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4章 看守所
    贺芷灵说道:“如果女方承认自己和王普是谈恋爱,法院认为他们两人是恋爱关系或者其他关系,且王普认罪态度好,犯罪未造成严重后果,犯罪情节轻微,法院就有可能判处你朋友强j罪罪名成立但是免于刑事处罚,就是说判他有罪但是不判刑罚。你的朋友犯罪了最后得到对方的原谅了,法院就判强j罪但免除刑罚。但这需要你自己去跑了,祝你好运。”

    两万块,我能见王普一面,还能和那个女的见见面聊一聊,用钱来收买她,然后弄王普一个有罪但免于刑事处罚,很好啊!

    真是个聪明的女人,可以这么干!

    我当即同意:“好!”

    贺芷灵说:“那先去买单了吧。”

    我去买了单。

    然后跟着她出去。

    出去门口后,贺芷灵第一句话就是:“去取钱来给我啊。”

    我说:“可是你还没带我见王普啊?”

    贺芷灵脸色一沉:“你怕我骗你?”

    我说:“不是了,但是,但是一手交货一手交钱的嘛。”

    贺芷灵说:“不愿意算了。”

    我急忙喊道:“我愿意我愿意!”

    妈的,我都是被她牵着鼻子走的。

    当我去取钱来给了贺芷灵,她却上了她车子。

    我急忙问:“你去哪?”

    她说道:“回家,准备睡觉。”

    我问:“靠,那我呢?”

    贺芷灵说:“我怎么知道你去哪?我家不欢迎你。”

    我说:“我说你收了我的钱,也不替我安排啊?”

    贺芷灵说:“明天等消息。”

    我说:“记得啊!你不要忘了啊!”

    贺芷灵不耐烦的回眸看了我一眼,然后开车走人。

    回家睡觉?

    我看了看时间,这才几点啊,就回家睡觉?

    我手机响了,是烈马打来的。

    我接了电话。

    烈马说道:“我刚才出去办事,路过那个牛肉饭点。就进去吃饭了,在楼上包厢,看到龙哥和殷虹他们也来了,但是龙哥看来心情不好,刚进来就打了殷虹几个耳光。”

    我急忙问:“干嘛打她啊?”

    烈马说:“我不知道啊,我就问你,是不是你接触她,让龙哥知道了?龙哥这人是不会让任何男人接触殷虹的。要是知道了,你自己要惹来大祸,殷虹也有可能被打死。”

    我说:“那么严重!”

    烈马说:“你和她如果有什么需要交往的,最好不要用龙哥知道的通信方式。”

    我问:“这是怎么做?”

    烈马说:“办新卡,用别的龙哥所不知道的卡,或者软件来联系,不然的话,被查出来,后果很严重。”

    我倒吸一口凉气,我还和殷虹一直含情脉脉的玩短信呢,靠,看来不能用我和她的号码发了。

    那怎么办呢?

    只能用微信,或者扣扣了。

    我问道:“龙哥干嘛要打殷虹的?”

    烈马说:“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龙哥打殷虹很正常,他这人,喜怒无常,有暴力倾向,一个眼神不合意,他都可能动手。”

    我说:“靠,那么变态。”

    烈马一再叮嘱我小心后,他挂了电话。

    如果不能用短信联系殷虹,那我用什么联系殷虹?

    在床上,我翻来覆去,老是想着殷虹,然后,我小心翼翼给她拨过去了一个电话。

    响了好几声,她没有接,我想挂断的时候,她接了。

    她弱弱的问:“喂。找我什么事?”

    我问道:“你睡了吗?”

    她很虚弱的说:“睡了。”

    我说:“哦,没什么事,就是想说,你有微信吗?”

    她说:“有。”

    我问:“能不能发过来给我。”

    她说:“嗯。”

    我说:“好了没事了,你睡觉吧。”

    她嗯了一声,挂了电话。

    然后不多时,她发来了她微信。

    我加了她的微信。

    她通过了验证,然后给我回复了一个笑脸。

    我回复:不是要睡觉吗?

    她回复:被你吵醒了。

    我心想,今天被打了,心情估计不好,所以早早睡下,不过既然吵醒了,那就温暖温暖她吧。

    我回复:抱歉哦,我不知道你已经睡着了。

    她回复:没事的。

    我回复:以后我们就通过这个联系吧。

    她回复:好啊。

    我回复:你头像看着像是那些卖面膜的。

    她回复:像吗?

    我回复:是啊。对了,你晚上都睡觉那么早啊?

    她回复:偶尔看电视呢,你呢?

    我回复:我看电视我看不下去。电影也看不下去,很少。我去电影院就犯困,想睡觉。

    她回复:那你看什么多一点?

    我回复:平时无聊看百~万小!说,喝酒。

    她回复:那你以后的对象找你陪她吃喝逛街看电影,你怎么看?

    我回复:我睡着看。

    她回复:哈哈你怎么这么萌啊。

    我回复:有吗?

    她回复:你好搞笑。

    我看了一下她朋友圈,然后回复道:有个照片,你抱着个小男孩拍照,好可爱。

    她回复:不行吗?长得很可爱,我就跟她合影了。

    我回复:我遇到小孩都不喜欢我的。

    她回复:你太丑,吓到了小朋友吧。哈哈。

    我回复:我觉得我不会很丑啊,至少看着顺眼,不会欠打。

    她回复:我就看你挺欠揍的。

    一会儿后,她回复:本来心情不怎么好的,和你聊了一下,开心了许多,谢谢你。

    我回复:嗯,好晚了,还是早点睡吧。

    她回复:睡了,晚安。

    我回复:晚安。

    我感觉我们的关系,又更近了一步,殊不知,我却是用泡妞泡她到手的方式,然后用她来给我利用。

    干掉霸王龙。

    尽管这个很难,但是只要有机会,就可以去试试。

    次日起来,去上班,无聊的上班,然后下班马上先找贺芷灵。

    贺芷灵让我去河西等她。

    王普是被关进河西那边去了吗?

    到了河西,一家工行前,我在那里等她。

    不多久,她开车过来,把我接上了车。

    我问道:“是去见王普吗?”

    贺芷灵问道:“不想去了吗?”

    我说:“想啊。真的能见吗?”

    贺芷灵说:“他又不是什么杀人犯,什么重大刑事案犯,我可以通通关系。如果他强x杀人碎尸,那就是本事再大也见不了了。”

    我说:“你能不能说点好的,他怎么会杀人碎尸?”

    贺芷灵说:“品行不端的人,朋友品行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说:“妈的跟你讲话真是要气死人。哎,能不能买东西进去见他?”

    贺芷灵说:“你以为去医院看病人?”

    我说:“好吧,那。”

    她说:“别问了,我不想说话。”

    我只好闭嘴了。

    车子开到了河西的一所名大学前,然后往里面小路开,开了十几分钟,绕过一个三岔路口,到了一个看守所。

    对,是看守所。

    贺芷灵开车到看守所门口后,下车打了一个电话。

    不多时,一个男的出来,然后和贺芷灵寒暄了一下,带着我们进去了。

    那个人把我们带着到了一间小房子,然后说:“你们稍等一下。”

    那男子走后,我问贺芷灵:“这个穿得跟我们在监狱差不多的人,是什么的干活?”

    贺芷灵说:“所长。”

    我说:“靠!所长都对你那么毕恭毕敬啊!”

    贺芷灵说:“难道要对你毕恭毕敬?”

    我说:“我就问问,你今天吃炸药了,动不动就想和我吵架?”

    贺芷灵说:“想到你们那德性我就不高兴。”

    我懒得理她,坐着靠着墙,看着外面。

    看守所,也是高墙,也是看起来跟监狱差不多一样的气氛啊。

    压抑。

    几分钟后,门开了,有人进来了。

    是王普!

    确实是王普。

    我急忙站起来,走过去,我没抱住他,看了看,消瘦了不少。

    我说:“这下好了,真是为女人消得人憔悴。”

    贺芷灵从我们身边出去了外面。

    那个所长在外面关上了门。

    我和王普在小屋子里了。

    我说:“坐啊!怎么,被关着都不会讲话了?”

    王普说道:“兄弟,我他妈冤枉啊!”

    我扶着他坐下:“妈的,我知道你冤枉。”

    他坐下后,我先给他一根烟:“先抽根烟冷静一下。”

    我给他点上了,他深深吸了一口:“还是外面的烟好抽啊。”

    我问道:“在这里也有烟抽吗?”

    王普说:“有钱就有。唉,一直想着你们监狱生活是怎么样的,这下可好了,亲身来体验了。”

    我笑着说道:“好了,别抱怨了,放心吧,律师说不会有太大事的。”

    王普说:“进来就是有事了!怎么能说没太大事!该死的贱女人!玩我!”

    我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啊?”

    他问我道:“对了,还没问你,你怎么进来的?”

    我说:“你刚才看到那个女人了吗?”

    王普说:“哦,那个点你出台的富婆啊。”

    我说:“不要说那么难听啊,她是你们酒厂的老板,有钱有权利有人脉,见你还是简单的。”

    王普说:“见我当然简单,我只不过是这么个小小的刑事案件,要是杀人放火贩毒,那就没那么简单了。”

    我说:“很难见吧?”

    王普说:“看守所里面这里,杀人贩毒那些,都是戴着手铐脚镣的。一动就哗啦啦的响。”

    我问:“不会吧,为什么这样子?”

    王普说:“靠,你想想啊,他们情绪不稳定啊,进来了后,又不是单间,大家一起住的,怕他们进来后,伤害其他人,有的一种人,知道反正也活不下去了,干脆杀多几个人垫背。”

    我说:“妈的,还有这样的。”

    王普说:“我进来后,才知道,唉,千万不要进这样地方来,太他妈不是人待的地方了。”

    我说:“好了好了,你先别抱怨了,说正经事,那个女的害你,还是你真的怎么人家了?”

    他看着我,问:“妈的老子是那种人吗!”

    他把烟头扔了,说:“再给我来一根!”

    我给他烟,点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