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0章 关爱关怀和温暖
    说到又让我去讨好谢丹阳的父母,我心里就不舒服。

    我没好气说道:“是不是让我低三下四去讨好他们?”

    谢丹阳嘟了嘟嘴,说:“你不愿意呀?”

    我说:“靠,我当然不愿意!”

    谢丹阳说:“人心都是肉长的,虽然他们感觉你骗了他们,可是之前的感情还在,你继续对他们好,对他们投入感情,他们会重新的接纳你。你再继续对他们好一些,他们也会感动,就,非你不可。”

    谢丹阳眼巴巴的看着我。

    我看着谢丹阳。

    其实真正可怜的人,是她。

    谢丹阳走过来,坐在我身旁,摇着我的手,求我。

    我看着她,她百般怜爱的对着我,摇着我的手,表情甚是委屈。

    眼眶还有眼泪。

    女人真是天生会演技的动物。

    我被她的这幅怜爱模样给融化了。

    然后,我说道:“好吧,去就去吧。”

    谢丹阳高兴的抓住我的手:“你同意了啊!”

    我说:“对,我同意了。”

    她还伸出小指头:“拉钩。”

    我伸出小指头:“拉钩。”

    拉钩后,我说道:“不过,我可首先要说的是,你要我买所谓的什么东西也好去给你孝敬你父母,都是你出钱。”

    谢丹阳嗯的点点头。

    唉,想到低三下四去面对她父母,心里堵得慌。

    不过,我这样帮着谢丹阳,真是为她的幸福着想吗?

    她应该找一户好人家,一个门当户对的好男人嫁了的。

    可是,谁他妈让她喜欢女人呢?

    靠。

    就是靠。

    我看了看时间,是该离去了。

    我说道:“走了啊,我还要去看我一个朋友的父母。”

    谢丹阳马上疑问道:“看你一个朋友的父母?女朋友的父母?”

    我说:“男的。”

    她说:“女的。”

    我说:“我都说男的。不信算了!”

    谢丹阳嘟起嘴:“男的就男的,为什么要那么凶。”

    我说:“别跟我顶嘴。快去买单。”

    谢丹阳说:“人家出来都是男的买单。”

    我说:“少废话,快去!”

    她去买了单。

    然后,我跟她出来,上车让她送我去吴凯那边。

    到了吴凯那边,我打发走了谢丹阳,接着,我拿了一条芙蓉王的烟,去找了吴凯,吴凯和我到了楼下宾馆,去王普父母所开的房那里敲门,敲开了门后,看到了王普的老父母。

    当我们说明来意后,王普父亲急忙拉着我进去坐。

    王普父母看起来,典型的那种老实巴交的,在乡镇里做点小本生意的那种平凡至极的人。王普的母亲很是内向,看到我们的打招呼她笑都不大会笑。

    王普的父亲很是紧张,我拿着烟给了他后,他说不抽烟,让我拿回去,我怎么可能拿回来,照样塞给了他,然后跟他说,要请他们吃饭。

    他们说已经吃过了,我怎么坚持,他们都不愿意,说不要破费。

    然后,直接问重点:“我儿子,王普,怎么样了啊?”

    我想了想,说:“叔叔,王普其实,可能是被冤枉的。”

    王普父亲紧张的看着我,然后嘴角颤抖着,说:“我这儿子啊,就是有点调皮啊,可是他心地是善良的,怎么会做那种事情!我不相信!不相信!”

    我说:“叔叔,王普是怎么样的人,我心里清楚得很,他不会是那样的人,我也相信他。”

    王普父亲问我道:“听吴凯说,说你可以去见他了。能不能,能不能带我们也去见见他?”

    我说:“叔叔,我也没办法见,他被抓了,只能让律师去见,我已经聘请了一个最好的律师,去跟他见面,等到见了,律师出来跟我们讲,就什么都知道了,你放心,律师很厉害的,王普是被诬告的话,很快就会把这个事给解决了!”

    王普父亲问:“有那么容易吗?”

    我说:“如果是被诬告,就容易。”

    王普父亲问:“如果是真的呢?”

    我说:“你刚才还说相信你儿子!”

    王普父亲急忙打了自己两下,说:“我是相信,但是那法官不相信呢?会被判刑的?”

    我说:“三五年吧。”

    王普父亲哭丧着脸,说:“不说相信不相信,发生这样的事情,法官就问女的,女的说不愿意,他就判刑了。”

    我安慰王普父亲道:“叔叔,没有这样子的事,我们的律师,还要查各种证据,例如她和王普之前是不是就是有着默认的情侣关系等等。你不要那么灰心。”

    王普叔叔长叹气,说:“王普有你们这样的好朋友,我替他感到高兴。张河,是张河吧?”

    我点点头:“对,张河。”

    他说:“那我们就拜托你了!”

    他握着我的手,我也跟他握手。

    然后他回头,对王普母亲示意的点点头。

    王普母亲,从抽屉里拿出来一个报纸包好的不知道什么东西,给了王普父亲,王普父亲拿来递给我:“张河啊,这是叔叔阿姨给你的托你帮忙办王普的事的钱。不知道够不够,如果不够,你再和我们说啊。”

    我看着他颤巍巍的捧着报纸包着钱的双手,推了回去:“叔叔,我有钱,已经请了律师了,你放心。”

    王普父亲死活都推过来要我收下。

    我想,为了让他们两老安心,只能收了这个钱。

    等王普出来了,还给王普吧。

    王普父母打算在这里住多一些时日,因为想知道律师见了王普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出来后,去给他们续了三天的房。

    然后我交代了一下吴凯,给了吴凯一些钱,让他找个附近送快餐的地方,一日三餐按时送饭到王普父母房间来。

    回到了青年旅社,我躺下,感觉我的头好疼啊,这些琐琐碎碎的事,一个接着一个来,真他娘烦人。

    我心想着,应该找殷虹聊聊了。

    不过,如果能把她征服了,然后让她为我所用,就最好不过了。

    可那样也难,毕竟一个大美女,哪有那么容易拿下。

    我心里想着,她缺少的是什么呢?

    霸王龙对她狠,对她凶,揍她,她能爱霸王龙?我不相信。

    她一定心里渴望另外一个男人的关爱关怀和温暖。

    好,我要以那样的一个姿态出现,给她关怀,温暖,嘘寒问暖,然后拉近距离,然后利用她。

    就是如此。

    我打电话给烈马,让他继续帮我跟着殷虹。

    末了后,我问烈马道:“对了,你有她电话号码吗?”

    烈马说:“可以弄到,简单。”

    我说:“那你弄给我。”

    烈马说:“好。”

    一个多小时后,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来了信息:殷虹,13xxxxxxxx。

    烈马发来了殷虹的好吗。

    我给殷虹发了一条信息:是我。

    两分钟后,殷虹给我回信息:谁?

    我回复:和平商场。

    殷虹回复:哦。

    看来这个哦字,是还生我气了啊,约了她,却放了她鸽子。

    我回复:抱歉,我有事,我没去那里等你。

    她回复:哦,没关系,我也没去。

    这女人,真是虚假啊,明明去了,怕说自己去干巴巴等了没面子,就说自己没去。

    好啊,想玩,那就来陪你玩吧。

    我回复道:其实我去了。

    她回复了三个问号。

    我回复:而且我还看见你来了,但我没去和你打招呼。

    烈马跟踪了她,我知道她去了和平商场门口等。

    她回复:好玩吗!你这么玩我好玩吗!

    看来,发火了啊。

    我回复:当时我来的时候,看到你了,正要过去,看到一位大妈被自行车撞了,我过去扶着她起来,扶着她过了马路,再回来的时候,就没见你了。

    殷虹回复问我:你是不是骗我的?

    我说:骗你我被狗咬死。

    她回复:那你也不和我说!

    我说:我怎么和你说啊?

    殷虹回复:你不是有我电话吗?

    我说:其实我是通过朋友的朋友要了你号码。

    殷虹问:对了,你怎么有我号码的?

    我回复:我不告诉你,一个人真正想要找另一个人,是不会很难的。

    殷虹回复:那你找我干嘛?

    我回复:没干嘛,就是想做做朋友。

    殷虹回复:我可不想和你做朋友,骗子一个,放我鸽子。

    我回复:那我那时候不都无奈得很嘛,这样吧,明天吧,明天晚上八点半,我还是在和平商场。

    殷虹回复:我已经不相信你了。

    她去了两回,都没遇到我,自然不相信了。

    我回复:反正我八点半准时到那里等你,你要是放我鸽子,我想,我们之间的友谊不会存在了。

    殷虹回复:不存在就不存在吧,我睡了。

    我没有回复了,我打算明天八点半去等她,只是不知道她会不会来,毕竟已经被放了两次鸽子了。

    次日上班,我还是去贺芷灵,这家伙,摆明的故意躲着我是吧,根本就不来上班,而且,我就是打电话,也不接,去她家,也找不到她。

    行,等你有困难,我也玩失踪!

    气死我了。

    回到了办公室,我找了徐男,来问问一下监区的近况,监区这几天都很宁静,平静,平静得有些让人可怕,总觉得会不会出一个什么大事。

    徐男说我想多了。

    我也觉得我神经崩太紧,是想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