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2章 报案的心理
    方律师说:“类似案件,在司法实践中,因为证据采集有难度,界定上存在不确定因素,给定罪带来复杂性。抛开传统意义上的强j案,目前这种发生在熟人之间、以约会名义发生关系后控告被强j的案件逐渐很多,一般直接证据都是一对一的,带来定罪难度。满足强j罪的要件是违背妇女意志,以暴力、胁迫或其他手段,强行与之发生关系的行为。怎么判断违背妇女意志?这属于主观的东西,尤其在硬暴力不明显,又不存在精神和语言威胁、灌醉、下药等软暴力的情形下,最复杂最难界定了。就目前的社会现状而言,性行为的主导权主要在男方,从男性的角度,在和女孩子交往时要充分尊重女性的意见。中国女性很含蓄,但她半推半就,至少也表达了一部分不同意的意见。这种情境下,你继续追求她没问题,但要强行发生行为,在观念上就是错误的,行为上甚至可能涉及犯罪。”

    我说道:“好了,说了那么多,你就告诉我,王普是不是也是和这个李昭,一个样?”

    方律师点点头。

    我靠在了椅背上,点了一支烟:“可是!可是这明明就是女方敲诈啊,还是怎么的啊,她不愿意干嘛去赴约?干嘛还和他去宾馆?然后还问要医药费,只是被咬了一下下还什么轻微伤,还构成了强j罪。这,这不就是诬告吗!”

    方律师说道:“你的朋友,王普先生,遇到的情况大致差不多,女方是有男朋友的,而王普带着女方去宾馆,女方并没有拒绝,到了宾馆后,半推半就发生关系,次日起来,两人发生了争吵,因为女方认为男方没有尊重他,强行发生关系,她要他陪着她去医院检查,王普不去,女方的男朋友给女方打电话,知道了这个事,还说要和女方分手,女方一气之下,就去报案了。”

    我说:“靠,王普怎么会搞这么个女人,而且还是有男朋友的!”

    方律师说:“他根本不知道她有男朋友。”

    我说:“那就更胡扯了!”

    方律师说:“其实,王普的这个案子,和我说的李昭的那个案子,有很多的共同点。”

    我说:“嗯,是很多。”

    方律师问我道:“你有没有读过心理学。”

    我说:“不瞒你说,我就是个心理学咨询师。”

    方律师说道:“看不出来啊。”

    我尴尬笑笑,当然看不出来,我只是名义的心理学咨询师,实际上本事却没有。

    方律师问我道:“在这两个案子中,你想过,女方的心理想法吗?”

    我问:“你是问我,她们心里是在想发生这事后,在想什么。”

    方律师说:“对,她们在想什么。”

    我想了想,说:“她们如果和男方有了这个,实际上并不是说偶然的,而是她们自愿给男方机会的,她们从出来的那一刻起,一直到跟着去宾馆,心里早就意料到,甚至想过,更甚至渴望有这样的事的。”

    方律师说:“说得很对,继续说。”

    我说:“当她们和男方身处相同一个宾馆的时候,她们有些抗拒,半推半就,是什么意思呢?”

    方律师说:“你研究过追女孩的心理学吗?”

    我呵呵的说道:“没有哦。”

    方律师说道:“女孩子的心理,都有一种叫做反荡妇机制。就是,她们心里就是想这样的事,也不要展现出来给人知道,她们害怕别人说她们认为她们很骚,让人认为她们低贱。当男方对女方的追求还没到达攻破女方心理的最后一道防线,她们还很可能启动心理的这一道机制,所以她们抗拒,反抗,拒绝,因为男方的吸引力还做不到。还有就是,她们是有男朋友的,你觉得,她们会怎么想?”

    我实在不懂了,就问:“是啊,能怎么想?这都有男朋友了,还出来外面和人家勾三搭四,能怎么想?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方律师说:“女人,女人是弱者,女人害怕孤独,女人喜欢强大的男人,给她们足够的安全感,她们天天嚷着要安全感,她们缺爱,她们认为她们的男朋友给不了这种心理满足,她们就想着去找更合适的强大的寄托对象寄托她们柔弱的心灵。在外表之下,所有女人都有自己的阴影或者称为阴暗面,这个阴暗面就是,她理想中的男人需要对自己,对生活,对她都有控制力。但是她们绝对不会承认这点,甚至对自己也不承认。她们是感性而非理性动物。于是,她们出轨,很多女人出轨,不是因为生理上,更多的是心理上。发生关系的时候,实际上,她们半推半就,她们所谓的反抗,实际上并不算激烈反抗,如果真正不愿意,早就跑出外面了,她们的心理,还是愿意的,真正的转变,是发生了关系之后,第一个案例中,女方说让李昭陪着她去医院看看,实际上是在撒娇,对,没错,她是在撒娇,就想让李昭陪着,她心里默认了李昭这个新男朋友,她从发生关系那时,已经从心理上抛弃了自己的男朋友,打算和李昭在一起的,可谁想,李昭却说了那样的话,说跟我过夜后要钱的女人很多,你是不是其中一个?廖英认为自己是被李昭玩弄了,而且李昭还骂她不是个好女人,她害怕别人认为她不是个好女人,别人认为她是荡妇,尴尬之下,她选择报警,把所有的责任都往李昭身上推,是人都害怕担负责任。后来,很多人都同情廖英的遭遇,认为廖英遇到了强j犯,可怜的却是李昭。”

    我听着听着,不由得怒道:“妈的婊子!我不能让王普也遭受这样的不白之冤!”

    方律师说:“我还没分析完给你听。”

    我控制自己的情绪,说:“抱歉,你继续说。”

    方律师说:“两个例子中,两名女孩,都是有男朋友,廖英则是告诉了李昭,而王普这个,女方却没有告诉王普。而是事后才跟王普说了。”

    我问道:“这又有什么呢?”

    方律师说:“先说王普这个,女方没有告诉王普自己有男朋友,两个原因,第一个,她本来是个很厉害的玩家,玩男人,第二个,她害怕王普走了。而廖英告诉李昭自己有男朋友的原因难道是她想让李昭知难而退吗,当然不是,她实际上真正的心理想法是说,如果我跟了你有什么,是因为你追求我的,不是我的责任。尤其在发生了关系之后的第二天,她们都希望两个男人担责,与我无关,是你逼我的,但两个男人表现得让她们很是恼火,所以,她们干脆报案。这就是她们为什么愿意发生关系之后,却选择报案的原因。”

    我鼓掌!

    我赞叹的说道:“想不到,你对她们的心理,是了解得如此透彻。”

    方律师说:“我选修过心理学。”

    我感到眼前这个女人的厉害了。

    我说道:“好吧,虽然你说的很对,但这好像对洗脱王普的罪名没有多大的用处。”

    方律师说:“知心了,就容易搜取证据了。”

    我说:“什么证据,你有什么证据呢?方律师,你又几成的把握赢了这官司,我感觉,王普是要完蛋了呢。”

    方律师说:“我不能给你明确的答案,你放心吧,我会尽力而为。”

    我问道:“那你说,你要搜集什么证据,我帮你啊。”

    方律师说:“如果用到你的地方,我会让你帮忙的。”

    我说:“那好吧,可是,我还是很担心。”

    方律师对我笑笑:“放心吧,就算被判刑,也不会那么严重。”

    我问:“什么意思?不会判个三五年?”

    她说道:“缓刑。”

    我说:“你说真的假的啊?”

    方律师说道:“很多律师不会回答委托人这样的问题,但是对你,我先和你说了,可是,最终的决定权在法官手中,到时如果答案比这个差强人意,你可不要怪我哦。”

    我说:“不会的,但我也不会说出去,你给我吃了这颗定心丸,我就安心了。那,我能不能请你吃饭?”

    方律师说道:“抱歉,我很忙,下次吧。”

    我说:“那好吧。”

    出了律师事务所,烈马给我打来了电话。

    我问他有什么事。

    他说:“你让那家伙去帮你办事,他搞砸了,现在在我们这里,哭得一塌糊涂。”

    我让那家伙去办事?

    哦,我记得起来了,黄苓找了两个家伙来打断我的腿,我找了彩姐,让彩姐出人,帮忙抓了那两个家伙,其中一个被划伤,还被关着,另外一个我叫他去给跟踪黄苓大晚上套个麻袋黄苓,暴打她一顿的,他却说搞砸了。

    我赶紧过去了。

    到了沙镇,梦柔酒店那里。

    就在楼底下。

    我到了关着那两个家伙的房间那里,那厮见到我,就噗通一下跪下下来,一把鼻涕一把泪诉说他每天跟踪黄苓多辛苦,今晚跟踪黄苓下班到了没人的路段,套上个头套,然后过去给黄苓套个麻袋想要打她的时候,被黄苓反打了一顿,差点没被抓住,还好没认出他来。他说黄苓实在能打,他没那个本事。

    我想起当时我和王普去想揍马玲一顿,也被马玲反暴打一顿。

    我过去就直接飞起一脚,把他踢到角落那里,骂道:“没用的废物!”

    他对我求饶着:“我们兄弟俩的确是废物,我们不是吃这碗饭的料,求您大人有大量,放了我们吧!”

    然后又哭着稀里哗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