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2章 火中救人
    之后,殷虹自己回去了,我也自己回去了。

    分别的时候,我们都没说什么,大家都心事重重的。

    她的内心一直在斗争。

    我则是恨不得她早点拿那个霸王龙的犯罪证据给我,我去干掉霸王龙。

    不过,殷虹的担心也不是没有理由。

    她害怕我们干不掉霸王龙,她害怕走漏消息,她害怕报复,就算是把霸王龙弄进去,霸王龙也可以遥控指使外面的人对她进行报复。

    再说,殷虹那么多家人呐。

    唉,我估计她是不太敢冒这个险了。

    果然,后面两天,她都没有再联系我了,估计是真的不敢冒险。

    唉,算了。

    在办公室昏昏欲睡,最近都忙着在外面做事,对于监狱里,我的确是没什么精力管理,不过监狱里也基本没什么事。

    就在我打哈欠的时候,突然,有人喊道:“着火了!”

    我急忙站起来,看着窗外,外面那边,有黑烟冒起。

    好像真的是,着火了?

    浓烟黑烟冒着。

    我望了望,妈的,那是哪里呢?

    好像是关着冰冰的那里!

    冰冰!

    我突然想到,这个女子,被我遗忘了很久了,自从被关进那里有人给她做保镖,她已经彻底被我们遗忘了。

    靠!

    着火了。

    我赶紧的叫人,叫徐男,沈月等人,冲过去。

    好多人也跑过去。

    妈的,真的是着火了。

    这里为什么能着火的啊?

    熊熊烈火。

    完了。

    可上面还没烧到!

    我喊道:“报警了吗!”

    有人答道:“灭火车已经来了!”

    我问:“什么灭火车?”

    她回答:“我们监狱自己的水车。”

    我说:“在哪!”

    徐男突然喊道:“车子轮胎没气了,开不过来!”

    我说道:“靠怎么回事啊!”

    然后我问守着这里的人:“这里怎么烧了起来。”

    她们摇头,说:“刚交班后,去了卫生间一下,回来就不知道怎么着火了!”

    妈的难道是人为的。

    我问道:“她在上面?”

    她们点头。

    完了。

    我问道:“那119呢?”

    徐男说道:“打了!”

    我看着火要烧上去,等车来,上面的人都死了!

    我赶紧的,喊道:“有没有水?”

    徐男说:“你要水来干嘛?”

    我说:“救人!”

    徐男急忙拉住我:“你别发疯!”

    我问那人道:“给我钥匙!”

    那个女的惊讶的看着我,我说道:“快点给我!”

    她看了看火势熊熊,说道:“还是别了吧。”

    我说:“快点!不然那出人命!”

    她急忙哦了一声,拿出钥匙,徐男一把把钥匙抓住不给我。

    我直接把徐男压倒在地:“拿出来!”

    强行掰开她的手掌,然后拿了她手掌里的钥匙,接着,转身就冲向火势熊熊的楼。

    打开了楼道通向上的钥匙。

    还好,楼道这里还没烧到。

    靠。

    为什么有汽油味?

    汽油味!

    人为纵火。

    我没得想那么多的时间了,冲上了楼道后,上去,打开第二道门,然后飞速找到冰冰所在的房间。

    她被转移到了这里,好在我虽然没找过她,但我在她监室调动的时候还看了一下。

    打开监室门后,我看到身后阳台外,一团团火熊熊的往上窜。

    推开监室的门,一股热浪扑向我,妈的后面已经烧上来了!

    房间里很热。

    我赶紧喊道:“冰冰!冰冰!在哪呢!”

    没有人?

    怎么回事!

    没有人!

    我赶紧翻床底下,柜子里,也没人!

    难道她已经逃脱了?

    卫生间,对,卫生间。

    我急忙撞门进去。

    果然,在卫生间里面。

    她开着水,蹲在卫生间里。

    她看到门被撞开,抬起头,看看我,然后急忙站了起来,求生的本能,她紧紧双手握住我的手。

    她声音有些颤抖道:“你,是你!”

    我说:“别说话了,赶紧走!”

    我一把拉住她,往外面冲,她喊道:“有人点火!我看到了!”

    我说:“谁!”

    她说:“我不知道是谁,一个穿着制服的女的,压低着帽子,过来在周围倒了一桶油就点了火!”

    我说:“妈的有人想弄死你!可能是那帮人。”

    她说:“我刚才想跑,门都被锁着。”

    到了楼道口,我两傻眼了,妈的,这个,这个,怎么办!

    火已经封住了楼道口。

    看着楼边,火已经起来了,浓烟滚滚,吸了一口,差点没呛死我,咳嗽死了。

    我赶紧蹲下。

    她也蹲下来。

    我这时候,真正感觉到了所谓热锅上的蚂蚁是怎么样的感觉了。

    我的头皮发麻,冰冰绝望的问道:“怎么办!”

    我摇着头,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我说:“回去!回去卫生间!”

    我急忙拉着她,进了房间,进了卫生间。

    然后关上门。

    关门了之后,我看到烟雾弥漫上来,从门缝里进来,我急忙又出来,拿了被子枕巾,毛毯,她衣服甚至内衣等物,然后回去卫生间内。

    用这些都沾水湿了,然后堵着各个门缝,窗缝,烟雾弥漫进来的全都堵上。

    堵上了之后,我看着她,说道:“我们,听天由命了。如果救火车来的了,我们就活着,来不了,我们就烧焦,只是想起来,会很疼啊,就这么活活烧死。”

    她看着我,那张依旧清丽动人的面容,恢复了往日傲气,说道:“不会活活烧死,我们可能吸入浓烟死。不过怎么死,我都不害怕了。我为你感到可惜,你没必要为了我冒死救我。”

    我说:“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上来。”

    她说:“你傻的。”

    我开着水,然后把水淋湿我们两个,有点冷。

    我说道:“可能我实在太善良吧。”

    她被水一湿,衣服里面的轮廓,清晰凹凸可见,甚是诱人。

    我看了看不禁舔了舔嘴唇,她看着我,说道:“你不会是因为好色,所以来救我的吧?”

    我问道:“还有区别吗?男人和女人,不都那点事。”

    她说:“可以有另外一种感情存在。”

    我问:“友情?可能吗?”

    她说:“可能。抱歉,在我心里只能把你当成朋友。”

    我说:“我没对你表白,你干嘛拒绝我。”

    她没说什么,咳嗽了。

    因为有烟雾弥漫进来了,从卫生间天花板高处的孔洞。

    我们无法爬到那么高的地方去堵住那里。

    我急忙拉着她,“趴下!”

    她跟着我一起趴下了,两人缩着腿趴在卫生间里。

    烟雾在顶上慢慢进来,我感觉卫生间里,温度上升。

    我觉得我的心脏,从剧烈跳动,到慢慢的平复一些,然后又开始急速跳动。

    我说道:“难道我今天真要死在这里,而且是这样去死。”

    她说道:“如果我能活着出去,定当厚报!”

    我呵呵了一声,说:“活着出去再说吧,不瞒你说,我经历过很多次快死的地步,但是都没死,我命比较大,你信不信这次我们不会死?”

    她问道:“你信佛?”

    我说:“我什么都不信,但是我肯定死不了!”

    她说:“是,我希望我能用我的命来换你,你来救我,不值得。”

    我说:“别说这种话了,现在说还有什么意义?”

    正说着。

    感觉有水花哗啦啦的打在窗外。

    靠,有水花!

    有水车来救我们了!

    我当即高兴道:“有水车来了!”

    她看着窗口那里,果然有水花喷上来,脸上露出喜色:“我们有救了!”

    我们急忙站了起来,看着外面,没有浓烟进来了,我两赶紧出了卫生间。

    然后我拉着她出来外面。

    外面这一头,还是着火的,楼道也还有火,而且浓烟依旧。

    我急忙拉着她回去里面,继续关门躲在卫生间。

    等!

    等了一会儿,外面,真的灭火了。

    冰冰真是一个胆大的女子,她没有害怕,没有抱着我,也没有牵着我的手。

    她定定看着。

    我问道:“你不怕吗?”

    她苦笑一下,说:“我遇到了好多次快死的状况,我早就做好了死的准备,又有什么怕的。”

    我问:“你死了你男朋友如何办?”

    她说:“他会随我去。”

    我问:“天底下真有那么傻的人?”

    她说:“他会的。”

    我说:“呵呵,我不太相信。”

    冰冰说:“我相信就够了。”

    我说:“好吧,我真羡慕你们这样的感情,唉,这才叫做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在天愿为比喻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冰冰说:“我祝福你,你也会找到的。”

    我看了看,说道:“走吧,出去吧。好像没事了。”

    冰冰说好。

    我两出外面。

    就在走往前面的时候,她突然叫道:“退后!”

    我啊了一声,往后看她:“什么?”

    她冲过来,推我走开,我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然后,我望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倒在了地上,是被阳台,没错,就是阳台,被一截阳台从上面砸下来倒在了地上。

    阳台居然被烧到塌下来。

    阳台里,连钢筋都没有!

    我急忙冲过去,从泥堆中把她扒出来:“怎么了你!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她睁了睁开一双美目:“我,我没事。”

    说完,她闭上了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