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5章 倾国倾城的对象
    王普徐徐的抽了一口烟,然后深深的吐出来,说道:“爽啊。”

    我说:“再来两瓶清江啤酒更爽。”

    王普说:“是啊,好想出去啊。”

    我问道:“言归正传吧,没多少时间给我们浪费了,说,怎么回事。”

    王普说道:“律师没和你说嘛?”

    我说:“说了,但没那么详细。我想知道,她到底为什么要告你啊?”

    王普说:“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你说我之前和她谈的好好的,也走到了那一步,那晚她也乐意和我去开房,结果在那个的时候,她也没有什么抗拒,就说这样不好这样不好,后来有了什么了,第二天,她说我怎么她了,以后就要我负责了,还有,想问我借钱。”

    我问:“借钱?”

    他说:“对,借五万。我就说,妈的我和你很熟吗,睡个觉借五万了?她就发火了,说我不爱她什么的,和我吵了一架。后来她去告我了,我都不懂她到底想什么。”

    我说道:“那你和律师说这个事吗?”

    王普说:“说了,律师说,借又不是敲诈,她也没说如果不借就去告我的这样的话。再说,如果那女的否认说她没说过,没有第三人证明,没用。“

    我想了想,也是,她只是说借钱,也没有敲诈啊,没有说你不给我我就去告你之类的。

    我郁闷道:“你怎么摊上那么一个人啊。”

    王普说:“我怎么知道她到底怎么想的。”

    我说道:“你知道她有男朋友吗?”

    王普说:“靠,不知道!”

    我说:“唉,麻烦,真是麻烦。她有男朋友,她本就不是个品行好的人,然后吧,吃着锅里的看着碗里的,她对她男朋友不满意,在外面拈花惹草,你动了她,她想把自己的责任推到别人身上,可是你却冷漠了她,这是一个原因,另外的原因就是借钱不给,估计发火了。”

    王普说:“他妈的,鬼知道她一起来就找架和我吵,还说借钱,我说你出来卖吗?”

    我说:“唉,是的,所以她告你了。我想,她其实还是对你有点感情的,但你这么对她,她恼羞成怒啊。”

    王普说:“个屁感情,有感情为什么直接问借钱,不给就告我。”

    我说:“反正她想的确实很复杂啊。”

    王普说道:“我鬼知道他想什么,我只知道她想弄死我!”

    我问道:“她想弄死你?”

    王普说:“她本来就是一个品行不端的人,什么恼羞成怒告我,是有一点这种心理,但最深层的原因还是,因为她觉得我不够爱她对她好,所以她要告我,最终目的绕来绕去还是她想要钱!”

    我问:“她想要钱?”

    王普说:“你想想看,发生了关系,跟我拿钱,说我的就是她的,要控制我,我不给,她就告我。这个女人很阴险的,她不会主动提出来,说要钱,那样就是敲诈,她就这样子,不说,明摆着让我给她钱才放过我这一马。”

    我靠,这招确实高啊,她不说不给钱就告你,也不是敲诈勒索,反正就是让王普自己愿意给她钱。

    我说道:“唉,你自己也是,谁让你先玩弄人家的感情在先。”

    王普说:“开始不都是真心实意的想谈对象嘛,但后来,我发现她这人挺复杂的,很有心机,心机表啊。后来干脆想,反正都付出了那么多,骗出来上了甩了算了!谁知道,被她倒打一耙!”

    我举起中指骂道:“你这个贱货,你也不是好东西,你被抓也活该了靠!妈的都觉得人家心机了,都不想和人家谈下去,你还动人家,然后第二天裤子都没穿就要甩人家,你也是真活该了!”

    王普说道:“靠!兄弟,现在这时候你还骂我,等我出去了再骂行吗!”

    我还不解气:“真是猪撞树上了,你撞猪上了!靠!我真不想理你。天下女人多的是,实在不行,我给你钱,去找模特,一夜,好吗?”

    王普说:“好是好,可先让我出去先才能找啊。”

    我说:“你想出去,太难了。”

    王普说:“不是啊,刚才你不是说律师说我不会被判刑什么吗?”

    我说:“那是安慰你,哄你玩的!靠,不会判刑?开什么玩笑?”

    王普说:“兄弟,你要救我啊,我要是去坐牢几年,这辈子就完蛋了啊!”

    我说:“我不在想办法呢,出去了我去找你的那个女的。我找她谈谈,看她到底想怎么样?”

    王普说:“五万哦,还能怎么样?”

    我说:“五万就五万吧,好过被关几年。”

    王普问道:“你知道她是谁,她在哪吗?”

    我说:“不知道,但有人知道,有个神通广大的人,可以找人帮我找她谈谈。”

    王普说道:“谁呀?”

    我指了指外面。

    王普说:“你有她罩着,这辈子过得真他妈好。我也想找这么一个对象。”

    我说:“她不是我对象。”

    王普说:“那她一定对你喜欢,不然不会对你那么好。”

    我说:“我和她是相互利用的关系,总之,个中缘由,很他妈的复杂啊。说来就话长了,你想不想听。”

    王普说道:“不想。我说,你是怎么打算弄我出去的?”

    我说:“首先,第一步我已经请了律师了,放心,方洁律师你见过了,律师中的战斗机。第二步,我找那个女的谈谈,如果五万搞定,就搞定她,如果不行,那就干到底。然后第三步,让你说我的那个对象帮忙走走路子,看能不能通通关系,让你在看守所过得好点,就算是真的被判刑入狱了,也让你在铁窗里过得好一点。”

    王普皱着眉头:“想到要被关监狱,我想哭啊!”

    我说:“不想死就好。振作起来,放心吧,未来是我们的。一个小小的女人,我看她有多大本事了?”

    王普说道:“千万别小看了女人。”

    我说:“我就小看她怎么了,再说了,反正坐牢的不是我。”

    王普说道:“妈的能不能正经一点,老子现在是在坐牢呢!”

    我说:“一直就很正经认真好吧,唉,你这小子也真够有意思的,玩进监狱里面来了。”

    王普说:“再给我一支烟。”

    我说:“整包都拿去吧。”

    他摇头:“我哪敢要,被查出来,要打死我。我刚进来,还没混熟呢。”

    我说:“好吧,我问问我对象,看能不能给你弄点什么特权之类的,也让你这几个月好过一点。”

    王普感激说道:“贱人,你的大恩大德,老子没齿难忘。”

    我说:“说白了,当年要不是看在我在学校一穷二白,你还对我不离不弃的份上,我还不理你了。”

    王普说:“你不会是这种人,哈哈。”

    我说:“好了,你好好享受监狱时光吧,我走了。”

    王普说:“别那么急啊,陪我聊聊吧,详细细节还没说呢,你有钱给她么,如果五万?”

    我说:“砸锅卖铁也要弄够啊。”

    我心里已经盘算好了,让贺芷灵帮忙走关系,然后钱先借贺芷灵。

    王普说:“五万我倒是有啊。”

    我说:“算了先不用先,我出去看看情况再说。”

    正说着,贺芷灵推门进来:“该走了!”

    我急忙说:“哦哦马上出来。”

    王普说道:“走了啊?”

    我说:“送君千里终有一别,我走了,你好好保重。放心,我会好好帮你的啊。”

    王普无奈的看看我,然后叹叹气,说:“唉,走吧。”

    我锤了他一拳:“别这样兄弟,死不了你的,咬咬牙也就过去了,放心了你!”

    他说道:“走吧。赶紧的,帮我啊。”

    我说:“知道了,我也舍不得你在这里,我找人陪喝酒都没有。”

    王普说道:“我就怕你有了那个倾国倾城的对象,把我都给忘了啊!”

    王普看着贺芷灵。

    我指了指贺芷灵:“她倾国倾城吗?不会啊,丑的很。”

    王普急忙封住我的嘴,在我耳边说道:“妈的还要靠人家帮忙的呢!拆桥也要先过河啊!”

    我说:“你他妈还懂拆桥先过河,你骗那女孩到床上的时候怎么不会想那么多?”

    王普说道:“我怕我是过年都要在这里过了。”

    我说:“不会在看守所过的,我尽量努力吧,看能不能早日开庭,送你去监狱里过。”

    王普骂道:“闭上你那臭嘴!你给我滚啊!”

    我对他挥挥手:“真走了,保重。”

    出来了外面。

    然后我对贺芷灵说道:“表姐,你说,要不要和人家所长说一说,照顾照顾王普啊。”

    贺芷灵说道:“已经说了,让他来做勤杂工,每天去厨房帮忙做菜,和几个做菜的犯人一个牢房,不会那么苦。你那两万我不会白拿。”

    我说:“哎哟表姐,你真是太好了,不过,你给了人家所长什么好处。”

    贺芷灵说:“几条好烟,但我还给了他们的上面一些好处,花了差不多一万吧。”

    我说:“这么说,我这钱花的挺值的?”

    贺芷灵说:“你如果有十万,那更值。”

    我说:“呵呵那算了,我没那么多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