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0章 掉入虚幻世界里
    搞不好,张冬梅又要改判重刑,出狱更是遥遥无期。

    我看着这个可怜的女人,说道:“你为什么要越狱?”

    她说:“这里好多树,好多树,看不到外面,我要越过这个地方,我要到外面去,这里没有灯,这里没有光亮,我要出去外面。”

    她是怎么了,是不是在监狱呆久了,所以疯了,或者说,她是因为在那三年逃亡里,在山上呆久了,树林和黑暗,这成了她这辈子挥之不去的梦魇。

    我又问:“你是不是做梦都梦见一片树林?”

    她说:“在山上,好多树,好多树,我走不出去,走不出去,我要爬出去!我要走不出去我也要爬出去!”

    我问道:“在哪里呢?”

    她说:“在山上。”

    我又问:“哪个山上?”

    她说:“我不知道,就是在山上,这座山,那座山,一座又一座,我走不出去,都是树,都是树,好多树,晚上好多树,好多树。”

    我又问:“除了树,还有什么?”

    她说:“什么也没有了,除了树,还是树,全是树。”

    我觉得,我根本无法和她沟通。

    我耐心点,我问:“你为什么要爬到上面去?”

    她说:“因为我害怕,有人追我,我杀了人,我要跑,我到山上去,我却下不来了,都是树。我出来不了。”

    我问道:“我是问你为什么要爬到那顶棚上去,然后又要爬上高墙电线,你要越狱吗?”

    她说:“这里也全是树,都是树,我要爬出去,我要离开这里,回家。我要回家找我女儿!”

    她把监狱想象成了山上,然后又幻想着自己被树挡着,爬不出去。

    不过,她怎么那么聪明,把手脚包住爬上了电网,而且,竟然幸运的没有被电到。

    如果只是简单的心理疾病,还有可能治好,但如果是精神疾病,对精神病人来说,用药物治疗也起不到多大的作用了。

    我问了d监区的狱警,d监区的狱警说,突然间她就这样了。

    她可能太想回家了,或许,见到了她的两个女儿就好了,见到她老公,就好了。

    我说道:“我让你女儿和你你丈夫来看望你,你看怎么样?”

    她摇着头说:“不会的,他们来不了,不要让他们来,他们来了,就出不去了,被树挡着了,下不了山了,我不要他们和我受苦,这里都是树,全都是树!你知道不知道!你千万不要带他们来!”

    她有些歇斯底里的喊着。

    我说:“你搞清楚,你不在山上,这里也没有树!你看看这里,这里是办公室,是桌子,有电灯,有人,山上有吗?没有!山上都是树!”

    她说:“是山上!是山上!那为什么我怎么走,怎么爬,也回不了我的家,见不到我女儿。”

    我说:“你在坐牢,在监狱里!你看看你面前的我,你在山上有人吗!”

    张冬梅说道:“有!有人。我们早上走很远,绕过很多树,去给他们做工,换吃的,换钱。我给你做工,你给我吃的,给我衣服,给我钱。晚上我们回来,我们要拿着手电,还是很多很多的黑漆漆的树林,很多很多的树,全都是树。”

    靠,都是树都是树。

    是真疯了。

    带着她女儿来都救不了她了?

    那怎么办?

    才好好沟通了一下,她就开始发疯了,挥舞着被锁住的手:“树林,好多树,我不要在这里,我要回家,我要出去,我要出去!”

    过了一会儿后,我等她冷静了一下,试着和她继续沟通,她却一直说着同样的话:“好多树,都是树,我要出去,都是树,都是树。”

    我已经和她无法进行有效的沟通,只能让狱警带她回去关禁闭室了。

    都是树,都是树,她陷入了她深深的虚幻世界里,我怎么能把她带出来?

    很难啊。

    我也好累啊,面对这样的心理病患者,我根本束手无措。

    好吧,有问题,还是找柳智慧。

    不过今天是没空去找了,下班后,我出去了外面。

    我去拿了手机后,直接去和平商场那一家咖啡店等待殷虹。

    我不知道她会不会来。

    坐在咖啡店里,我点了一杯咖啡,三十二,好贵。

    喝着咖啡,给烈马发信息,问他有没有去等殷虹。

    烈马回复了信息,说他已经跟着了殷虹,不过,殷虹是和霸王龙在一起的,而且他们现在一起去吃饭。

    靠,那我岂不是白等了。

    我问烈马,殷虹在干嘛。

    烈马说:和平时一样,给霸王龙殷切的端茶倒水伺候好,生怕被揍了。

    我只能等了。

    到了七点多的时候,烈马回复信息说:他们吃完了,龙哥上车和他的众兄弟走了,殷虹上了一辆的士,我现在正在跟着。

    可是,我以为殷虹过来的是和平商场,但却不是。

    殷虹去的是一所高中,我不知道她去看谁。

    看来,她并不想来我这里啊。

    她去了高中后,就在高中学校门口等着。

    看了看,已经八点了,估计是不会来这里了。

    我只好打的过去那里。

    和烈马汇合后,我上了烈马开来的车,看着高中学校的大门口,殷虹挎着包,就站在那里,往里面看着。

    她是在等人啊,不知道在等谁。

    我和烈马抽着烟,看着她。

    我问道:“知道她在等谁吗?”

    烈马说:“没有,龙哥从来不派人跟着殷虹。”

    我问:“他的女朋友,他不让人跟着保护?”

    烈马说:“他也没有太把她当一回事。”

    我说:“这个女人也就是他发泄的工具罢了。”

    烈马说:“漂亮嘛。又x感。”

    一直等到了九点多,看到有学生放学了。

    学生们放了晚自习,许多骑着自行车出来,然后有的走路出来。

    殷虹过去,和一个男学生会和了,然后她和那个穿校服的男学生挽着手走着。

    烈马看着我,问道:“这是什么情况?”

    我说:“殷虹劈腿?不可能啊,她不会找高中生吧。可能是她弟。”

    烈马说:“可能是。”

    只见殷虹挽着男生的手,走着出路口外,我让烈马调车头,慢慢跟着。

    他们到了路口旁边一家小超市门口的一家夜宵摊坐下,那里有吃的。

    烈马把车停放在路边,路边全是夜宵摊。

    殷虹挽着那个男生的手过去后,我们旁边夜宵摊的一个桌边七八个人看着殷虹,谈论着那女人真他妈漂亮。

    看起来这七八个人,是小混混,其中还有三个穿着校服的刚放学的学生,年纪估计也就是十七八岁这样,还有纹身的,染头发的。

    其中一个穿着校服模样的说道:“那个男的是我们班的,那个女的是他表姐,听说挺有钱的。”

    其中一个看来痞里痞气年纪比较大的家伙说道:“身材他妈的真好,有时间帮我去问问那个你们班,他表姐电话多少。”

    旁边有人起哄:“骚哥,你现在就可以去啊,自己问!”

    那个穿着校服的说道:“那小子脾气有点硬,不会给的,上次我借他考试卷抄一下不给,我和他吵差点打了起来。”

    有人马上说道:“他还敢动你?”

    那个穿校服的说道:“他怎么不敢,他表姐有钱。”

    年纪比较大那个说道:“有钱就嚣张了!走,我们去问问他表姐号码,不给就收拾他去。”

    另外两个穿校服的说道:“别了,我们不去了,上次打架,老师都叫家长了,说再闹事,就不给我们参加高考了。”

    然后,他们只能就此作罢。

    我轻轻对烈马说道:“要是这群人,上去揍那个男的一顿,我刚好过去,英雄救美,那就好了。”

    烈马说:“有点难办。”

    我说:“有钱好办吗?”

    烈马说:“可以试试。”

    我伸出手,对那个年纪比较大,看起来是他们这帮人当中骨干的人挥挥手,叫他过来,他看着我,手对着他面前的小弟挥挥,他的小弟过来了。

    过来到了车窗边,我说道:“叫你们老大过来一下,让他帮我一点事,有好处,有钱拿。”

    那个小弟马上跑过去,跟他老大说了。

    他老大一听有钱拿,马上就过来。

    过来后,他在车窗边,探着头进车里来:“请问两位老板,有什么好事要照顾我的。”

    我拿了一支烟给他,他自己点上了。

    然后我先塞给了他五百块钱,说:“想麻烦你做点事,先给你一点见面礼,无论你做不做。”

    他看到钱,眼都开了,这些看起来都是家庭情况不怎么好,甚至可以说是单亲家庭的浪迹街头的小混混,最缺的就是钱。

    他急忙拿了,说:“两位老板有什么吩咐?”

    我说道:“看到那边那个女的和她弟弟了吗?”

    他说:“看到了,他们怎么了,我小弟和那个她弟弟认识。你是要她号码吗?”

    我说:“不是,你带着你这些人上去,打她弟弟一顿,就找茬打,然后我英雄救美,明白吗?”

    他看了看手里的钱,然后看看我。

    是觉得我给的钱太少了,五百块,让他帮忙干这个事,他不大愿意,却不愿自己说出来,很是贼精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