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6章 极品女上司趁火打劫
    到了贺芷灵那里,轻车熟路的找到了她家门口。

    然后敲门,按门铃。

    她通过门洞一看是我,就直接不理我了。

    我在门口大喊大叫:“表姐!我知道你在里面!给我开门!快点!表姐!开门。”

    我一边按门铃一边大喊大叫!

    然后,好多住户都出来了,看着我。

    有人说道:“小伙子,里面可能没人吧,你这么喊,都没来开门。”

    我说:“里面是我女朋友,和我吵架了,不给我开门,你们帮帮我吧。”

    一个中年男的问:“你刚才不是叫表姐吗?”

    我说:“是的,我叫我女朋友表姐,因为她是我远房亲戚,八竿子打不着的远房亲戚。”

    然后有人又说道:“吵架了也不能这么闹啊。她不开门就算了,总不能破门进去。女孩子嘛,过几天气消了就好。”

    我说:“不会的!她要和我分手了!”

    好多人都来劝我,叫我离开,不要闹下去了,女朋友不让进家门,我再闹也都是徒劳的。

    我要是走了,王普怎么办,王普可真要完蛋了啊。

    我说道:“我不走啊!”

    我继续拍着门喊:“表姐开门啊表姐!表姐!”

    有人开始骂我了:“你这大喊大叫的,让人怎么好好呆着,不走我们轰他走!”

    我骂道:“有种来啊!轰我我也不走!”

    他们也不敢动手,都看着我,气着骂我。

    不过,他们不敢动手,可是会有人敢的。

    我看到几个保安跑过来。

    有人打电话到了物业那里。

    保安冲上来,就对我动手,要把我押着滚蛋。

    我和他们几个保安推搡着,然后没几下,动作激烈的我们就打了起来。

    一时间,乱得一塌糊涂,他们几个打我一个,自然是占了上风。

    但几个保安明显战斗力不行,有老有瘦,虽然占了上风,可想要一下子制服我也很难。

    就在打得难解难分的时候,一个声音道:“都别打了,让他进来!”

    我看过去,是贺芷灵。

    贺芷灵出来了。

    贺芷灵一席黑色诱人的睡衣,湿漉漉的长发,表情冷酷,美艳如天仙下凡。

    众人都看着她。

    我对保安说道:“有种单挑啊!”

    他们几个也都带着怒意看着我。

    我进去的时候,后面有人说道:“那么漂亮,难怪他死也不肯走了。”

    “上次有个男的来,跪了好几天。每天拿着花。”

    我靠,居然这么评价我,贺芷灵是漂亮,但是再漂亮,也还没到让老子非粘着不走的地步,说的上次有个男的,估计是文涛那厮吧。

    进去后,我重重的关上了门。

    贺芷灵走过去,也不看我,拿了冰箱里面一瓶水喝着。

    我过去,自己也拿了一瓶。

    她打了我的手一下:“我让你喝了吗!这是我家!”

    我抽回手:“喝瓶水也不行?”

    贺芷灵走过去,坐在沙发上,敲着二郎腿,姿势,甚是那诱。

    我坐在了她对面,就直勾勾的看着她。

    她问道:“闹够了吗?”

    我说:“这不都是你不给我开门才这样!”

    我盯着她,她盯着我。

    我先软下来了:“表姐,帮帮我,只有你能帮到我!”

    贺芷灵说道:“帮你?为什么?”

    我说:“什么为什么,如果是你的好朋友,他有困难了,他麻烦了,难道你不帮吗?”

    贺芷灵说:“这样的朋友,为什么要帮?”

    我问:“他怎么朋友了,他很好啊!”

    贺芷灵说:“很好还去强j?这种人品不行的朋友,要来又有何用?”

    我说:“唉,我敢说,这里面肯定有隐情,他不是这样的人!”

    贺芷灵说:“你和他都一样,同一类的人。没有区别,你是什么样,他就是怎么样。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平时乱搞女人,他也是乱搞女人,没区别。”

    我大声道:“是!我承认我平时生活作风并不是太检点,但我敢说,他虽然喜欢像我这样享受征服女人的感觉,但绝对不是人品有问题,那女的不给,他不可能乱来。表姐,帮帮我!”

    贺芷灵说:“为什么?”

    我说:“他在我读书的时候,最穷的时候,只有他把我当人看,他对我好,无条件的。”

    贺芷灵打断我的话:“我是问我为什么要帮你?”

    我想了想,只能用钱来打动她了:“需要多少钱?”

    贺芷灵说:“很聪明。”

    我问:“你说个数。”

    贺芷灵举起一根手指。

    我不高兴道:“十万!你怎么不去抢?你这么对我,你也太狠了!我现在去哪里弄十万给你啊?”

    贺芷灵再次打断我的话:“不是十万,是一百万。”

    我一下子靠在椅背上,愣愣的看着她:“你,你确定不是开玩笑?一百万?”

    贺芷灵说:“一百万,没听错。但我不能保证能救得了他。”

    我说:“一百万,你拿我去卖了都赚不了那么多钱!”

    贺芷灵说:“你不是很多女人嘛?你可以跟她们一个一个的借。”

    我说:“你开什么玩笑!”

    贺芷灵说:“我没和你开玩笑。”

    我说:“我就是借钱,能借到也借不到那么多啊!”

    贺芷灵说:“先拿二十万。”

    我说:“表姐,我真的做不到啊。”

    贺芷灵说:“你身上还有多少钱?”

    我说:“几万块钱,不是很多,三四万。”

    贺芷灵说:“给我三万,然后写一个欠条,欠我九十七万。”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她:“欠你九十七万?再加上之前没还清的,那我这辈子都不用干了?我只能就此给你打工一辈子了?什么买车买房的,都不可能了?”

    贺芷灵说:“那你可以不用找我。”

    我再次求她道:“表姐,帮帮忙,可以吗?”

    贺芷灵只是看着我。

    然后过了一会儿,她开口道:“你要给我跪下吗?”

    我心里恼怒,他妈的还让我给你跪下,老子他妈的都欠了你那么多钱还了那么久没还完,想买车买房的都买不起,你还趁火打劫让我弄个将近一百万的欠条,我就是给她做奴才一辈子都难以还清了。

    我叹了一口气,站了起来,说道:“无论你帮不帮,我不会说你什么。”

    我站着,走了。

    王普,我会救,我自己找律师,我不祈求贺芷灵,让我如何卑微低三下四没骨气,都可以,可是一百万啊!一百万还不能保证把王普弄不弄出来,如果王普真的是被告了强,罪名成立的话,我一百万打水漂?

    想想,我也挺值钱,居然有人愿意让我打一百万欠条替我做事。

    我不怪贺芷灵,她本身就是一个很怪的人,而且加上这件事,这种事,她认定我朋友王普这人犯罪,人品不行,她不太愿意帮,我理解。

    我先退一步,看看能找个律师问问,到底怎么操作,然后搞懂王普究竟什么情况,然后再帮他洗脱罪名。

    只能找律师事务所了。

    次日,我请假了。

    然后跑去找律师事务所。

    到了一家律师事务所,我先跟前台咨询了一下,然后我说想请律师帮我打官司,她问我有没有预定好的,我说没有,她让我选择一个,或者自己给我推荐一个。

    我说:“我要最好的那个。”

    她说:“我们这里的律师都是很好的。”

    我说:“那我要资格最老的,打官司赢最多的那个。”

    她想了想,指着后面大牌子上的各位律师的照片和资料说道:“那你可以看看这个,不过前面的三位资历最老的律师,现在暂时没有空呢。”

    我看着牌子上的一个又一个的律师,然后目光定在了一个女律师的照片上。

    倒不是说,上面牌子中的没有女律师,而是这个女律师虽然是证件照还是素颜的,可真的非常非常的漂亮白皙耀眼。

    我看着她的简单介绍:方洁。工作认真,负责,细心,专长领域:合同纠纷,人身损害,婚姻家庭,刑事辩护。秉持认真。负责。高效的办案态度。竭尽全力维护当事人的利益。

    我问前台:“强j算是人身损害吗?”

    前台看着我的目光,说道:“哦,如果是涉及强j,那你找对律师了,方律师刚在上月帮人打赢了两场官司。”

    我马上好奇了,问:“可以给我看看吗?”

    前台说:“这个,因为涉及当事人的**秘密,不能给你看,可我能说给你听。”

    我说:“好的,你说。”

    前台说,杜某涉嫌强j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方洁律师通过详细分析案件细节及查阅监控视频发现,被告人与被害人本身系情人关系,本案最多是一起半推半就的通奸,并不构成犯罪,方洁律师先后向公安局、检察院出具无罪的律师意见,最终检察院没有批准逮捕被告人,被告人重新获得自由,避免了一场3年以上的刑罚。

    还有一个就是,一名案发时未满十八周岁的男孩与不满十三周岁的女孩谈恋爱发生性关系,并致女方怀孕,男的就和女的在一起,发生关系后,怀孕了,结果女学生的父亲知道后,大为震怒,一气之下报了案,并提出了附带民事诉讼的请求。

    开庭时,方洁律师为其作了作了从轻或减轻处罚的辩护,认为男方犯罪时未满十八周岁,被告人有坦白情节,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

    本案经审理后,法院认为被告人,奸y不满十四周岁的女,其行为已构成强j罪,罪名成立,应予支持。被判了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

    因为《刑法》规定,“奸y不满十四周岁的女的,以强j论,从重处罚。”即不论女孩是否自愿都以强j罪论处。即使是“我愿意”,也不行。

    一审后,男方认为

    方洁帮忙搜取资料,证据,然后男方提起了上诉。

    经过方洁的努力,再者,交往中男方对女方很好,女孩帮忙说话,取得了女方父亲的原谅。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6个月。

    我说道:“这哪里算打赢了?”

    前台说:“从四年六个月有期徒刑,到缓刑,算不算赢了?”

    我想了想,说:“你说的是。那让我见见这个律师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