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4章 唯一合适的只有你
    我问许思念道:“因为你妈什么?”

    许思念说:“我妈还要在监狱里还要待很长时间,她的身体一直不好,身体情况越来越差,我希望你能在里面,可以照顾好她。”

    我说:“我一直照顾她。”

    许思念说:“我知道,我很感激你,我妈也感激你,可那不够,还不够,如果你是女婿,那就好了。”

    我心想,许思念这如意算盘打得是真的好啊,她老妈还要在里面待很久,身体不好,需要我照顾,如果我和她结婚,她老妈成了我岳母,行了,我肯定要好好照顾她老妈了,这没话说的。

    我点了一支烟,说道:“呵呵,就是因为这样,所以你才拉下尊严和脸皮,找我?”

    许思念点了点头:“很大一部分是因为这样。我知道我妈身体情况不好,也许都等不到出来的那一天,就不行了,我,我。”

    她说着说着眼泪掉下来,楚楚可怜的动人。

    她拿着纸巾擦掉泪水,然后说道:“对不起。”

    我示意她没事的。

    她擦掉泪水后,说道:“我在世上唯一的亲人就是她了,子欲养而亲不待,我没等到她出来,能够好好照顾她,好好抚养她,给她幸福,她就已经离去,这会成为我一生的愧疚和疼痛,我不想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哪怕是求着你,跟我在一起,让我妈开心,给你钱,出卖我自己一生幸福,让你像她儿子一样在里面照顾好她,我都愿意。”

    我说:“你真是个孝顺的孩子。”

    我抽了两口烟,沉默着。

    她哭停了,手捏着纸巾,看着我的眼睛,说道:“如果我这么说,你会不会觉得我是在利用你?”

    我说:“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如果用利用这个词来形容,也是正确的,本身就是大家都在彼此相互利用罢了。人类做的一切事,都是有目的的,哪怕是帮助别人,也是为了达到自己的自私**。人终究是自私的。”

    许思念对我说道:“我对你坦白说,我对你还是挺有感觉的,如果你不嫌弃我的话。”

    她说着,有点娇羞的低下头。

    我哪还能嫌弃啊,那么美貌好身材的女孩,而且还那么孝顺,娶到家真是福气了,再说了,不就照顾她妈妈嘛,尽我所能了,花点钱,让她们找找自己人,然后照顾她妈妈就行了。

    我问道:“你妈妈的病真有那么严重?”

    许思念点点头。

    我叹气,说:“唉,老天不公啊。”

    许思念抬起头看我:“你,觉得怎么样?”

    我问:“我们在一起的事吗?”

    许思念点了点头,然后期待的看着我。

    我咬咬嘴唇,看着这杯红酒。

    人生的很多路,一旦踏上去,就回头不了了。

    我和薛羽眉发生什么,就算和林小慧发生什么,和李珊娜发生什么,和谁发生什么都好,都没有关系,因为没定下,没彻底走上那条路,我虽然没和许思念发生过什么,但我现在的点头,比发生什么还要严重,因为回不了头。

    我问我自己,我真的爱许思念吗,如果和她在一起,我保证不会找别的人吗?

    手机突然震动加响铃,我掏出来,是谢丹阳打来的,我抱歉的对许思念笑笑,然后站起来走那边去接了电话。

    接了电话后,谢丹阳轻轻的喂了一声。

    我问道:“吃完饭了?”

    谢丹阳说:“吃过了,刚回到了家,洗了澡,在床上。”

    我问:“在床上干嘛?想我啊,你发春。”

    谢丹阳吃吃笑了一下,说:“你别把我想得和你一样。”

    我说:“你色起来的时候我还没见过啊,比我还厉害。”

    谢丹阳打断我的话:“不许你说下去了!你这样子我不和你讲啦。”

    我笑着说:“好好,不说不说。有没有被家人拉去街上批斗?扒光游街示众?”

    谢丹阳说:“我爸爸妈妈有你想象那么恐怖吗?”

    我说:“不恐怖吗?”

    谢丹阳说:“家人都给你说话,帮着你说话。”

    我问:“谁啊?”

    谢丹阳说:“谢叔叔都帮你说话,说你挺好一个孩子,对丹阳很好啊什么的,还有很多家人都这么说。”

    我说:“不过,他们虽然认为我好,但未必同意你嫁给我,对吧。”

    谢丹阳说:“嗯,但也没有刚才那么愤怒了。你不去当演员真浪费了你。好多家人都可怜你了。”

    我说:“可怜是可怜,现实终究是现实,还是不会有人愿意同意让你嫁给我的,这就是现实。不过也可以了,至少他们不会打死你,打断你狗腿。”

    谢丹阳说:“你才是狗腿啦!”

    他们现在不会那么过激的反对我和谢丹阳交往了,但他们还会给谢丹阳物色优秀条件的男人,这是肯定的了。

    唉,这样也好吧。

    我问道:“其实我早就想过有一天会穿帮,只是没想到来得那么快。”

    谢丹阳说:“那个谢叔叔,太厉害了。他脑子很聪明的。以前在xx从一个警员做到了公安局长,全是靠破案升上去的,后来就辞职了,下海经商,在xx市那里,很有名,很有钱,xx几个大项目都是他做的。”

    我说:“看得出来,那双眼睛就不一般。也只能骗骗你爸爸妈妈,骗不到这样的人。”

    谢丹阳说:“刚才他对我说,他说不管我选择嫁给谁,他都会支持我,只是因为你骗了我妈妈爸爸,所以他才会这么对你的。”

    我说:“好吧,他是个好人,至少对你来说,不过到现在为止,我对他印象并不是很好,也许明后天就好了。可他的确是为了你们好。”

    谢丹阳说:“嗯,那我明天请你吃饭好吗?”

    我说:“好吧,明天下班后。”

    谢丹阳说:“嗯。你现在在干嘛?”

    我说:“和一个朋友赏月,吃饭,喝酒。”

    谢丹阳问:“男的女的?”

    我说:“女的。”

    谢丹阳有点气道:“就知道是女的!”

    我说:“这世界上,除了男的,就是女的,朋友可以有很多,是女的又怎么了。”

    谢丹阳问:“女的朋友?”

    我说:“目前暂时是。”

    谢丹阳有点吃醋道:“目前暂时是,那暂时过后,可能就不会是啦?”

    我说:“好了好了,我这不是和你一样嘛,没结婚,所以看多几个女孩子,找到适合自己的人。说白了,你也是我其中的一个选择,我觉得你好,可以选择你,觉得你不好,就不会选择你。包括你也是,会这么对我,你看过很多人,不管男人女人,或许你以后选择我,或许你以后选择徐男,或许是别人,但我们都是在选择。这就是现实啊丹阳,现实这东西说出来本就是很残忍的啊。”

    谢丹阳骂道:“张河,你是个贱人!我讨厌你!”

    她挂了电话。

    好吧,我是个贱人,这些话讲出来,的确是不会很好听的。

    无所谓了,事实本就如此,你在挑选我,老子也在挑选你。

    许思念挑选我,我也在挑选许思念。

    回到桌边坐下,发现自己接了个电话,聊了将近半个小时。

    许思念指了指桌上的菜:“菜我让服务员去加热了一下。”

    我抱歉的说:“对不起啊,没想到聊着聊着,就聊了半个钟了。”

    许思念摇摇头笑着说:“没关系的。是女朋友?”

    我说:“哦,不是,一个玩得挺好的女性朋友。”

    许思念问道:“关系很好很好吧?”

    我说:“是挺好的,但,你别误会,我和她没有确立恋爱关系。呵呵,刚才她问我在干嘛,我说我和一个女性朋友在赏月。”

    许思念皱皱眉头,说:“你就这么坦白啊?那她会怎么说?”

    我说:“她有点小生气吧,后来我就说,我和她没有确定恋爱关系,我和她都有可以选择的余地和权利,她可以看别的男孩,我也可以挑选别的女孩,如果双方同意了,最终我们都会寻找到自己认为最合适的那个人。是不是这么讲,女孩子听起来都会生气吧。”

    许思念说:“很难听。很伤人。”

    我说:“的确很难听,可这就是现实,例如,你从很多追求你的男生中也会比较,挑选,这个过程中,虽然你和我出来,约会,但我们并没有确定恋爱关系,而且更没有谈到谈婚论嫁那一步,所以啊,你也可能可以会找别的男生出来,深入了解一一比较做挑选,包括我也是。”

    许思念说:“你是不是平时说话就那么直接?”

    我说:“还好吧。但的确有时候挺伤人的,不管了,就是那样了。”

    许思念看着我的眼睛,问道:“那,我和你之间,我确定我挑选了你,你呢,你确定了吗?”

    我挠了挠头,说:“我,我。”

    许思念看我吞吞吐吐的,说道:“我刚才看到你打电话的那样子,很甜蜜,如果她问你这样的问题,你会不会不会犹豫?”

    我摇头说:“不会。不,不是,当然犹豫,那个女孩,唉,那个女孩,挺不适合我的。”

    唉,我总不能跟许思念说谢丹阳是拉拉呀。

    许思念说道:“你和我聊天,脸上从来不会有过笑得那么甜蜜的样子。”

    我说:“或许,以后会有吧。许思念,给我一些时间好好考虑吧,好吗?”

    她点了点头,说:“对不起,是我逼的太急了。”

    我说道:“不是,其实我挺理解你的,你也是为了你妈妈,但我说啊,许思念,我可以帮你照顾你妈妈,但肯定做不到女婿那样的照顾了。可我认为,如果你有更好的选择对象,你可以找别人的,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