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1章 勉为其难吧
    晚上,我出去了外面。

    到了八点钟,我打的去了和平商场门口,等殷虹来。

    心想,我要给她关怀温暖,那是不是该买点什么送她。

    商场旁边超市门口有推销巧克力的,好吧,就巧克力吧。

    我拿了一盒心形的巧克力。

    等殷虹来。

    天气已经降温了,感觉一下子从夏天去了冬天,穿越般。

    我找个门口有凳子的商店坐下,抽着烟等。

    正抽着烟,面前站了一个人,一双耐克时尚运动鞋,黑色紧身牛仔裤,黑色风衣,窈窕玉立,我抬起头,正是殷虹。

    好多路过的男人都情不自禁的多看他几眼。

    其实,这样的大美女,穿什么样的衣服,那头大长卷发和窈窕靓丽身姿,都能吸引众人的目光。

    况且,她还长了一副靓丽的长相。

    我站了起来,看了看时间,说道:“哦,八点二十九分,差点我们做不成朋友。”

    殷虹说:“你说是我放你鸽子,不包括迟到。”

    我说:“迟到了也是放鸽子。”

    殷虹说道:“那我回去,故意迟到。”

    我知道她逗我玩,我扬了扬手中的巧克力说:“可以,不过刚给你买的这个,我自己吃光。”

    她看了一眼超市那边,说道:“十九块九打折买的,我也买得起。”

    我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她说:“我昨天逛过了呀。”

    我说:“你,哦,你昨天也来等我了,你好痴情啊,我好感动。”

    殷虹的脸红了:“谁来等你了!我自己来逛街的!”

    我继续逗她玩:“别不承认,你就是来等我的!”

    殷虹说:“我来逛街的。”

    哈哈,还在狡辩。

    好吧,不戳穿你了。

    我说:“走吧。”

    我直接走了,殷虹跟着身后。

    她跟着我到上面餐厅去了。

    两人坐下了,坐下的时候,我想帮她拎包出来,但是心想,我两还没到那地步,循此渐进吧,就是想要温暖关怀一个人,也要循此渐进,不然会吓走她。

    我们点了东西,我拿着巧克力给了她:“抱歉,那天我因为扶着老爷爷过马路,就没准时来,这盒巧克力,是我赔礼道歉的。”

    殷虹接过去后,说了一句:“谢谢。”

    然后她抬起头看着我:“你扶着老爷爷?”

    我说:“对啊。”

    她说:“可是昨晚你信息说是扶着大妈。”

    靠,说漏了,对不上号了。

    我说:“哦哦,昨晚我好困,有点小感冒啊,吃了药,晕晕乎乎的,你不要太介意啊。”

    我冒冷汗啊,怎么犯这么低级错误啊。

    还好,我能自圆其说了。

    殷虹有些好奇的问我道:“请问你是做什么的啊?”

    我看看她,然后说:“我可以不说吗?”

    她问我道:“你怕什么呢?”

    我说:“我和你并不算熟悉,我能先保守自己的秘密吗,可以循此渐进吗?”

    殷虹问道:“我们不是朋友了吗?”

    我说:“难道你就还没有不想让我知道的秘密吗?如果我问你,你是干什么的,你会说吗?”

    她有些沉默。

    对,她是干什么的呢,她只是一个黑老大金丝雀。

    她敢告诉我事实的真相吗,如果她和我约会,她认为是在和我约会,她会说吗?

    她不会的。

    她说道:“嗯,你说的是,每个人都有暂时不想让人知道的秘密。”

    我说:“对。”

    她问我道:“你有没有感觉,我们这么坐着互相问对方,像是相亲。”

    我说:“是吗?你相亲过吗?”

    她摇摇头,说:“没有。相亲好尴尬吧。”

    我说:“我觉得相亲挺好啊,一辈子那么长,总不能随随便便找个阿猫阿狗娶了。”

    她扑哧一下哈哈笑出来。

    我又说:“女孩子也不会想随随便便抓个身边的阿三阿四嫁了。”

    殷虹笑完了之后,说道:“相亲也是有危险的吧,很多都是不熟的。是我我不敢出来。”

    我问:“那我约你你怎么敢出来,我可能都是坏人。”

    殷虹看了我两下,说:“是的。”

    我说:“其实我是个好人。”

    殷虹说:“可是我不知道你是好人还是坏人。”

    我说:“可是你还是出来了,要不,下次我约你出来,先去派出所卡一个我是好人的证明?”

    殷虹笑着问:“可以开出来吗?”

    我说:“他们会给我开精神证明。”

    殷虹扑哧一下又哈哈笑起来。

    我饶有兴致的看着她,她穿得其实很简单,但是,很美,一股很美的气质,只是可惜了,沦为了霸王龙那家伙的工具。

    殷虹笑了之后,说:“你为什么说那么搞笑的话,自己都无动于衷的。这才好笑。”

    我说:“是吗?”

    殷虹点点头:“本来还挺郁闷,听到你说这些,突然就没那么郁闷了,你的大脑很好使。”

    我说:“八兆内存,四核处理器,不会轻易死机卡机。”

    殷虹笑笑,接着问我道:“你那么幽默,骗了不少女孩子吧?”

    我说:“骗到你了吗?”

    她说:“没有啊。”

    我说:“那也骗不到其他女孩子吧。”

    她说:“这不一定呀。”

    我说:“感情都是真心实意换来的,哪有那么容易骗来的啊。”

    殷虹点点头:“嗯。”

    一顿饭,在幽默和谐的气氛中进行,我们双边会晤,取得了重大成功。

    吃完了饭,我和她到了楼下,她似乎意犹未尽,但我觉得,像她这样漂亮的女孩,肯定遇到不少的登徒子,所以,我要明显表现出我和别的男人的不同,我对她说道:“你回去吧,我有约了其他朋友。”

    殷虹微微皱起眉:“你还约了朋友啊?”

    我说:“对啊,你先回去吧,下次有空我再给你电话。”

    殷虹有点郁闷:“可是,你刚才没说呢。”

    我问:“那你想做什么啊?你是不是舍不得我?”

    殷虹说:“才不会舍不得你。那我走了。”

    我说:“拜拜。”

    我也不送她了,转身就走,装出根本就不把她当一回事的样子。

    她说道:“你不送我上车啊!”

    我说道:“好吧,我勉为其难。”

    我走过去,她不高兴了一点点:“你勉为其难呀。”

    车来了,我拦住了车。

    我笑着搂了搂她的肩膀说:“好了,别不高兴了,我很乐意的,这里冷,快上车,记得到了之后,给我发信息哦。”

    我第一次触碰她,是假装不经意间抱了抱她,像是她男朋友一样关怀着哄她。

    她没有拒绝,很高兴,很顺其自然的对我微微笑:“好,那你要回信息哦。”

    我说:“好的哦。上车去吧哦。拜拜了哦。路上小心哦。”

    她笑着上了车,高高兴兴对我挥挥手:“那我走了哦。”

    我点点头,她走了。

    我自己也打了一部车,走了。

    到了青年旅社,我躺在了床上,殷虹的信息来了:我到家里了。你呢,和朋友喝酒吗?

    我回复:是的,喝白酒,要命啊。

    殷虹回复:少喝点!

    我回复:知道了。

    殷虹回复:那我洗澡睡下了,我今天很累。

    我回复:等我回去,一起洗吧。

    殷虹回复:不和你洗,色狼,我洗澡了,拜拜!

    我们关系,已经更进一步,我得意的笑!

    第二天下午,我从监狱里出来后,看到手机里有方洁律师给我打的未接来电。

    我急忙回复,她说她已经见了王普,让我过去律师事务所一趟。

    我马上打的过去了。

    到了律师事务所,找到了方律师办公室,她给我倒茶,我问道:“方律师,究竟怎么情况?”

    方律师说道:“你坐下,我慢慢和你说吧。”

    我说道:“你说。”

    方律师说道:“我先说我门律师事务所以前遇到的一个案例。前年,一名叫廖英的女孩保安说自己被强j。前年年初,廖英和李昭在朋友聚会中相识。两人彼此印象很好,互相交换了电话。随后,两人频频微信。廖英承认,自己虽然已经有了男朋友,但是对李昭有点好感,那天李昭过生日,邀请廖英出去庆生,邀请了三次后,廖英就应约了。之后,李昭被朋友灌酒,廖英也被灌酒,李昭喝多了,结束后,李昭就随即带着廖英到ktv隔壁的宾馆开房,廖英也跟着进去了,廖英坐下不久,李昭抱住她,亲她,然后倒在床上。李昭没想到,事发第二天,廖英去派出所报案,说自己被强j了。廖英说自己反抗了,还喊了救命,但没人听到,后来就被李昭给强j了。报案后,李昭被刑事拘留。检察院以强j罪向法院提起公诉。这个案子无论从案情、涉案金额、当事人身份、社会影响等来看,算不上什么重大、敏感、疑难。但是那个案子一审阶段就开了三次庭。因为证据严重不足。廖英说,她去医院检查了,要李昭赔偿医药费,李昭则认为廖英是开玩笑,廖英开口要医药费,李昭就说,跟我过夜后要钱的女人很多,你是不是其中一个?廖英就觉得自己受了侮辱,就去报案了。廖英解释说,如果李昭说喜欢她,如果他给她道歉,承认错误,她想过原谅他,并没有索赔的意思。这个案子,争议在于,公诉机关认为,李昭将认识不久的廖英带回暂住处,强行发生关系。遭到拒绝后,咬伤廖英,经鉴定属轻微伤,并强行与其发生关系,构成强j罪。李昭的辩护律师提出无罪辩护。我们的辩护律师提出,能证明有强j行为的直接证据目前只有被害人的一份笔录与一份间接证据即《人体损伤鉴定书》。同时,廖英笔录的部分重要内容与其他间接证据无法相互印证,甚至存在诸多矛盾和疑点。双方通过微信短信等方式频密交往,且廖英清楚地知道被告人喜欢她,并希望成为她的男朋友。双方有一定感情基础,廖英对李昭是有感觉的,在这个前提下,自愿接受邀请独自前往被告人参与生日聚会,李昭带她去宾馆她并没有拒绝。双方发生关系过程中,廖英至少是半推半就的。从鉴定结果看,只有一点咬伤,而这个咬伤,李昭解释,是**。真相,可能就隐藏在两人的通话短信中。案发当天,廖英向李昭发出短信,廖英是否存在敲诈或短信威胁。我们的辩护律师向公安机关申请提取被害人和疑犯手机的短信内容,却没有得到批复。”

    我认真的听完后,问:“那后来呢?”

    方律师说:“法院判定被告构成了犯罪。判定李昭强j罪。”

    我说:“靠。不是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