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5章 王普被拘捕
    张冬梅呼吸沉重起来:“我被判了!死了吗!”

    柳智慧说:“只是几年的有期徒刑,你放心,然后你被送进了监狱,前几天,你犯了一点小事,被关到了禁闭室这里来!在这里,就是禁闭室,你睁开眼睛!看!是禁闭室!”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真的有用吗!

    会不会张冬梅一睁开眼睛还是发现自己在山上树林里?

    张冬梅慢慢睁开眼睛,然后看着周围,然后说道:“是在禁闭室。”

    靠,成功了吗!

    张冬梅慢慢的看着柳智慧说道:“我,我是在禁闭室,我是在监狱!”

    柳智慧说道:“对。”

    张冬梅问道:“你不是老板娘?”

    柳智慧说:“我和你一样,是个女囚,但我懂一点心理学,我来给你催眠,把你从幻想中带出来。抱歉。”

    张冬梅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谢谢你!谢谢你小刘!谢谢你!我出去后,我会好好谢谢你。”

    柳智慧扶起了她:“不要谢我,你记住一点就行了。救你,是张河,张队长救的,我不想让人知道我会这些,帮我保密可以吗?”

    张冬梅点着头:“我不会说的,我不会说出去的。可我还是要谢谢你,我让我老公给你带钱,带吃的!用的!”

    柳智慧说道:“好吧,但不要带太多,让他带给张队长,张队长会带给我的。”

    张冬梅说道:“谢,谢谢!”

    我松了一口气,彻底治好了,真是神奇,竟然拿能用摧眠法和张冬梅一同进入张冬梅这个精神病人的世界。然后把她带出来了。一切都正常了。

    这真是神奇。

    原本一个说话都不利索的人,居然让她给治得说话都利索了,精神病也都治好了,除了说厉害,还是说厉害。

    柳智慧出来后,我恭请她回去。

    我说道:“谢谢你,治好了她,等于又救了一条人命。”

    柳智慧说道:“我也不是神仙,不是每个人都能治得好。”

    我说:“可是你在这里,已经救了不知道多少人了,如果没有你,我想,撇开我工作不说,就是好多病人这辈子都毁了。替她们再次谢谢你。”

    柳智慧说道:“不必了。”

    我滴溜着眼珠问:“你说你这个催眠术,如果催眠一个人,想让她做啥,她都愿意做啥的,那,如果醒来后。例如,我是说例如,催眠了和我睡觉,那醒来后,她会不会告我?我可不可以说她自愿?”

    柳智慧停住脚步,看看我,然后说:“你想学催眠术,就用来干这个?”

    我说:“我是好奇嘛,就是利用催眠术,催眠让女人自己主动,那醒来后,我也不会告诉她我使用了催眠术,她告我,我说她勾引我的,那是不是强x罪?”

    柳智慧对我说道:“我也不清楚,你可以试试。”

    我说:“我也是好奇嘛,如果,拿你来试试?”

    她问我道:“还觉得没教训够?”

    我急忙说:“够了够了。”

    送她回去后,我回来办公室,发呆,想着刚才的事,是不是说,如果我出去,和一个女性,例如我和林小慧发生那事了,但是事后,林小慧看到我和别的女生打得火热,就去告我强了她,然后罪名就成立了?

    这真是可怕,那么想来,这社会上有多少起这样的冤案啊。

    生活中有一个魔鬼定律,叫越想着什么,身边就越来什么。

    当我下班出去后,想着今晚八点半要和殷虹见面,漂亮的殷虹啊。

    我竟然有中心中小鹿乱撞的感觉啊。

    妈的,她不过是一个黑老大的御用女人,一个工具,我竟然会激动。

    总想着能和人家美女有点什么事,有种想着征服人家到房间里去的想法。

    太可耻了。

    到了青年旅社,我拿了手机,看了一下,有好几个未接电话,还有几条信息。

    我打开一看。

    靠。

    是吴凯发来给我的,信息里面说,王普,涉嫌强x,被拘捕了。

    我真是日了动物园了,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我二话不说,先给吴凯打了电话,问清楚他在哪,然后就去找了吴凯。

    在他们的办公室里,办公室已经换了一个更大的办公室,比之前那个办公室大,而且采光很好。

    吴凯焦急的告诉了我的事情经过。

    首先,那个告王普的女孩,是王普在酒吧搭讪来的,然后,搭讪了之后要了微信,两人就经常聊啊聊的,然后就经常约出来,就是吴凯也都开过他们的玩笑,叫她嫂子嫂子的,结果,昨晚他们去吃宵夜喝酒后,吴凯先回来,王普和那个女孩去开房了,然后不知怎么回事,女孩今天报警了,抓了王普,说是被王普强x了。

    我郁闷的说道:“这个,这个,怎么办啊?”

    吴凯问我道:“你是狱警啊,你不知道吗?”

    我说:“只要说什么违背妇女意志,强行和妇女发生关系,都是强x。这下麻烦大了。”

    吴凯问:“那如果不是强行的呢?”

    我问:“你在场吗?有第三人在场证明吗?怎么证明不是王普用强的?”

    吴凯哑口无言。

    我点了一支烟,郁闷的抽着,他也点了一支烟。

    过了一会儿后,他说:“那怎么办?等他被判刑吗?”

    我说:“当然不行,我要去找律师,现在!”

    可是,想了一下,我去哪儿找律师去?

    郁闷了一下。

    然后,我心想,要找熟人介绍才行啊,不然的话,律师收费又贵,又不熟悉,又不知道律师什么本事。

    现在被拘留了,是不能去看他的,只能让律师进去接触,交流。

    王普和我一样,农村背景,指望不了他家人什么的,只能指望我们自己。

    我第一个,还是想的是贺芷灵,我马上给贺芷灵打了电话,告诉他我朋友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谁知那个女人听完后,说道:“活该。”

    我有些不高兴:“你说什么呢?怎么这么讲话啊?”

    贺芷灵说道:“除了说活该,我真不知道说什么好,要不要说恭喜?”

    我恼火道:“你是不是吃错药了今天!”

    贺芷灵说道:“这就是玩女人的代价!你和你朋友一个样,总有一天你也是那么活该的!”

    我说道:“他不是强j,要我说几次,我敢说,那个女人一定在设计他!”

    我还没说完,贺芷灵挂了电话。

    我打过去,她关机。

    妈的。

    除了她,我还真不知道找谁了,人脉最广的,背景最深的,愿意帮我的,也只有贺芷灵,也只能是贺芷灵。

    我把手机扔在桌上,吴凯问我道:“怎么样了?”

    我说道:“不怎么样,我那朋友,本来是可以帮得了我的,她却不想帮了,你说她到底想什么呢?”

    吴凯说:“那我们怎么办?”

    我说:“哎我问你,我听王普以前说,不是说交了一个挺靠谱的女人,怎么绕啊绕的又绕到去和酒吧认识女的搭讪到床上去了。?”

    吴凯说:“人家不喜欢他,那女的,嫌他家太穷。那女的用钱也厉害,王普说受不了,每次出去都要贵的好吃的,没有几百的西餐,都不吃。”

    我说:“靠。怎么找的都是这些玩意?”

    吴凯说:“张河,我们先考虑怎么救他吧!”

    我说:“只能找律师,委托律师去和王普谈,到底怎么回事,我们才知道下一步怎么走,万一真的是强了人家呢?”

    吴凯说:“不可能吧?”

    我说:“这些事没有什么所谓可能不可能的,你想想看啊,万一刚好王普追求了那个女的那么久了,而且平时也有点什么的了,然后他经常约出来,特别是昨晚,你们去吃夜宵,两人喝了一点酒,频频暗送秋波什么的,然后王普让你先走,接着带着她去哪儿晃晃,然后顺理成章的开个房什么的,结果那个女的跟着进去了,然后,王普就顺理成章的要上人家,结果人家反抗啊,然后王普就用强了,也许是气不过,也许不甘心,也许以为人家欲拒还迎的,反正动强了,然后就这样了,成了强j犯。”

    吴凯问道:“那都跟着去开房了,每次喝酒都出来了,那不是愿意,还跟去开房干什么,如果去了开房,还不知道下面发生什么事吗!那发生了,还去告什么告?”

    我说:“关键就是这个,人家法院听王普这么说吗?人家只说反正女的不愿意,就这样,然后一锤定音,弄死王普。这个东西,要判好几年的,虽然进去不久,但这辈子毁了!艹!而且,进去后,强j犯的地位,很低很低,很惨的!先别说出来后让人家怎么看你怎么歧视你,就说在里面的几年,都不知道怎么熬过去!”

    吴凯说:“那到底怎么办?”

    我说:“只能找我那个朋友,除了她,别人真的帮不了。或许通过她,我还能进去和王普见面。”

    吴凯问:“真有那么厉害?”

    我说:“这种东西千万不要对外说出去,包括我去找人帮忙,然后,我想办法见见王普,然后再决定下面的下一步怎么走。你也别着急,别到处找人了。”

    吴凯说:“我就是找了你!”

    我说道:“不知道有没有通知到他家人,最好不要通知到,否则,让他家亲戚都知道他这样,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做人。”

    吴凯问:“让他家人帮忙也许帮得了呢?”

    我说:“不可能的,你稍安勿躁,我们电话联系,我现在去求我那个朋友帮帮忙。”

    吴凯问:“那我还要干活吗?”

    我说:“靠!当然干了,该送的货,该做的单,你继续做,我跟王普说给你双倍工资。”

    吴凯说:“那送货我一个人送不来。”

    我说:“你找那些帮手吧,给他们钱,那些散工零工多的是,还有送货的开车的,找车。”

    吴凯点点头说:“好。”

    我对他挥挥手,去找贺芷灵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