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1章 失策了
    我又拿了五百给他:“不要太认真,带着你三四个人过去,就是吓唬吓唬就行,我过去后,装作两三下就被打散了,然后,你让你那两三个小弟在这里等,结束后,我再给你两千。”

    他马上高兴道:“好,好,一定表演到位!一定表演到位!”

    我挥挥手,他马上去和他几个小弟说。

    他几个小弟,除了那三个学生装的之外,都在跃跃欲试。

    接着,几个小弟马上的站起来,然后三个学生装的到了车边,守着车等要钱。

    我下了车,悄悄的绕过去了马路对面。

    接着,外号骚哥的那家伙,带着几个小瘪三过去了,走到了殷虹那桌前,对殷虹弟弟说道:“小子!”

    殷虹弟弟一看,对他表姐殷虹说道:“表姐,这是我们班z的在学校外面的大哥,你快走!我得罪过他们!”

    殷虹急忙站起来,问道:“小路怎么你们了?”

    骚哥说道:“没什么,他太嚣张,我们教训教训他。”

    殷虹急忙说道:“你们不要乱来,你们知道霸王龙吗?”

    几个小瘪三说道:“什么霸王龙?恐龙?我是长颈龙。”

    骚哥笑着说:“我是长颈鹿。”

    大家哈哈笑着。

    骚哥手一挥:“还敢威胁我们,也不看这里地盘谁说了算,打!”

    几个小手下上去就开打,对殷虹弟弟开打。

    刚才我应该跟骚哥说一下,让他们顺便打殷虹的,妈的,揍她一顿,我再英雄救美,那才有含金量啊。

    失策了失策了。

    看着那里打得很过瘾啊,好几个人围着殷虹表弟打。夜宵摊好多旁边的人都跑了,有许多是凑热闹,围着旁边看,老板赶紧打电话报警。

    这时,急了的殷虹拿了一个凳子,过去砸在了骚哥的身上,这下还得了,骚哥转身过来,怒瞪殷虹,骚哥手下的小弟们,是可忍孰不可忍,打我们可以,打我们老大,我们面子往哪儿搁,顿时,几个人一起冲上去,揍殷虹!

    这就是我想要的结果了。

    骚哥也怒了,但是骚哥明显对殷虹动心,怒了他不打殷虹,他打殷虹表弟。

    这时,我认为我可以动手了。

    好吧,奥特曼来了!

    我手持一棍从路边捡来的木棍冲过去:“你们干什么!”

    大喝一声。

    然后众人看着我冲上去后,马上冲上来对我拳打脚踢,但是我的木棍舞得虎虎生风啊,两三下,把几个小流氓打跑了。

    “妈的这家伙练过,快跑!”

    “回去操家伙!”

    一时间,众流氓全都消失了。

    我回头过来看,殷虹弟弟倒在地上,殷虹也倒在地上,这几个家伙还说演戏,这要玩真的啊。

    我急忙扶起殷虹,估计警车快来了,赶紧拦了车,拉着殷虹上车,拉了殷虹表弟起来也塞进车里:“赶紧去医院!”

    叫司机往一个偏僻的医院开。

    殷虹捂着脸,她刚才被扇了几个巴掌。

    殷虹看了看我,说:“是你?”

    我说:“对,是我。好巧,刚才我也在那里吃烧烤。看到他们对你动手,就没有征询你的意见,过去帮忙了。”

    殷虹绝对想不到是我设的局。

    她说道:“谢谢你。”

    然后她扶着自己表弟,看了看,问:“小路,哪儿疼?”

    小路说道:“这里,这里都疼。”

    刚才小路倒在地上,被踢了好几十脚。

    那身上穿着的校服,脚底印斑斑。

    脏兮兮的。

    小路捂着自己的肋骨下方:“这里的骨头,疼。”

    我假装殷切的问道:“你们怎么得罪了这些人?这些人可是当地有名的小混混啊。”

    殷虹赶紧对司机说:“麻烦开快点。”

    小路说:“我们班有几个学习不好的学生,跟着这几个小混混玩,有一次他们问我要作业去抄,我没有给,就找我麻烦,就想和我打架了。”

    殷虹说:“那你要和老师说呀。”

    小路说:“说了也没有用,他们让这几个来打我,他们就会说他们也不知道。”

    我说:“真是聪明啊,把责任都撇干净了。”

    殷虹说:“那以后他们还要找你怎么办呀,又不能跟老师说?”

    我心里偷着乐呢,明明是我挑起了的事端,搞得好像我真的英雄救美了一样。

    小路说:“跟老师说没有用啊。我都还有一年就毕业了,也不想惹事惹麻烦。”

    殷虹说道:“那你跟他们再看看,如果他们在找你麻烦,你和表姐说。”

    我估计,殷虹并不想让小路知道自己是的男朋友是所谓的黑老大,估计还有就是,殷虹这么屁大的事,不敢劳烦霸王龙。

    可如果被逼到了一定地步,她还是会找霸王龙来解决问题,如果找了霸王龙,那这几个小混混不死也要脱层皮,我可不能让她找来啊。

    我说:“我认识这几个小混混的家人,我可以去找找人跟他们家人说一说,保证他们不敢找他麻烦了。“

    殷虹高兴说道:“真的吗?”

    我说:“当然了,我在这里呆了不短了,也认识了这么一些说得上话的人。”

    殷虹说:“那就拜托你了。刚才的事,谢谢你。”

    我说:“嗨,没啥,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其实我也是有私心的。”

    殷虹看着我,问道:“什么私心?”

    我说:“如果不是你,我才不会出手相救。”

    她看看我,没说什么。

    她捂着了脸,小路则是捂着胸口。

    不一会儿后,到了医院,检查,没有什么伤筋动骨,就是一些小伤,开了药,擦药后就能走人。

    如果我不是吩咐他们下手轻点,哪能就这点伤。

    出了医院门口后,殷虹对我说道:“谢谢你,你先回去吧,我要送我弟回去。”

    我说:“那我还是陪着你去吧。”

    她说:“不用不用,我在他那边和我阿姨睡,就是他妈妈。”

    我说:“那好吧,我先走了,你们小心。”

    她从包包里拿出一些钱,对我说道:“谢谢你,一点小意思。”

    我急忙推辞,自己算计了人家,还好意思跟人家拿钱啊。

    推辞了一会儿后,她见我不要,说道:“那,有空请你吃饭道谢。”

    我说:“明天吧,刚好明天我有空。”

    殷虹想了想,看看我,点点头。

    我说:“明天六点半,和平商场门口见。”

    她说:“不行。”

    我问:“不行吗?”

    她说:“六点半不行,八点半,八点半可以吗?”

    我突然想到,六点半那时候,估计她要陪霸王龙吃饭,霸王龙去干活了她才有空,而霸王龙如果一叫她,她必须要去的。

    我说:“好的,明天八点半,我在和平商场门口等你,如果你不来,放了我鸽子,我想,我们之间不会再是朋友。”

    她嗯的点了点头。

    第二天,上班。

    我让人通知了那个张冬梅的家人,来看望张冬梅。

    我想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对张冬梅的病情有没有用?

    张冬梅的孩子都在老家,但是她老公是在这里打工的。

    她老公在这里打工,一个原因是这里是离家最近且最大的一个城市,而且,这里工资较高,作为一个农民工,他能在这里一个月做工拿到五六千的工钱,对他来说,已经不少了。

    通知到了他之后,当天他就马上来了。

    安排在了亲情会见室见面,因为张冬梅的特殊原因,安排的是单独见面的房间。

    我们在外面看着。

    两人一见面,当即都哭了,张冬梅看来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她认得自己的亲人,张冬梅老公上去握住张冬梅的手,说道:“你傻啊冬梅,都还有四年了,再忍忍,就过去了!你怎么这时候你越狱啊!”

    张冬梅哭着说道:“这里的山上,都是树,我想离开,带我离开!我不停的做梦,梦见你带我离开,可你来了也走不了了,都是树,都是树。你走,你走!不要来找我,好好照顾我们的孩子。”

    因为事先已经和张冬梅的老公说了张冬梅的情况,张冬梅老公听从我们的安排,对张冬梅循循善诱道:“冬梅,你看清楚,这里不是山上,这里没有树,你看,这里是墙,这里都是人,没有树,没有树。”

    张冬梅说道:“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这里还是在山上,都是树,都是树,如果不是,为什么没有阳光,为什么太阳那么难见,为什么我出不去,为什么这里那么黑,为什么我回家回不了,都是树,都是树。你走,你走!”

    张冬梅老公继续想着把张冬梅带出那个噩梦:“冬梅,你看,这里很多很多的人,不是树。”

    张冬梅马上打断她老公的话:“都是树,全是树!不要再说了,你快点走,不要管我了!”

    张冬梅老公说:“我要走了,你千万不要再越狱啊!要好好改造。可是你这样子,我怎么舍得离开,你要好好的,我才能走啊!”

    张冬梅说:“我不停的爬,不停的爬,想从山上离开,可是一座又一座山,一棵又一棵树,我怎么爬也爬不出去,我爬不出去这一座又一座的大山,好黑,好黑,都是树,我呼吸不过来,我只想早点离开这些大山,回家。都是树,都是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