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4章 又被逼去相亲
    我问贺芷灵道:“她能保外就医?”

    贺芷灵说:“你治疗那么多精神疾病的,大多都可以申请保外就医。”

    我说:“精神疾病是精神疾病,问题是她没有精神疾病啊。”

    贺芷灵说道:“她不是刚受伤吗,脑子还被砸出了个洞!”

    我说:“然后。”

    贺芷灵骂道:“别用这种方式和我讲话!”

    我说道:“好,好,然后该怎么做?”

    贺芷灵说道:“很多伤残疾病,都是可以申请保外就医。包括心脏病,高血压,肝硬变,糖尿病。”

    贺芷灵没说完,我就高兴打断她的话:“等等!糖尿病?糖尿病可以保外就医吗!”

    贺芷灵说道:“糖尿病合并心、脑、肾病变或严重继发感染者。”

    我心想,这个,完全可以让许思念的妈妈出去保外就医啊,市监狱医院的许思念就可以动用关系开证明,然后,把许思念妈妈弄出去。

    这样一来,就太好了。

    贺芷灵看着我,说道:“你那么高兴干什么?”

    我说:“有吗?没啊,我哪里高兴了?”

    心里却是喜着。

    贺芷灵说道:“我警告你,罪犯保外就医期间计入执行刑期,但采取非法手段骗取保外就医、经查证属实的除外。保外就医罪犯如果在外面,重新违法犯罪,或者采取非法手段骗取保外就医的,予以收监执行,并且重罚。”

    我说:“唉,我哪里有想过什么骗去保外就医了。”

    贺芷灵说:“你可别想把这条当成发财路。”

    我问道:“什么发财路啊。你说什么啊?”

    贺芷灵说:“我其实都替你想好,你可以利用你的职权,和医院开一些精神病证明,帮助犯人保外就医,你可以赚取金钱。”

    我说:“唉,我没那么想过好吧。表姐,那,如果病情好转呢?”

    贺芷灵说:“那也要收监执行。”

    我说:“好吧。那关于她,你想如何把她保外就医。”

    贺芷灵说:“这事不能泄漏出去,偷偷进行。我会想办法,给她弄严重颅脑外伤的证明。”

    我举起大拇指:“高!实在是高!”

    贺芷灵说:“我听说你在市监狱医院有认识的人?”

    我问道:“这个你都知道啊。”

    贺芷灵说:“你去问问,看你这边能不能弄好,如果不行,我再来办。”

    我问:“你来办不好点吗?”

    贺芷灵说:“我很忙!”

    这时,外面有人走过去,贺芷灵说:“记住,保密。”

    我说:“可是我不懂这个流程啊,我没弄过!”

    贺芷灵说:“你回去自己查查,问一下,偷偷的,再不懂的,问我。我叫了人来开会,你先走吧。”

    我点点头,然后起身走了。

    保外就医,嘿嘿,我喜欢这个。

    当然,我不会帮助那些该罚的犯人保外就医弄钱,但是有些人是该保外就医的,例如许思念妈妈,例如冰冰。

    许思念妈妈是可怜的,冰冰是要被杀的。

    果然,侦察科查不到所谓的谁作案,这在意料之中,如果不让警察插手,不动用刑侦技术,是很难查的。

    我则是直接去了监狱医院,看望冰冰。

    买了水果上去了。

    找到了冰冰所在的病房,我进去了。

    冰冰却戴着氧气罩。

    怎么回事?

    不是说没事吗。

    我过去,喊了她两声。

    护士在外面,说道:“病人严重脑颅受伤,需要休息,不要这么喊叫。”

    严重脑颅受伤!

    我急忙问:“她到底怎么了?”

    靠,贺芷灵不是说没事吗!

    护士说:“严重脑颅受伤。”

    说完她就走了。

    我急忙回到冰冰病床边,看着她,叫道:“喂,你怎么了!”

    冰冰睁开双眼,看看我。

    这?

    怎么那么清醒的样子?

    突然,我想到贺芷灵对我说的,开个严重脑颅外伤的证明?

    难道是假的,是装的,她们已经串通好了?

    我看看外面,没人。

    我在冰冰耳边问道:“你没事吧?”

    她轻轻摇摇头。

    但是她头上还是包扎着绷带的。

    我说:“是不是装的,严重脑颅外伤。

    她看着我,点了点头。

    我说:”好吧,我明白了。我回去后,和我的,我的领导人努力早点帮你办好。你继续装吧。”

    她只有装,装半死不活,才能逃过刺杀者的眼睛。

    可是到了这里,还是很危险,所以贺芷灵安排了人来看着。

    回去后,我查了一下,看到所谓的保外就医,其实要求并没有那么严格,对累犯、惯犯、重犯的保外就医,从严控制;对少年犯、老残犯、女犯的保外就医,适当放宽。

    女犯,是适当放宽的哦,也就是说,其实也是监狱说了算的。

    只要监狱同意,就容易了,不过还是需要医院出具的伤残鉴定。

    这个出来了,监狱有人操办,就一层层的可以通过了。

    我查了一下,如果骗取保外就医会有什么结果。

    的确,一些罪犯利用法律法规存在的漏洞,以保外就医的名义逍遥狱外,出现一保到底或保而不医的现象。

    保外就医这种彰显司法文明与人道主义的制度,在执行中却因可操作空间太大而屡屡走样,最终反过来伤害了制度本身。

    09年,某副市长因受贿罪被判10年刑,但就在法庭宣判当日,他却从法院直接回了家。这源于他花了不到10万元钱,通过买通看守所所长、医生等人违规获准保外就医。在监外逍遥了一年多,直至2011年初检察院对其被违法暂予监外执行一案进行立案侦查,他才被收监。

    然后,监狱中那些受贿了的监狱长等人,都被抓了,还有帮助的一些狱警,被开除了。

    靠,看来只要不收钱,就不是犯罪啊,那我不要许思念妈妈的钱,帮了她,就是被抓,也不会是犯罪,最多开除罢了。

    那就去干吧。

    我打电话给许思念,关机的。

    手机有来电,是谢丹阳打来的。

    我问她怎么事。

    谢丹阳说道:“我想请你吃饭。”

    我说:“可以啊,反正我现在也没吃。你不会叫你爸爸妈妈吧。”

    谢丹阳说:“没有。”

    我说:“好,那去哪儿吃。”

    谢丹阳问:“你想吃什么。”

    我说:“都可以啊,。”

    谢丹阳说道:“我去我们家附近那家川菜馆,味道不错,我给你发地址,你现在过来呀。”

    我说道:“好啊。”

    不一会儿,谢丹阳发地址过来了,我马上下楼,打的过去了。

    找到了那家川菜馆,上二楼包厢。

    到了包厢门口,我正要敲门,突然,听到里面的声音很大,是谢丹阳妈妈的声音。

    靠,不是说不带上她爸爸妈妈,怎么她妈妈也来的。

    我听到谢丹阳说道:“我说了不去就不去!你回去吧,你别跟着我了!”

    谢丹阳妈妈骂道:“你这孩子,怎么那么蠢啊!那么那么笨啊!你看你的表姐表妹,嫁的,跟的男的,哪个不开奔驰宝马,哪个不住大房子,哪个不是有钱的。我介绍这个海归的博士有什么不好,人家都自己开了物流公司了!他才三十啊!身家都千万了!难得他看了你照片说想见见你,你还说不去!”

    谢丹阳说:“他再有一百个一千万,我都不想去!开多十家公司,有一百套别墅,我都不喜欢!”

    谢丹阳妈妈骂道:“不喜欢也得去!你这孩子,成天要气死我,你看你找的那个,农村的,没车没房,一个小监狱的管教!你要跟着他受苦哦!他家还那么穷,会拖累我们家的!”

    谢丹阳回嘴道:“拖累也是我的事,我就喜欢他!”

    谢丹阳妈妈继续骂:“总之,你不去也要去!”

    谢丹阳说:“可是我不喜欢!”

    谢丹阳妈妈说:“他很帅,成熟稳重,你不去?是蠢,是傻了不去!”

    谢丹阳妈妈又逼着谢丹阳去相亲了,听起来还是一个海归自己开大公司的博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