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0章 情不自禁亲了她
    在她们继续表演的时候,我出去了外面,点了一支烟,看着头上那一轮明亮的很大的月亮。

    可我脑中,全是柳智慧的身影。

    不是李珊娜,不是薛羽眉,只有柳智慧。

    妈的,我中了柳智慧的毒了,她是不是对我做了心理暗示,让我脑海里,全是她的身影。

    她刚才跳舞的身影,那张扬的舞蹈动作,那展现出来不屈服的个性表情,还有一身的傲骨。

    抽着抽着,我身边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

    我一个转身看,长发,白色衬衫,身材高挑玲珑,上围高涨,正是柳智慧。

    真是想到什么来什么啊。

    我不禁吞了吞口水,说:“你,你怎么能出来的。”

    柳智慧说道:“我们在台后面那里,也没人看,我想出来看看月亮,出来刚好见你在这。”

    我说:“你胆子真大,万一让狱警们发现,你会麻烦大了。”

    柳智慧说:“我没看到你在这,我也不会走过来。”

    我笑笑,说:“你看我孤独,特意来陪我?”

    柳智慧看看月亮,不说话。

    我说:“刚才你那支舞,真的跳得很好,我从来没想到过,现代舞能这样的个性,能这样的嚣张,你是不是展现着对世界的不满?”

    柳智慧说:“对世界的不满?舞蹈便是张扬了,也不单单是这么狭隘,如果我只是想这么跳舞,我就要这样呢?”

    我说:“不是的,我感到的是不屈服。”

    柳智慧说:“那是对命运的不屈服。”

    我说:“对,或许是这样子,在监狱的人,谁都不会屈服。”

    她看了看月亮,或许今晚她心理防线太低,也许她感伤,也许她觉得想对我倾诉,说:“我沦为了小人斗争下的牺牲品,那么冤枉进来,如果就此终生,我怎么能屈服?”

    我看着她,我不想示意她说下去,我也不想刨根问底,我知道,她想说自然说,她不想说我也没办法。

    沦为斗争的牺牲品,什么意思呢?

    柳智慧没有说下去,只是仰天,叹了一下:“今夕何夕。”

    然后又念道:“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我看着她那张俊俏到极为动人的脸庞,情不自禁轻轻靠过去,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她猝不及防,扭头过来,然后盯着我。

    我知道自己情不自禁犯错了,急忙道歉道:“对不起,我,我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她扭头回去,转身走了。

    我急忙道:“对不起!”

    她疾步走回去,走进去了门里。

    我没有跟上去。

    唉,我这干的都什么事啊。

    估计她还想感慨,然后和我说说她故事什么的,结果让我这么一吻,她直接的就气跑了。

    可我刚才,好像真的是根本不受了大脑的控制,完全是无意识的就亲了上去。

    靠,妈的,改天再去和她道歉了。

    回到会场一会儿后,全部结束了。

    开了所有的明亮的灯,由最外面的d监区的女犯先带走,一个监区一个监区的带走。

    她们把女犯都带走后,然后是后台参与演出的女囚们,她们已经换回了囚服,每个监区的都自动的排队好,各自监区的管教狱警带走。

    我过去后,不好意思的看着柳智慧,她仿佛没事一般,看也不看我,也没有任何表情。

    不过,当我聚精会神看着柳智慧的时候,薛羽眉就站在我旁边,薛羽眉一看我这目光,女人的直觉就感到了我什么意思了,薛羽眉微微叹息,然后跟着队伍往前走。

    我跟在薛羽眉身边走。

    我问道:“叹息什么?”

    薛羽眉说:“男人啊。”

    我说:“男人怎么了?”

    她说:“没什么,我想男人了。”

    我说:“我看你那表情明明是很讽刺我。”

    她说:“没有。”

    我说:“哎呀,刚才你那跳舞真的是好看啊。”

    她说:“没别人的好看。”

    她那样子,好像对我很是生气啊。

    台上面的我们监区长拿过麦克风,指着我们喊道:“那几个女囚!是不是b监区的!好好走回去说什么话!闹什么闹!”

    我们这排队伍中,有几个女囚在讲话,嬉笑打闹,赶紧的不闹了。

    我问薛羽眉:“你叹息究竟什么意思嘛?”

    薛羽眉说:“监区长叫不要说话,我不想惹麻烦,你走开远点。”

    妈的不待见我。

    我站住了,然后看看后面的柳智慧,柳智慧也过去了,看都不看我。

    好吧。

    最后走的是李珊娜。

    李珊娜看了我,笑了一下,就是招呼了。

    我在她身旁,说道:“中秋快乐。”

    她说:“你也是。”

    我说:“你那舞蹈真的跳得是真的好。”

    李珊娜说:“我知道。”

    我说:“你要不要那么自信啊?”

    她说:“我看到你夸了别人了,也是这么夸的。”

    我问:“你听到了?”

    她说:“是。”

    我呵呵了一下说:“那她的也好看,你的更好看嘛。”

    她说:“谢谢了。”

    监区长突然叫我:“张河,过来一下!你先别走。”

    我站住,看看监区长,然后到台上去。

    监区长说道:“今晚有多人请假,d监区那边刚才有不少女囚闹事,不少狱警管教都抽调过去守着了那里,人手不够,你今晚出来帮忙上个夜班通宵。”

    我心里甚是不大愿意:“我,我,我啊?可是我守夜班不来,我好困,今天上了一天班了监区长。”

    监区长说道:“我们这也是没有办法,请假的人挺多的,我安排你过去,让总监区长那边调度一下,我跟她申请让你去站一个比较闲的岗位,哪怕你过去睡觉都行。”

    有些岗位,你上夜班虽然死规定是不能睡觉,不过是可以睡觉的,但不能走开,例如一些密码门,囚犯如果逃跑,是毕竟之路,但如果有人在,女犯只要过来,只要不是睡到像死了一样,都可以听得到的,还有一些到点去巡逻执勤的岗位,不用时时刻刻睁开眼睛盯着,就是到了凌晨三点,早上五点,定好时间后,闹钟响,就过去检查一下,没事就可以回来继续睡。

    我问道:“什么岗位啊?我好困监区长。”

    监区长说道:“我问问。”

    她过去了总监区长那边。

    一会儿后过来了,然后让我们监区留着在台上的十几个要加班的安排了工作,尼玛那些人还高高兴兴的去了,高兴什么高兴?

    监区长过来,告知我是去守李珊娜那小阁楼。

    这个好,守李珊娜那个小阁楼的狱警,主要就是守着李珊娜一人,所有地方都防死了,唯一能够出入的就是下面的小铁门,只要去睡那里,就行了。

    不过要是和李珊娜一起睡,那就更好了。

    我说道:“明天还要接着上?”

    监区长说:“今晚加班的,明天休息,算今天的工资,再加三倍工资。”

    我靠,难怪她们刚才都高高兴兴的去了,原来给三倍工资,一人几百块钱啊,不过睡一下就过去了。

    我说:“好,我愿意。就我一个人吗?”

    监区长说:“那里的几个狱警,休息的休息,请假的请假,只有你一个,你可别到处跑,如果让犯人跑了逃出来了,或者是走出来了,别说出外面了,就是在监狱里晃,你就是有大罪了!”

    我说:“好好好,我明白了,明白了。”

    监区长问:“听我说话很不耐烦?”

    我说:“耐烦,耐烦。”

    她挥挥手:“去吧。”

    我去了。

    监区长给了我钥匙。

    到了李珊娜小阁楼楼下,我看到小阁楼上亮着灯,李珊娜应该是在楼上的。

    然后我打开了铁门旁边的门,进去小屋里,开灯,有床有被子,有枕头。

    好吧,今晚就睡这里了。

    我就不信每晚守着李珊娜的那几个女狱警每晚真的是在门口那个小桌子趴着睡觉。

    躺在了床上,这床枕头和被子,居然有香味,女孩子特有的香味。

    我让你有香味!我让你有香味。

    我就抽烟,把烟雾到处吹。

    我是睡不着无聊到顶了。

    抽着抽着,听到天花板有哒哒哒的脚步声。

    李珊娜在楼上走着,她还没睡?

    是应该没睡,不然这声音,难道是鬼的脚步声吗。

    我坐起来,看了看钥匙,貌似有开门到上面去的钥匙。

    我出去外面,拿着钥匙一个一个试过去,果然,有能开楼梯口铁门钥匙的。

    开了铁门后,我锁回去,然后走上去。

    走到了二楼,走到了李珊娜的那个房门前,然后敲了两下门,她没有来开门,接着,我又敲了三下,然后听到她问道:“谁呀?”

    我说道:“是我,张河。”

    李珊娜有些奇怪的问:“你?张河?你怎么来这里?”

    我说:“要不你开门一下,我和你聊聊?你还没睡吧?”

    一会儿后,门开了,李珊娜穿着囚服,看着我。

    我说道:“可以进去吗?”

    她看看我,表情似乎还有点高兴,请我进去了。

    我进去后,坐下,说道:“其实,我是想,是想。”

    其实我是睡不着,无聊了,想到她柔软的腰,做了个登徒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