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8章 接近的策略
    我和殷虹对视着,我不示弱,我不低头。

    她有点不好意思,转头过去了。

    她的好友和她开玩笑,可能觉得我是一个追求者什么的。

    然后我还是喝着咖啡,盯着她看。

    一会儿后,她朋友接了一个电话,然后拿了包,不知道去了哪儿。

    殷虹还是坐在那里。

    我对烈马说,“你去跟着她朋友,看她去哪儿,然后,我再考虑下一步行动。”

    烈马跟着她朋友过去了。

    殷虹喝着喝着饮料,轻轻的回眸看我,我还是看着她,她有点不自然的扭头过去,咳嗽一下,继续喝饮料,然后拿了旁边的杂志架一本杂志无心的翻着。

    一会儿后,烈马给我发来了信息:她在下面等人。

    我回复:你盯着,我过去和殷虹聊聊,她朋友回来你通知我。

    烈马回复:好。

    我盯着殷虹,准备过去,将要站起来的时候,她又回头了,看我。

    我直接站起来,走过去,坐在了她面前。

    她假装看不到我,喝着饮料,然后翻着杂志。

    我说:“你好。”

    她瞥我一眼,然后说:“这里有人坐了。”

    这一瞥,很是惊艳。

    真的是惊艳。

    我说:“法律规定我不能坐在这里吗?”

    她没说什么。

    她也没想走。

    其实她以为我来跟她搭讪,其实女孩子都喜欢男人跟她们搭讪,她们喜欢自己征服了别人,吸引了别人的这种感觉。

    我只是定定看着她,我看你能翻多久,假装不理我能假装多久,如果她就这么走了,没关系,反正我不是想泡她,而我,和她只能说第一次接触,我总不能一上来就大谈特谈怎么让她帮我干掉霸王龙,那样她会有戒心,就像泡妞一样,哪个男人如果第一次见面就说做我女朋友吧,那这个家伙一定是个煞笔。

    就如同业务员推销业务,第一面就说你买我的保险吧,煞笔或者他亲生爸爸妈妈才会买。

    和人交往,不论是推销还是泡妞,都有一个迂回交往的策略。

    她翻着翻着,停住了手,抬眼看着我:“你干嘛这么看我。”

    我说道:“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看你。“

    她说:“你过来坐在这里,这不是你位置,你就这么看我?你有什么企图?”

    我说:“没企图,就想看看你。要交参观费吗?”

    她说:“不用。”

    说着,她站起来,去坐在了后面的,背对着我的位置。

    窃以为,如果我现在过去,马上纠缠不清的坐在她对面,她会有三种心理想法,第一种,如果她不反感我,那她会感到一丝丝的高兴,但是,只是一丝丝的,没多大用处,她认为她已经成功俘获我,我倒是成了她裙下猎物。然后和她进行的下一步交往,主动权反而在她手中。

    第二种,她对我反感,对我这人长相说话甚至是这种纠缠不清的方式反感,那么,她不会高兴,我一过去,她就马上继续走了,或者心理更是排斥我。

    第三种,她无所谓,随便我爱咋咋地,那更没用。

    似乎采取这个办法,都不是很行得通。

    我决定采取暂时离别的方式。

    假装离开,然后让她以为我走了,如果她不反感我,她会有点失落,而我再次的出现,一定让她有点小高兴,甚至是小惊喜,那我们下一步交往,就更容易更进一步。

    如果她还是反感,我这么一走,一回,至少反感度下降了不少。

    如果刚才无所谓,而我现在过来,她可能还是有点小开心。

    好,就是这样。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鬼知道她会想什么,但只能采取所想到的最好的办法去实现自己的想法。

    我拿着咖啡杯,离开了。

    故意从她所看到的那一侧走了。

    接着,我消失在了她的视线中。

    然后我在那边买了两个面包后,迂回包抄,从那边她所看到不到的后面转过来。

    我从侧后方观察她,她仿佛真是有点小失落,玩着手机,玩着玩着,放下了,然后喝着饮料一口,杂志早就合上了,是吧,她根本没所谓的心思看杂志。

    我从她身后,过去,然后继续坐在了她的面前。

    她一看到我坐在她前面,她有些意外的表情,看看我,然后假装若无其事,有点得意的继续翻杂志,假装看杂志,是吧,真的很得意的样子,那我明白了,其实她并没有无所谓,而是有点心动的。尽管这并不能算爱,可这就是一种感觉。

    我不管她,打开了面包盒子,然后吃着面包,就这么盯着她,从上到下,从胸口到臀部,到腿,我就这么看她,我不在乎她是不是认为我是一个色狼,我他妈想看就看。

    就这么看着,我吃完了两个面包,然后叫服务员拿了一杯咖啡。

    喝了一大口,我擦着嘴,好像还有点饿,因为是晚饭时间,我没吃晚饭。

    我叫了服务员继续拿了一个面包,妈的这里咖啡三十多一杯,面包二十块钱一个,靠。

    我继续啃着,第三个面包。

    还是死死看着她。

    她终于抬起了头,盯了我一会儿后,说道:“你看够了吗?”

    她的声音,很好听,有磁性的吸引力。

    我说:“要给你交参观费了吗?”

    她说:“我不喜欢别人这么看我。”

    我说:“哦,但我喜欢这么看你。你不喜欢,是你的事。”

    她盯了我一会儿,说:“我见过在街上那么多追求我的,搭讪我的,问我要号码的,你那么厚脸皮的还是第一个。”

    我说:“哦,那让我那么厚脸皮的心理素质那么强而且又那么帅的男人看上,你应该庆幸才是,我除了恭喜你之外,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殷虹说道:“你能不能要脸一点?”

    我说:“拿来啊,送我吗?”

    她看看我,问我说:“你说你到底想干嘛?”

    我说:“首先,我不想要你号码,也不想追求你,更没想过要搭讪你,你看,刚才我过来,是你先说话的,那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要搭讪我?好吧,来来来,我手机号码你记一下,还有,我虽然那么帅,可是我其实也很难让女人追求到手的,你可以试试。”

    殷虹说:“你倒贴我都不要!”

    我说:“呵呵,你想得美。”

    我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是谢丹阳的。

    接了谢丹阳的电话,她第一句话就是:“骗子!”

    我急忙站了起来,没有对殷虹示意我要接电话,直接没礼貌的走去远处接电话:“你骂谁呢?”

    谢丹阳骂道:“骂你,你这个骗子!”

    我说:“干嘛?我怎么骗你了?”

    谢丹阳说:“昨天你记得你跟我说什么了?”

    我奇怪问:“昨天我跟你说了那么多话,我怎么记得我说了什么呢?”

    谢丹阳说:“你说今天下班,就在门口等我!结果我在这里等了你一个小时!你没出来,我去问门卫,她们说你早就走了!你是不是骗子!”

    我一拍脑袋说:“哦,抱歉,丹阳,我给忘了这回事了。”

    谢丹阳说道:“那你现在跑去哪里了!”

    我说:“在外面。”

    谢丹阳说:“你放我鸽子!请我吃饭!平复我内心的愤怒!”

    我说:“丹阳,不行啊,我现在有事。”

    谢丹阳问:“你是不是和别的女人出去约会,就忘了我,一定是这样!”

    我说:“真没有,我真有事,改天好吗?”

    谢丹阳说:“改天什么时候?”

    我说:“再看看,再看看?”

    谢丹阳说:“我想吃海底捞,明天。”

    我说:“估计明天也没空。”

    谢丹阳说:“你忙什么?下班了你还忙什么?”

    我说:“估计这几天都忙。”

    手机滴滴响了震动,烈马给了我发信息:她朋友等到了一个朋友,现在要上去了!

    靠,看来时间不够了,只能先走了。

    我对谢丹阳说:“先不说了我有点急事!”

    然后我挂了电话。

    我走到了殷虹身旁,我对殷虹说道:“明天我七点钟会准时在这里,如果你想做我朋友,你可以来这个地方。”

    说完,我就转身走了,我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

    走了之后,往楼梯下去时,看到她朋友带着一个人刚好上了电梯来。

    到了楼下,烈马问我道:“怎么样了?”

    我说:“唉,见第一次面,总不能谈那些什么事吧,只是聊了聊,也没有深入了解对方。就是随便聊了。”

    本来之前来的时候,是想着和她讲这些,但后来想着,她肯定有戒心,到成了我要泡她了。

    不过,男人想和女人交朋友,哪有那么简单,男人除非那些娘炮,和女人讨论得来用哪个化妆品好用的,才能和她们成好朋友,那样她真的当男人是闺蜜了,不可能当男人是男人了。

    男人只要靠近女人,她都会认为你要追求她,就是这样子的,那就让她认为我追求她吧,不过追求也要有策略啊,一步一步来,从朋友做起,那样子,没压力,轻松交往。

    如果她明天不来,我只能再想其他办法。

    我对烈马说道:“我约了她明天七点钟在这里见面,不知道她会不会来。你明天有事吗?”

    烈马说:“五点之后没事。到了八点,要去公司干活。”

    我说:“那你明天五点之后,继续去等她,帮我跟踪她。”

    我拿出一千块钱给他:“谢谢。这是你今天功劳的酬劳。”

    烈马说:“不要不要,你前几天刚给我。现在又给啊。”

    我塞进他手中:“拿着,辛苦了。那我先回去了,明天信息我。”

    烈马说:“好。”

    烈马走了,我也打的走了,我拿起手机给谢丹阳打了电话,她没接电话,看来是生气了,不理她,女人越哄越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