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3章 被她催眠报复
    柳智慧围着我走了一圈,她昂首挺胸,很是得意的样子。

    为什么我感觉好像我走进了她的圈套?

    柳智慧岂是那种容易让人占她便宜的人?

    她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正皱眉头想着,柳智慧对我轻轻笑了一下,说:“开始了哦。”

    这温柔的声音,这温暖的微笑,一下子让我把心扉都打开了,靠,管她什么阴谋,就是阴谋,能和她玩下去,也值了,反正她也不会弄死我。

    柳智慧轻轻靠近我耳边轻声絮语:“让你的身体放松,你开始感到镇静。抛开一切烦恼。”

    好,我镇静下来,抛开心中一切想法,争取做到心无杂物,但我做不到,总是想七想八的。

    柳智慧对我说道:“一个人压力越大,他就越容易被催眠,我能够在几秒中内催眠一个极度紧张的人。你就是。”

    我心想,我是吗,我是压力大吗?

    我是压力很大,但你真的催眠我了吗?我可以对你动手动脚了吗?

    柳智慧说道:“我要接近你的潜意识。你想要什么?”

    我说道:“还能是什么,美女,金钱,很多很多美女,很多很多金钱。”

    看来我并没有被她催眠,我开始对柳智慧产生怀疑。

    然后柳智慧又说道:“你好用英文怎么说?”

    我说:“hello。”

    柳智慧问:“hello怎么拼写?”

    这倒有点把我难住了,我努力的想了想:“h,a,l,不对不对,h,e,ll,a。不对不对。h。”

    柳智慧打断我的话:“把手臂向前伸直,然后闭上眼睛。”

    我靠,我就没意识的把手臂伸直,闭上了眼睛,但是我脑海里还是hello到底怎么拼写的?

    我一直在想到底怎么拼写,她怎么问得那么准,知道我不会拼这个呢?

    可是我也不会拼其他更难的英文词语啊,如果问了这个简单的,她又问我诸如电脑,手机这类怎么拼写,那不更难吗。电脑,puter。手机,molephone。

    我这时候,是手臂伸直,闭着眼睛。

    柳智慧对我说:“你左手提着一个很重的东西,而你的右手就像羽毛一样轻盈。”

    我感觉到我的右手浮上来了,而我的左手就要沉到地上了。与此同时,我的理智清楚地知道如果我想要停,随时都可以。她的话没有控制我。好吧,那是因为我还没有彻底被催眠,我心里想道。

    “现在睁开你的眼睛,看着你的双手。”她继续引导。我看到我想要看的,我的双臂像剪刀一样往两个不同的方向延伸。

    然后她让我闭上双眼,然后自己再重复一遍之前的动作。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的双臂并没有像第一次那样分开。

    接着,她问了我一串问题,让我回答的时候点头或者摇头。

    问题有:曾有人告诉我我睡觉的时候要行走或者交谈吗?

    我摇头。

    我曾在梦里动不了然后惊醒吗?

    我摇头。

    我小时候能够向人们表达我的感觉?

    我点头。

    我曾向陌生人说过“hi”吗?

    我好像现实没有,但是在网上有,现实好象有,我点了头又摇了头。

    我不知道我的答案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

    我的眼睛依旧闭着,她在一旁描述说我已经被催眠了,我的身体正在经历生理上的变化,在我发生生理变化之前她会注意到的。但当我发现了这些变化的时候,我应该点头。

    她告诉我我的呼吸会变得沉重。

    我点头。

    她让我在我的手和前臂变得越来越轻、慢慢向上移动的时候,把我的手肘压住。现在我正把自己的手朝着脸移动,同时我的脸也向手那边移动,就像我的手掌和前额之间有磁力吸引一样。

    她拽我的手臂,但我将手和前额牢牢地抵在一起。

    她说:“你现在还在觉得你没有被催眠,是很正常的。”

    说实话,在这会儿我真没有别的想法,就是觉得本来就没有被催眠。我脑袋里面很轻松,只是一味地接受她的指挥。我用以前所未有的高度集中注意力来听她的声音。

    柳智慧突然说:“1、2、3,倒。”,随着“倒”字的断喝,我双脚一软,浑身犹如没有一根骨头似的瘫软趴下去倒在地上。

    然后,柳智慧又说:“现在,整个力量集中在你的腰部,你能承受很重的力量!”

    柳智慧刚说完,我软软的腰杆刹那间硬挺起来,然后柳智慧直接就跳到我背上,在我背上用力踩踏,而我,竟然连晃也没晃一下。

    柳智慧又问:“hello怎么拼?”

    我还能知道怎么拼吗?

    我只在想,到底有没有被催眠。

    可是我现在是在干什么呢?

    柳智慧走下地上,离开我的身体,站好,说道:“站起来,打自己两巴掌,狠狠地,就像对待背叛了你的女朋友。”

    我一想到背叛我的女朋友,气不打一处,站起来左右开弓啪啪自己两嘴巴。

    一下子,感觉自己脑子嗡嗡嗡作响。

    妈的我这是在干什么啊!

    柳智慧问我道:“还想抱着我亲吗?”

    我愣愣的说:“想。”

    她说道:“醒醒吧你这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我不高兴的骂道:“我艹你才癞蛤蟆!”

    我呼吸了两下,转身过来,不看柳智慧。

    我刚才,我刚才怎么了?我竭力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可是根本想不到自己为什么要听她的自己扇自己嘴巴,我两边脸都很疼,我的背部更疼,被她踩了。

    我转身过来,对柳智慧说道:“你公报私仇!”

    柳智慧用我平日的惯用语调问道:“我怎么公报私仇了?”

    我说道:“我靠你明知故问!你这催眠,催眠得我像个傻子一样趴在地上,然后你踩踏我!我胸口和背都疼,你还让我自己扇自己嘴巴!你还说你没公报私仇!”

    柳智慧说道:“这是一点小教训,你追求的女人也不少了,还没学会尊重女人吗?女人如果愿意跟你,都会愿意,不愿意跟,你来强的也不行。你不尊重我,我会给你教训。”

    她说的是上次我亲她,还有平日包括我刚才那些不尊重的话语和想法,她狠狠教训了我。

    我说道:“你真是心机深,可怕。”

    柳智慧说:“谢谢夸奖。”

    这样的女人,我还敢惹吗!

    她刚才叫我去吃屎,我会去吃屎,叫我爬电网爬电网了。

    我说道:“要不要感谢你对我的不杀之恩,刚才若是要我去爬电网,我也去了吧?”

    柳智慧说:“不客气。”

    我心里堵着一股闷气,妈的,本就是知道可能是圈套,我还往里钻,我怎么就那么蠢。

    柳智慧问我道:“相信催眠了吗?”

    我说:“我不服!我不服气!”

    柳智慧说:“随你。”

    柳智慧说道:“在国外,我曾经催眠让一个想自杀的女囚脱离苦海。”

    我好奇的问是怎么样的。

    柳智慧告诉我,那个东瀛的女留学生,在临近毕业的时候,在回国和留在国外之间摇摆不定,父母要她回国,她男朋友却是本地人,还有就业等压力压着她,她竟然产生了自杀的念头。

    柳智慧将她进行单独催眠治疗。

    她让那个东瀛女孩说了心里的各种想法,那个东瀛女孩子心里苦,她心里面对未知的一切和这些选择,很恐惧。而接受催眠后的那个女孩,当天,在情绪和精神面貌已与先前有了截然不同的变化,虽然心里还是很有压力,但已经没有严重到要自杀的地步了。

    这个,我虽然不服气,但我确实是相信她有这个本事的。

    柳智慧说,她刚才使用的催眠法大体上分成四大步:先问一些被催眠者需要绞尽脑汁想一会儿后才能答出来的东西,让被催眠者把意识都集中在那个问题上,这一步主要看他是否容易被催眠,以确定下一步选择什么样的催眠方法。同时,这样做也可以营造一种氛围。接着柳智慧会在被催眠者的耳边细语,轻声地说一些特殊语言,这主要是使被催眠者专注。然后柳智慧根据他对这些语言的反应,点击他身体的一些部位。最后被催眠者就完全进入角色,此时只能听柳智慧的指令,别人的声音是听不进去的。

    好像确实是这样的啊,刚才我就这样被她一步步的催眠了的啊。

    柳智慧说:“我搜集了很多这些东西,总结其中最微妙的内容,后来我又学习了传统的催眠,我把传统催眠、科学催眠和借用尖端医用器械的催眠柔和起来,整个过程用了超过五年的时间。”

    我只能说,在心理学领域,她确实是已经登峰造极了。

    “催眠状态是一种清醒和睡眠的过渡状态,此时,外界环境对人的影响比较大,任何的暗示都可能对人产生影响。这就有些类似于做梦,当睡觉时,外部温度比较低,或者被子压力比较大,人会梦到冬天、拥挤等场景。催眠师用的也是同样的原理。在催眠过程中,人的意识是模糊的,心里活动受外界影响很大,所以才会出现被催眠的人的行为被催眠师控制的现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