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2章 可以抱她了吗
    张冬梅老公一把抓住张冬梅的肩膀摇晃张冬梅:“冬梅你醒醒!你不要这样子!这里没有树!没有树!你要好起来,你要醒醒!”

    张冬梅被晃动了几下后,推她老公退后:“你走!快回去照顾我们的孩子,总有一天我能离开这里,这些该死的树,我恨死了!给我打火机,我全部都烧了!”

    妈的我还真怕她从哪儿弄个打火机,把监狱监区给烧了。

    张冬梅老公喊道:“千万不要啊!冬梅,这里是监狱,你烧了监狱,会被杀了的!”

    张冬梅说道:“我不要看到这些树,我要离开!我要离开!”

    张冬梅老公无论怎么说,怎么试图解释,都无法令张冬梅从噩梦中醒过来。

    张冬梅过了没多久,发疯了一样的打自己老公:“快走!天要黑了!你就走不了了!这里都是树,你回不去了!我们的孩子还要你照顾!快点走!”

    她疯狂的打着自己老公。

    张冬梅老公只能出来了,然后走到了外面,关上门,走到了我面前,扑通一声,跪在了我前面,哭着喊道:“求求你,救救我老婆!”

    然后给我磕头。

    他来的时候知道了我是张冬梅的心理医生。

    我急忙扶起了他:“我会尽力的,不用这样子,我会尽力的!”

    他又跪下去哭着说道:“医生,你一定救她,她已经那么可怜了,还有四年而已了!这辈子都那么苦了,不要让她给毁了啊!我两个孩子,不能没有妈妈啊!”

    说着他嚎啕大哭起来,完全想象不到一个中年男人趴在地上跪着哭着的那苍白无力的凄凉。

    我叹息,说道:“我知道她很可怜,我会尽力而为。”

    他说道:“我有钱,我还有几万块存款,我去拿来给你,给你。你要救她,救她啊!”

    我急忙扶起他说道:“我会救,但我不会要你的钱,即使不要你的钱,我也会努力救她的,你放心!”

    他站了起来后,擦了擦眼泪,回头看了看张冬梅,然后对我说道:“医生,我什么时候还能来看她?”

    我说:“你放心,如果有需要你帮助,我会及时联系你。还有就是,你回去等消息,我也不能说百分百救好她,但我会努力的。”

    他问道:“我能不能请那另外的医生看?哦,对不起,我不是不相信你,可是多一些医生,可能多一些那个,那个希望。”

    我说道:“我十分理解,十分明白你的心情,但是,这个是不可以的。抱歉。”

    他无奈的耷拉着头,停止了哭泣,说:“我,我们全家都谢谢你,谢谢。”

    他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我让狱警送他离开了监狱,然后叫d监区的狱警把张冬梅调到了我们b监区,然后关进了禁闭室。

    我还真怕她继续爬电网,那可能会被电死,上次没被电死,没被射杀,已经够幸运的了。

    还有,我也怕她真的一把火烧了监狱。

    她已经疯了。

    我找了领导,经过我开的证明,关于张冬梅越狱的事,也就不追究责任了,因为她已经疯了,在疯了的时候越狱,不能说她是故意的了,领导同意就好,就没有了责任。

    不过,我要做的,是把她变成正常人,可是,怎么能那么容易?

    还是要找柳智慧。

    可我担心上次亲了她,她会对我有所怨恨。

    在放风场等来了柳智慧,我过去直接和她开门见山,告诉她我遇到的棘手问题,也说了女囚张冬梅的犯罪到入狱到越狱的经过,还有她发病的原因。

    柳智慧没说什么,也没怪罪什么,没有提到上次我亲她的事,没有丝毫怨恨的表情。

    我说完后,问:“怎么救救她?”

    柳智慧看看我,然后说:“我不知道怎么教你。”

    我问:“怎么做?是不是很难?”

    柳智慧说:“你懂催眠吗?”

    我说:“以前你和我说过。”

    柳智慧说:“我是让你去催眠她。”

    我奇怪的问:“催眠她?催眠她睡觉?”

    柳智慧说:“催眠术,把她从脑海的幻境中的大山,树林中,带出来,带回到现实世界。”

    我说:“像上次那个说自己遇到外星人的女囚那样?”

    柳智慧说:“那次不算催眠。”

    我说:“那你可以教我怎么做吗?”

    柳智慧说:“我说了,我不知道怎么教你。”

    我说:“那我只能带她来见你了。”

    柳智慧说道:“她现在在哪?”

    我说:“我把她安排到了我们监区,在禁闭室那里,如果你愿意,可以去禁闭室见她,不过那里可是臭烘烘的,很脏。”

    柳智慧说:“现在过去。”

    我高兴道:“好。”

    想过去的时候,突然徐男过来跟我们说,“上面狱政科和侦察科下来对张冬梅进行调查。”

    我奇怪的问:“调查什么?”

    徐男说:“她们怀疑张冬梅是越狱未遂,装疯卖傻。正在对她用刑。”

    我靠。

    我恼火道:“她明明疯了,这帮人要干什么!要弄死人吗?”

    徐男说:“张冬梅嘴里不停的喊要逃出去,都是树。”

    我说:“希望她不会喊其他,否则被认定为精神正常,越狱未遂装疯,她就麻烦大了。徐男,你再去看一下,有什么情况过来告诉我。她们走了也来告诉我。”

    徐男过去了。

    我问柳智慧:“这会不会对张冬梅的病情造成影响。”

    柳智慧说道:“当然会。”

    我说:“靠。”

    我点了一支烟,问柳智慧道:“我觉得,张冬梅已经完全的疯进了她的幻想世界里,估计做梦都是那些山,那片森林,我们还能怎么救她?催眠?催眠能让她走出那片森林?”

    柳智慧说道:“催眠是一种似睡非睡,意识恍惚,接近睡眠又不是睡眠状态,被催眠者可以听到别人所说的一切,可以和我们交流,甚至可以跳、唱,但是他自己一点都不知道。曾经在国外上大学的时候,我们课堂有一个印度女留学生在上课的时候老是用手巾捂着嘴,特别是在老师提问的时候,我们都觉得很奇怪,后来了解到,原来只要有人提问她就流口水。这属于强迫行为,是一种强迫症。我们老师给她做了一次催眠,想让她回忆起她第一次流口水的情景,因为在正常醒着的状况下这个情景她是想不起来的,通过催眠可以挖掘这个结扣,结扣一旦打开,她的症状就可能立刻消失。可是那次催眠效果非常差,因为她一点不配合,她对催眠有恐惧心理。老师只好带着她听了两次催眠的讲座。第二次催眠她虽不太紧张,可是刚使她想到那个情景时,她就全身出汗、发抖,老师立刻让她停止。第三次催眠时,她终于想起来了,原来,她还是个小孩时,有一天,一个同学走过来问问题,那个同学嚼着一个酸角糖,嘴里还发出一种诱人的声音,她当时口水就要掉下,她就暗示自己、压抑自己,可是最终口水还是掉下。从那以后,只要有人提问题她就流口水。之后,老师又给这个同学做了几次催眠,并从心理上教育她,她就慢慢地好了。”

    我纳闷道:“那么神奇?怎么我没有这样的老师,我是大学白读了吗?”

    柳智慧说:“在不少领域,我们虽然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在世界都处于领先地位。不过国外相对来说,有部分的领域,更为尖端。心理学这个方面,国外还是比较先进和科学的。”

    我问道:“这么说的话,被催眠的时候,你叫我吃屎我就吃屎,叫我爬那电网就爬电网?”

    柳智慧点点头,说:“被催眠时人的主动意识降低,过去所拥有的一切经验大部分被封锁,对于新的刺激被催眠者不能用过去的经验去判断,不知道什么是该做的,什么是不该做的,完全是听别人的指挥。”

    我呵呵手一挥,说:“我知道,以前你也和我说过,老师也教过,但我从来没见过,我不相信。”

    柳智慧说道:“可以说,未必每次都会成功。”

    我说:“那就是一百次有一次成功?”

    柳智慧盯了我一会儿,说:“我才发现你这人很钻牛角尖。”

    我说:“一般般啦,因为我根本不相信,虽然你很神,但你现在催眠我,让我去,去。”

    柳智慧替我说道:“吃完屎去爬电网,被电死或者被射杀。”

    我说:“别别,就让我围着这里跑三圈就行,我就服了你了。”

    我嘻嘻的又在她耳边说道:“要不,你催眠我,让我不怕死的,亲你抱抱你也行啊。”

    柳智慧冷傲的扭过头,说:“我可以让你做其他一些轻松的。”

    我说:“不过我也不相信你能催眠让我去吃屎。”

    柳智慧说道:“好吧,我催眠你,让你能亲我抱抱我,你配合我就好。”

    我张开双臂说:“来吧!”

    我张开双臂的时候,徐男跑过来了,打扰了我们,对我说道:“队长,她们对张冬梅用电棍电。”

    我说:“张冬梅怎么样?”

    徐男说:“喊着要逃走。”

    我问:“还有呢?”

    徐男说:“喊着树林里有鬼。”

    我松口气,说:“只要她一直喊着有树,一直以为在山上的树林,就好,如果她表现很正常,那她就完蛋了。你再去看。有什么再来说。”

    徐男又回去了。

    我对柳智慧说道:“被打断了,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柳智慧轻轻点头。

    我说:“是亲你,抱你啊。”

    我心里美滋滋的想着,我就假装被催眠,就亲她,抱她,靠,不关我事,这是你给我催眠的,成功催眠了我的。

    真是个好事,看着美的冒泡的柳智慧,我口水都要滴答下来了,哎哟熬了这么久,今天终于能够好好抱抱她亲亲她了,我今晚不洗手不洗澡也不洗脸刷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