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9章 心地还是善良的女孩
    谢丹阳看我脸色不好,拉了拉我的手臂示意我不要生气,小声对我耳边说道:“他们是在考验你,考验,考验。平心静气,平心静气。”

    凳子也只是三个。

    谢丹阳让我坐在了她平时坐的位置,然后,谢丹阳自己拿凳子,碗筷。

    吃饭的时候,几个人都不说话,只有谢丹阳,笑着给她父母打汤什么的。

    然后她推了推我,示意我帮忙打汤。

    我不情愿,但还是要做,我站了起来,打汤什么的。

    谢丹阳父母却不会太感激,依旧冷冰冰的。

    然后,谢丹阳拿着她刚才买的一瓶酒出来开了,然后拿了几个酒杯,给我们倒酒。

    接着,推推我,让我道歉。

    我举起了酒杯,看着谢丹阳父母道:“叔叔,阿姨,我上次做的,全是我的错,其实,我真的是为了娶到丹阳,也许我的手段太过分了,太阴险了,但我爱丹阳的心是没变的,我不祈求你们两老能那么容易消气,可是,我今天来,是真诚的向你们道歉。希望你们能够原谅我的过错,就算不原谅,也不要那么气了,气坏了身体怎么办。好吧,我自己先干了,对不起。”

    然后我一饮而尽。

    但是谢丹阳父母却不为所动,还是谢丹阳软磨硬泡的要他们喝他们才抿了一点。

    谢丹阳对她父母说道:“爸爸,妈妈,张河也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你们就原谅他吧。我和张河,是真心的相互欢喜,我知道你们不喜欢他,因为他家里穷,可他对我真的很好,所以,才想了那样子,让你们伤心了。但是爸爸,妈妈,如果我嫁人,我嫁不到一个我爱的人,我也不会嫁的,你们逼我,我宁愿离家出走,去自杀,我也不嫁。”

    一听要自杀,两老慌了,谢丹阳妈妈说道:“呸呸呸讲什么呢你!”

    谢丹阳有点倔强的说道:“反正我就是这么想的。”

    谢丹阳妈妈说道:“呸呸呸,不许乱想!”

    谢丹阳父亲说道:“唉,你这孩子,就不让我们省心!”

    谢丹阳父亲又看看我,然后说:“吃饭吧,吃饭。”

    然后他拿起酒杯,喝酒。

    虽然没说什么话,但至少,气氛好了一点点,他们两老,有些无奈的被逼着承认了我的存在。

    吃过饭后,谢丹阳洗碗,和她妈妈洗碗做卫生。

    我坐在了客厅,和谢丹阳父亲看电视。

    谢丹阳爸爸问我道:“今天没上班?”

    他主动和我说话了。

    我呵呵了一声,说:“是啊,今天休息。”

    他哦了一声,然后说:“丹阳喜欢的人,我们不应该反对才是,可是你,你,你就算家里穷,没钱,条件不好,这些都算了,你也要作风正派一点啊!你在外面,名声也不怎么好,我们也见的。”

    我说:“嗯,对。”

    他说道:“该说的,不该说的,都最好不说了,你尽量好好对丹阳吧。可怜的孩子。”

    看他一副绝望至极的表情,真是好像把谢丹阳送进了牛魔王的手中。

    我不再说什么,因为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一会儿后,谢丹阳忙完了,然后出来,用纸巾擦手,然后对我说道:“我们走吧。”

    谢丹阳爸爸看看谢丹阳,问道:“去哪儿?”

    谢丹阳说:“送走张河。”

    谢丹阳爸爸哦了一声。

    谢丹阳妈妈问:“还回来睡觉吗?”

    然后她看看我。

    谢丹阳说道:“再说吧。”

    谢丹阳妈妈说:“回不回,在哪睡,都给妈妈打个电话啊。”

    他们已经绝望的默认了我们的关系,没办法了,都已经这样了,还能有什么办法。

    我和他们道别后,出了外面。

    然后和谢丹阳走出小区,走在街上,谢丹阳把手握住了我的手,说道:“吃饱了吗?”

    我说:“吃饱了。”

    谢丹阳说道:“是不是每次和我爸爸妈妈吃饭,都让你那么痛苦难受?”

    我说:“你知道就好,所以啊,求安慰。”

    谢丹阳说:“怎么安慰啊?”

    我说:“你说,还能怎么安慰啊。”

    她嘟嘟嘴:“不安慰。”

    我说:“不行。”

    她说:“你总是色色的哦。”

    我说:“那必须的,男人跟女人在一起,不色色的还能干嘛?你说你跟我在一起,你不也色色的。”

    她吃吃的笑笑。

    我说,“笑个屁,今晚,嘿嘿,你完蛋了。”

    谢丹阳说:“今晚不行了。”

    我说:“你要回家啊?”

    她说:“我来那个。”

    我说:“靠,真扫兴。”

    她说:“不过,我还有这个呀。”

    她扬了扬手:“你那么听话,我就让你高兴呀。”

    我高兴的点点头:“好啊!那我们找个窝,开始吧。”

    手机突然响了。

    我看了看,一个陌生的号码,打错了吧,我挂掉。

    可是挂掉后,又打了过来。

    我接了。

    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女声:“喂,你在干嘛,微信也不回复我?”

    是殷虹。

    我说道:“是你呀,我在逛街呢,没看手机。”

    她说道:“哦,你在逛街啊。”

    我说:“对,你有什么事呢?”

    她说:“我在外面,一个人坐着,喝饮料,想找你聊聊天,你有空吗?”

    我看了看谢丹阳:“这个,这个。”

    妈的,怎么能不去,不是为了所谓的美色,我是为了干掉霸王龙。

    我说道:“我去。你等我。”

    殷虹说:“我发地址到你手机。”

    我说:“好。”

    挂了电话后,我抱歉的对谢丹阳说道:“抱歉,我,我要去那里一趟。”

    谢丹阳问:“哪里?”

    我说:“一个朋友那里。女的。”

    谢丹阳冷淡的说:“哦。”

    我说:“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

    谢丹阳说:“你说吧,我都相信你。”

    我说:“我最近查一个事情,接触了她。就那么样子。”

    谢丹阳说:“那你去吧。”

    我抱了抱她:“不开心了啊。”

    她说:“没有不开心。”

    我亲了她的脸一下:“好了,我改天请你吃饭赔罪。”

    她说:“忙,反正你就是忙,哪有时间请我吃饭。”

    我说:“好了我会有的,那我先走了哦。”

    她也亲了我一下:“那你自己小心。”

    我对她挥挥手,然后走去打的。

    我自己小心。

    的确要小心,万一殷虹是已经知道了我身份,找人抓我起来呢?

    我决定等下过去好好看看,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按着信息上的地址,过去了,一家江边的咖啡店,不大。

    我在外面转悠了几圈,看了一下,没什么异常的人物,然后进店里,进去就东张西望看了一下,也没发现有什么可疑的人。

    然后上楼,殷虹就在楼上靠窗边的可以看江边夜景的位置。

    我过去后,坐下,说:“晚上好。”

    她对我笑笑:“晚上好。”

    我奇怪问:“大晚上的,还戴着墨镜吗?”

    她靓丽的脸上,戴着一副大墨镜,遮住了眼睛。

    她无奈笑笑,然后摘下眼镜给我看看,然后又戴回去。

    我看到的是,左眼上,青黑色的,看样子,是被狠狠揍了一拳的。

    我问道:“你,你的眼睛,怎么了?”

    她苦叹一声,说道:“我有男朋友的。”

    我说:“呵呵。”

    她问我:“你会不会听着,感到很失望?”

    我说:“有一点。他打你了?”

    霸王龙肯定打了她。

    殷虹点了点头:“他经常打我。”

    我说道:“为什么呢?”

    殷虹说:“他脾气不好。”

    我问:“为什么不离开呢?”

    看来,今晚她被打了,难受,找我来,坦荡心扉,找个自己喜欢的人来说一说心里的苦闷,这是人之常情。

    殷虹叹气,说:“离开不了。他会杀人。他是黑社会的老大。”

    我说:“那你要怎么办?”

    殷虹说:“只能这样下去。”

    我说:“你离开了,难道他还能找得到你?”

    她说:“那我家人呢?”

    我说:“全部离开!”

    她说:“哪有那么容易?我家人那么多,我能都带去哪。这里很大,可也很小,除非出国。我能带的走一家人么?”

    我说:“那,如果干掉他呢!不动声色的干掉他,让人都不知道是谁弄掉他。”

    殷虹问我:“你说找人干掉他?那更难了,他身边全是人,都很能打。”

    我说:“用正道途径干掉他,搜集他不法行为证据,然后弄到警察,让警察解决他!”

    殷虹把墨镜拿下,盯着我看了一会儿,问我道:“你怎么好像一点都不怕的样子呢?”

    我说:“因为,因为。”

    我开始发挥我的演技,然后,用我最深情的目光,告诉她:“因为,我发现我好像,爱上你了。”

    她有点娇羞的低了低头。

    我对着她说道:“你别怕,无论怎么样,我都站在你这一边的。我们一起去对付他,去承担!你觉得呢?”

    殷虹看了看我:“谢谢你,可是你不能卷进来。”

    这个女孩,心底里还是挺善良的。

    我说:“我不怕的。”

    她说:“很危险。”

    我说:“为了你,值得。”

    说这个话的时候,我还伸手握住了她滑嫩的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