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3章 救出了女犯
    我急忙晃着她:“我草你,不要死啊!”

    我摇着她几下:“醒来!醒来!”

    我看到,血从她头上漫出来。

    我惊恐的看着这鲜艳。

    妈的,被砸死了?

    我耳朵靠下去,还有呼吸。

    可能只是晕过去了。

    我看了一下,她头上,开了一个洞洞,血不停冒出来。

    我打开烟盒,把烟都拆开,然后把烟丝放在掌上,啪的一下直接捂在她伤处,血直接就停了。

    我站起来,上面阳台缺了一大块,直接看到天空。

    这里的阳台,很烫,我只是碰了一下,手疼。

    我看着下面,还没有熄火。

    我对下面的她们喊道:“他妈的,叫救护车!”

    她们在下面,表情担忧看着我。

    可是,下面的楼道还没完全灭火。

    我晃着冰冰:“靠!你别死啊!给我醒醒!”

    我把耳朵靠近冰冰的鼻子,没有呼吸?

    耳边有灭火声,风声,下面叫我的声音,听不到。

    我又俯身下去,贴在她胸口。

    实话说,很软很舒服,也挺大。

    但我也只是一个念头闪过,然后耳朵靠近,贴下去胸口,却,听不到任何任何的声音。

    妈的这真的死了吗?

    突然,我想起之前上过的课,我把手指放在她颈部处,有跳动。

    她没死。没死就好。

    水一下子哗啦喷过来,很大的水,把我都给淋湿了。

    我往下一看。

    消防车来了,喷几下,火全灭了。

    我赶紧抱起了冰冰,妈的挺重。

    抱着起来后,我往下跑,跑了到了楼道下,出了楼道口,消防员冲上来,我赶紧让他们帮我抱走冰冰。

    他们几个人抬着奔跑送冰冰上了救护车。

    救护车吱呀呀喊叫着离开了这里。

    沈月等人围上来:“队长!你没事吧!你没事吧!”

    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我脸上都是黑色的,我说道:“我没事,吓死老子了。”

    回头一看,楼栋的下面,被烧黑了,上面二楼也烧到了。

    消防车过来没几下喷水就灭了火,唉,吓死我了。

    我坐在了地上。

    好多人围着过来,各个监区的,上百人围着看。

    围着看有个什么用,救也救不了这点火。

    徐男从楼后跑出来,跑到我面前,大汗淋漓:“你没事吧!还以为你死在里面了!”

    我骂道:“我靠你说的什么呢?”

    沈月说:“队长,刚才徐男,跑去把监狱的灭火车开过来,没有气,强行开来,到了那边先灭火的。”

    我长吁一下,说:“好在你先来灭了,不然那些烟可就熏死我了。”

    有领导下来了,监狱长也来了,下来后就问怎么回事,众多人叽叽喳喳的把前因后果都说给她听了。

    然后她看看我,说道:“你去换洗一下,过来我办公室一趟。”

    我点点头。

    火完全被灭了。

    我看了看,离开了,去洗澡,换了一套衣服,然后去了监狱长那里。

    监狱长让我到旁边的会议室等她,不一会儿,侦察科的科长也来了。

    又是侦察科科长。

    进来后,监狱长也进来了,坐下后,她对我说道:“首先呢,对你这种舍己救人的精神,予以褒奖,我会和各位领导商量研究,给你颁发鼓励的奖励。”

    我说道:“谢谢监狱长。”

    她说道:“这件事刚才我问了一下,有人怀疑说,是人为纵火,我问你,你知道吗?”

    我说道:“我不知道,但是我跑上去救人的时候,闻到的阵阵的难闻的汽油味!”

    侦察科科长看了看监狱长,监狱长示意她问,侦察科科长问我:“汽油味,你怀疑人为纵火吗?”

    我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闻到了汽油味。”

    侦察科科长说:“消防员初步的判断,也是认为的纵火。等着出消防报告。你们是最前一批到现场的人,有没有看到可疑人物。”

    我说道:“我不知道,我没看到。我觉得可以问问守着那里的那些人,她们见的更早。我觉得可以报警,让警察来查,来处理。”

    侦察科科长说:“守着那里的人,守着那里的人都是外面请来的!现在要查她们吗?”

    对了,那些人当时是贺芷灵拿了冰冰的钱,从外面保镖公司弄来保护冰冰的。

    没想到,有人还能趁着保镖离开的那一小下下的时间,钻空子要弄死冰冰。

    我说道:“这个我就不清楚了。”

    只是,我知道的是,当时贺芷灵打通了所有关系,这侦察科科长和监狱长,估计都收了好处。

    侦察科科长说:“我们监狱使用非本监狱的人来看管犯人,已经违规,如果让外面的人来查,报到上面去,这事情就大了!”

    我也知道这中间的麻烦。

    我说道:“哦,那我知道怎么做了。”

    侦察科科长说:“这火灾原因,我们会查,千万不要透露出去。”

    我说:“哦,好。”

    幸运的是,楼上只有冰冰在,否则,还有其他人的话,那就真的是麻烦大了。

    这时候,会议室门口,有人敲门。

    监狱长说请进。

    进来的,却是贺芷灵。

    贺芷灵进来后,看看我,然后对监狱长说道:“监狱长好。”

    侦察科科长也和贺芷灵打了招呼。

    监狱长说道:“这个事,小贺你知道了吧?小陈都和你说了吗。”

    贺芷灵说:“我都知道了。”

    监狱长问道:“你打算怎么处理?”

    贺芷灵说:“我来处理吧。”

    监狱长看看侦察科科长,说道:“那就让小贺来处理吧。记得,要做好犯人的思想工作,别让她闹了。”

    贺芷灵说:“知道了监狱长。”

    监狱长带着侦察科科长走了。

    贺芷灵坐在了我面前,问道:“英雄?”

    我说:“说什么?”

    贺芷灵说道:“我问你是英雄吗?”

    我说:“一般吧。”

    贺芷灵说:“火灾,火中救人,水灾,楼塌,爬上去救人,都很不要命,监狱如果有见义勇为奖,你应该经常可以领奖。”

    我说道:“哈哈真有这个奖吗!”

    贺芷灵突然骂道:“你还高兴你!那么大的火还跑上去!不要命了!”

    我看看她:“表姐,你关心我?”

    贺芷灵咳嗽了一下说:“如果上面的人死了,我不想你也死了,死了两个,我处理起来很棘手。”

    我说:“靠,不是关心我吗?”

    贺芷灵转移话题说道:“犯人没什么事。”

    我说:“那就好了。刚才她为了保护我,上面阳台塌的时候,她挡住了,头被砸了一个大洞,砸晕了。还以为死了,吓死我。”

    贺芷灵说:“你喜欢她?”

    我说:“没有啊,你怎么会这么问呢?”

    贺芷灵说:“不然为什么会这么拼?”

    我说:“靠,那就当我有点喜欢吧,你看我救那朱华华,我的确是有点心生爱慕啊,但说真的,她们对我都很好,我不能任由看着她们去死。那样子,我一辈子良心过不去,一辈子都会愧疚。”

    贺芷灵说:“哦,知道了。”

    我说:“哦知道了?呵呵你怎么和小孩子似的。”

    贺芷灵说道:“我刚才去看了一下,那里没有可以容易烧起来的东西,都是墙壁。”

    我说:“反正有汽油味我上去救人的时候,冰冰也说,看到有个女的,穿着我们狱警的衣服,倒汽油,然后点火。”

    贺芷灵沉默了一会儿,说:“有人想杀她。”

    我说:“一直有人想杀她,你看你请的保镖,也不怎么样嘛。”

    贺芷灵说道:“我问了一下,她们守久了,思想放松。我会和她们公司交涉的这事。”

    我说道“:那你不打算查个水落石出吗?”

    贺芷灵说:“我会查,可是我估计,是什么也查不出来了。”

    我说:“我靠,那冰冰就莫名其妙被人放火烧死?我如果死了也就白死了?我们两都白死了。”

    贺芷灵说:“我会尽量吧。可是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她的安全。”

    我说:“你说犯人吧。”

    贺芷灵说:“对。”

    我想了想,说道:“我觉得,只要在监狱里,她就不会有安全。甚至是我们,都有可能被人烧死。”

    贺芷灵说:“她手上有太多别人犯罪证据,她活着对别人来说,是个很大的威胁。现在看来,只能把她弄出监狱外面去。”

    我问:“怎么弄出去?”

    贺芷灵说:“保外就医。”

    所谓的保外就医,其实是监外执行的一种。根据法律规定,被判处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的罪犯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准保外就医:身患严重疾病的;身体残疾、生活难以自理的;年老多病,已失去危害社会可能的。保外就医保障了监狱里的罪犯接受治疗的权利,是一种制度关怀,这也体现了对人的生命的尊重。

    不过,有一些犯人是不能保外就医的,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的罪犯在死刑缓期执行期间的;罪行严重,民愤很大的;为逃避惩罚在狱内自伤自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