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5章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许思念摇了摇头,说道:“感情真是玄妙的东西。我以为我自己看透,到了后来,我越看越迷茫。容易得到的不想要,明知道最适合的也不想要,难得到的就更想要。”

    我问:“什么意思?”

    许思念说:“没什么了。我们走吧。”

    她看起来有些失落。

    可我也没拒绝她啊。

    我说:“给我一些时间,抱歉。”

    我叫了服务员过来,服务员说这位小姐已经买过单了。

    我急忙掏钱给许思念:“你干嘛呢你总是这样的!”

    许思念说道:“我不会要你的钱了,我请你。我们回去吧。”

    再坚持下去挺不好的,好多人看着这里。

    都成双成对的,赏月,恋爱,佳人,才子,多美好的晚上。

    打的的时候,等了许久,也没车,关键还突然的打雷,然后刮风,接着不到十分钟,竟然下雨了,我和许思念急忙的跑回到酒店屋檐下躲雨,雨随着风飘过来打在身上,许思念拿出了雨伞,雨伞很漂亮,但不是很大,我两紧紧靠着,我也就干脆伸手过去,拥着她入怀。

    看着她这样子,更美,她没有抗拒。

    其实,许思念相对我来说,还是比我成熟优雅知性的,只是因为了她妈妈,所以才和我有交集了,所以才想着跟着我了。

    但也许也是真有点爱吧,不然早就很抗拒我了,爱这东西,道行不够,是很难隐瞒的。

    我知道许思念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但为了她妈妈,我却成了一个她放不下的人,唯一的,她没有其他选择了。

    有点冷,许思念在我怀里,打了一个寒战。

    我问道:“你想尿尿啊?”

    她突然说:“你怎么知道?”

    我说:“我以为你冷的?”

    她脸红了。

    我指了指酒店里面:“你进去呀。”

    她进去了酒店。

    她刚进去的时候,一辆空的士开过来,我急忙挥手拦车,的士停了,我上车,然后说让司机等一下。

    一会儿后,许思念出来,我招招手赶紧让她过来上车。

    她过来开了车门,上车了,然后她看看我,说道:“你衣服湿了。”

    我伸手一摸她的裙子说:“你也是。”

    她笑笑,对司机说地址,然后对我说:“去我那里睡吧。”

    我说:“好吧。”

    她想要坐好的时候,司机突然一个油门出去,然后我不知她是故意还是无意,她就往我肩膀处撞了过来,接着就靠着我,靠着我身上了。

    我也就顺手拥她入了怀中。

    她靠在我怀里,光影从她身上脸上一一闪过,甚是美丽。

    我有种想要亲下去的冲动。

    她闭着双眼。

    好吧,好像睡着了?

    一会儿后,车到了楼下,上楼后,我两轮着去洗澡了。

    我在隔壁房间,进去了。

    一会儿后,许思念突然的推门进来,说道:“我进来找点东西。”

    我只是穿着上衣,内裤,我用被子盖住了身子。

    我靠着墙头,抽着烟。

    她翻找着什么。

    一会儿后,她说道:“没找到,算了。”

    我问:“找什么,我帮你找。”

    她说:“我,我妈妈的病历单。”

    我说:“是吗?怎么不见了?”

    她说:“可能落在办公室。”

    她说着,就坐在了床头的凳子边。

    这是几个意思?

    她坐着,腿向着我,身穿睡衣,头发还是有点湿,双唇嫣红。

    诱惑我?

    我感觉不对劲啊,她这样的人,我不相信她能弄丢她妈妈的病历单,她找借口进来的。

    她,有目的。

    她说道:“我突然想问你,你有过几个女朋友?”

    是有目的,来查我底了。

    我说:“一个。不过,我实话告诉你,和我有关系的女人,也有四五个吧。呵呵。”

    我灭了烟。

    许思念说:“那么多?”

    我说:“对。”

    许思念问:“都不是男女朋友吗?”

    我说:“唉,我们也不算恋爱,有句话挺适合我的,我不懂谈恋爱,我只懂干恋爱。”

    许思念说道:“我好几年也没谈恋爱了,早就忘记了恋爱的感觉。”

    我笑着说:“是吧,可能真会忘了。”

    我靠过去,然后问:“刚才我抱你,你心脏突突突的跳,是因为心动跳的,紧张?”

    许思念不好意思的娇羞低头:“是,是吧。”

    接着,她看到我靠近,抬起头,问道:“你呢,会有吗?”

    我说:“也有,但我比你老江湖吧,好像没跳得那么快。我觉得吧,你思春了。”

    许思念说道:“你讲话真的难听。”

    我笑着说:“哈哈,是的。”

    她有些期待的眼神看着我。

    她舔了舔嘴唇。

    这是明着的放出求爱的信号了?

    可是,我没有动手,我看着她,她也看着我。

    为什么我会碰薛羽眉,碰丁琼这些,想着碰李珊娜,甚至柳智慧,但却不会想去碰林小慧,不想去碰许思念?

    因为,碰她们那些,是感觉好像帮她们解脱,我在帮助她们,我满足了我的**,她们也满足了自己,可是碰这些,我总有一种害了人家的感觉,就像是李琪琪,害了人家,却给不了人家未来。

    我有心理负担,我在想,如果我一直心理负担这么下去,会不会以后除了面对女囚之外的就会不举?

    只是,许思念真的是期待的看着我。

    如果我还听不懂我好几年没有男朋友了这句话的言外之意,我就是傻子了。

    意思说,我没有那种生活好久了,我渴望过那样生活,这就是画外之音,女人嘛,总会很含蓄的。

    但这对她来说,已经是够**的表示自己心里的想法了。

    我拿了一支烟,说:“很晚了。”

    她一下子,很失望的眼神。

    我点了烟,说道:“很晚了。该睡了。”

    她看看我,想说什么的,我手机响了,响得很好,这次打断,我不再有什么怨言,我感觉如果和许思念什么了,我好有压力,这名分就这么定了,我就成了她男人了,男朋友了,我不能再和别的女人暧昧了,我真的爱许思念吗?

    如果爱,我怎么会这么乱想?

    可能,我并没有爱上她,而只是想上她。

    我看着手机,显示的是林小慧。

    怎么今晚阿猫阿狗都给我打电话了。

    我接了电话:“喂,什么事?”

    许思念离开了,失望加心碎的看了我一眼,不甘心的出去了。

    她带上了门。

    或许会去哭吧,或许不会哭,但只是难受吧。

    林小慧问道:“睡了吗?”

    我说:“没睡,什么事?”

    林小慧问:“听你好像在房间,在哪?”

    我说:“在那个你骂我没骨头的陪着那个女的家里。”

    林小慧说:“骗我。”

    我说:“是真的。”

    林小慧说:“是不是真的?”

    我说:“是真的。”

    林小慧说:“那你给她电话,我问问。”

    我说:“她累了,刚才被我折腾累了,先睡了过去。”

    林小慧说:“骗我有什么意思?”

    我说:“不知道,反正就是喜欢。”

    林小慧说:“你心胸狭窄。”

    我说:“随你说吧。”

    她说:“你一直记仇,记我的仇。我不过说你没骨头,你就一直记着。”

    我说:“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她把手机给了身边的人,听到了安百井的声音:“贱人。”

    我说道:“你才是贱人。”

    他说:“哈哈,你是,我不是。”

    我说:“你是贱人,你不知道你是贱人,你知道你是贱人,但你不承认你是贱人,你骂我贱人,其实你才是贱人。”

    安百井说道:“我靠,你现在骂人都一套一套的了。我问你,现在有空吗?”

    我问:“你们在一起?”

    他说:“对,在清吧,喝酒,少了你。”

    我看了看时间,十二点了。

    我说:“这都十二点了。”

    安百井说:“对,夜生活刚开始。”

    我说:“算了我不想去了,好困。”

    安百井说:“随便你了。妈的以后我们干什么,都不要叫你!”

    他挂了电话。

    靠,生气了?

    要不要这样子。

    懒得理他,倒头,玩了玩手机,玩了微信,为什么漂流瓶出来的不是要红包就是加我给你看什么什么照片哟,要不然就是八百包夜的?

    渐渐的,睡着了。

    然后,做了一个梦,梦见和许思念缱绻缠绵,她到了我这里的床上,我们裸着抱在了一起,然后做了,然后,在我到达的时候,我一下子惊醒了。

    醒来的时候,自己是一丝不挂的在被窝里。

    我画了地图。

    靠。

    我赶紧爬起来,去洗澡。

    梦是美好的,但是这样子是不好的。

    尤其这里不是我的宿舍,不是我的狗窝。

    郁闷的回到了房间,手机响着。

    我看,是安百井的,这都一点半了,搞什么啊?

    我接了电话,说:“我说了我不去啊!”

    安百井说道:“靠你不来也不行了,你家小慧喝醉了,在外面发疯!”

    我说:“喝醉了?”

    安百井说:“喝醉了在淋雨,在马路上走着,车子来来往往的,等下我怕撞了她了!”

    我急忙说道:“她到底怎么回事?”

    安百井说:“不知道,喝了一杯鸡尾酒,挺烈的,一口喝完就醉了。不知道她喊着什么,跑去了马路上,好多车!我拉都拉不回来,我和慧彬拉回来,她挣脱开又跑进去。说你来了她才回来!”

    我说:“你不是骗我吧?”

    我听到好像真有林小慧的叫声。

    安百井喊道:“我先去拉她回来,在马路上,太危险了!慧彬拉不回来了!我们在江南大道东电信大楼门口!”

    他挂了电话。

    听起来,好像是真的。

    我急忙穿了衣服,然后飞奔出去了。

    到楼下打了一部的士,往电信大楼而去。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林小慧,搞什么鬼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