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9章 馋涎欲滴的美女
    “后来说自己睡着了,醒来时自己已经被动过了。我在调查的时候,发现两人在发生关系之前,就经常在网上聊天,互相称呼老公老婆,而且男方在买新房时,女方还去庆贺给了红包,聚餐的时候,男方的朋友都喊女方为嫂子,女方笑着接受,并且接受男方朋友的敬酒。而在那天晚上,聚会了之后,女方自己留宿了,是女方自己自动留宿,有证人作证,男方要男方朋友送她回家,她没愿意走,而男方家里,只有男方一个人,并且因为刚装修好,没置办好家具,只有一个房间,一张床,女方明知道只有一张床的情况下,还要决定在男方家里留宿,这已经是对发生关系的默认。之后,在发生关系的时候,男方第一次亲吻女方,并且触碰她时,她并没有拒绝,而当要脱她的衣服的时候,她推开她,说不可以,接着,她就躺着下去了,并没有离开男方的家里。这不是明确拒绝的表示。开庭的时候,女方的律师说,说她年纪不大,二十岁,不懂是什么,就连检察官也在帮她说话,我那时,已经经过了详细的调查,我出具了女方qq号空间有着大量男女关系甚至是人流的文章,就连女方的微信号的头像还是男女半身抱着的非主流照片。女方说,自己在被男方动到时,喝多了,自己没有意识,可是,男方的朋友们,还有女方自己都说喝了三杯啤酒,而平时女方出去玩,可以喝远远不止三瓶啤酒,这明显是违背了逻辑和现实。在出庭的时候,女方被我问哭了,女方的父母亲属骂我冷血,可是,事实就是事实,容不得虚假,如果我的当事人是真的强j,那也得有证有据才行。但我不否认的是,有些话,的确是我从女方嘴里套出来的,这也是一门学问。”

    我举起大拇指:“厉害。”

    方律师说道:“还有一部分的案例,女方不呼喊不求救、主动自己脱去衣裤、在男人面前洗澡、自愿跟着去宾馆、在发生过程中,自己去洗手间,也不逃跑,也不求救,在发生前,发过裸照,聊过、发生完关系后,一起逛街买药、男人要发生关系,女方拒绝了几次,但女方仍然不离开宾馆等等,除了从案卷材料中寻找女方自愿的证据外,一个专业而负责的律师还必须勇敢负责的到现场调查,哪怕是找到的只是蛛丝马迹,但蛛丝马迹多了,就能撼动一起强j案的最终审理结果,但遗憾的是,大部分律师都不去现场调查,除了体力消耗外,他们更怕的是自己要承担的来自公检法的风险。”

    我把案子交给这样的律师,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我问道:“那你,会不会对每个委托当事人都这么详细的说明白这些?”

    方律师说道:“不会。”

    我问:“那你为什么会对我说?”

    方律师说:“看在你请我吃饭的份上,说明白让你安心。”

    我呵呵不好意思的笑笑:“我确实安心了许多,谢谢你哈。”

    她说:“不客气。你还有什么问题需要问的吗?”

    她真是对我够耐心的了,看来,我请到了一个又有耐心,又负责任,又细心的好律师。

    还是个让人馋涎欲滴的高个子大美女。

    律政佳人。

    把这个妹子把到手估计也很爽。

    可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想着该如何拯救王普才是真。

    我说道:“谢谢你,没有什么问题的了。”

    方律师说道:“那我们回去吧。”

    我点头:“哦,回去。”

    我去买了单。

    出了门口后,感觉很冷,风吹过来,我紧缩了衣服。

    方律师走过去上了车,然后穿上外套,开车过来:“去哪里我载你一程?”

    我说:“你忙你的去吧,我去找一个朋友,打的就可以了。”

    方律师对我挥挥手:“那我先走了。再见。”

    我挥挥手,再见。

    真是干练。

    我去拦了的士。

    我还是要去找贺芷灵。

    我到了她家小区那里,妈的经过上次一闹,保安们都认出了我了。

    死活不让我跟着别人进去了,我只能给贺芷灵打电话,可是,贺芷灵不接电话。

    该死的。

    她不接电话,我就没办法了。

    只能等。

    等到了十点多。

    没回来?

    在这冷风中,我总不能傻兮兮的一直等下去,我打的回去,睡觉。

    又是一天无聊的上班,找贺芷灵也找不到,她也不来上班,这家伙好像躲着我一样,妈的,就她脾气最大,她最厉害,让我去跪着求她吗?

    她就喜欢我跪着求她,她喜欢那种感觉,这个神经女人。

    下班后我马上出去外面。

    在门口,我走到了公交站,拦摩托车的时候,谢丹阳开车停在了我的身旁。

    她问道:“去哪?”

    我说:“去找朋友。”

    她说:“我送你去吧。”

    我说:“不用了,我自己坐摩托车过去就可以了。”

    谢丹阳说:“我想和你聊聊。”

    我说:“关于你父母的,对吧?”

    她点点头。

    我叹气说:“唉,还有什么好聊的呢,都走到了这一步了,你说是吧?”

    谢丹阳说:“你心里到底怎么想?”

    我站在车外,风很大,天气冷,我说道:“这样吧,你去后街的xx湘菜饭店等我,我一下过去,我去拿东西。”

    谢丹阳问:“xx湘菜饭店?我不知道在哪。”

    我说:“导航去。”

    她同意了。

    然后我拦了摩托车,去拿手机,拿了手机后,让摩托车司机载着我马上去xx湘菜饭店。

    手机上,没有信息,没有来电。

    我又给贺芷灵打,关机了。

    方洁方律师也没给我打电话,看来,要她见到王普那时候,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在摩托车开过去到了湘菜饭店门口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一看,是吴凯打来的。

    我站在湘菜饭店门口,接了吴凯的来电:“吴凯,什么事?”

    吴凯问道:“王普那里怎么样了?”

    我说:“我请了律师了,律师已经申请和王普接触,很快我们就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吴凯说:“我知道你请了律师了。”

    我问道:“对了,公司的事怎么样?”

    吴凯说:“请人,所以赚不到什么钱,人工,还有请车,不是自己的,都要花钱。”

    我说:“暂时只能这样子了。”

    吴凯说道:“还有一个事。”

    我问:“你说。”

    他说道:“王普的,爸爸,妈妈,来了。找到了我,一直哭。”

    我说:“靠!谁跟他们说的啊?”

    他说道:“是他们自己也接到了通知,可他们不认字,就没看,后来说有律师打电话给了他们,他们就来了。”

    我说道:“我靠方律师这家伙怎么回事了!方律师又怎么有王普父母他们的电话号码的?”

    吴凯说:“我都不知道,所以就跟你说,你要不要过来看看他们,我安排他们住在了我们的这栋楼的楼下宾馆。”

    我说:“好吧好吧,等会儿我就过去。你和他们说一下,等会儿我过去请他们吃饭啊,要晚点,一个小时后左右。”

    吴凯说好。

    真是头疼。

    挂了电话后,我走进去饭店。

    谢丹阳已经等我多时了。

    她看着我,问:“打个电话那么久,又是哪位美女啊?”

    我说:“一个朋友。男的。”

    她哼了一下,说:“是啊,男的打那么久,我才不信你啦。”

    我说:“不信就不信吧,反正就是男的。点了什么吃的?”

    她说:“我要了火锅,一只鸡,还有一些配菜,你看要吃什么?”

    我说:“来一条烤鱼。”

    谢丹阳问:“吃得完吗?”

    我说:“你管我。”

    然后要了一条烤鱼,要了两瓶啤酒,吃起来。

    我喝着啤酒,看着谢丹阳给我夹鱼肉,她细心的挑出鱼刺,然后给我。

    我感动她这样对我。

    吃的时候,我假装被鱼刺卡到,然后假装咳嗽两声:“你,你,你害死我,鱼肉里面还有刺!”

    谢丹阳急忙问:“怎么样了?卡住了吗?”

    然后她就去给我找醋。

    我拉住了她,对她做了一个鬼脸:“开玩笑的!”

    她狠狠打了我一下:“你去死!”

    我呵呵的笑了,然后问道:“你爸爸妈妈到底要你怎么样呢?”

    谢丹阳无奈道:“他们也很无奈,不让我们交往也不行,让我们交往他们又很不愿意。还是介绍别的人给我,相亲,想着我都烦。”

    我说:“呵呵,这是好结果啊。那你到底怎么想?”

    谢丹阳说:“看吧,遇到合适的再说。”

    我说:“遇不到呢?”

    谢丹阳说:“反正我觉得是遇不到了,我就赖着你了!”

    我说:“哈哈,赖着好啊,来来来,吃鸡肉,吃鸡肉。”

    她说道:“我减肥,我不吃了。”

    我塞了一个鸡腿进她碗里面,说:“吃吧,我就喜欢像你这样肉肉的女生。”

    谢丹阳白了我一眼,说:“口味真独特。”

    我笑了笑:“肉肉的女生好捏。”

    她把手托着小脸,说:“唉,我好烦。我不想嫁人。”

    我说:“那你不如去自杀。”

    她说道:“和你说话就没一句好话!我想到了一个好办法,让我爸爸妈妈接纳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