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1章 蜡烛跳跃火光的温馨
    我找了个借口:“我有点饿,有没有吃的?”

    李珊娜说:“有呀。可是,你怎么在这里?”

    我说:“今天晚上请假的人很多,毕竟节日嘛,人手原本也是刚好够的,但d监区那边女囚闹事,每逢佳节倍思亲,大家情绪都不是很稳定,那边闹事后,只能抽调人手过去帮忙镇压,看着,然后就人手不够,就把像我这样职位的人都抽调来到各岗位补位了。”

    李珊娜从抽屉里拿了一个月饼出来给我。

    我倒是奇怪了:“你怎么会有月饼吃?”

    李珊娜说:“狱警送了我十个。”

    我拿过来,开了就吃,有点饿。

    我说:“看来她们都挺喜欢你。你人又好又大方。”

    本身李珊娜有貌有才,人又大方,谦恭礼贤,对她们又舍得收买,她们自然觉得她好。

    但李珊娜这样做,聪明如她,无非也是为了自己在这里得到更好的照顾。

    不过人和人交往便是如此,你让我舒服,我不可能不让你不好过,大家互相行方便之路,李珊娜礼貌谦恭,用钱收买她们的心,她们也对李珊娜格外照顾,李珊娜对她们好,她们也对李珊娜好,你好我也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李珊娜对我夸她微微一笑表示感谢。

    然后,不知道说什么好,突然一时间,我看她,她看看我,然后轻轻扭头过去,不好意思的表情。

    突然很是尴尬。

    我咳嗽一下,找话题道:“哦,刚才你跳舞,真的很好,那掌声,把礼堂都震爆了。”

    李珊娜说:“震爆了,你说的太夸张。”

    我说:“是呀,掌声雷动,真的是要震爆了。你跳得真的好。”

    李珊娜说:“舞蹈是我的生命的一部分。”

    我说:“像我这种人,哪怕生命全部是舞蹈,也跳不出来那么好呀。”

    李珊娜说:“你说笑了。我也没多大能耐,除了会一点跳舞唱歌,其他的我都不会了。”

    我说:“你太谦虚了,这才叫会一点啊。”

    我这么说着,盯着她胸口往下看,然后看看她柔软的腰,心里想着如果抱着会是什么感觉。

    看着看着她自己脸红了,然后又是轻轻转头向别的地方,然后又是一阵尴尬,特别是我这么盯着她。

    我急忙把眼睛视线移开,但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李珊娜终于受不了那尴尬了:“很,很晚了。”

    我看看外面,说道:“是啊,月亮都到这边了,应该十二点多了。”

    李珊娜问:“你平时还不睡吗?”

    我心想,这是逐客令,这是逐客令吗?这到底是不是逐客令。

    我说:“平时也都差不多了,你呢?”

    我是在试探,如果她说还早,我就继续留下,伺机而动,如果她说已经睡了,那就没得玩了。

    李珊娜说道:“平时我都是十点多睡觉。”

    靠,逐客令。

    我沉默了一下,说:“好吧,那,我先走了。”

    她抬起头,看看我,好像是舍不得?或者是巴不得我离去。

    我试图从她的身体姿势动作还有表情读懂她的心理想法。

    她的双脚脚尖都是对着我,腿部是很难说谎的,还有她的正面,也是对着我的,双手往前探,有种像是要抱抱的样子,而看她的表情,是判断不出来,因为我没柳智慧那样厉害的本事,光从眼神微表情就能读懂人心。

    我心想,或许李珊娜这样的姿势,并不希望我离去吧。

    可我已经说了我先走了,还有什么借口留下来?

    我只好站了起来,然后慢腾腾的走出来,李珊娜送我出来了。

    到了门口,她说道:“再见。”

    我看看她,说:“再见。”

    我盯着她的脸,她把眼神往下看,低下头,然后轻轻的,关上了门。

    唉,门已经关上了,我也该收回我想要留在她房间的念头吧。

    我郁闷的一步一步走下来,在楼梯拐角处,我看到一个电闸,开关,这个是控制这栋小楼的总闸开关吗?

    我心生一计,妈的,先灭了总闸,然后跑上去敲门,进去继续陪着她。

    对!

    我马上到楼下,拿了一个凳子上来,站上去垫着腿上去凳子上,把总闸开关的那个按了一下。一下子这栋小楼的路灯所有灯都灭完了,没电了!

    好,很好!

    我马上到楼下,拿在床上的那个电筒,跑上来。

    然后到了李珊娜门前敲门,李珊娜过来开了门。

    我问道:“怎么没电了?”

    李珊娜的身后,是点着蜡烛的。

    竟然有蜡烛!

    靠!

    竟然有蜡烛!

    怎么会有蜡烛?

    李珊娜说道:“狱警说电闸经常跳闸的,因为电压经常不稳定,过高,过一会儿就可以了。”

    我说:“哦,那就好,那就好,那你,不会害怕吧。”

    李珊娜说道:“狱警给我准备了蜡烛,我不会怕。”

    我说:“哦,那就好,那就好。”

    李珊娜看着我,我说道:“哦,我不好,我不好。”

    李珊娜问:“你怕?”

    我说:“有点,有点。”

    李珊娜问道:“你一个男人,你怕什么?”

    我说:“前段时间,禁闭室里吊死了一个女囚犯,我那时候进去看了,那张恐怖的脸,然后我总是做梦梦见她吊死的那青色的脸。晚上睡觉我都是开灯才敢睡,不开灯我就睡不着。做噩梦。”

    李珊娜问道:“怎么会那么严重?”

    我说:“可能我胆小吧,也是第一次这么看吊死的人,总之,很害怕,很可怕。我,能进去坐坐吗?”

    李珊娜说:“好吧。”

    她让我进去了。

    说谎成功了。

    成功混进来。

    一切手段的目的都是为了达到目的,只要能达到目的,管他什么手段不手段。

    进去后,我坐了下来刚才的位置,李珊娜也坐在了她刚才坐的位置。

    我说道:“如果这里放一个柚子,几个月饼,一点零食糖果,然后呢,插几根香,那样子拜月挺有情调。”

    李珊娜点了点头。

    我说:“每逢佳节倍思亲啊。你呢,想家吗?”

    李珊娜看了看我,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她似乎不太想说话啊。

    我只好问:“你是不是困了?”

    李珊娜说:“不是很困。”

    我说:“那就是困了。”

    她说:“还好吧。”

    我说:“那,要不你去睡觉?”

    李珊娜问道:“那你呢?”

    我说:“我和你睡吧。”

    她一下子间就脸红了,说:“这样不好。”

    我说:“呵呵和你开玩笑的。”

    蜡烛映红着她的脸庞。

    那张精致而又带着异国风情的动人脸庞,那双眼更是动人。

    她说道:“你,打地铺,在我床边。”

    我说:“这样不好吧?”

    她说道:“没关系。你早上早点到下面去,没人知道你在这里就好了。巡逻那些人,也很少过来的。如果她们来,你说你上来上面检查就行了。”

    我说:“好,好吧。”

    没想到连借口她都给我想好了,这么好的机会,不睡白不睡啊。

    到了她房间,她给我打好了地铺,她坐在她床上,看上去,她房间很干净,比较简单。

    没办法,在监狱里,这样的条件已经是最好的条件。

    蜡烛跳跃着火光,感觉很温馨。

    打好了地铺后,李珊娜对我说:“你睡我下面吧。”

    我说:“好,我睡你下面。”

    然后想了想,感觉这话怎么那么别扭:“我睡你下面?你睡我上面?”

    李珊娜急忙说:“不是,我没说那个意思。”

    我说:“哈哈我不就是开个玩笑,你那么紧张干嘛呢。”

    我走过去,想要脱掉外衣,李珊娜急忙说:“你别脱衣服。”

    我说:“我就是脱外套。”

    靠,你矜持什么呢?

    是不是越是高贵,越怕被人说她自己低贱?毁了她高贵形象?

    不过她那高贵形象,之前被我看到她自己diy的时候已经毁了好吧。

    我不管她,脱掉了外套,然后脱鞋子走上地铺上,我又心生一计,假装不小心踩在褥子上脚一滑,一个前倾,然后啪嗒扑倒在床上,接着,就是和李珊娜零距离的面对面,嘴对嘴,我就看着她,保持这个俯身的离她很近的姿势。

    然后她以为我要摔下去砸在她身上,她娇呼一声。

    不过没砸到,我只是看着她的眼睛。

    她不好意思的手推开我:“你小心点。”

    她把我推开,我自然不敢造次,不敢亲下去。

    我坐了起来,但是,我的手不轻易的摸了一下她的头发。

    她似乎并不反感,看了看我,眼睛里,带着一丝丝的温柔。

    这一丝温柔,这不反感我的手推开我的手,让我产生了更进一步的想法。

    我轻轻的再次俯身下去,我只是在她头发边,闻着她的发香和脖子。

    她只是看着我,看着我,然后我移到她脸上,闻着,不亲,不吻,不碰她。

    我在她脸上的时候,她轻轻闭上了眼睛,娇羞的闭上了眼睛。

    我轻轻的离开了她,可能她不太愿意吧,虽然娇羞,但好像放不开,如果我贸然亲下去,会不会是一巴掌,或者是推开,亦或者是像柳智慧那样的对待我,直接转身就不理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