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4章 催眠术
    我问柳智慧道:“我记得以前看过一篇报道,说甚至有人被催眠后,平时弱不禁风的,能拉动汽车?”

    柳智慧说:“并不是每个人都可能出现这一状态。一般来说,受暗示性比较强的人才更加容易被催眠。这样的人在心理学上的表现特征之一就是较为重视周围人的评价,容易受到周围人的影响。有些催眠师确实能使催眠的效果大大加强。而有一些催眠师,可以利用催眠治病,就比如你走在讲台上,摔倒,受伤了,膝盖流血了,很疼,可是在很多同学,特别是美女同学面前,你会告诉自己,暗示自己,不疼,不疼,不要让她们看不起,不要让她们看到你软弱的一面,那一刻,你的膝盖确实没那么疼了。催眠疗法是利用人的受暗示性,通过言语暗示引到一种类似睡眠的状态即催眠状态。病人在这种状态中对治疗者的言语指示产生巨大的动力,引起较为深刻的心理状态的变化,从而使某些症状减轻或消失,疾病明显好转。”

    我点点头,说的是有科学道理啊。

    因为所以,科学道理啊。

    徐男过来了,对我说道:“她们走了。”

    我问:“张冬梅怎么样了?”

    徐男说:“还好她很强壮,没什么事。”

    我说:“一个能在大山上,像个原始人一样存活了三年下来的人,那肯定强壮。我们过去吧。”

    带着柳智慧过去了监区,然后进了监区,过了一道又一道的门,然后过了长长走道,通向地狱一般黑暗的禁闭室。

    到了禁闭室后,在关着张冬梅的那间禁闭室那里,徐男开了禁闭室的门。

    然后,柳智慧说道:“我自己进去就好。”

    那就让她自己进去吧。

    我说:“里面挺脏。”

    她说:“没关系。”

    她进去了。

    我们把门关上了。

    门没关完,我通过门缝看她如何催眠,我让徐男去外面守着,有人来就通知我,不要让人扰乱了。

    徐男去守着了。

    禁闭室是一片黑暗的,我看了一会儿后,才适应了黑暗。

    张冬梅警惕的看着来人,问:“谁!”

    柳智慧说道:“您好,你是张冬梅?”

    张冬梅说:“你是谁!来抓我的吗!”

    柳智慧说道:“不是,我是经常去华谊饭店的客人。”

    张冬梅说道:“怎么可能!华谊饭店在xx市!你不是!我没见过你。”

    柳智慧说:“我知道华谊饭店在xx市,我经常去华谊饭店,我经常看到你在卫生间,洗手间,走道,走廊,辛勤的打扫。哦,我自己也开了一家饭店,也是在xx市内,不过那时还没开,当时我看到你那么勤快,我就想把你挖角,可是后来我挖了你们饭店的一个员工后,听说你和你的朋友梁芳出事了。杀了人跑了。我就没找到你们了。”

    张冬梅有些相信了:“原来是这样。那你现在来山上找我干什么?”

    张冬梅还是坚信自己在山上,走不出一片又一片的树林。

    柳智慧说道:“我费尽千辛万苦,终于来到了山上,山上的树太多了,我走了好久才来到这里。我姓刘,叫我小刘可以了。”

    柳智慧真是逆反我们的思维,她没有和我们一样,告诉张冬梅说都是虚幻的,不要活在虚幻中,要醒过来,而是肯定了张冬梅的想法。

    张冬梅感慨道:“是好多树,我怎么走,也走不出这片树林了。走不出这一座又一座的大山了。”

    柳智慧说道:“其实是有路的。啊有鬼!”

    柳智慧突然尖叫一声,张冬梅也赶紧的看过去,问:“哪儿有鬼!没看到!都是漆黑一片!我没有看到!”

    柳智慧说:“哦,不是鬼,不是贵,是树林一片不知道什么黄色叶子的树在动。”

    张冬梅说:“别怕,对了,你到底怎么上来的。这里那么多树,你不会也是爬上来的吧。”

    有鬼有鬼,柳智慧这是在把张冬梅弄紧张吗?

    柳智慧说道:“不是!是我走上来的,有捷径。有小路。”

    张冬梅问:“有捷径?你怎么知道的?”

    柳智慧说:“我有个亲戚,老家在这里,就在山脚下,我是出来和朋友驴行的,就是野外搭帐篷,旅游,玩。刚好来找她,在她家睡了,那天我用望远镜看山上,竟然看到了你在山上,我让朋友的父亲带上来了,在后面那里!”

    张冬梅摇着头说道:“不可能,后面那里没有房子!那里都是悬崖峭壁。”

    柳智慧说:“是,也许你没到过。有小路。”

    张冬梅疑问道:“有吗?”

    柳智慧坚定道:“有!我一直很欣赏你,想上来问问你,你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

    张冬梅叹气道:“唉,我还是在逃亡,我怕被抓,怕公安抓到我,我杀了人,跑来了这里,这里都是树,都是树。我好想离开,可我每次想要离开,又怕被抓去枪毙了。后来我做了一个梦,我去自首了,被关了监狱,可是梦醒来后,我发现我自己还是在山上,到处还都是树,我讨厌这些树。我想烧光它们!烧光!”

    柳智慧说道:“你不会被判死刑的,你完全是因为帮着梁芳正当防卫。”

    张冬梅抬起头,问柳智慧:“不会吗?不会判死刑吗?”

    柳智慧坚定的说:“正当防卫,防卫过当,不会。可能判三年而已。”

    张冬梅高兴问道:“真的吗!是真的吗!只判三年吗!”

    柳智慧说道:“你相信我!是真的。”

    张冬梅说道:“你,你怎么知道呢?”

    柳智慧说道:“发生了这些事后,那里的人都谈你杀了陈振的事,我有几个朋友,以前读书是律师系的,说不会被判死刑的,是你自己太害怕,跑了。所以严重了一点,如果当时自首,完全无罪释放。人们都说你做得好,杀得好,这样的禽兽人渣,就不该活在世上害人,我当时很为你感到惋惜,现在也是,如果你出去了,我还是聘请你,我很尊敬你,也佩服你。”

    张冬梅高兴道:“他们都是这么说的?”

    柳智慧说:“对。”

    张冬梅高兴得手舞足蹈,“太好了,太好了!他们都说我杀得好!律师说我不会被判死刑。”

    柳智慧说:“去自首吧,我会帮你请律师,让最好的律师帮你打官司,最多你会被判三年。”

    张冬梅握住柳智慧的手:“谢谢你!小刘!如果真是这样,我出狱了,我去给你做牛做马,你给我一口饭吃,都行!”

    柳智慧说道:“那你还要考虑你小孩子和你老公,只有你一口饭吃,他们怎么办?”

    张冬梅说道:“只要能活下去,还有什么那么多的想法呢?我会让他们都来帮你干活,只要能活下去,一家人聚在一起,就行!”

    其实,很多普通人,要的真的是不多,不要所谓的大富大贵,只要一家人有活干有饭吃有地方住,能在一起,就满足了。

    柳智慧说:“跟我走吧。”

    张冬梅说道:“我跟着你走!”

    柳智慧动用着催眠术:“你闭上眼睛,先别看,这里很高,我牵着你手下去,这边就是小路下去,悬崖,看上去是悬崖,可这边是有一条小路下去的,走下小路去。”

    张冬梅此刻,是坐着的,盘坐着,说:“好。”

    柳智慧继续催眠:“好了,现在慢慢的下来了,走,不停的走,没有树了,到平坦的地方,好了到我朋友家这边了。”

    过了一会儿后,柳智慧说:“行,我们上车,开车走了,车上放着音乐,你听到吗,你听得懂吗,英文歌。”

    张冬梅说:“我不懂那些。我有点晕车,我想吐。我不想坐车了。”

    柳智慧问道:“那你想怎么办?”

    张冬梅说道:“我想自己回去,我要自己坐火车回去,小刘,我能不能先回去家里,跟我老公说一声,再去找你?”

    柳智慧说道:“好,你坐车过去,我开车过去。”

    张冬梅说:“能不能给我一个皮箱,装我的衣服。”

    柳智慧说:“去给你买一个。”

    柳智慧说已经在一个县城的一个商店里买了皮箱给她,还买了不少新衣服给她,给她换上了,张冬梅不停的对柳智慧道谢,然后道别,然后柳智慧告诉她,你要随时告诉我你身处何处,在干什么。

    张冬梅说好。

    然后张冬梅自己进入了催眠状态中:“这是一个人很多的火车站,我拎着一个很重的皮箱在等车,火车鸣着呜呜声来了,拥挤的人群,人很多,我努力的拥挤着,挤着人爬上了车,车上人很多,很吵的环境,小孩不停的哭声,餐车服务员的叫卖声,车上的人隔着车窗和车外的人大声告别,空气很不好,闷热,车厢里不时散发出很臭的汗味。车厢里人来人往,我的皮箱拖起来很沉重,有人和我擦肩走过去,身体碰到我的胳膊,一个列车员推着小车走过来,挡住了我的去路,我们谁也不肯让路,我和他互相吵了起来。后来他先走了,不吵了,我就坐在了角落那里,到站了,我下车下车了,我回家了,我到家了!我见到我老公,我老公抱我进去,我们哭着抱着,互相说这几年发生的事,后来,我老公给我做饭,我抱着两个孩子,吃完后,老公让我去自首,我同意了,我去洗了澡,后面,嘻嘻,我不好意思说下去。醒来了,天亮了,小刘,你呢?你在哪里了?”

    柳智慧接着说道:“我就在你们家门口,来,跟着我上车,去自首。自首了,你被拘捕,起诉,法院,我请的律师为你打官司,后来,你被判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