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7章 方洁方律师
    我坐在了这名女律师的面前。

    令我感到意外的是,她比照片中看起来的还要年轻美貌。

    可是,看那双眼,虽然抚媚,却透着咄咄逼人的精明。

    她微笑的,如同一名心理咨询师一样,对我说道:“您好,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助您?”

    我看着她,真的是非常的美,还穿着一套ol的衣服。

    律政佳人啊。

    我说道:“你比照片中还漂亮。”

    她说:“谢谢。”

    我说:“呵呵,还是个大律师,真是有才又有貌,一个优秀的女人啊,是女优啊。”

    她的眼睛微微眯了一下。

    我急忙说:“不是,不是我是说你优秀。”

    妈的怎么说到女优去了啊。

    她还是笑了笑,说:“没关系。你说我可以有什么帮到你?”

    直接从您到你了,因为我说错话,她还是不爽了一点。

    谅谁夸一个女孩子优秀是女优,她们都不会高兴的吧。

    我告诉了他王普的遭遇,然后我一再强调王普绝不会是强j犯。

    方洁非常理性的说道:“我想冒昧的和你说,我们现在谁也无法能够说他不是。我负责的告诉你,我会努力的帮你争取,如果他真的有做了,我也会努力帮你,如果他没有做,是被人陷害,我更要帮他洗脱罪名。”

    我急忙说:“谢谢,谢谢你。不是,我先问一下,那要多少钱?”

    她拿了个计算器,对我说道:“我们律师事务所关于律师收费是严格按司法ting和物价局公布的收费标准,然后由委托人和律师协商具体金额。”

    我问:“是什么意思?”

    她说:“我们有物价局公布的收费标准,可以给你算一下,你觉得收费过高,可以和我们协商。”

    我说:“这玩意还像买菜,可以讲价还价啊?”

    她开始拨弄计算器:“我们律师事务所关于刑事案件收费标准是按照各办案阶段分别计件确定收费标准。第一,侦查阶段,每件收费2000-10000元。二是审查起诉阶段,每件收费2000-10000元。第三,一审阶段,每件收费4000-30000元。上述收费标准下浮不限。我的收费价格是,侦查阶段五千,审查起诉阶段五千,一审阶段,五千。一审下来,是一万五。”

    我算了一下,一万五,说道:“好好好,我同意。”

    这价格,比贺芷灵开的一百万天价,可是要有人性很多。

    可是,我请律师打官司,不够靠谱啊,贺芷灵有后台,有门路,还有可能让我过去和王普见上面。

    不管了,律师可以见就行了。

    我问道:“会打赢的吧?”

    方律师说道:“我必须要告诉你,没有一起案件,没有任何一个律师可以说是百分百能打赢的。”

    我说:“好吧,我知道,可是。唉,没有可是了。”

    如果让贺芷灵帮忙,如果王普真的强了人家,贺芷灵可以动用各种关系,各种手段,让王普的下场是最好的,哪怕是坐牢,贺芷灵都有能力让王普好过一些。

    不过,那厮一开口就一百万,抢劫啊靠!

    我说:“那么,你什么时候可以看我朋友?”

    方律师说道:“通常刑事案件的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以后,公安机关一般要在一周内向其家属发出《拘留通知书》。家属收到《拘留通知书》后,如果打算请刑事律师,应当越快越好。因为如果刑事律师介入得越早,对嫌疑人越有利。而犯罪嫌疑人自被侦查机关第一次讯问或者采取强制措施之日起,就有权委托辩护律师会见。”

    我说:“好,拘留通知书应该出了,可以委托你去见他了。”

    方律师微笑着问我道:“可以。那么,您是要刷卡还是付现金?”

    我说:“刷卡。”

    她拿着一份委托合同书给我看,我看了之后,发现有一条,是写着律师必须要为委托人尽量打赢官司,但如果尽力了没有得到想象中的那结果,律师是无责的之类的。

    我的嘴角一瞥,看着方律师问道:“你会帮我打赢的是吗?”

    她说:“我不能肯定。如果你想找可以肯定能帮你打赢的律师,你可以去别的律师事务所试试。”

    我说:“有你这么做生意的。”

    她说:“如果你遇到不负责任的,只是为了钱的,他会告诉你,赢的几率很大,甚至说我打包票能赢,你愿意找那种律师吗?”

    我想了想,也对,那些拍着胸口打包票的,跟市场上假郎中卖假药的卖完就跑的有什么区别。

    我签字,然后刷了卡。

    方律师今天就开始成为我的委托律师,为王普洗脱罪名。

    不过,我还是不放心,生怕她不会尽力而为,到了晚上,我就给方律师打电话请她吃饭。

    我找了一家西餐厅,我心想,方律师那种气质的人也挺适合西餐厅的。

    我在西餐厅门口没等几分钟,她就来了。

    方律师换了一身便装,简单却不平凡,可以说,还是咄咄逼人的美。

    她自己开车过来的,我过去迎接了她,然后带着她上去西餐厅订好的餐桌那里坐下。

    坐下后,方律师把包包放好。

    我拿着餐牌给她,她点了吃的,我也点了。

    方律师微笑着问我道:“你是不是太心急了一点?”

    我知道她指的是我为的王普的这事心急。

    我说:“方律师,其实,的确是心急,但,我也挺想你吃饭的。”

    方律师问道:“是吗?”

    我说:“是的。”

    方律师看着我的眼睛,问:“为什么?”

    我说:“因为你漂亮。”

    她笑了,笑过后,她说道:“我漂亮只能放在原因的最后面,我猜,请我吃饭的第一个原因是,怕我不尽力而为,第二,想知道我今天为这案子做了什么,第三,才算是因为漂亮吧?就算我不漂亮,是个男的,我肯定的说,你也会请我吃饭。”

    我不好意思的笑笑,说:“我隐藏得那么深,都被你看得出来了。”

    方律师说道:“很多委托人,委托我们律师帮忙,都很焦躁,怕我们不尽力。其实你们不需要这么担心,因为每一名律师,都想打赢官司,越大的赢率就是一名律师最好的广告。”

    我说:“呵呵,好吧,吃东西,吃东西。”

    我问她喝酒吗,她摇摇头说回去还要搜集整理证据。

    我还是要问她,关于王普的这个案子,她在忙些什么。

    方律师说道:“根据案情需要先整理证据或必要取证调查。申请和犯罪嫌疑人接触,然后是考虑跟对方交涉;根据整理好的证据准备诉状,到法院立案,立案后按法定程序参与审理。主要是这些,有特殊情况另议。”

    我问道:“那要多久才能见王普?”

    方律师说:“现在大部分需要公安部门的同意才能会见,一般申请后三四天就可以会见的。”

    唉,还要三四天,如果找贺芷灵,贺芷灵愿意帮忙,直接就能见了。

    还是要等了,我闷闷不乐的吃着。

    方律师给我关于请律师方面,提了一点建议,首先要注意不要聘请拍胸脯的三包律师。打官司本身就是风险极大的活动,没有绝对的胜败。二是要注意不要聘请关系律师,法官大都为人正派,不会因为关系或小小油水就不顾饭碗跟你冒风险的。

    有的当事人对律师的话深信不疑,只要律师要钱,他都毫不在乎,特别是对律师提出的请办案人吃饭和找人疏通关系等活动费用更是大方,往往倾其所有。一旦官司输了方大梦初醒,直呼上当,后悔莫及。因此,对律师索要的按规定应收取的正当费用以外的所谓活动费一定要加以拒绝。

    最后一个是,理解律师,律师独立于委托人,只能在法律范围内、力所能及地帮助其委托人。不要把希望完全寄托在律师身上,特别是目前还不能根除打官司就是打关系的非法治环境的现实状况下。

    方律师的话,是很负责任的,我敢肯定,她也是一个很负责任的人,不然不会告诉我这些。

    她的最后一句话,让我心里更是想着要找贺芷灵才行:不要把希望完全寄托在律师身上,特别是目前还不能根除打官司就是打关系的非法治环境的现实状况下。

    一顿饭吃得都是心事重重的,妈的,王普这家伙,这麻烦,真是比什么都麻烦。

    方律师擦了嘴,对我道:“别担心,一切的担心都是徒劳的。”

    我说:“你说得对,但这家伙,是我最好的朋友了,也是他们家唯一的希望,如果真要进去了,估计这辈子会毁了。”

    方律师说道:“我以前也接过被诬告强j的案子。”

    我好奇的问道:“然后怎么样了?”

    方律师说道:“抱歉,我先上个洗手间。”

    我说:“好吧,我等你。”

    我心里是焦急,唉,也只能干焦急了。

    找贺芷灵才能更快更容易解决问题,但我想不通,她为什么那么恼火,还狮子大开口咬我一百万。

    一百万我去哪里给她?

    而且,她气什么啊?王普涉嫌强j,就一棍子打死我,说我也是那种人?

    靠。

    这都什么理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