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6章 很难搞定
    和人家所长道别了,然后出来外面。

    上了车后,我问贺芷灵:“表姐,什么时候可以安排我和那个女的见面?”

    贺芷灵问道:“你刚才说我丑?”

    我说道:“唉那不是在人家王普面前,逗逗他让他心安,所以瞎扯的,我知道你大人有大量,不会在意的。”

    贺芷灵说:“我是小人。”

    我说:“不要这样子嘛表姐。”

    贺芷灵说:“道歉。”

    我说:“好,对不起表姐,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她说:“我不要口头上的道歉。”

    我问:“你什么意思,又要钱啊?”

    贺芷灵说:“请我吃饭。”

    我说:“不是啊!你是不是,又是那几千一餐的。”

    贺芷灵说:“不愿意算了。”

    我急忙说:“愿意愿意,我愿意!”

    贺芷灵踩着油门往前开。

    又是那家贵死人的饭店,又是那些菜。

    我不会心疼了。

    因为我知道此刻心疼毫无意义,上菜,狂吃狂喝。

    就像是,被强j明知道反抗毫无意义,那不如享受吧。

    吃着喝着,我抬起头,发现刚才说去洗手间一下的贺芷灵不回来了?

    搞什么?

    我打她电话,她说道:“我有事先走了,你买单,明天下班后找我。”

    然后直接挂了电话。

    妈的走也不说一声。

    行吧,走就走吧,我吃。

    我喝。

    吃饱喝足,回去睡觉。

    微信有殷虹给我的信息呢。

    我打开一看,殷虹发过来,问:睡了吗?

    我回复:刚回来,准备睡觉,你呢?

    殷虹回复:也是准备睡觉了。

    我回复:那好吧,晚安。

    殷虹语音过来:你能不能陪我聊聊天?

    我回复:可以啊,你想聊什么。

    殷虹问道:你每天过得开心吗?

    我说:还好吧。

    殷虹问:如果让你去做一份工作,很有钱,可是你很压抑,很苦,没有自由,没有尊严,你愿意吗?

    我问:这是做鸭吧。我肯定不愿意啊。

    殷虹回复了一个笑脸。

    然后又回复:我有点困了,晚安。

    我只好回复晚安。

    靠,我是不是说错什么了。

    看了看,也许会生气吧。

    算了,有空再哄吧。

    周末。

    贺芷灵给了我一个人的电话,说那个电话是那个女孩的姑母,让我去见那个女孩的姑母,和她谈谈,然后让她姑母和女孩说说,然后给钱和解。

    女孩从小父母双亡,是姑母带大的,贺芷灵说,她应该会听她姑母的话。

    不过,贺芷灵自己也不希望我去跟这种人妥协,但没办法,如果不妥协,王普就有可能被扛着强x犯的罪名过一生了。

    哪怕是所谓的缓刑,都是强x犯。

    所以,最好还是和解。

    只要她改口说两情相悦,什么都好了。

    女孩的资料,都在我手上了。

    叫罗拉。

    真佩服贺芷灵,资料很详细,在哪儿出声,读书,什么的都有。

    甚至是毕业后出来工作,哪家公司,性格什么的都描述有。

    性格,偏执,有些阴沉,还古怪?

    先去找她姑母吧,上面有她姑母的住址和电话。

    我先打了电话,但是是关机的。

    我只能按着位置去找,在曲县的街上。

    曲县离市里还有三十多公里,我自己去车站坐车。

    不过,在公交车上,接到了谢丹阳的电话,她打过来,惺忪的问我在干嘛。

    我问道:“还没起来啊。”

    谢丹阳说道:“今天周末啊。”

    我说:“那都八点多了,你还不起来。”

    谢丹阳问道:“起来干嘛呀,我想问你,今天好不容易出太阳了,我们去哪里玩吧。”

    我说:“我没空。”

    谢丹阳问:“我知道你今天休息,你去哪没空?”

    我说:“我去曲县。”

    谢丹阳问:“我也去!”

    我说:“我去办事的。”

    谢丹阳说:“我不管,反正我就去!”

    我说:“我都快到车站了。”

    谢丹阳说:“好不好了啦,我也要去嘛。我开车去,我们开车去!”

    我说:“那好吧,你来吧。我在汽车东站,快点。”

    谢丹阳说:“我很快到,汽车东站有麦当劳,你去打包吃的给我好不好。”

    我说:“好好好,快点快点!”

    在汽车东站门口打包了两份麦当劳早餐,然后在门口等她,大约二十分钟后,她到了。

    我上了车,看她头发有点乱,我说道:“靠,头发也不弄一下!”

    谢丹阳说:“那你一直催我。”

    她拨弄了两下头发:“很乱吗?”

    我说:“还好了,凌乱美。你的早餐。”

    她看了看,问道:“没有奶哦。”

    我说:“只有豆浆。你那么大了就不要补了嘛。”

    她说:“那你买豆浆补你吗?”

    她自己说完,扑哧的笑出来。

    我说:“色狼。”

    我捏了一下她的脸,“快点吃,快点走。我要办事。”

    她吃着,问道:“你要去干嘛?”

    我说:“我想去找个人。你认识王普吗?”

    谢丹阳说道:“认识呀,你去找他妈?”

    我说:“不是,他被人告了,强x。我现在去找那个女的家人谈谈,让她说是什么两情相悦。”

    谢丹阳惊诧道:“怎么这样呀?”

    我说:“怎么不这样,例如我今晚和你什么了,然后你起来后,和我吵架,然后不爽我,觉得我不把你当一回事只是拿你来玩玩,然后还被我骂,就愤怒之下去告我。就是这样了。”

    谢丹阳说:“愤怒也不要去告呀。”

    我说:“谁懂呢。”

    谢丹阳说:“可能睡过了后,觉得他是花花公子,坏蛋,就去告他妈?”

    我说:“那个女的听说品行也不怎么行。不懂了,先去看看再说。”

    谢丹阳吃完,开车去曲县,三十多公里,导航过去。

    谢丹阳说道:“我找你其实是为了其他事。”

    我说:“趁着今天我休息,拉我去见你父母,哄你父母,是吧?”

    谢丹阳笑笑。

    我说:“先把事情办好再说吧。”

    我看着窗外风景,昏昏欲睡,然后就睡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谢丹阳叫我,我昏昏欲睡中醒来,看着窗外,好像到了街上了。

    我问道:“到了?”

    谢丹阳说:“到了。”

    我说:“找街上门牌号264号。”

    谢丹阳开着车往前找。

    走不到三十米,看到264

    是一家开装潢店门面的,然后我下车一问,说这栋房子的女主人就是我要找的人。

    然后,我从车上拿着已经准备好的两盒礼品上楼去了。

    上了楼后,我叫了两声有人吗,有人回应了。

    二楼大厅那里,有个阿姨在织毛衣,我看应该是这个阿姨了。

    我过去,对她笑笑:“阿姨好。”

    她奇怪的看着我,问道:“你找我吗?”

    我说:“对啊,阿姨,请问您姓陈吗?”

    她点点头:“对啊。”

    我说道:“哦,我找的就是你。”

    她奇怪问:“你找我什么事?”

    我说:“哦,是这样的,我呢,是罗拉的那个男朋友的朋友。”

    她一下子沉下脸来,说道:“他对罗拉做了那事,还说什么男朋友!不是男朋友!罗拉自己有男朋友,罗拉就是傻姑娘!不懂看人!被人给骗了!”

    看来,她都知道了啊,罗拉是和她说起过了。

    我陪着笑脸,靠近盛怒的她,把礼品放在桌上,说道:“陈阿姨,你听我慢慢说,好吗?”

    她怒道:“把你东西拿走,我不待见你!”

    我说道:“阿姨,让我把事情前因后果都说清楚,如果你听完了赶走我,我一句话不说我马上走,你看可以吗?”

    她板着脸,说:“你说!”

    我想坐下,她却说:“站着说!说完赶紧走!”

    我清清嗓子,说道:“那好吧。阿姨,我开始说了。首先呢,罗拉有男朋友,但我的朋友王普,是不知道的,他认识了罗拉,就追求罗拉,罗拉自己呢,也愿意出来,和王普玩。”

    陈阿姨打断我的话道:“什么叫愿意出去?她是被骗出去的,她就是没有社会阅历,傻,被人家骗出去!你那朋友就不是好东西。”

    我笑笑,我脸上笑,心里想骂她。

    我说道:“然后呢,她就出来了,和王普也玩得挺好,后来呢,王普一直就以为她没男朋友,她也不说,就这样,两人有了关系。”

    陈阿姨不爽道:“什么叫以为她男朋友她也不说?你这话意思说成了是我们家罗拉骗了你朋友!”

    我心里想,本来就他妈的如此。

    我说道:“那也不能这么说。”

    陈阿姨咄咄逼人:“我看你就是这么想!”

    我说:“现在发生这种事,相信罗拉不好受,我们王普也进了看守所,被抓了。”

    陈阿姨说:“他活该!他就该为他的行为付出代价!罗拉和她男朋友,都要谈婚论嫁,还搞这么一下,还好她男朋友不嫌弃!”

    我说道:“阿姨,其实我说句话啊,罗拉啊,估计就不怎么喜欢她现在的男朋友,所以才愿意跟着王普玩。”

    陈阿姨说道:“你说什么呢你?我听说,那个强x犯,自己搞了个破公司,要什么没什么的,你知道罗拉男朋友多有钱吗?他家在镇上开了好几个厂!罗拉会愿意跟那个穷强x犯吗,还不是被骗的!”

    妈的,看来很难搞定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