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6章 想办法安插卧底
    彩姐叹叹气,说:“利益。人们做什么事,无非为了利益。”

    我说道:“意思说霸王龙给他们更多的钱?”

    彩姐说道:“原因有好几个,一个是霸王龙发展很快,很强大,他们觉得这样下去,我们迟早被他们吞掉,这就好比曹操和刘备打仗,曹操强大的时候,人们为了趋利避害,大多是到曹操那边去了,那边看到的希望更大,在刘备这边,很有可能就被灭了。另外一个,霸王龙的确开了更高的加钱给他们,为了利益,出卖我。还有,最重要的是我用错了人。”

    我问道:“你对他们很好,他们还叛逃,是看错了人?”

    彩姐说:“管仲劝告齐桓公,不孝的人也不会忠君。当时这个人进来时,从底层开始做起来,后来逐步升迁,我让人查了一下他的底,有钱不拿去孝顺父母,用来供自己挥霍,父母在农村的瓦房都要快塌了,他不管不顾,自己在城里买车买房,也不接父母过来,哪怕是几年回家过年一次,也是开着车回去炫耀,从不给过父母一分钱,父母说要盖房子,希望他帮一帮,他打开钱包说,钱都只够回去的路费了,这段时间挣不了钱。他有钱,不舍得给父母花。他母亲生病的时候,家里花光了积蓄,卖了田地,到无钱治病带回家活活病死,他没回去看过,也不给过母亲治病一分钱。那时候明知道他不孝,我心想他也不会忠诚于我,可他确实有才干,在业务方面有他人所不及的能力,我破格提拔了。结果,他背叛了我。”

    我听完后,喝了一杯酒,再倒酒,说:“彩姐,叛逃是好事啊,还好他没有一下子就把你弄垮了啊。”

    彩姐说:“哪里好了?他带走了客户的资料资源,带走了那么多人!”

    我说:“霸王龙那边,藏污纳垢,什么鸟人都有,如果亲近那种人,将来估计也遭受他们的算计的。”

    彩姐说:“将来有多远,还能看得到吗?”

    我说:“唉,好吧,以后用人,交朋友,我也要多多向你学习,不孝的人就不要用了。”

    看得出来,彩姐对自己的未来,看过去已经显得有了一些悲观。

    我说道:“彩姐,我觉得你这段时间的情绪都不怎么好。”

    她不说话。

    我说:“其实你想开一点。”

    我想到曾经我被关在警局那几天,情绪也甚是低落,那时候,让我如何能好起来。

    而如今,彩姐也是如此,她身处险境,而且情况越来越不容乐观,她的情绪又怎么能轻易好得了。

    彩姐说道:“你说的是,只要把情绪调整好,平静心情,才能理智的面对所有的事,解决遇到的所有问题。”

    我点点头。

    彩姐看了看时间,说:“你今晚在这睡吧。”

    我看看办公室:“你说这儿?”

    她往后走几步,拉下一个什么,然后把一个大大的柜子推开,柜子竟然是一个门,而后面,则是一个很大的房间,里面有洗浴室,有大床,有衣柜,有沙发,有电视,有中央空调,一个房间上百个平房。

    我惊讶的说道:“办公室后居然还能设计成这样子。”

    彩姐说:“只要有钱,没有做不到的。”

    我说:“好吧,那我睡这里,我也很困了。但是你呢?”

    彩姐问:“怎么,你睡了我的床,赶走我?”

    我说:“不是不是,我是问你要不要和我?”

    彩姐说:“进去洗澡再说。”

    等我进去洗澡出来,却见她把除了床头上的那盏暗暗的昏黄的灯开了之外的灯都关了。

    我走过去。

    彩姐躺在床上,盖着被子,她已经睡过去了,看来是累了,也喝了不少酒。

    我轻轻躺在她身后,抱住了她。

    第二天醒来,第一眼看到的是奢华的大吊灯,然后看到挂钟,已经十一点半,靠,睡了那么久。

    我习惯性的伸手找烟抽。

    拿了裤子过来,点了一支烟。

    彩姐这时候应该早就工作了吧。

    抽完了一支烟后,那个大大的门开了。

    彩姐推开了柜子,进来了。

    她看到我醒来了,问道:“醒了?”

    我说:“嗯,你这里太好睡了,居然睡到了这个点。”

    彩姐说:“担心你去上班,想叫你,后来想,你就是被开除也是好事。”

    我说:“那可不是什么好事。”

    彩姐说:“走了后,不会受人害。”

    我说:“那也可能流落街头,没钱花。你早就起来工作了吧?”

    彩姐说:“刚在会议室开了一个会。饿了吗?”

    我说:“有点。”

    彩姐说:“起来我们到下面餐厅吃饭。”

    我说:“好。”

    爬起来洗漱后,和彩姐到楼下餐厅吃饭。

    我奇怪问:“你们这里就有吃的,为什么还经常去别的地方吃呢?”

    彩姐说:“再好的东西,吃多了也会有腻的一天。”

    我说:“要这么说的话,再好的男人,你吃多了也会有腻了的一天吧?”

    彩姐说:“怎么能拿人和东西来对比呢?”

    我笑笑:“开个玩笑。”

    毕竟是自家酒店,彩姐看都不看菜单,点了几个菜。

    她问道:“还喝酒吗?”

    我说:“来吧,反正今天我上班也可以,不上班也可以。我休息。”

    彩姐说:“我下午还有事,只陪你喝两杯红酒就行。”

    我说:“好。”

    上酒上菜后,我吃了。

    彩姐问道:“味道怎么样?还可以吗?”

    我说:“彩姐,你要不要那么客气,我也不是个小孩子,怕我觉得不好吃不满意呀。”

    彩姐说:“那你来我这里,我肯定要招待好你。”

    我说:“好吧。”

    彩姐问:“你经常这么出来外面,过夜什么的,不和你小女友说,她会不会和你闹。”

    我说:“我们只是暧昧,也没有确定关系,她能闹什么。”

    但我想到林小慧已经和我闹过,心里还是不舒服,骂我做鸭的了。

    靠,如果让她知道我和彩姐睡在一块,那一定骂的更难听,做鸭都不如了。

    彩姐问我道:“对了,昨晚忘了问你,你那事处理得怎么样了?”

    我问:“哪件事?”

    彩姐说:“你带着我的人去抓的跟踪你的。”

    我说:“哦,那两个家伙,被抓起来了,然后打了一顿,有一个被刮了几刀,然后告诉我谁是幕后黑手。正关在这栋楼下面那里,我逼着让另外一个去帮我做一件事。”

    彩姐问:“是谁派来的?康云?”

    我说:“不是,是我们监狱一个和我不对头的女人。”

    彩姐问:“让他帮你做什么,打那女人一顿?”

    我说:“差不多吧,她让这两家伙来打断我的腿,我也就让这两个家伙帮我转头对付她,礼尚往来嘛。”

    彩姐点点头:“礼尚往来。礼尚往来,我突然想到一件事。”

    我问:“什么事?”

    彩姐说:“之前霸王龙安插在我身边一个卧底,就是我其中的一个秘书,好在我很多的秘密事情没有让那个秘书过手。否则,后果又是很严重。我现在在想,我能不能找个人去安插在霸王龙身旁当卧底?”

    我举起大拇指:“我觉得这招好,然后套出他的所有,知彼知己百战百胜!”

    彩姐说:“至少他下一步要做什么,我起码了如指掌了。”

    我想到我曾经在彩姐身旁安插丽丽,在康云身旁安插了夏拉。

    不过最后都以失败告终。

    但是,我至少有一段过程是成功了的,而且,丽丽被发现是过了很久才发现的,夏拉是根本没发现,康云没发现夏拉是被我安插的,但夏拉背叛了我,搞得我现在进退不是。

    其实,我如果那时候在夏拉出轨的时候,我假装不知道,还能利用着夏拉从康云那里搞关系的。不过,我实在是忍不了,夏拉和人家那个的时候,我靠,我直接就像脑子被烧了一样怒火熊熊,那像是前女友背叛我的一样,直接就把她当前女友那样昨日重现了?

    如果,我去示好夏拉,忍着自己,靠近夏拉,把夏拉挽回,会不会成功呢?接着再让她继续靠近康云,从康云那里搞有用的材料?

    这个可以有。

    彩姐自己说着说着,然后叹气道:“可很难,霸王龙用的几个人,都是跟着他好多年的,而且都是死忠。”

    我问道:“能不能在女人这方面下手?他有喜欢的人吗?什么类型的?”

    彩姐说:“他从来不会把女人当成一回事。他倒是有一个女朋友,不过,非打即骂。”

    我说:“我想看看,然后安排一个女人,让他邂逅,深爱,喜欢,无法自拔,什么都和她说,那就好了。”

    彩姐说:“这太难了,不太可能的。我想过从他身边几个人下手,但那几个人毕竟跟了他很久,以前也是我这边的,都是真正的死忠了,如果我拉拢他们,他们一定先跟霸王龙说了。”

    我说:“好吧,那我看看有时间我去偷偷跟踪一下,看看他喜欢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东西。是人都有弱点,我就不信他没有弱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