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8章 谈判破裂
    谢丹阳开出了曲县后,问我道:“怎么了?”

    我说:“那女的真是不可理喻,狮子大开口,要赔偿五十万,才谈和,我不给,她还骂我。妈的我就回骂爆粗,结果我走的时候想要拉住我,还说是她地盘,叫人,我推了她一把,跑了。别让我们那里看到她,老子找人整死她。”

    谢丹阳皱皱眉头,说:“五十万?”

    我说:“五十万!五十万还不如让王普坐三年牢!”

    谢丹阳说:“这样好吗?”

    我说:“好不好去哪里弄五十万给她?”

    谢丹阳没说话了。

    我看着谢丹阳,问:“如果我被关三年,让你找五十万救我,你找吗?”

    谢丹阳说:“我去哪里有那么多钱呀。”

    我说:“那你的意思就是说,让我住够三年得了?”

    谢丹阳说:“我尽力而为吧。”

    我过去亲了她一口:“就知道你好!”

    谢丹阳说:“我要开车呢。”

    我笑着说:“不如别开了,我们来玩点刺激的游戏。”

    谢丹阳问:“什么刺激点游戏?”

    我说:“例如动啊动什么的,在车上震啊震什么的。”

    谢丹阳脸一红:“不要!你不要脸!”

    我哈哈说道:“就不要脸。”

    谢丹阳问:“那我们接下来去哪儿?”

    我说:“随便转转吧,反正都出来了,这里有哪里好玩的。”

    谢丹阳说:“龙隐寺。”

    我问:“什么龙隐寺?”

    谢丹阳说:“寺庙,去走走吧。”

    我说:“走走可以,但我不想拜。”

    谢丹阳说:“在山上,还可以,去看看吗?”

    我说:“那走!”

    开去了龙隐寺,其实不远。

    很快到了。

    到了龙隐寺后,两人上去,周末,天气好,挺多人的。

    转了一圈后,觉得也没什么好玩的,因为烧香我们不去,人挺多的,很虔诚的拜着。

    不过这些,都不关我们的事。

    拍了几个照片,我们就走了。

    开车回市的路上,我接到了方洁律师的电话。

    接通后,她马上问我:“你为什么去找罗拉也不和我说一声?”

    我奇怪道:“你怎么知道了?”

    她说:“我就知道了,为什么要去找她?”

    我说:“唉,王普也说让我去找找,因为呢,他不想背负这个强x犯的罪名。更不想入狱,所以就找我去和女方谈啊。”

    方律师说道:“你为什么不和我说?去找她为什么不和我说?”

    靠,听起来,她貌似生气了啊?

    为什么要生气啊。

    我说道:“不是,你生气了吗?”

    方律师说道:“你现在可以过来我这里一趟吗?”

    我说:“好吧,我过去。”

    挂了电话后,谢丹阳问道:“又是哪个红颜知己啦?”

    我说:“没哪个红颜知己,律师。给王普请的律师,我自己跑去找罗拉,她生气了。靠。”

    谢丹阳问:“女的?”

    我说:“对。”

    谢丹阳又问:“很漂亮?”

    我说:“对。”

    她又问:“比我漂亮吗?”

    我说:“何止比你漂亮,你看你,脸那么圆,到处都圆,和人家哪能比啊。”

    她有些生气了:“你下车,自己走路去!”

    我说:“行啊!你停车!”

    她假装要停车,踩了刹车后,然后又踩油门,然后空出右手给了我一拳:“恨死你了!”

    我说:“恨就恨,千万别自己气死啊。”

    她说:“坏。”

    我说:“好了好了,晚上请你吃饭。”

    她说:“不,晚上和我家人吃饭。”

    我说:“和你家人吃饭?我,我不想和你家人吃饭可以吗?”

    她说:“你今早答应我了啊!”

    我说:“好吧好吧,那要去买点什么东西去给你两老道歉啊?”

    她说:“我等下去买,你去见你那漂亮的女律师去吧!”

    我说:“哈哈这个可以有。”

    车子到了律师事务所楼下,我下车,她去买东西了,举了举手指,示意电话联系。

    上了律师事务所。

    在方洁律师的办公室,我见到了还余怒未消的方洁律师。

    我进去后,就问:“律师,你气什么呢?”

    她说道:“你绕开我,去见她,你有那么急吗?”

    我说:“不是的,你听我说,首先呢,王普想跟人家和解,不想担负任何罪名。”

    方律师打断我的话:“你怎么知道官司会输!”

    我说:“你自己说判缓刑,那就是说,也担负了这个罪名了。”

    方律师说道:“她这么对你的朋友,你还对对方妥协求和!这还滋长了这种不良之风,如果她拿到了钱,她就是胜利的一方,正义输给了邪恶!抱歉,我是律师,我本不该说这样立场偏颇的话,可你的所作所为实在让我生气!”

    我说:“好了好了你也别气了,我这不是着急吗。你知道我和她会面的结果是怎么样吗?”

    她问道:“什么?”

    我说:“靠,她举了一个手掌,五十万啊!要我给她五十万!你说她是不是疯了?”

    她说道:“是你先疯了,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去找她!”

    我说:“好吧,但你做一个律师,应该心平气和,那么生气干嘛?”

    她说道:“是吧。”

    我问道:“那你告诉我,有几成把握,能赢?”

    她说:“很高的把握。”

    我说:“好,我就相信你。”

    她说:“谢谢。如果你请我,你就要对我百分百的信任。你这么做让我很生气。”

    我说:“好了好了对不起了,以后不干这种事了,妈的那个女人,让我再去求我死都不会去啊!太恶心了。”

    方律师说道:“以后,我希望你不要再接触她,关于证据的搜集,我自己懂得怎么做。”

    我说:“好了好了,以后我不干这蠢事了,那,我可以走了吧。”

    我下了楼,深呼吸一口。

    出门口后,就给谢丹阳打电话,她说她还在买东西,很快就回来。

    然后我等啊等,等了大半个钟后,她终于来了,我上车后,非常的不高兴:“很快!你自己看看,很快嘛!”

    谢丹阳说:“路上有点堵嘛。你看你啊,一点都不成熟,总是那么幼稚的样子。”

    我说:“幼稚就幼稚吧,我本来就幼稚,你让我等那么久,还说什么我不成熟,你以为成熟就不发火,不骂你了吗?幼稚!”

    谢丹阳朝我做了个鬼脸。

    车子开到了谢丹阳家的小区。

    唉,在谢丹阳父母眼中,我就是一个花心的男人,而且出口成谎,他们已经不信任我了,还要我去讨好他们,真是太委屈我了。

    我说道:“接下来的这顿饭,又可以列入我生命中最难受的饭局之一。”

    谢丹阳拿着东西塞进我手里:“走了啦!”

    我看着手中的什么脑白金什么的,说:“你父母也真够难哄的,话说,不光是我的,估计你父母介绍的那么多给你,很多他们自己都不待见的吧。”

    谢丹阳说:“对呀,他们自己都很嫌弃。”

    我说:“让他们满意的,难找啊。就是刘德华他们都会嫌弃。”

    谢丹阳说:“刘德华太老,又没空陪家人,太帅,太有钱,受到外面的诱惑太多,怕受不住。太有名气,媒体天天跟着,活着太有压力。我妈说的。”

    我说:“靠!你妈真无聊。”

    谢丹阳说:“为我的婚姻操碎了心。”

    我说:“郭德纲他考虑吗?”

    谢丹阳说:“没有。说生出来的孩子不好看。”

    我笑了:“哈哈,你妈太有意思了,话说,我觉得你年纪也不是很大啊。”

    谢丹阳说道:“你是不知道女人的危险年龄。”

    我问:“什么危险年龄。”

    谢丹阳说:“女人到了二十五岁,就越来越贬值,因为容貌越来越老。就越来越担心。好多女人过了二十五,就自降要求条件,以前想都不想的四十岁的,比自己大十几岁的,都会考虑在范围之内了。”

    我说:“唉,都难。”

    提着脑白金,上楼,举步维艰,走到了她家门口,然后按门铃,她按的。

    开门的是她妈妈,高高兴兴的喊着宝贝女儿迎接进去。

    然后一眼看到我,当即脸色不好看。

    我呵呵了一下,陪着笑脸叫道:“阿姨好。”

    她哦了一声。

    也不叫我。

    谢丹阳拉了我一把:“进来呀!”

    我进去,换了鞋子。

    谢丹阳的父亲正在看电视。

    看到我进去,谢丹阳父亲看到我后,也不甩我好脸色。

    嗯,我理解他们,原本以为自己准女婿,身家几百万,到处出去吹嘘了一阵时间后,结果被戳穿了,那种惨烈难受的心情,从高楼楼顶掉到地上的心情,可想而知。

    我进去后,叫了一声叔叔。

    我觉得我叫得很甜。

    他也哦了一声。

    然后我把脑白金放在桌子上,他看也不看。

    谢丹阳妈妈叫道:“吃饭了。”

    进来就已经闻到了饭菜的香味,我哎了一声,谢丹阳笑着看看我,然后拉我过去。

    可我过去后,看到谢丹阳妈妈拿着碗筷上桌,桌子上只有三副碗筷,当即,我脸色马上不好看了。

    靠,妈的,这不明摆着欺人太甚吗!

    都已经做好饭菜,看到我进来,上碗筷还故意只有三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