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0章 善良的眼神
    殷虹的手被我握住的时候,有点微微颤动,想要抽出,但是不是很抗拒,我就顺其自然的紧紧握住了。

    我说道:“你不要害怕,我们想办法,一定能让你逃离魔爪的,到时候,如果你愿意,你可以选择和我在一起,如果你不愿意,那你去寻找你的幸福,我都不会阻拦,可首先,你要逃离他的魔爪啊。”

    殷虹感激的也紧握住我的手:“以后的日子,我不敢多奢望,可是,我们真的可以吗?这么多年,他就像一个噩梦,挥之不去。每天,我让他辱骂,殴打,我不敢想逃过。我怕他找到我,杀了我,杀了我家人。”

    我说道:“邪恶盛行的唯一条件,是善良者的沉默。不要做沉默的羔羊,不要沉默,不要做软弱的羔羊,你想想看,你要这样下去一辈子吗,让他打你骂你,毁掉你一辈子吗?哪怕再给你很多钱,又有什么用呢?再说,将来如果他有一天被抓,你将也会被毁掉!懂吗?”

    殷红摇着头:“我已经过够这样的日子,这样的生活了。哪怕没钱,我都无所谓,我只求不要再过这样的日子!”

    我继续给她煽风点火:“你看,他最多只不过把你当成一个工具,你连一条狗都不如,他想打你打你,想骂你骂你!你看,你是狗!你愿意做一辈子的一条狗吗!以后,让你吃屎你也吃屎,你有钱,又有什么用,你有自由吗,你爱他妈?你这辈子还想嫁个你爱的人吗?你活着又有什么意义!拼一把,有赢的机会,翻身了,你就过上了人的日子,如果你愿意继续这样,你这辈子,真的真的,还不如没活过!”

    殷虹两行眼泪流下来。

    我说道:“来,我们想想,我也有一些在一些厉害部门的朋友,我们策划一下,我们怎么干掉他,你觉得怎么样。”

    殷虹鉴定的点点头!

    她同意了。

    我叫了一杯红葡萄酒,我自己喝。

    我点了一支烟,喝了一口酒,问道:“以前的事,我就不问了,我只问,你有没有他不法事情的证据?”

    殷虹点了点头,说:“有。”

    我高兴的问:“真的有吗!”

    她说:“嗯。平时他打人,砍下面的人,去交易一些什么的,我偶尔有偷偷拍下,就是为了想着有一天,能够让警察把他抓了。他以为我柔弱,不会想到那么多,就对我也没有什么防备。”

    我说:“这样子啊。”

    殷虹说:“他喝醉了后,什么事大都和我说,他们做的,除了跟我炫耀他,还是让我怕他,让我知道,我如果敢逃走,是什么代价。”

    我说:“以前你怎么就沾上这么个恶魔的?”

    殷虹说:“我爸赌钱,碰了高利贷,就是他们放高利贷,然后,我才高中,就这样了。”

    我说:“好吧。”

    我还以为她是出去出卖自己灵魂身体,然后被霸王龙一直占用的。

    殷虹说这点经历,轻描淡写,但表情里,止不住的流露出的悲愤。

    这段经历,可以说,几乎毁了她一辈子了。

    我喝了一杯酒,问道:“你喝酒吗?”

    她说道:“我刚才,自己在家喝了半瓶白酒。”

    我惊讶道:“我怎么不知道呢?”

    她说:“我喝醉是看不出来,脸上什么的都没有变化。”

    我说:“那你和我说了那么多,如果不是因为酒,估计你也不会说的。”

    她说道:“我不知道为什么,刚认识你的时候,就觉得你很信得过,你的眼睛让我看到的,是善良。我每天在那些人中,他们的眼神,无论笑得多开心,都去不掉的虐气,你没有。”

    我说:“这样也看得出来?”

    她说:“一个人好不好,看眼神就差不多了。”

    我说:“呵呵,人心隔肚皮,我就看不出来。”

    她说:“可是我还是害怕,我就算有证据,要是搞砸了,那怎么办?”

    我说:“你别怕,这不有我在吗!”

    她说道:“我就是害怕连累到你了。”

    我说:“你不要怕!有了证据,还怕什么呢?”

    殷虹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你想知道,他经常做一些什么坏事吗?”

    我说:“好啊。你是不是录着,给我看。”

    殷虹说道:“录着也有,你想看现场也有,我现在就可以带你去看。”

    我问道:“现场?现场看?什么现场看?”

    殷虹说:“十点整,他们去福鸿路福鸿酒家砸店打架。”

    我问:“什么意思?”

    殷虹说:“他们扩大到了那里,他带人去砸人家的店,打人,因为人家那边有另外一帮人罩着,他们要收了人家的地盘。”

    我说道:“好,可以去看看,拍下来。不过,他是老大,为什么还要自己亲自出面?”

    殷虹说:“他不是,幕后还有人,他只能是一个傀儡,傻傀儡。”

    我说:“难道说,还有老大?”

    殷虹说:“那些我就不和你说了,你知道了也没用,我也没有他们犯罪的任何证据,只有他的。”

    我说:“那好吧。那,你怎么知道他们十点要去打架的?”

    殷虹说:“他这些事,都和我说的。”

    我说:“好,带我去吧。”

    我们买了单,殷虹带着我去福鸿酒家。

    黑社会火拼,有意思。

    打的到了福鸿酒家。

    殷虹看来已经来了多次,她轻车熟路,带着我到了后面,从后面一个小小的铁门进去了,然后顺着无人的楼道,走上福鸿酒家的逃生楼梯上,上了五楼一个无人地方,可以从天井往下看到大厅,很大的地方,这里好,可以隐蔽着,看到一楼大厅的所有状况。

    上去后,我正习惯性的拿出烟来点,殷虹急忙说道:“不要抽烟!你点打火机,会有人看到,有亮光!”

    我这才突然醒悟,对哦,这样子,的确有人看到的。

    我看到下面,福鸿酒家的三四楼,这时候喝夜茶的还很多,殷虹说:“酒楼的生意很好,我男朋友就想找人把这酒楼给买了,但是人家老板不肯,叫了这里地方的一批人保护他们,上次来,有了一点摩擦,我男朋友说今晚找人砸了这里,逼着老板转让。”

    我说:“靠,黑社会就真的是黑社会,一点都不讲理。”

    殷虹说:“讲理就不是他们了。这里一层一层的,每天都办几场婚宴,办婚宴的时候,人很多,生意火爆,好多人提前订好几个月都订不到,甚至为了进来这里,改时间结婚的。”

    我说:“真有那么夸张吗?”

    殷虹说:“这里的婚宴服务,菜式,基本是这市里最好的。”

    我说:“什么叫基本?”

    殷虹说:“一千多这个价格。”

    我说:“好吧。”

    我拿出手机看了看:“十点多了吧。怎么还没来?”

    话音刚落,看到左边窗外楼下,一辆辆商务车停在马路的对面那里,车子都是无牌照的。

    我一看,就知道是黑衣帮那些人。

    十几辆车,估计有七八十人。

    那些人在一个人的带领下,浩浩荡荡的穿着黑衣向福鸿酒家走来。

    我说道:“来了。”

    带头的,果然就是霸王龙。

    霸王龙带着一大批人进了福鸿酒家。

    然后,整个福鸿酒家的服务员等人,如临大敌,看着这帮人进来了。

    霸王龙到了一楼,进来后,大声说道:“服务员,过来,过来!”

    服务员看了看这个强壮却满脸邪像的人,退后几步。

    霸王龙怒吼:“过来!”

    服务员脚步不听使唤一样,走过去。

    霸王龙身上,是真的有一股特别凶狠,强势,邪恶的霸气,他问服务员道:“你很害怕我?”

    服务员点点头,又急忙摇摇头。

    霸王龙说道:“你觉得我来这里干嘛?打你们的吗?”

    服务员摇摇头。

    霸王龙说:“还有空位吗?”

    所有人都看着楼下这群黑衣人,这群不速之客,大家都静着。

    服务员说:“有有,有。”

    连说了三声有,很颤抖。

    霸王龙问:“还有多少张空位置!”

    服务员看了看前台,前台翻了翻电脑,说:“十七个桌子。”

    霸王龙说:“都给我们兄弟开了!还有!如果还有空桌子,有人离开的,马上开给我们!”

    服务员急忙说:“是是是。”

    我看到二楼那里,有几个老板模样的看着楼下的情况,然后有个人在拿手机打电话。

    殷虹对我说:“那几个就是福鸿酒家的老板,可能打电话找人了。”

    我说:“找人?找黑社会来火拼吗?”

    殷虹说:“可能是。”

    霸王龙让自己七八十个弟兄都上楼,找空桌子坐。

    坐下后,服务员就过去问他们吃点什么,他们每个桌子,只点了一壶茶,然后大家坐着,玩牌。

    妈的,格子帮那些人的招数,原来这群无赖用得更炉火纯青啊!

    新的客人来了没位置坐,有位置的客人走了他们就去占位置,占着桌子,然后点了一壶茶,就这么耗着下去,老板非哭了不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