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7章 被电到的感觉
    我回复信息:朋友喝多了,给我打了电话,我过来扶着她回去了。

    许思念回复:没事就好。我上班了。

    我看着信息,感觉不对啊。

    靠!

    我看着自己发送的这条信息:朋友喝多了,给我打了电话,我过来扶着她回去了。

    我过来扶着她回去了。

    扶着她。

    她。

    是女的。

    尼玛。

    许思念会不会多想?

    无意中好像又干了错事,许思念可不管我现在怎么情况,但是这个她,那就有情况了。

    她不会知道我们两男两女。

    唉,改天再和她联系吧。

    林小慧转身过来,睁着迷蒙双眼,抱住我:“你和谁发信息那么早?”

    我放好了手机:“没有谁。”

    她竟然是,光溜溜的。

    我,我还是穿着睡衣的。

    靠,她什么时候光溜溜的了。

    她又迷迷蒙蒙中睡了过去。

    一只手垫着头部,一只手抱着我,然后,胸膛就压着我。

    如果我是许思念,估计想得更多的是那首歌。你抱着别的女人入睡,她又在你的怀里沉醉,那熟悉的镜头乏味,我突然间有点疲惫,求求你不要再想着劈腿,不要在我面前依然虚伪,孤独了夜虚幻的醉,曾经我们的爱情很美。

    她会很伤心吧?

    唉,管不了那么多了。

    林小慧慢慢的睁开眼睛,看着我。

    然后有点娇羞的贴在我脸上。

    我说:“靠,我可什么也没干啊!”

    她说:“你坏死了!”

    我说:“我真的什么也没做。”

    林小慧说:“那我的衣服呢?”

    我说:“我靠我冤枉啊!我怎么知道你衣服去哪里了?”

    突然那边安百井说道:“他干了!他坏死了!”

    林小慧啊的尖叫一声,羞愧道:“怎么你们也在这里呀?”

    我说:“是,昨晚没房。话说,你昨晚是有多醉啊?”

    林小慧说道:“我们怎么在这里?”

    安百井道:“昨晚你喝醉了,张河把你骗来这里,骗色了。你一定记得要他负责。”

    我骂道:“靠你还嫌不够乱是吧?”

    林小慧问:“我衣服呢?”

    我说:“昨晚你发疯了去马路上淋雨,我们全都湿了,你衣服拿去洗了。”

    林小慧问:“谁给我洗澡?给我脱了衣服?”

    安百井说:“当然是张河了。”

    我说:“妈的,不是我!是慧彬啊。你问慧彬。”

    林小慧说道:“我怎么一点都不记得了。”

    安百井说:“你记得你喝醉了,满嘴喊着张河,记得吗?”

    林小慧说:“不记得。”

    安百井问:“你的脸疼吗?左边。”

    林小慧摸了摸自己的脸,说:“疼。”

    安百井说:“昨晚张河为了让你酒醒,打了你十几巴掌!”

    我说:“妈的安百井你给我滚出去。”

    林小慧问:“你打我?”

    我说:“唉,为了让你酒醒,你知道你在马路上要死要活的,怕被车撞死,我就一巴掌想要打醒你,我是为你好的!”

    安百井又说:“你头皮疼吗?”

    林小慧一摸自己的头:“起了包,好疼。”

    安百井说:“昨晚你家张河,拖着你头发,扯着你回来的。别提有多狠了。”

    我讪笑看着林小慧:“我是怕你出事,怕你被车撞。”

    林小慧脸色不好看了:“你给我把我衣服找回来!”

    我看着她这样,也不爽了:“妈的老子和安百井金慧彬一起救了你,你不感谢一声,还命令老子去给你找衣服?你怎么不去死!”

    林小慧嘴巴长了,委屈道:“干嘛那么凶人家?”

    我说:“是你找我凶你!”

    她推了我一下:“那我也没怎么,你干嘛那么凶?”

    我说:“好好好,不凶,麻烦你去把我们的衣服拿来。”

    我从她枕头边拿了她的睡衣给她,她在被子里穿上了。

    然后下床,去打了电话,服务员把衣服送上来了。

    林小慧先进去洗漱换了衣服,出来后,她问道:“我昨晚真的发酒疯了?”

    我说:“比疯子还疯子。疯子还不会去站着马路上给车撞。”

    她脸都红了,道歉道:“对不起。”

    我说:“说什么对不起,都是虚的,来点实在的,你欠着我们一顿饭。”

    林小慧说:“好,请就请。”

    我说:“你们记住了啊,我们要吃她个倾家荡产!”

    我奇怪问道:“慧彬你怎么不开口说一句话,哦!是不是昨晚趁我们睡觉,你家百井哥把你折腾死了?”

    金慧彬骂我道:“说你是王八蛋你真是王八蛋,什么话就讲得出来。”

    安百井扔了个枕头过来:“赶紧去换衣服滚出外面去!”

    我哈哈笑着,去洗漱换了衣服,然后和林小慧先下楼了。

    在电梯里,林小慧靠着我,问道:“你昨晚,有没有趁我之危?对我什么什么了。”

    我说:“要我说实话吗?”

    林小慧晃着头,说:“有,是吧。”

    我说:“是趁人之危了,不过不是我趁,是你趁,本来我和安百井一个床的,你非要和我一个床,闹得我们都不能睡,然后安百井只能推我过去了,然后我和你睡在一起,结果你就脱光,抱我,对我耍流氓!”

    林小慧捂着耳朵:“啊,我不要听我不要听了!你说谎,肯定不是这样子!”

    我说:“不信你问慧彬去。”

    林小慧说:“肯定不是。”

    我说:“你还骂我王八蛋,你有印象吗?”

    林小慧想了想,然后点点头,说:“有一点点。”

    我说:“才有一点点?你记得你怎么骂的,真是太难听了。算了,这个就算了,你非礼了我,你要怎么赔偿我。”

    林小慧打了我一下:“明明是你赚到了,你还这么说!”

    我说:“你那么丑,我赚了?我那么帅,明明是我赚了!你还这么说!”

    林小慧又打我:“我丑吗!我丑吗!”

    我说:“你再打我我还手了!”

    她还打。

    在电梯门开的时候,我狠狠在她屁股上捏了一下,她尖叫一声,我跑出去,她跟着跑了出来。

    我两在玩闹着,然后在大厅好多退房的人都看着我们。

    林小慧不好意思的收回了手。

    然后我去退房,前台说需要餐券吗,我跟着前台要餐券,餐券只有两张。

    我软磨硬泡,又要了两张。

    四人跑去吃早餐。

    味道只能说过得去,不怎么可以。

    不过,两百多一个晚上,住那么大的房间,还那么折腾,还送了早餐券,可以了。

    分别的时候,我跟林小慧说:“下次要这么喝醉,我真的是不过去了。”

    林小慧说道:“下次我喝醉也不可能叫你了。”

    我说:“那最好不过。不然让你对我耍流氓。”

    她脸又红了,还想打我,金慧彬拉着她走了:“车来了。”

    他们上车走了,我自己拦了的士也离开了。

    唉,我想到昨晚那个被子,我就各种不舒服啊,被子,被子,许思念的被子。

    不知道许思念一看到,或者摸到,靠,我不懂怎么讲了。

    上班没迟到,去了后,没什么事,忙完了就晃荡着百~万小!说过了一天。

    下班后,我马上出了监狱,然后去青年旅社。

    我有预感,觉得烈马会找我。

    到了青年旅社,拿了手机一看,果然有信息。

    烈马发来的,而且刚发来不久,信息内容是说,烈马刚才出来办事,办完事后,就过去等着霸王龙别墅那里,很巧的等到了殷虹出来,殷虹现在在逛商场,是和她一个朋友。

    和她一个朋友,那我怎么去聊啊,要想办法让烈马支开。

    我打电话给了烈马,问他在哪,我马上过去。

    烈马说在和平商场。

    我说我马上到。

    打的到了和平商场。

    这里和友谊商店差不多,有钱人的友谊商店,有钱就能进去友谊了。

    东西都很贵,虽然级别比友谊商店低一点,但是也少不了lv,古驰,普拉达这些奢侈品。

    进去后,我找到了烈马碰头。

    烈马指着里面一家商店说:“她们在里面。”

    我说道:“她们两个,要支开,而且要在一个可以谈话的场合,我们才好聊啊。”

    烈马说:“想办法支开吗?”

    我说:“有什么好办法吗?”

    烈马想了一会儿,说:“没有。”

    我说:“那只能跟着看情况,伺机而动了。”

    殷虹和她的朋友出来了,走在了商场过道中,不得不说,她真的是好漂亮好漂亮,鹤立鸡群般,吸引着众多男人的目光,如花似玉般的美貌,修长的身材,真的是漂亮时髦的女人。

    我们两个跟着。

    她们两人上了电梯,坐在了三楼商场的一家算露天也不算露天的咖啡店,说是露天,因为是在商场三层中央一块广场那里,而说不是露天,因为商场上边很高的地方有玻璃盖着天花板。

    她们两点了饮料喝着。

    我和烈马过去,点了一人一杯咖啡,在她们不远的地方。

    烈马是背对着她们,我是正对着她们。

    而我,是直直的看着殷虹的侧影。

    她的好友感觉到了我频频看着殷虹,就对殷虹说了什么,指了指这边,殷虹扭头看过来,然后,和我四目相对,我艹,我竟然有被电到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