不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